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品相师 第一千五十八章 这下可怎么办啊?

时间:2018-04-19作者:西域刀客

    陈婉秋的蛊术是我奶奶亲自传授的,而我奶奶作为九黎一族的上一代圣女,她所传承的蛊术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大魔王蚩尤之外最正宗的蛊术。

    当看到陈婉秋的手中弹射出了一道七彩烟雾之时,我就很清楚的知道,陈婉秋对辛昭南所使用的蛊术,应该是黎月经常使用的七色七虫七情花。

    顾名思义,七色七虫七情花这种蛊,是用七种不同的毒虫和七种不同的毒花炼制而成,而且因为每一个蛊师炼制这种蛊之时都会有不同的手法和先后次序,所以想破解这种蛊,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尤其是陈婉秋这种天阶蛊师所下的七色七虫七情花之蛊,除非陈婉秋本人,或者蛊师等级比陈婉秋要高好几级的蛊师才能破解。

    然而在当前的这个世界上,比陈婉秋的蛊师等级要好几级的蛊师,基本上是没有可能存在的。

    就算是九黎一族的大长老和我奶奶,恐怕最多也就比陈婉秋的蛊师等级高一个级别。

    在这种情况之下,辛昭南这个傻缺中了陈婉秋给他下的七色七虫七情花之蛊,除了陈婉秋善心大发给他解了之外,基本上可以说是无解了。

    但辛昭南这货对陈婉秋不怀好意,而且还出言威胁我们两个,陈婉秋又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的解了他的七色七虫七情花之蛊?

    而且就算是陈婉秋想解,我也不会答应!

    像辛昭南这种人,我觉的就应该让他吃点苦头,让他有一定的敬畏之心!

    尤其是当面对着我们中国人之时,他必须有畏惧到骨子里的敬畏之心!

    不过这会儿虽然给辛昭南下了蛊,但因为在飞机上,生怕惊吓了其他的旅客,陈婉秋并没有发动已经进入了辛昭男身体之内的蛊虫。

    而作为被施蛊者,辛昭南可是眼睁睁的看着从陈婉秋的手中弹射出了一道七彩烟雾,而且这道烟雾被弹射到他的脸上之后,他明显的感觉到在他的身体之内,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一样。

    这会儿给辛昭南的感觉,好像陈婉秋已经通过某种方式控制了他一样!

    香港娱乐圈中的人绝大多数都很迷信,像什么降头术,养小鬼之类的传闻,经常会有人在圈子里面传播。

    像蓝玉对这种事情就深信无疑,她在辛昭南的面前说过许多这方面的传闻。

    这会儿这种传闻中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又岂能不让辛昭南感到无比的恐慌?

    无论是蓝玉还是辛昭南,他们两个简直都无法相信,陈婉秋这个拥有着亿万粉丝的大明星,她竟然还有这种诡异莫测的手段?

    此情此景之下,蓝玉和辛昭南两个人脸色全都无比难看,就好像见了鬼一样。

    辛昭南的两个保镖全都坐在我和陈婉秋的后排,和武顺小兰陵他们坐在同一排,这会儿听到辛昭南的话,看到了他那一脸恐慌的表情,这两个人急忙就想解开安全带,到辛昭南的身边去保护他。

    但他们两个和小兰陵武顺坐在同一排,小兰陵和武顺又怎么可能会让他们两个轻举妄动?

    “我劝你们两个还是老老实实的坐着吧!”

    而随着小兰陵的这话一说出口,辛昭南的那两个保镖立刻就感觉到在他们的身体一股强大无比的精神力所锁定,让他们根本就无法动弹。

    要知道,小兰陵的实力等级目前是天阶四品,武顺更是达到了天阶五品,在小兰陵和武顺的面前,辛昭南的两个保镖,就好像蝼蚁在大象的面前一样。

    武顺和小兰陵只需要用精神力锁定他们两个,就给了他们两个巨大的压力,让他们两个一动不动的坐在了座位上。

    这时陈婉秋面寒如霜对着辛昭南道:“辛昭南先生,飞往纽约的航程,这才刚刚开始,我们在这一万米的高空之上,还要一起飞行二十多个小时,所以我希望在接下来的二十几个小时之中,你不要再打扰到我和我丈夫,我更不希望你那让我厌恶和恶心的眼神盯在我的身上!”

    听到陈婉秋这话,在感觉他被陈婉秋给控制了的情况之下,对于陈婉秋所提出的要求,辛昭南还那里敢不答应?

    “您放心!请您放一万个心婉秋小姐,我绝对不敢再打扰您和您先生,我再也不会看您一眼了!”

