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品相师 第一千一百章 权威专家的待遇(下)

时间:2018-04-19作者:西域刀客

    这个愣头青一样的年轻小伙子名叫刘畅,是县文物局的吴局长派来接我们的。

    而根据刘畅所说,吴局长和文物局的其他人,全都忙着接待其他的专家和外国友人,所以一没有时间来亲自接待我们,二没有好一点的车给我们坐。

    在这种情况之下,就只能让刘畅这个刚刚参加不久的愣头青,开着一辆破到不能再破的吉普车来接我们了。

    刘畅这小子确实没有什么社会经验,被他这么一说,我们一帮人就很不高兴了。

    其他的专家是专家,难道郑教授就不是专家了吗?

    而且在我们这帮人看来,要论对宋代史的研究,在整个学术界,没有一个人能和郑教授相提并论!

    凭什么县文物局的局长和文物局的人对待其他的两个专家态度是那么的殷勤和恭敬,对待郑教授的态度却如此冷漠呢?

    要知道,另外两个所谓的专家在学术界可是有着非常不好的名声的。

    那位方教授名叫方舟,这人在学术上其实并没有什么研究成果,但他却是一个非常能炒作的人。

    他经常会以学术打假为名,去攻击一些同行,把自己表现的像个斗士一样,去和别人展开激烈的争论。

    但学术圈里面的人其实都知道,这位方教授在学术方面根本就没有真才实学,他只不过是一个欺世盗名的骗子而已。

    不过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能够吹牛逼的,会炒作的人,反而往往会名利双收。

    这位方舟方教授,在学术圈外的名气还是非常大的。

    或许正是因为方教授的名气,才让文物局的人对待他的态度如此的殷勤和恭敬。

    而另外一位严教授,相对方教授而言就更加不堪了。

    如果说方教授这个专家是一个假的,他只能算一个砖家的话,那严教授这个教授也是一个假的,他只能算是一个叫兽。

    这位严教授在学术上据说还有一点建树,但在私生活方面却让人非常的不齿。

    就在几年之前,为了潜规则他门下的一名女学生,这位严教授卡着这名女学生的毕业论文不给她过,非要这名女学生答应了他的无耻要求,才会让人家的论文通过,顺利拿到毕业证。

    那名女学生也算是一个性格比较刚烈的人,她用录音笔把她和严教授的对话录了下来之后发到了网上,当年可是引起了一场轩然,差点儿把严教授的饭碗都给端了。

    正是因为这件事,导致严教授成了一个学术界臭名昭著的人物。

    但就算是严教授这样臭名昭著的人物,县文物局仍然把他当成了一个权威专家来对待,反而把郑教授这个真正的权威专家,当成了要饭的叫花子一样。

    我们作为郑教授的学生,自然为郑教授而感到不平,尤其是黄杏良和陈平舆这两个,当时就对着刘畅抱怨了起来。

    “你们县文物局怎么这样啊?我们郑教授才是宋代史的真正权威专家你们知道吗?”黄杏良有些激动的对着刘畅道。

    “那个方教授就是一个欺世盗名的骗子,严教授更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你们吴局长的脑子进水了吗?”陈平舆的性格比黄杏良要更加火爆一点,在激动之下他就有点儿口不择言了。

    而听到陈平舆这话,郑教授立刻就板着个脸对着他道:“陈平舆,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这话要是传到了方教授的耳朵里,他肯定会把你告上法庭的!要知道那位方教授可是最擅长打官司的!”

    “以后无论是遇到任何情况,在公众场合你绝对不能这样说话你知道吗?”

    被郑教授这样一说,陈平舆只能把头低了下去,但从他脸上的表情来看,他还是很不服气的。

    其实在我看来,陈平舆并没有说错,只不过他对刘畅这个文物局的小职员说这话,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就算是刘畅认同了他说的话,他也改变不了什么,更何况刘畅这小子还并不认同陈平舆所说的话。

    只见刘畅这小子有些不屑的劈了陈平舆和郑教授一眼,然后牛逼哄哄的道:“你们到底要不要去啊?要是不去的话我就走了!”

