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小农民 第110章村民们的信任
作者:我是柯南的小说      更新:2017-09-23
    满满一大桌的美味佳肴,都是刘婶一人做的。

    三人围坐在小方桌上,举着筷子开始吃饭。

    刘婶给杨毅夹了一些菜,有些顾忌:“杨毅,土里那些烂土豆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原本饭桌上还欢快的气氛顿时变得严肃了许多,杨毅将嘴里的饭菜咽下,他慢慢放下筷子回答道:“昨晚已经解决掉了。”

    已经解决了?

    刘婶眉头一挑,她将筷子放下一脸凝重的看着杨毅询问:“那到底是什么问题,是土豆种子的问题还是什么?”

    这丫头不会没有告诉刘婶吧?

    杨毅回头瞄了一眼余柳柳,有些诧异的询问道:“你没给刘婶说吗?”

    “啪——”

    余柳柳猛地一拍脑门,她低下头有些尴尬:“妈,昨晚我们就是去解决烂土豆的事情了。”

    “什么,你们昨晚是去解决烂土豆的事情了?”刘婶脸上露出诧异之色,随即又有些尴尬的低声呢喃:“我还以为你们昨晚去……”

    “妈!”

    刘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余柳柳给打断了,羞死了羞死了!老妈怎么当着杨毅说这种话,以后自己怎么见人呀!

    余柳柳脸上浮现一抹嫣红,她拨弄了一下头发细若蚊声:“是有人在夜里往输水管里倒烈性农药,昨晚已经被我们抓住了。”

    “原来……”刘婶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杨毅,而后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啊!”

    两母女说话期间尴尬无比,杨毅更是如若针扎,刘婶昨晚还以为余柳柳和自己去造人了,还好刚刚说清楚了,要是不说清楚,这以后可真难办啊!

    “杨毅,我们两母女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刘婶连忙化解尴尬:“我们只是口头上说说……”

    “妈!”余柳柳越听越气,连忙打断解释道:“别说话了,吃你的饭。”

    这顿饭吃的杨毅心里直发毛,吃完饭杨毅就快马加鞭的逃离了此处。

    ……

    一直到下午四点钟,镇上谢幽兰带着村支书坐车来到了杨家沟。

    村民们奔走相告,在下午四点半,全村的村民都聚集在了村口开会。

    “乡亲们好,我是新来的镇长谢幽兰。”谢幽兰站在最前沿,她脸上带着微笑解释道:“这次我们来,主要是为了前几天杨家沟烂土豆的事情。”

    村民们一听谢幽兰是为了烂土豆一事而来瞬间就沸腾了。

    “谢镇长,土里的土豆都烂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啊?”

    “是种子有问题还是种植方法有问题?”

    “镇长,土豆要是不能种了,我们以后还是种萝卜吗?”

    村们七嘴八舌的问着,毕竟种什么,是关乎村民们收入的问题,这可是他们的头等大事!

    “乡亲们先安静安静。”杨毅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一个大喇嘛,站在谢幽兰身旁吆喝道:“地里烂掉的土豆,并不是种子的问题,也不是种植方法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呀?”

    “村长,那是因为什么?”

    还不等杨毅说完,村民们又开始七嘴八舌的闹腾起来。

    “安静!等我说完好吗!”杨毅也颇感无奈,待到村民们都安静下来了,杨毅才继续拿着大喇叭喊道:“地里烂掉的土豆,其实是有人刻意为之。就在前天,有一伙人往地里倒了几桶烈性的农药。这群人昨晚还想来继续捣乱,不过已经被我们给当场抓获了,现在已经移交给地方机关处理了。”

    “什么!有人往地里倒农药?”

    “村长,那些人现在在哪儿!我要过去打死他们!”

    “打死他们!打死他们!”

    断人财路就等于断人后路,这句话运用在农村更是实在。听到是有人往地里倒农药后,村民们更是暴怒,纷纷嚷嚷着要讨个公道。

    “都静一静,都静一静!”

    “大家先安静一下好吗?”

    老村支书与谢幽兰纷纷叫喊道,可却没有一丝作用。

    场面一度险些失控,老村支书虽然有些威望,但人已经老了,喊不起来,无法让村民们平静下来。

    而作为镇长的谢幽兰刚刚上任不久,威望和经验都不足,对付这种局面还是有些稚嫩。

    看着前方处在暴怒边缘的村民们,谢幽兰一时也慌了,她也没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她回头看了一眼村支书,又回头看了一眼杨毅询问道:“现在怎么办?”

    “我……”老村支书眼中露出两难之色,从业这么多年,这样的情况他也是第一次见。

    “我来吧。”

    在两人诧异的目光中,杨毅向前踏出一步拿着大喇叭说道:“乡亲们,你们先安静一下听我说。”

    杨毅在杨家沟村民们的眼中,地位远高于老村支书与谢幽兰,一听到杨毅发话,村民们顷刻间就安静了下来。

    哎哟!

    杨家沟的村民居然怎么听杨毅的话?谢幽兰有些愕然,刚刚自己和老村支书一起发话都没用,没想到被杨毅一句话就给喊住了!

    看来这家伙也没自己想的那么难堪,想着谢幽兰还暗自点了点头。

    杨毅站稳脚步,挺直腰杆喊道:“乡亲们,现在是法治社会,一切都是讲法律的。我们又不说原始社会的野蛮人,不要遇事就喊打打杀杀的,要是真的出事了谁来负责?谁担得起这个责任?大家都只想好好种地赚钱,要是真出了事,一辈子待在牢里,赚再多钱也花不了,你们说值得吗?”

    村民们一听,觉得是这个理,也没有说话,继续听着。

    杨毅扯了扯嗓子,继续说道:“就像这两天遇到的事情,我们抓住人不能意气用事。先将他们移交给地方机关,国家是公平的,他们自然会受到法律的严加审判……”

    一连串说了十几分钟,杨毅把口水都说干了,终于将村民们给开导开了。

    村民们也不在追究此事,也就此,杨毅在众村民的心中形象又高大伟岸了一些。

    谢幽兰站在一旁唏嘘道:“你嘴上说的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能说出这些话的。”

    “嘿嘿。”杨毅伸手摸了摸鼻子笑了两声,没有在继续说话。

    杨毅亲自出手,可比那些村民们下手狠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