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品相师 第七百五十章 七星伴月局

时间:2018-04-19作者:西域刀客

    在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前不栽桑,后不栽柳,当院不栽鬼拍手。

    桑树,和办丧事的丧字谐音,所以在风水学的角度中,桑树是一种招阴的树。

    柳树枝虽然能打鬼辟邪,但在很多地方人死了之后,都会用柳树枝制作招魂幡,哀杖那些送殡用的物件。

    所以柳树在风水学说之中,也算是一种招阴的树。

    而杨树当有风刮来之时,树叶子响起的声音,就好像有人在拍手一样。

    或许是这个原因,杨树也在许多的风水典籍之中被算作一种招阴的树。

    至于柏树就更简单了,平时在墓地见到的最多的树就是柏树了,所以柏树也是一种招阴的树。

    而槐树的槐字本身就带了一个鬼子,被称之为木中之鬼,是所有的树木之中最招阴气的树。

    院子里面有槐树会招鬼,这对于中国人而言,可以说是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识。

    把这五种能够招阴的五阴之木,按照东南西北的方位种在了房子的四周和院子中央,如果说这是巧合的话,我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而且从这些树的树龄来看,应该至少有一百多年了,那这些树究竟是什么人种下的呢?

    在贝尔家的房子周围种下了五阴之木,种树的人有什么目的呢?

    因为阿瑞斯在这里呆的时间比较久,除了阿瑞斯之外,我根本就无人可问,所以我只能把我的疑问向阿瑞斯求证。

    于是我问着阿瑞斯道:“阿瑞斯先生,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贝尔家周围和院子里面的这些树,是谁种下的呢?”

    因为我昨天晚上对阿瑞斯表现的不是很友好,所以阿瑞斯一直都板着一个臭脸。

    这会儿见我问起了他,而且还问了一个在他看来很无厘头的问题。

    搞定贝尔家的案子,解决凯特巴兹女巫的幽灵,和贝尔家的树是谁种的能有什么关系?

    在阿瑞斯这个老外看来,我这个问题简直问的莫名其妙!

    其实我也很奇怪,如果说贝尔家周围的这五阴之木不是巧合的话,难道在一百多年乃至两百年以前,有中国的风水师到了美国的这个小镇?

    贝尔家的和凯特巴兹女巫的案子,和某个中国风水师有关?

    要知道两百多年以前,交通可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穿越大半个地球来到美国,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中国的风水师万里迢迢的跑到美国的一个偏远小镇,种下一大堆五阴之木,这有什么意义呢?

    这件事连我自己都有点儿懵逼了,就不要说阿瑞斯这个老外加外行了。

    所以阿瑞斯看上去很不耐烦的白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我又不是这个镇的镇长,我怎么知道这些树是什么人种下的?”

    其实对于阿瑞斯我根本就没有抱任何信心,但这会儿他说到了这个小镇的镇长,反而却提醒了我。

    既然阿瑞斯的脸色不是很好,态度也不是很好,我就懒的再搭理他,索性就直接对着布鲁斯说道:“布鲁斯先生,麻烦您把这个镇的镇长给我找来,我有些情况需要找他落实。”

    其实通过天视地听之法,我早就很清楚的知道,布鲁斯这货和阿瑞斯一样,并不看好我们这帮人。

    但布鲁斯是异能者协会专门派来协助我们的人,无论我向他提出任何要求,只要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他都必须尽量协助我做到。

    而对于布鲁斯这个异能者协会的人来说,把贝尔家所在的小镇的镇长找来,是一件再也简单不过的事情。

    就这样,在布鲁斯打了一个电话之后,我们等了差不多有二三十分钟的时间,一个身材比较胖,挺着一个啤酒肚,年龄在五十多岁,留着一脸大胡子的白人开着一辆半旧的别克车来到了贝尔家的房子门口。

    这人名叫史密斯,就是贝尔家所在的小镇的镇长。

    而就在把我们一帮人介绍了一番,说我们是专门负责帮小镇解决贝尔家的案子的人之后,布鲁斯就直接走到了一旁,站在了阿瑞斯的身边,带着一脸的冷笑,看着我和史密斯镇长交流。

    虽然说对于我们一帮人全都是中国人,而且一个个看上去是那么的年轻,史密斯镇长感到非常的惊奇。

    但在和异能者协会的人接触了这么长的时间之后,史密斯镇长却很清楚的知道,能被异能者协会派来解决贝尔家的案子,我们这一帮年轻的中国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面对着我们一帮人之时,史密斯镇长表现的非常恭敬和客气。

    只见史密斯镇长一脸恭敬的对我说道:“不知道姜先生您有什么问题需要了解呢?”

    史密斯镇长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所以他说话时生怕我听不懂,无论是语速还是发音都非常的慢。

    但史密斯镇长那里知道,只要我启动了相气,不要说美国话了,就算是非洲的那些快要种族灭绝的部落的语言,我都能说出原汁原味儿来。

    于是我用着地地道道的美国语,甚至带着一点儿贝尔家所在的小镇的口音对史密斯镇长说道:“镇长先生,这么冒昧的把您请过来,我就是想问一下,贝尔家周围和院子里面的这些树,是什么人种下的?”