    “我们局长说了,现在已经有了两个专家带着队伍来了,另外还有一支外国友人组成的考古队,你们这一队人来不来其实都已经无所谓了!”

    听到刘畅这个愣头青的这话,我和郑教授不由的神情一愣,相顾对视了起来。

    加上这次,刘畅这小子已经说了两次了,说有外国友人参与了这次的宋代陵墓的挖掘工作。

    要知道,在正常情况之下,如果发现了在历史学上有重大意义的墓穴,有关部门肯定是不会容许外国友人参与挖掘和鉴定工作的。

    但为什么这一次的挖掘和鉴定工作,会有外国友人组队参加呢?

    这个陵墓发现才三天时间,外国友人就组队来参加挖掘工作来了,这外国友人的信息也太灵通了一点吧?

    究竟是那个国家的外国友人,参与到了这次的古代陵墓挖掘之中呢?

    可以说我和郑教授几乎在同一时间想到了这些问题,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之后,郑教授就主动问着刘畅道:“怎么还有外国友人参与这次的陵墓挖掘?是那个国家的外国友人啊?”

    听到郑教授所提出的问题,刘畅这小子表现的很不耐烦的回答着道:“人家山田集团在我们县投资了好几个亿,这条公路本来就是山田集团投资修的,而作为投资方,山田集团派人参与陵墓的挖掘有什么不正常的?”

    听到刘畅的这番话,郑教授倒是能够理解了,因为毕竟现在国家的政策是经济建设为中心,在人家投资帮我们修路的情况之下,当地的一些相关部门多多少少都要给投资方一定的面子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让那个所谓的山田集团派人参加陵墓的挖掘工作,也就比较正常了。

    但我考虑问题的角度却和郑教授大不一样,我觉的投资修路的这个山田集团,恐怕有很大的问题。

    甚至在我看来,山田集团投资修这条路的目的,就是为了这座陵墓。

    而这个山田集团,恐怕十有和石原家族或者mystery组织有关。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刘畅这个愣头青看上去很不耐烦的对着我们道:“你们到底去不去啊?如果不去的话我就走了!”

    对于刘畅表现出来的这幅态度,陈平舆和黄杏良很是不忿,但郑教授却一脸无奈的摆了摆手让陈平舆和黄杏良稍安勿躁,然后对着刘畅道:“小刘你开车吧,我们去!”

    见郑教授这个来自大城市的教授对他都无可奈何,刘畅这个愣头青表现的有点儿得意,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员的位子上。

    接下来我们一行人就拖着行李上了刘畅的破吉普车。

    因为车里面的空间比较小,闻人倾城和秦楚楚又不愿意和别人挨着坐,所以她们两个全都紧贴着我的身体,坐在了我的左右两边,让我有一种软玉温香抱满怀的既视感。

    其实我夹在闻人倾城和秦楚楚的中间,可以说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但刘畅这个愣头青和黄杏良他们却全部都羡慕嫉妒的要死。

    在从县城开往陵墓的一路上,刘畅这小子时不时的转过头来,向我投以了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因为山田集团投资的路还没有修好,在崎岖的山路中颠簸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才算是到达了目的地的外围。

    这座陵墓在一座大山之中,然而此时此刻,这座大山的外围已经被一支部队所包围了起来,在通往陵墓的入口处,不仅设置了路障,而且还有荷枪实弹的士兵把守。

    无论是人还是车辆,要想通过这个唯一的入口进入大山之中,必须得征得入口处的士兵同意,打开路障放行才行。

    刘畅把车听到了路障之前,打算给入口处把守的士兵说一下情况,但这时一名手握着冲锋枪的士兵快步走到了车前,在先对着刘畅行了一个军礼之后,这名士兵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接到上级命令,从半个小时之前就开始不容许任何人和任何一辆车进入这座山之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