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品相师 第七百二十九章 渊源

时间:2018-04-19作者:西域刀客

    虽然说我们一帮人全都是中国人,但有异能者协会的布鲁斯在一旁,校方的人对我所说的话不敢不重视。

    而且因为学校里面已经连续有好几个人死在了血腥玛丽的手下,这会儿已经处在了风声鹤唳的状态。

    这会儿听到我说要把苏樱雪的家长叫来,校方的人马上就给苏樱雪的家长打去了电话。

    因为怕学校的名誉受到影响,所以即便是有好几个学生被血腥玛丽害死,校方一直都没有告诉其他的学生家长具体的情况。

    就算是学生这边,校方也向学生们提出了要求,说不能把学校所发生的事情告诉自己的家长。

    但这会儿我态度坚决的要求把苏樱雪的家长叫来,感觉到事关重大的校方,就只能把学校所发生的情况告诉了苏樱雪的家长,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赶过来。

    因为这所贵族学校是寄宿学校,苏樱雪这些学生来自整个美国的五十一个州。

    正常情况之下,如果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情,苏樱雪的家人是不会那么快赶到学校来的。

    但在听到了校方的人所说的情况之后,苏樱雪的家人被吓的魂都快要丢了,当天下午就乘坐着他们家里的专机赶了过来。

    就在下午六点多的时候,苏樱雪的父母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这会儿我们一帮人已经住在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酒店里,苏樱雪就和我们在一起。

    当苏樱雪的父母在校方的人的带领之下来到了酒店,看到了正和苏天他们一帮人聊的热火朝天的苏樱雪之时,苏樱雪的母亲三步并做两步冲了上来,一把就把苏樱雪抱在了她的怀里。

    “宝贝,你没有事吧!你可差点儿吓死妈妈了!妈妈真不应该让你来上这个破学校,我们现在就走!这学校我们不上了!”

    苏樱雪的母亲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长相端庄秀丽,穿着打扮都非常得体,一看就是一个家世不凡的人物。

    这会儿一见到苏樱雪,在想起了校方所说的有关血腥玛丽的情况之后,她直接就做出了决定。

    这时苏樱雪的爸爸,一个年龄同样在四十多岁,穿着一身灰色西服,相貌儒雅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一脸关切的看着苏樱雪,走到了她的身边,伸出手楼主了苏樱雪和她的妈妈两个人。

    “宝贝,快告诉爸爸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你也在浴室中见到血腥玛丽了?”

    听到她爸爸所说的话之后,苏樱雪的一双乌黑的眼珠子就快速的转了起来,好像在想着什么一样?

    但在想了片刻之后,苏樱雪却摇了摇头。

    “没有,我没有见到血腥玛丽!”

    听到苏樱雪的回答之后,苏樱雪的父母立刻就长出了一口气、。

    因为按照校方的人所说,苏樱雪很有可能见到了血腥玛丽,而见过血腥玛丽的人,却全都已经诡异而恐怖的死了。

    甚至不仅人死了,就连一双眼珠子,都被挖了去。

    苏樱雪的父母本来以为苏樱雪也见到了血腥玛丽,两口子被吓了个半死。

    在赶来一路上,苏樱雪的母亲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一直都在不停的埋怨着苏樱雪的爸爸,说根本就不应该把苏樱雪送到这所贵族学校来读书。

    这会儿听到苏樱雪说她并没有见到血腥玛丽,这两口子的压力一下子就减小了不少。

    毕竟血腥玛丽害死的人都是她所见过的,既然苏樱雪没有见过血腥玛丽,那就不必担心她被血腥玛丽害死。

    不过虽然不用担心苏樱雪会被血腥玛丽害死了,但苏樱雪的母亲却已经拿定了注意。

    只见苏樱雪的母亲用斩钉截铁的语气对着苏樱雪的父亲几乎用吼的方式说道:“苏言忠,这破学校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宝贝再上了!你要是还让我的宝贝留在这里,那我们娘儿俩就不跟你过了!”

    听到苏樱雪母亲的这话,苏樱雪的父亲连连的点着头表示同意。

    “肯定了,我怎么可能会让我的宝贝待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我们现在就走!离开这个鬼地方!”

    听到苏樱雪父亲的回答,苏樱雪的母亲露出一脸的满意之色,然后这两口子就打算带着苏樱雪离开。

    或许是因为心系他们女儿的安危的缘故,就算我们这帮人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苏樱雪的父母却并没有跟我们有什么交流。

    当然,我让校方把苏樱雪的家长叫来,绝对不是为了让苏樱雪的父母把苏樱雪带走,而是有其他的原因。

    这会儿见到苏樱雪的父母打算带着苏樱雪离开,我就挡在了苏樱雪父母的身前。

    只见我对着苏樱雪的父亲说道:“苏先生,如果你就这样带着你的女儿走了,那很有可能会给你的家庭带去一场巨大的灾难!”

