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品相师 第七百三十九章 九黎恩怨

时间:2018-04-19作者:西域刀客

    西方世界的修炼体系和我们东方世界有着非常大的区别。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无论是约翰大主教还是布莱恩裁判长,对我的真正实力并不了解。

    在布莱恩裁判长看来,他上一次之所以输给了我,是因为他轻敌了的缘故。

    所以这会儿的布莱恩裁判长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之时,颇有几分向我挑衅的意味。

    不过对我而言,虽然布莱恩裁判长表现的无比嚣张,让我确实有一种想收拾他的冲动,但按照丹尼斯会长所定下的规则,我们天机门在这一轮的对手却并不是神圣教廷。

    所谓不以规矩不成方圆,我这个人历来是一个非常讲规矩的人,很少会为自己的情绪而左右,做出违反规则的事情。

    既然神圣教廷完虐了韩国李家,那就让神圣教廷的人暂时得意一阵子吧。

    在第下一轮淘汰赛的时候,看看神圣教廷这边还能否得意下去?

    就这样,布莱恩裁判长在圆台边缘处无比嚣张的站了片刻之后,见我这边没有什么反应,就带着他手下的五名神圣骑士从圆台上跳了下来。

    而且在从圆台上跳了下来之后,布莱恩裁判长故意对着我大声说道:“你们应该庆幸,这次抽中的对手,不是我们神圣教廷!”

    我们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这会儿在我的眼里,神圣教廷的布莱恩裁判长,就是那个可笑的蚍蜉。

    所以当和布莱恩裁判长相顾对视着之时,我同样针锋相对的对着他说道:“你们神圣教廷应该庆幸,这次抽中的对手,不是我们天机门!”

    说到这里,我的目光往相互搀扶着正在离开的韩国李家的一帮人看去,然后说道:“如果说你们神圣教廷抽中的对手是我们天机门,那这会儿离开的,就不是李家的人,而是你们了!”

    布莱恩裁判长本来想在我面前装一下逼,但我这会儿的样子却比他还要装逼。

    在这种情况之下,布莱恩裁判长被我给气的面色铁青,甚至不要说布莱恩才裁判长了,就连约翰大主教的脸上都浮现出了一脸的怒容。

    只见约翰大主教目光投向了我,然后一脸阴霾的说道:“如果你们天机门在这一轮之中没有被淘汰,那我希望下一轮之中,我们神圣教廷所遇到的对手,是你们天机门!”

    听到约翰大主教这话,我冷冷的一笑,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我也希望下一轮遇到的对手是你们神圣教廷!”

    而就在我的这话说出口之后,约翰大主教和布莱恩裁判长全都哼了一声,对我的不满已经达到了极点。

    不过虽然对我非常的不满,但规矩是这次灵异交流大会的主办方异能者协会所制定的,在已经把韩国李家淘汰了的情况之下,神圣教廷这边却不能向天机门发起挑战。

    就这样,怀着对我的极度不满,神圣教廷的人坐回了他们的座位。

    神圣教廷一方抽到的数字是八,那接下来出场的,应该是抽到数字七的一方。

    而根据丹尼斯会长所定下的游戏规则,我们天机门抽到了数字三,就应该是抽到了数字七的一方的对手。

    就在神圣教廷的人坐回了位子之后,一名看上眼眶深陷,颧骨凸起,身高只有一米六左右,皮肤特别黝黑的中年男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这男子名叫阮世勇,是越南阮家的现任家主,也是越南灵异机构的总负责人。

    据说在整个越南,甚至在整个东南亚地区,他和他旺大师是齐名的人物。

    甚至阮世勇的名声比他旺大师更要大一点。

    据说这阮世勇的蛊术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他可以随时随地都杀人于无形之间。

    而这会儿阮世勇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恐怕就代表着这位越南阮家的家主,抽到了七号数字。

    换句话说在这次的淘汰赛之中,代表着越南灵异机构的越南阮家,是我们天机门的对手。

    这时越南阮家的家主阮世勇用他那双深陷进去的双眸扫视了一圈剩下的几支队伍,然后说道:“我抽到的是数字七,不知抽到数字三的是那一家呢?”

