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小农民 第53章 教训丁满贵
作者:我是柯南的小说      更新:2017-08-20
    几天过后,杨家沟所有人都知道了杨毅成为了杨家沟新一任的村长。

    不少趋炎附势的村民都纷纷跑到杨毅家里道贺,出于礼节,杨毅只能一一款待,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主动来你家道喜,怎么也得请人喝一碗自家井里的井水才是。

    关于杨毅要建造蔬菜基地的事情,自然得到了大多数村民的同意,至于丁满贵为首的丁家,还真像杨毅说的那般,怎么都不同意。

    丁满贵在村里散布谣言,说杨毅只是利用村民,蔬菜种植基地最终盈利的只会是余扬,乡亲们辛苦种植的蔬菜会被杨毅一个人卖光,还不会分钱给大家伙,他还告诉村民,天下不会有这样的好人,白白提供技术,还不要一分钱报酬,肯定是骗人的。

    还说杨毅跟政府关系深,就算是被杨毅利用了,到时候政府也只会帮着杨毅说话,最后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丁满贵的这些无稽之谈,别说,还真把一些胆小怕事的村民给吓到了,纷纷打退堂鼓。

    幸好现在还没开始执行蔬菜基地的计划,要不然肯定会损失惨重。

    丁满贵家里,此刻围坐着一些丁家的男女老少,一个个都在商讨着对付杨毅,要让杨毅的种植基地建造不成。

    杨毅无缘无故把丁满贵的村长职务给顶替了,对他们丁家来说,那没有好处。

    以前丁满贵当村长的时候,但凡丁家人在杨家沟受到点麻烦或委屈,丁满贵一般都袒护丁家人。

    现在可倒好,丁满贵的村长职位没了,以后谁拿丁满贵当回事?一朝天子一朝臣,丁满贵没了权势,谁还会那他当根葱,以后丁家人在杨家沟自然也就没什么特权了。

    正当丁家人在丁满贵家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杨毅来到了丁满贵家。

    不知为何,看到杨毅出现的一瞬间,丁满贵全身就发颤。

    也许是因为搅乱了杨毅的好事,心虚,也许在他内心深处,还是把杨毅当成了一个“死人”,死人重新复活,让不叫人害怕吗?况且死因还跟自己有很大的关系,就更让丁满贵害怕了。

    看到杨毅来了,丁家人各自都散去了,要是以前,他们指不定会指着杨毅的鼻子骂上一顿,如果不过瘾,打上一顿也有可能。

    可如今杨毅不仅仅是村长,而且上次在杨家祠堂时,那个一人把五六人砍伤的凶狠劲,也让村民彻底认识了杨毅,此子决定不是好惹的货色!

    丁家人走后,房间里只留下丁满贵一人,至于丁满贵老婆早就回娘家了,原因就是发现了丁满贵居然背着他在村里搞女人。

    丁满贵腿还阙着,上一次被蜜蜂追得他满山跑,掉进了水坑,摔断了腿,还被蜜蜂给蛰个半死。

    “丁村长,咋的,聚集这么多乡亲在家干嘛呢!”杨毅打量着丁满贵,在昏暗的灯光下,他想起了那一日丁满贵在这房间里跟黄大娘偷情的事情。

    丁满贵眼神躲躲闪闪,不敢正眼瞧杨毅,坐在房间的床头上不出声。

    “你不说话,我也知道你们刚刚在干嘛!不就是阻拦我建造蔬菜基地吗?你们是不是也太猴急了点,这还没行动呢!就瞎散布谣言,小心我告你一个诽谤的罪名。”杨毅正色道。

    “诽谤?”丁满贵脑袋一撇,眼珠子转了转,随即一笑道:“那杨村长就告吧!我还就不信诽谤还能让我进局子坐牢不成。”

    他好歹也当了十余年的村长,对于一些恐吓还真不怕,尤其是一些虚无缥缈的恐吓。

    诽谤定罪在华夏还真有点困难,就更不要说在一个乡村里面,谁有心思理会这事。

    大家只会关心谣言可信不可信。

    杨毅似乎也知道跟丁满贵说这些大道理根本没用,跟无赖说话,你就必须比他们更无赖。

    想通了这点,杨毅对着丁满贵笑了笑,笑声诡异。

    “丁满贵,我上次就跟你说过,你跟王建密谋害我的事情我记在心里,随时都会找你算账,今天我就是来找你算账的。”

    他一步步靠近了丁满贵,眼神露出凶光,吓得丁满贵整个人往床上缩。

    “你想要干什么,难道你也想杀了我不成,杀人偿命,杨毅你可得想清楚你。”

    丁满贵整个人都快被吓蒙了,一颗小心脏在扑通扑通直跳,双腿发软,脸色苍白。

    他开始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嘴贱,到处散布谣言,可是无辜丢失村长这个职位,他不甘心,自然记恨上了杨毅。

    由于知道杨毅跟陈所长的关系,加上如今又是村长,正面硬杠,肯定对手,只能够想出这一妙计。

    “你都敢杀我,我为何不敢杀你,到时候杀了你,我也学你一样,找一个地方把你给埋了,当然,除非你也有我一样的运气,死而复生来找我报仇,要不然下辈子再来找我报仇吧!”

    杨毅淫笑起来,伸出手一把就把丁满贵从床上的角落位置给拉了出来。

    由于用力过猛,触碰到了丁满贵腿上的伤口,疼得丁满贵“啊!”地一声叫了出来,声音十分凄惨。

    二话不说,杨毅一拳砸在了丁满贵的另一条腿上。

    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想了起来。

    速度太快,一下子丁满贵还没有感觉到疼痛,可是他知道,自己的另一条腿怕是也要瘸了。

    “丁满贵,这次算是给你的一个警告,下次还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断的可就是你第三条腿,你知不知道。到时候玩不了女人可不要怪我。”杨毅怒道。

    丁满贵已经吓傻了眼,话堵在喉咙口发不出声,只能一个劲的点头。

    他是彻底怕了,真没想到杨毅如今变得这般可怕,以前的杨毅在他眼里尽管也有脾气,但是不管如何发作,都好像是一个孩子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