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98章 危在旦夕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挂了电话,向暖胡乱收拾了两套衣服,拿了重要的证件就撒腿跑下楼。

    部队派了人亲自来接向暖。

    派来的人叫丁红旗,是牧野的兵。

    嫂子好!我是丁红旗。

    你好。向暖勉强笑了一下,手忙脚乱地爬进了车子。她现在心乱如麻,连脑子都是一团浆糊。

    等车子发动了,向暖才颤抖着嗓音问: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左胸口中枪,还在手术室抢救。

    再多的,丁红旗也没办法回答了。

    向暖点点头,然后就一直呆呆地靠在座位里,始终不发一语。她一直侧头看着窗外飞掠而过的景物,实际上什么都没看进去。脑子里全是牧野的样子,面无表情的,温柔的,耍流氓的,凶巴巴的……无一不鲜活得仿佛就在眼前。

    那个男人那样强大霸道,好像天地之间没有什么人和事能将他击倒。可他们却告诉她,此刻他的生命正危在旦夕!

    这怎么可能呢?

    也许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他们只是把情况说得严重一点,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也许有什么地方弄错了,那个人根本不是牧野。

    也许……

    向暖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一刻不停。

    一路上,丁红旗也没开口,安静地开自己的车。

    终于,越野车停在了军区医院门口。

    嫂子,到了。

    啊?哦。向暖又是一阵手忙脚乱,不知道是太慌乱还是腿麻,反正下车的时候差点儿就跪在地上了。

    丁红旗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嫂子,小心!

    谢谢。咱们快进去吧。

    丁红旗就走在前面,领着她往手术室跑去。

    向暖到达的时候,手术室门外的指示灯还亮着,红得刺眼。

    除了那盏灯,最显眼的就是那几个穿着脏兮兮的迷彩服,脸上涂着迷彩泥都快看不出真正模样的青年汉子。

    见到向暖,他们齐齐敬了个礼,但都没吭声。礼毕,他们又齐刷刷地看向手术室,仿佛一座座石雕,一动也不动。

    另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走到向暖面前。

    他跟牧野一样高大挺拔,甚至比牧野还要威严和凌厉,年纪也比牧野大一些。此刻,他的嘴角叼着一根烟,没有点着的。

    向暖看得出来,他已经努力放软表情了,但效果不太明显。久居上位的人都有不怒自威的本事。

    雷霆,牧野的上峰。

    向暖看着他,大脑仍旧空白得厉害,于是机械地回了一句:首长好。

    辛苦你了。雷霆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向暖找了个位置,安静地站着等待。只能等待。

    她不知道牧野到底进去多久了,更不知道他还要在里面待多久。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老天能够眷顾他,一定要让他安然度过此劫。

    虽然已经是初秋了,但天气仍旧燥热。医院里没有空调,只有几台风扇呼呼地吹着。

    向暖所在的位置根本吹不到风,但她还是觉得有点冷。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一股寒气从心脏从骨子里开始散发,让她觉得越来越冷。

    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来。

    谁都没有动,但眼睛都齐刷刷地盯着看。

    穿着白大褂的护士跑出来,她的白大褂上沾了明显的血迹。

    向暖心脏一颤。她知道,那是牧野的血!

    不等他们开口,护士就急匆匆地跑远了。不一会儿,她又急匆匆地跑回来,手上拎着两袋血浆。

    谁都没有阻拦她,谁都不敢把她拦下来多问一句。此时此刻,时间就是生命。

    向暖突然颤抖得厉害,甚至感觉到呼吸困难、头晕目眩。她只好紧紧地握住拳头,张着嘴努力地深呼吸,像一尾搁浅的鱼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终于再一次打开。

    这一次走出来的不是一个护士,而是几个医护人员,为首的正是主刀医生。

    向暖努力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嘴唇,生怕从那吐出电视里经常听到的那句话。

    人暂时从阎王爷那抢回来了。但能不能度过危险期,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在此时此刻的情况下,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至少他还活着!

    向暖背贴着墙,喜极而泣。无论如何,至少他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病人已经转移到重症监护病房了。你们可以去看看他。对了,你是向暖吧?

    向暖一愣,然后举起手。我是。

    他在完全失去意识前曾喊过你的名字。对他说,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求生的意志。你可以换了无菌服,进去跟他说说话。

    向暖又愣了愣,才小声地应了。

    他在失去意识前喊了她的名字?是有什么话想跟她说吗?

    向暖跟着护士去做了消毒,换了衣服,然后被送进了重症监护病房。

    嘀嘀嘀……的声音规律地响着。

    若是在平时,这声音就是噪音。但此时此刻,它无疑是天籁。

    那是生命的体征。

    向暖在门后呆呆地站着,隔着一段距离看着那个淹没在白色被单下的身体。

    牧野的身材较一般男人还要高大,但此时此刻,她却觉得他好像一下子变小了,也脆弱了。

    向暖抬起有些虚软的腿,慢慢地走到床边,直到伸手就能触碰到他。

    他的脸不知道被什么凶器给划伤了,留下一道细长的伤痕。虽然血迹已经干涸,但依旧触目惊心。

    他的嘴唇因为失血而变得灰暗干裂,仿佛久旱之后的大地,急需要水分和养分。

    向暖忍不住抬起手,轻轻碰了碰他干裂的嘴唇,但也不敢停留太久,怕弄疼了他。她的视线沿着他坚毅的下巴往下,想看看他胸口的伤,却让被单挡住了去路。她想要拉开来看看,又怕这是不被允许的,到底还是没敢乱动。

    医生让她多跟他说说话,可向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此刻她的脑子都是空白的,根本什么都想不起来。她几次动了动嘴唇,可最后还是继续沉默着。

    其实,向暖最想做的是抱抱他,然后告诉他:以前都是你照顾我。这次,换我来照顾你吧。

    可是她不敢动,只能像个石像一般立在床边。许久之后,她才小声地说:你一定要挺过来,否则我就让别的男人睡你的女人打你的孩子花你的钱,听到没有?

    话音落下,她的眼泪也掉了下来。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