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99章 长夜无眠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下一秒,向暖立马咬住嘴唇,赶紧擦掉眼泪。

    护士叮嘱过她,最好不要哭,因为眼泪会滋生细菌。牧野现在很脆弱,经不起任何威胁。

    擦干眼泪,向暖小心地掀开一点床单,让牧野的手露出来。然后,她轻轻地握住了他粗糙开裂的手指。掌心下的粗糙是她熟悉的,却没了平常血气旺盛的滚烫,有的只是冰凉。

    向暖被这股凉意给弄得心脏又颤抖得厉害。他那样血气旺盛的一个人,到底流了多少血才会变得这样冰凉没有生气?

    左胸口是心脏的位置,如果不是运气还算好,恐怕会当场毙命……她记得,他胸口那本来就有一个旧的伤疤,也是枪伤留下的。再坚挺的人,恐怕也经不起这样三番四次的致命伤吧?

    向暖鼻子一酸,赶忙闭上眼睛,将那股泪意给逼回去。

    眼泪是没用的东西。

    重新睁开眼睛,向暖又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缓缓地开了口。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反正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去管什么逻辑,也不管是不是颠三倒四,是不是废话连篇。

    向暖就这么絮絮叨叨地说着,自问自答,又哭又笑,像个傻子。

    直到时间到了,护士叫她出去。

    重症监护室是不允许待太久的。

    向暖捏了捏牧野的手指头,然后小心地将他的手放回原来的位置。我就在外面守着你。你……加油!

    向暖接到电话的时候是下午,这会儿天都已经黑了。但医院依旧灯火通明,依旧人来人往。

    嫂子,吃点东西吧。丁红旗将刚刚打包回来的饭菜递给向暖。

    向暖看了一眼,然后摇摇头。我现在没什么胃口,你吃吧。不过,有水吗?我有点渴了。

    有。丁红旗从另一个袋子里翻出一瓶矿泉水给她。

    谢谢。

    嫂子,你千万别跟我客气。

    向暖笑了笑,拧开瓶子连着喝了几口,总算觉得不那么口干舌燥、嗓子眼直冒火了。

    嫂子,你还是吃点东西吧。人是铁饭是钢,身体要紧。头儿他需要你。

    向暖想了想,还是把盒饭接过来,随便夹了几筷子菜就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食不知味,但还是吃掉了半盒饭才放下。

    丁红旗知道她吃不下了,也没再劝,安静地将东西给收拾了。

    向暖又站起来,走过去,隔着玻璃窗看着牧野。他还是那么安静地躺着,仿佛正在一个黑甜的梦乡里乐不思蜀,舍不得醒来。

    如果真是美梦就好了,怕就怕那里充满了恐惧和疼痛。

    牧高峰和罗筱柔匆匆赶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点。

    罗筱柔显然已经哭过了,眼睛明显有些红肿。

    情况怎么样了?

    向暖表情沉重地看了看玻璃窗后的人,艰难地开口:人已经抢救过来了,但还没有脱离危险。不过,我相信他肯定能挺过来的。医生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求生意志,他那个人,说是钢铁意志都不为过,肯定能挺过来的。

    不知道安慰的是他们,还是在安慰自己。

    罗筱柔没说什么,只是眉头深锁,眼里满满的都是担忧和心疼。

    向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看着她,沉默着。

    部队帮忙在医院旁边的招待所安排了房间给他们休息,但谁都没有那个心思,都想在这里守着牧野。

    后来向暖和牧高峰一起把罗筱柔给劝服了,让丁红旗带着她去招待所休息。说是休息,只怕最后还是长夜无眠。

    眼看夜越来越深了,向暖又试着劝牧高峰。爸,要不你也去休息吧。这里有我,还有牧野的兄弟,不会有事的。

    没事,我身体好。牧高峰从兜里掏了一根烟,叼在嘴角,但没有点火。

    向暖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没说。作为父亲,他也想守着自己唯一的孩子,别人是替代不了的。

    长夜漫漫,时间就跟被掰碎了似的,每一分甚至每一秒都变得无比漫长,无比煎熬。

    重症监护室外偶尔有脚步声响起,但更多的是静寂,让人惊慌失措的静寂。

    每次有声响,向暖都会被惊得浑身一震,生怕这声音是从重症监护病房里传出来的。

    等东方天际泛起鱼肚白,铺天盖地的黑暗终于被撕开一道口子,不再那么沉闷压抑。

    医生又一次走进重症监护病房。

    牧野还没有醒,但那些仪器也还规律地响着,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

    送走了医生,向暖走进洗手间,狠狠地洗了一把冷水脸。因为这份凉意,脑子有短暂的清明,但很快又变得混沌起来。

    一夜没睡,她现在头晕脑胀得厉害。但牧野还没脱离危险,她实在不敢闭上眼睛。她怕再睁眼,听到的是自己不愿意听的消息。

    其实就算她守着,也不能改变什么。可总觉得自己在外面坚持着,里面的牧野就不会放弃。明知道他不是会放弃的人,但还是忍不住这么想。

    都说病急乱求医,人在最无助的时候,什么无厘头的举动都可以找到合理的解释。

    等向暖从洗手间出来,罗筱柔已经在那了。她眼底有着明显的青黑,面容憔悴,一看就知道压根没睡着。

    见了向暖,她说了一句:要不你也去休息一下吧。

    不用了,我还挺得住。向暖又转向牧高峰,想劝劝他。结果她还没开口,他就先摇头拒绝了。

    没办法,大家只能继续安静地守在那。

    随着新一天的红日冉冉升起,丁红旗送来了早餐。

    谁都没有胃口,但都默契都吃了一些。结果一顿早餐还没吃完,重症监护室里突然响起了尖锐刺耳的声音。

    向暖和罗筱柔瞬间脸色惨白,扔下手里的碗筷就往窗口那扑。

    医生护士迅速赶到,展开新一轮的抢救。

    罗筱柔终于支撑不住,靠在牧高峰的怀里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捶打牧高峰。都是你,都是你!

    牧高峰一言不发,只是搂紧了妻子瘦弱的身子。

    向暖面无血色,紧紧地贴着墙站立,否则她怕自己会直接瘫坐在地上。她瘦削的身子颤抖如寒风中的黄叶,摇摇欲坠。

    突然,向暖双手合十,然后闭上眼睛。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