    听到我这话之后,苏樱雪父母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在盯着我们一帮人打量了一圈,最终把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之后,苏樱雪的父亲很客气的问着我道:“请问您是?”

    我回答着道:“我姓姜,专门负责有关血腥玛丽的这个案子!”

    听到我的回答之后,苏樱雪的父亲眉头微微一皱,然后问着我道:“姜先生,难道我女儿和血腥玛丽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这时异能者协会的布鲁斯和校方的人都在一旁,但有些东西我却不想让他们知道,所以我直接支开了异能者协会的布鲁斯和校方的人。

    只见我对着布鲁斯和校方的人说道:“我跟苏先生有几句比较重要的话想说,能不能麻烦你们两个回避一下?”

    对于布鲁斯和校方的人而言,有关血腥玛丽的案子是我们这帮人负责的,他们只需要配合我就可以了。

    所以无论我提出任何要求,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们都不会拒绝的。

    这会儿见我让他们回避,布鲁斯和校方的人就直接走到了酒店的房间外面。

    而就在布鲁斯和校方的人出去之后,我立刻把房间的门关了起来。

    我这会儿正打算和苏樱雪的爸爸好好谈一下有关苏樱雪的情况,但这时苏天却走到了苏樱雪父亲的面前,主动跟他打起了招呼。

    只见苏天态度很亲切的对着苏樱雪他爸说道:“苏先生你好,我也姓苏,我叫苏天!我们可以说五百年前是一家!”

    我们中国人最注重关系,尤其是旅居海外的华人,对于老乡观念和宗族观念通常都看的很重。

    这会儿听到苏天说他也姓苏,苏樱雪的父亲立刻就露出了一脸的激动之色。

    “原来你也姓苏啊!那我们还真的五百年前是一家!”

    说着话的同时,苏樱雪的父亲主动伸出了双手。

    在同样伸出双手和苏樱雪的父亲握住手的同时,苏天看上去有些恭敬的问着苏樱雪的父亲道:“苏先生,您的名字是不是叫苏言忠?”

    因为之前苏樱雪的母亲叫过苏樱雪父亲的名字,所以苏天才有这样一问。

    而听到苏天所问的这个问题,苏樱雪的父亲看上去好像有点儿诧异。

    “对,没错,我的名字是叫苏言忠!”苏樱雪的父亲说道。

    听到苏樱雪父亲的回答,苏天脸上的表情就显的更加恭敬了,只见苏天又问着苏樱雪的父亲道:“不知道苏先生您的名字中的这个言字,是随便取的呢?还是按照家族的族谱排下来的?”

    我们中国的很多家族都有族谱,每一代的人的名字中会有一个字是固定的。

    最典型的就是孔圣人孔老夫子的家族,在几千年之前就把每一代人的名字之中最中间的那个字定好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两个姓孔的人见了面,只要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就能够知道相互之间的辈分关系。

    而这会儿听到苏天所问的这句话,苏樱雪的父亲好像也想到了什么一样,脸上的表情显的更加激动了。

    “我这名字是按照家族的族谱排下来的!”苏樱雪的父亲说道。

    听到苏樱雪父亲的这话,苏天看上去同样也有些激动的说道:“不知道您的长辈那一辈中间的那个字是什么呢?”

    苏樱雪的父亲回答着道:“我父亲的名字叫苏军武,他是军字辈的!”

    随着苏樱雪的父亲这话一出口,苏天基本上已经完全能够肯定了。

    只见苏天一脸激动的对着苏樱雪的父亲说道:“我父亲也是言字辈的,他的名字叫苏言义,而我爷爷也是军字辈的,他的名字叫苏军和!”

    听到苏天这话,苏樱雪的父亲直接用他的双手抓住了苏天的胳膊,一脸激动的问着苏天道:“快告诉我你是那里人?”

    苏天回答着道:“我们苏家一直在河南洛阳,但在一百多年以前,我们苏家当时的族长把我们苏家分为两支,一支派去了海外,一支留在了洛阳!”

    听到苏天的回答,苏樱雪的父亲就显的更加激动了。

    只见苏樱雪的父亲抓着苏天的胳膊摇着他的身体说道:“既然你说你是洛阳苏家的人,那我们洛阳苏家最擅长什么?”

    对于苏樱雪父亲这话,苏天并没有做出回答,而是直接把他的那把金钱剑亮了出来。

    在看到苏天亮出来的这把金钱剑之后,苏樱雪父亲的眼睛立刻就死死的盯在了那把金钱剑上面。

    “这,这是我们苏家的诛邪剑?”

    因为太过于激动的缘故,问这话之时苏樱雪父亲的声音都带着颤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