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75章 僧多肉少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孩子才多大啊?她能懂什么?她哪能知道打人不对?她就是当做一个游戏而已。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一个小娃娃计较?也不嫌丢人。你像她这么大的时候,比她还不如呢!

    就是不懂才要教育。既然知道有问题,那就得及早纠正。

    她才多大?等她再大一点,自然什么都懂了。

    好的习惯要从小抓起。等她什么都懂了,就算能纠正,但绝对事倍功半吃力不讨好。到时候我们要么由着她继续这么下去,要么就得做个坏人让她怨恨。

    你这就是危言耸听了!我跟你爸那么希望你能成才,也没两岁就开始教你人生大道理吧。你凭什么这么要求果果?你就不怕别人戳着你脊梁骨骂啊?

    牧野的视线落在干嚎的果果身上,停顿了数秒,才又转移到母亲的脸上。

    骂两句死不了,我怕的是对不起我那兄弟。他一再地说过,不指望孩子将来多有出息,只要她做个堂堂正正的人,千万别长歪了。我知道你们打心底怜爱这孩子,所以恨不得当眼珠子一样护着,但这真不是好事。如果是男孩子,我倒也不怕,直接丢到部队里回炉重造就行。但女孩儿,我还真没辙。

    部队是个神奇的地方,什么样的歪瓜裂枣到了那里,也都会慢慢地塑造出个样儿来。如果不是有人罩着为所欲为,那地方很难出孬种。

    向暖看着牧野,知道他是真的想把果果给教育好。他那么寡言少语的人,愣是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而且颇有些语重心长的意思。

    哪里有那么严重?虽是反问,可底气到底有些不足。那你说怎么办?

    牧野沉吟了几秒,剑眉一挑。要不请个育儿师来帮忙照顾吧。她现在也大了,每天精力十足,你们也应付不过来。

    罗筱柔立马皱了眉头,不赞同地道:本来就僧多肉少,找什么育儿师啊?

    向暖被那个僧多肉少整得忍俊不禁,因为实在是贴切。就这么个宝贝疙瘩,家里人都抢不过来,何况再多一个外人?

    再不济,不也有你媳妇儿吗?她不是做幼师的吗?

    向暖听到自己被提名,顿时紧张了几分,小心地看看婆婆大人,然后是牧野。

    她也是个宠孩子的。何况医者不自医,她教育别人的孩子是做得挺好的。但果果就不好说了,我怕到时候变成三个人一起往死里宠她。

    咦?向暖不解地看着牧野。难道他改变计划了?

    说句心里话,如果教育果果的事情不用落到自己头上,向暖是打心眼里高兴的。她不怕照顾孩子很辛苦,再辛苦都不怕。她怕的是做得不好,既得罪了公婆又叫牧野失望。

    罗筱柔瞪了儿子一眼,明显不满。我看你是杞人忧天。果果明年就上幼儿园了,多的是机会受教育,你急什么?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要是不放心,就让你媳妇儿做监工。

    向暖听得心脏咯嘣一下,身体立马绷紧了。

    牧野瞥了向暖一眼,语气带点笑道:她做什么监工?给你们打掩护还差不多,没准还要狼狈为奸。

    你说谁狼狈为奸?罗筱柔立马打了他一下,又斜睨他一眼。再听你说下去,我非气死不可。

    说着抱了果果,招呼向暖一起上楼去了。

    被孤立的牧野在下面看着两大一小气呼呼地上楼去,笑了。

    向暖跟着婆婆去了果果的房间,两个人一起陪果果玩儿,又一起帮果果洗了澡。

    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喜欢玩水。果果自己在水里泡着,帮忙洗澡的两个人也被溅了一身的水花,衣服都半湿了。

    向暖听着婆婆笑眯眯地细数果果的趣事儿,突然有些明白牧野的用意了。

    当两个人有个共同的敌人时,很容易就会结成同盟了。

    向暖看看嘎嘎直乐的果果,再看看一脸慈祥的婆婆,嘴角慢慢地扬了起来。

    果果在大浴盆里玩得很尽兴,刚被拎起来穿好衣服,就张开小嘴打了个呵欠,显然是精力发泄得差不多了。

    我下去喝杯水,你把她哄睡了。

    啊?向暖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罗筱柔就已经快步走出房间了。

    奶奶,奶奶……果果见奶奶走了,有些着急了。立马像小乌龟似的趴在床上,蹭到床沿就要下去。

    向暖将她抱回去,然后用手在她敏感的地方打游击战似的挠痒痒。

    果果立马又笑又叫,肉嘟嘟的身子在床铺里滚来滚去,直接变成了一个肉球。这样发泄了一通,她打哈欠的频率明显高了。

    向暖就试着哄她睡觉,一边轻柔地拍打她肉肉的背部,一边唱着摇篮曲。她的声音好听又温柔,唱摇篮曲唱得极好。

    果果睁着的大眼睛慢慢地合上了,不一会儿呼吸就已经均匀了起来。

    向暖确认了蚊帐里没有蚊子,然后拿过床头那张薄薄的小被单,盖在了果果的腹部。再把床护栏给立起来,免得孩子不小心滚到地上。

    做完这些,向暖又趴在小床那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越看越觉得这孩子长得真好,哪儿都让人喜欢。

    房门口,罗筱柔收了视线,无声无息地回了主卧室。

    向暖下楼来的时候,没看到婆婆大人,倒是公公和牧野在那下棋。

    这一局下完,我带向暖先走了。

    牧高峰一听,浓眉拧了一下。

    牧野赶在他发作前道:我一共就这么几天假期,又是新婚燕尔,你好意思吗?

    牧高峰直接拿了一颗棋子砸他脸上,随之扯了一下嘴角。

    牧野笑着接住了,然后朝楼梯口那的向暖招招手。

    向暖就走过去,挨着他坐下。她不懂象棋,只能安静地看个热闹。

    不过,这一局很快就结束了,而且是个平局。

    牧高峰看着棋具,露出些许赞赏的神色,显然对儿子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但很快他就将表情一收,又变成了黑面神。上去跟你妈打个招呼,要走就赶紧滚。

    向暖心里一惊,不知道牧野又哪里惹到了公公。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