    听到我所说的带着当地口音的美国话,一下子就拉近了我和史密斯镇长之间的距离。

    但对于我所提出的问题,史密斯镇长却皱着眉头想了很长时间。

    最终在想不出答案的情况之下,史密斯镇长只能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实在不好意思姜先生,我是这个地方的本地人,从小到大都在这里长大,但我实在是不知道贝尔家四周和院子里的这些树是什么人种下的!”

    “好像在我的记忆之中,从我很小的时候,这些树就存在的一样?”史密斯镇长说道。

    听史密斯镇长这样一说,我就表现的有点儿失望,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我又问着史密斯镇长道:“不知道这个镇上的年龄比较大的那些老者对这些树是什么人种的是否知道呢?”

    听到我这话,史密斯镇长看上去却有些伤感的摇了摇头。

    随后史密斯镇长说道:“姜先生,您这样问我就不得不告诉你一个悲伤地消息!在过去的这两年之中,我们这个镇子上面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已经全部都死去了!”

    “这些人,有一些是生病自然死亡的,但绝大多数,却都是以一种非常诡异的方式死在了自己的家中!”

    “像我的父亲和母亲,就是以非常诡异的方式,死在了自己的家中!”

    在说完这话之后,史密斯镇长或许是因为想起了他的父亲和母亲,脸上露出了一脸的悲伤之色。

    而我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全完可以肯定,贝尔家的四周和院子里面种满了五阴之木,这绝对不是巧合!

    而就在凯特巴兹女巫的幽灵出现之后的这两年之内,整个贝尔家所在的小镇上的七十岁以上的老者全部都死于非命,是否代表着凯特巴兹女巫的幽灵想隐瞒什么呢?

    难道凯特巴兹女巫的幽灵害死了这些老者,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贝尔家周围的那些五阴之木是什么人种下的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在我看来,恐怕贝尔家所发生的这个案子,就不仅仅和凯特巴兹女巫有关了!

    恐怕在这背后,不仅仅是有一个人,很有可能有一股势力在作祟。

    对于这股势力而言,恐怕连凯特巴兹女巫也不过是被人操纵的一颗棋子而已!

    甚至在贝尔家和这个小镇上所发生的一切,凯特巴兹女巫的幽灵,很有可能全都是有人刻意营造出来的一种假象!

    但在贝尔家的四周种下了这么多的五阴之木,把个贝尔家弄的阴气滔天,煞气袭人是什么目的呢?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就算是在贝尔家的四周种下了如此之多的五阴之木,也不可能把贝尔家弄的阴气滔天,煞气袭人啊?

    如果说在这背后真的有一股势力在作祟的话,那这股势力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

    站在我的角度,要想把一个地方变成阴气滔天,煞气袭人的聚阴邪地,只有通过风水术才能做到这一点。

    难道说贝尔家所在的这个地方的风水有问题?

    突然间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我就走到了距离贝尔家比较远的一个小山丘上,居高临下的看起了贝尔家房子所在的位置的风水。

    结果这一看之下,还真的被我给发现了一些问题。

    按照风水的角度来说,贝尔家房子所在的位置,风水非常的好,甚至可以说简直好到了爆棚的程度。

    以我的风水术来看,贝尔家的房子所在的这个地方,无论是青龙位还是白虎位,乃至前朱雀和后玄武位,每一个位置的风水都恰到好处,简直可以用完美这两个字来形容。

    如果不是地方太小的话,贝尔家房子所在的地方,简直就相当于一条龙脉。

    要知道龙脉所在之地,可是能够出现大富大贵之人的!

    这就难怪异能者协会给我的资料中说贝尔自从安家在这个地方之后,几年内就买下许多土地,成了这附近最有钱的一个农场主。

    但为什么一个这么好的风水之地,却变成了阴气滔天,煞气袭人的聚阴邪地呢?

    所谓阴极而阳生,阴阳两极之间是可以相互转化的,站在一个顶级风水师的角度,只要达到了某些条件,配合种在房子周围和院子里的五阴之木,把贝尔家变成一个聚阴邪地,其实并不难做到。

    突然间想到了一种可能之后,对于贝尔家所发生的情况,我隐隐约约的有了一个猜测。

    不过我的这个猜测,需要等到晚上才能验证。

    就这样,我们一帮人上午在贝尔家勘察一番之后就返回了镇上,中午吃了午饭,下午一直在酒店里面休息,等到了晚上之后,我又叫上了布鲁斯和阿瑞斯,一同来到了贝尔家所在的房子。

    不得不说我的运气还挺好,这天晚上是个大晴天,皎洁的月亮悬挂在半空之中,银色的光华沐浴在我们一帮人的身上,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柔和。

    而就在午夜十二点整的时候,悬挂在高空之中的明月和北斗七星两两相对,月亮的光华自上而下的笼罩了整个贝尔家的房子。

    果然,和我猜测的一模一样,七星伴月,化吉为凶,转灵为煞。

    这个七星伴月局,配合五阴之木,活生生的把一个风水宝地,转化成了一个聚阴邪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