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小农民 第26章 杨毅发威
作者:我是柯南的小说      更新:2017-08-13
    黄毛等人看见杨毅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都没有任何的犹豫,手中的铁棍通通朝着杨毅身上招呼过去。

    好几根铁棍顿时出现在了杨毅的眼前,在他瞳孔中不断放大,可是杨毅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铁棍居然在他眼睛里移动的非常缓慢,不仅仅是铁棍,就连手握铁棍的那些人的动作也同样变得非常缓慢,其中的破绽居然一一展现在了杨毅的眼中。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宝瓶的作用?宝瓶让我眼睛变异了不成?

    “唉!不想了,先解决掉眼下的麻烦才是。”

    杨毅收回了心中疑惑的思绪,拿着手中的刀出手反击起来。

    最当先的黄毛挥出的一铁棍被杨毅轻松地躲了过去,唰!地一声,手起刀落,杨毅手中的刀直接把黄毛拿铁棍的手给划出了一道很深的口子。

    鲜血飙出在烈日之下,显得十分惹眼。

    巨大的痛苦声立刻席卷了黄毛全身的神经,啊!地一声,他痛苦地叫了出来,叫声十分凄惨,手中的铁棍也早已经掉落在地。

    同样,其他几个人挥出的铁棍都被杨毅以同样的方式躲避了,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们的手臂也跟黄毛一样,多出了一道口子,很深很深,痛得几人在地上满地打滚。

    哀嚎声顿时响天震地,这一异象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快得令人难以置信。

    王建已经傻眼了,他根本就没有明白怎么回事,要不是躺在地上的手下一个个手臂上都喷出了大量的鲜血,他都会认为眼前的这一却是自己手下故意装出来的。

    他站在原地,瞠目结舌,双腿发抖,他也算是见过市面的人,平日里打架斗殴,见血也是常有的事情,可是今天却不一样,这血流的莫名其妙,他能不害怕吗?

    没有人会不怕死,除非他是一个死人。

    杨毅此刻正一脸笑意地朝着王建走了过去,手中的西瓜刀还时不时地有血滴落在地。

    对于自己刚刚的表现,他十分满意,他也发现了自己的身手在刚刚那一刻快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他尽管吃惊,但更多的是惊喜,因为他知道自己以后怕是再也不会被任何人欺负了,片刻之间就能把五六个手握铁棍的人干翻在地,谁还敢惹,还会怕谁?

    “你干嘛!你想要干嘛?不要过来,小子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看着杨毅不断朝着他走过去,越走越近,王建是真的怕了,心在不停地颤抖着,越颤越快。

    杨毅笑了,他没想到这个王建都到了这时候,居然还在这里逞强。

    “不放过我?你也得有这个本事!”杨毅冷笑道:“难不成你还指望你这些叫得跟猪一样的手下能帮你?”

    “你……”王建不断地后退,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那你想要怎样?”他已经退到了不能再退的地方,再退就退到了刚刚挖掘机挖的深坑里面。

    “我想要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你怎样对我,我自然怎样对你。”杨毅拿着西瓜刀走到了王建的身边,刀在他脸上不断比划着。

    看着明晃晃的刀在眼前不断晃悠,王建额头上不断冒汗,就跟下雨似的,汗水流到他眼睛里,弄得他眼睛都快睁不开。

    “大哥,你想要什么你说,我王建一定按你要求办事。”王建已经开始求饶了。

    “你要是早这么听话,也不会成弄成现在这种局面。”杨毅淡淡道:“我想要你把我家祖宗祠堂给恢复原样,你能够知道吗?”

    “大哥,你这不是为难我吗?这祠堂都拆了,怎么弄回原样。”王建此刻后悔死了,当初怎么就弄了这么一个差事。

    “你还知道弄不回来,你知不知道我杨家几十代人的牌位都在这祠堂里面,你说拆就拆,都没经过我的同意,现在你求我,我也不会理你。”

    啪!地一声,杨毅直接抽了王建一个耳光,王建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手掌印。

    “这一巴掌算是惩罚你不经过我同意就擅自来拆我杨家祠堂。”

    啪啪啪!又是三巴掌下去,直接把王建的脸给打肿了。

    “这三巴掌算是给整个西平镇的百姓出一口恶气,让你知道被人欺负的感受。”

    啪……啪!六个巴掌再一次打在王建的脸上,本来就已经肿了的脸此刻已经面目全非,跟猪一样。

    “这六巴掌算是替我兄弟李坏打的,谁叫你刚刚叫人拦住他。”

    杨毅再一次抬起手掌,本想再打,却发现在王健脸上找不到一块好肉。

    “这十个巴掌算是对你小小的惩戒,巴掌我就先不抽。”

    听到杨毅说不抽自己,王建整个人都安心了下来,一个劲地对着杨毅说谢谢。

    什么杨毅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的话通通被王建一股脑全都说出来了。

    可是杨毅并没有给王建面子,只见他继续道:

    “至于你拆我家祠堂,还有上次砸死我的事情,现在我就好好跟你算算账。”

    杨毅的这些话无疑又让王建的心掉进了冰窟之中,先前的十个巴掌直接把王建给抽哭了,如今他满脸含泪地哭喊道:

    “大……哥,你家祠堂真不是我要拆的,是大发矿业集团的老总叫我拆的,他限我三日之内把你家祠堂给拆掉,我也就是一个打工的,老板说的话,我只能够照做就是,要怪你就怪大发矿业集团的老总洪天明。

    至于大哥所说的我把你打死这事情,你就更不应该怪我啊!此刻你不是好端端地站在我面前?”

    杨毅笑了笑,道:“王建啊王建,你tm的倒是把自己撇得够干净啊!你不想要拆,还能有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面逼你不成,大发矿业集团的老总迟早有一天我会跟他算这笔账,至于你嘛!说什么都没用,大家心知肚明就不要再狡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