    生怕惹到陈婉秋,就算是在向陈婉秋做着保证之时,辛昭南这货都闭上了眼睛。

    不过虽然嘴上答应着陈婉秋,但辛昭南的心里面却对陈婉秋恨之入骨,他心想着只要飞机落地到了纽约,他就要在第一时间利用他在美国的资源,向陈婉秋和我展开报复。

    他不仅要逼着陈婉秋解除下在他身上的禁止,他还要让陈婉秋成为他的女人。

    他要让陈婉秋这女人知道,他这个天乐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在纽约有多么大的影响力。

    就这样,在飞往纽约的一路上,辛昭南基本上连眼睛都没有敢怎么睁开,多亏有蓝玉在他的身边照顾,才能让他一路上的吃喝拉撒不受到影响。

    终于,在飞行了二十几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到了距离纽约市区最近的约翰肯尼迪机场。

    飞机舱门一打开,辛昭南这货在第一时间就和蓝玉向机舱外走去,不过在临走出机舱之前,辛昭南转过头来,用充满怨毒的目光看了一眼我和陈婉秋,然后这才走出舱门,小跑着向前而去。

    而且在一边往前跑着的同时,辛昭南拿出了他的手机,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

    至于辛昭南的两个保镖,在辛昭南变老实了之后,武顺和小兰陵早就撤掉了锁定着他们两个的精神力。

    这会儿见辛昭南和蓝玉小跑着向外走去,他们两个也紧跟在了辛昭南和蓝玉的身后。

    而见此情形,陈婉秋感到有些奇怪的对我说道:“看在他一路上还算老实的份儿上,我还打算解了他的蛊呢,他怎么就跑这么快呢?”

    我笑着道:“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我估计我们出不了机场,辛昭南就会再一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陈婉秋自然是能够明白我话里面的意思,同样笑着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这个国家和民族的人永远都是这个德行!”

    我一边把行李架上的行礼取了下来,一边对陈婉秋道:“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对于这个国家和这个民族的人来说这太正常了!”

    “当年唐太宗李世民远征高句丽,差点儿把他们的祖先给灭了国,但他们国家的历史学家却反过来说唐太宗李世民差点儿被他们的祖先给灭了!”

    “极度的虚荣和高傲,狭隘而又自卑,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这个民族和国家一直都是这样!”

    就这样,我和陈婉秋一边聊着,一边从机舱之中走了出来。

    武顺和小兰陵还有李雪和芊墨,他们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默默的跟在了我和陈婉秋的身后。

    我们一行人因为不是很着急,所以从机舱来之后走的比较慢,纽约的肯尼迪机场是一个比较大的机场,就算是从机场内部走到机场的出口,也用了我们差不多二十来分钟的时间。

    而就在我们一行人刚刚走出了机场出口,正打算打两辆出租车前往纽约市中心之时,却发现在机场出口外停着十几辆警车,好几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举着枪死死的盯着从机场出口走出来的每一位客人。

    辛昭南和蓝玉,还有辛昭南的两名保镖,这会儿正站在一辆警车旁边。

    在辛昭南的旁边,另外还站着一名金发碧眼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还有一名胡须满面,身材臃肿不堪的老外警察。

    “就是他们,把他们全都给我抓起来!”

    一看到我们从里面走了出来,辛昭南在第一时间就指着我们大喊了起来。

    而随着辛昭南的这一声大喊,那名身材臃肿的老外警察在第一时间就把他手中的枪举了起来。

    “站住,不许动!我是肯尼迪机场警局的费尔南多警官,我现在怀疑你们几个是恐怖分子!在被我们带到警局之前,你们只有保持沉默的权力!”

    “一旦你们有任何反抗行为,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开枪!”

    随着身材臃肿的费尔南多警官说出了这番话,那几十个警察在第一时间把手中的枪举了起来,全部都对准了我们一帮人。

    这几十个警察手中的枪有长枪有短枪,有冲锋枪,有手枪,面对着这种状况,我们一帮人倒还好,但和我们一起从机场之中走出来的一帮旅客,却全都被吓成了狗。

    这些人在第一时间举起双手蹲到了地上,有些胆子小的,被吓的嗷嗷大哭,甚至有的人被吓的尿了裤子。

    而这时,自认为已经控制了局面的辛昭南则满脸嚣张的对着陈婉秋道:“陈婉秋,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跪在我的面前,做我的女人!”

    “你要是敢不答应我,我只需要一句话,你和你身边的这些人,会在第一时间被子弹打成筛子!”

    虽然成为了天阶蛊师,但陈婉秋却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这会儿面对着几十杆黑洞洞的枪口之时,陈婉秋多多少少有些紧张和害怕。

    “姜一,这下可怎么办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