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134章 自作自受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李上进因参与贩卖毒品被抓进了警察局,而且证据确凿。

    检举揭发他的,就是他刚勾搭上的一个相好。

    何兰没见过他的这个相好,只是听说长得挺漂亮的。儿子被抓紧警察局之后,她跟无头苍蝇似的跑了两天,一点办法也没有。心里面早就恨死那个女人了,恨不得将她扒皮抽筋。

    苏问心恰好在这个时候送上门来,也是倒霉。

    何兰正在烈火上烤着,脑袋都不太清明了,见到找李上进的女人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是那个害了她儿子的贱人。二话不说,先打一顿泄气!

    苏问心是娇滴滴的千金小姐,吵架还行,动起手来,她哪里是何兰这种泼妇的对手?加上对方是突然出手,她连点防备都没有,一开始就落了下风。

    你干什么……住手……我不是……

    可何兰已经红了眼,哪里听得见她断断续续的辩解,就算听见了,也不会相信。

    女人打架不外乎就是揪头发,抓脸,一下又一下,吃奶的劲都用上了。

    何兰打架比一般的女人要凶猛得多,力气也大,所以这完全是单方面的施暴。

    苏问心根本无法反抗,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抱住脑袋,护住自己的脸。即便这样,还是被何兰抓了好几把,脸上火辣辣地疼。

    如果不是邻居从外面回来,见到这场混战上来将何兰拉开,苏问心的下场会更惨。

    被人抓着手臂,何兰还想要扑上来。动不了,她就破口大骂。

    苏问心气得要死,趁机冲上去给了她一记耳光。但被何兰给挡了,只打到一点点,跟挠痒痒差不远。换来的是何兰更加激动的挣扎和破口大骂。

    苏问心抬手碰了碰自己的脸,疼!再看手指尖,都沾血了!

    女人最在意自己那张脸,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苏问心引以为傲的美丽容颜受了重创,疼得厉害,她哪里还有心管别的,给何兰摞了一句狠话就火急火燎地赶去医院。

    要是真毁容了,她还怎么活?虽然说现在整容技术好,但整出来的能跟原装比吗?她可是纯天然的美人!

    上了车,苏问心掏出镜子一看,顿时尖叫一声,差点儿昏死过去。

    何兰的力气实在大,指甲也长。苏问心的一张脸被抓挠得就跟丝瓜似的一缕一缕的,看着别提多惨了。

    对于一个自认为国色天香的女人来说,这简直要了她的半条命!

    去往医院的路上,苏问心感受着脸上的火辣,想到有毁容的可能,恨不得弄死何兰。想到这一次都是因为向暖而起,又恨不得立马将向暖揪出来弄个生不如死。

    因为走了关系,苏问心一到医院就有专人接待,然后就是检查。

    接待她的医生是这家医院整容科的权威,叫蒋松阳。

    蒋松阳的意思是不会毁容,但是短时间内会留下痕迹。至少一个月内,她都没办法出去见人了,除非她不介意人家看到她满脸的结痂。就算脱痂了,也需要一段时间来让伤痕慢慢淡化。

    也就是说,我起码要好几个月不能见人?你不是这里最厉害的医生吗?这么点伤怎么要拖上好几个月?人家动刀整容也不用这么长的时间来康复吧?我看你的‘最厉害’都是自封的吧?职称是走后门评的吧?最多一个月,如果我的脸不能恢复得跟原来一模一样,你这医生也不用做了!

    蒋松阳被气得不轻,但苏问心的身份摆在那,他只能忍了。

    苏问心丝毫不觉得自己这话得罪人,还在那跳着脚怒骂,怎么难听怎么来。她现在心情糟糕透了,哪里管得上别人的情绪,自顾自地发泄着。

    医生护士被她骂得跟龟孙子似的,拼命地捏着拳头咬着牙,总算没有怼回去。

    苏问心发泄了一通,那口闷气总算是消了不少。但是想到向暖把自己害成这样,她眼里的阴鸷越来越可怕。

    年轻的护士看到了,忍不住一个哆嗦,赶忙低下头去。从此看苏问心的眼神就跟看毒蛇似的,总下意识地想逃得远远的。

    ……

    向暖毕竟是在荣城长大的,自然是来过江边的。但次数不多,一共就那么几次,大部分还是跟李晓敏一起来的。

    每次走在这人潮涌动的防洪堤上,她们聊得最多的便是生活里的种种不愉快。而向暖的不愉快,基本都跟刘秀清和向晴有关。她不爱倾诉,但她那点破事,李晓敏清楚得很,最后话题总会绕到这上面去。所以每次都说出来散心,其实心情并不那么愉快,至少对向暖来说是如此。

    唯有这一次,心情大有不同。

    说起来,数月不见,向家仿佛已经离她已经很遥远了。

    每次向暖躺在床上,想起以前的种种,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心情复杂万分。

    但都不如此时此刻,面对面碰到向玉林带给她的冲击更猛烈。

    向玉林并不是一个人,他是跟一个年纪差不多的女人走在一起的。

    那女人跟刘秀清是截然不同的类型,一看就知道是性格比较温婉的人。

    他们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相处甚欢。

    见到向暖,他直接愣住了,笑容僵在那。看到向暖身边的人,他心里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

    向暖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的时候,向玉林已经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继续跟身边的人交谈。

    从此再无关系。

    这句话是向暖亲自说出口的,但是当对方执行得这般彻底,她心里又不是滋味起来。她不由得苦笑,鼻子莫名的酸得厉害。

    这就好像是一场虐戏。戏一结束,施虐者立马就恢复了正常的生活,戏里戏外界限分明。她这个受虐者却还傻傻地在戏里泥足深陷,像个傻子一样自虐。

    可不就是个傻子么?

    向暖收回视线,一侧头就跟牧野的眼睛对上了,她忙笑了笑。

    难受?

    向暖老实地点点头,露出一抹含着嘲讽的笑。嘲讽的对象,是她自己。

    被困在向家的时候,我一心只想挣脱那个牢笼,从此天涯海角再不相干。如今好不容易如愿以偿,我居然又有点难过。你说,我是不是很犯贱?

    牧野点头。是挺笨的。不过没事,爷不嫌弃你。

    呵,向暖笑了,眼里附着一层朦胧的水汽。牧长官,你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啊!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