    听到阮世勇这话,我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拿起了我手中的水晶盒说道:“我们天机门抽到的是数字三,你们的对手是我们!”

    对于天机门的情况,阮世勇自然是有一定的了解,尤其是丹尼斯会长对我那么的看重,更让阮世勇对我和天机门的实力忌惮不已。

    所以这会儿的阮世勇在面对着我之时,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在考虑着是否要和天机门一战?

    如果说凭着他们越南阮家的实力能打败天机门,那对他们越南阮家而言,将会是一件无上荣耀的事情。

    然而,根据丹尼斯会长所说,我仅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让天机门的实力,快要和拥有着几千年底蕴的天道门持平。

    但以越南阮家的实力,是远远无法和天道门相提并论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阮世勇觉的以他们越南阮家的实力能打败天机门的几率非常的小!

    而就在阮世勇考虑了片刻,正打算直接认输之时,黎月这丫头却走到了我的身边。

    这会儿的黎月看上去和平时大不一样,双目之中带着仇恨的光芒,向着越南阮家的家主阮世勇看去。

    这时黎月对着我说道:“门主,我非常郑重的恳求你,让我和阮家的人来打一场!”

    平时黎月从来都不拿我这个门主当回事,从来都不会在别人面前叫我门主。

    而这会儿她却不仅叫我门主,而且还要凭借她一个人的手段和阮家的人来打一场。

    要知道黎月可是我的表妹,对我而言,她就是我的亲人。

    虽然黎月的蛊术非常的厉害,但让她一个人去对付越南阮家的人,我着实有些放心不下。

    而且黎月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为什么她看着越南阮家的这些人的目光里面流露出了如此明显的仇恨之色呢?

    不弄清楚这一点,我是绝对不会让黎月去冒这个风险的。

    一念至此,我就问这黎月道:“小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听到我这话,黎月往越南阮家的人身上看了一眼,然后一脸杀气的说道:“我之所以要这样做,是为了惩罚我们九黎一族的叛徒!”

    而听到黎月所说的这话,越南阮家的家主阮世勇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只见阮世勇一脸阴沉的问着黎月道:“你,你是九黎一族的人?”

    而面对着一脸阴沉的阮世勇,黎月正色说道:“我是九黎族的圣女,黎月!”

    听到黎月表露了她的身份,阮世勇的双目之中顿时就凶光闪闪,杀意弥漫。

    只见阮世勇一脸杀意的瞪着黎月说道:“当年为了活命,我们阮氏这一脉的老祖宗向轩辕氏下跪投降,这才让我们这一脉保存了下来!”

    “而你们这一脉的人,却把我们视为九黎族的叛逆,在过去的几千年里面,一直在想尽一切办法,追杀着我们这一脉的人!”

    “我们这一脉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死在了你们九黎一族的蛊术之下!”

    “迫不得已之下,我们这一脉的人才逃到了荒芜偏远的越南!”

    “然而就算是这样,你们九黎一族的人还是不愿意放过我们阮氏一脉!”

    “既然这样,那今天就让我们来决一死战,看看是你们九黎一族的蛊术厉害,还是我们越南阮氏一族的蛊术厉害!”

    听到阮世勇所说的这话,我基本上算是弄清楚了为什么黎月这个九黎族圣女对越南阮家如此仇恨的原因。

    说实话站在我的角度,对于阮氏一脉当年的行为,我同样也是非常的看不起的。

    为了求得一条生路,就奴颜婢膝的跪在了自己的对手面前,这基本上和近代的那些汉奸们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而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只听见黎月恨恨的说道:“如果说当年你们这一脉为了求得一条生路仅仅是向轩辕氏下跪投降,那我们九黎一脉怎么可能会追杀了你们几千年!”

    “当年你们阮氏一脉不仅投降了轩辕氏,而且还帮助轩辕氏到处追杀我们九黎族人!”

    “死在你们阮世一脉和轩辕部落手下的我们九黎一族的族人,何止成千上万!”

    “如果不杀光了你们阮氏一脉的这些叛徒,又岂能对得起我们九黎一族当年惨死的那些族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