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品相师 第六百三十三章 马庄主的请求

时间:2018-04-19作者:西域刀客

    在过去的几千年以来,无论是马家的人还是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都把整个马家庄给翻了个底朝天,其目的就是想找到武王给马家的那面武王令牌。

    所以说马家庄内的任何东西,恐怕全部都被马家和天道门的人翻寻过。

    马庄主所住的家宅是马家的祖宅,自然是要被天道门的人重点翻寻。

    但天道门的人翻寻了一千多年,却始终都没有找到,那说明武王令牌看上去肯定是一件很不起眼的东西。

    根据我用《大周天神术》所推算出来的结果,以及我突发奇想的想到的武吉的身份,我竟然有一种非常强烈的预感。

    我觉的武吉给马家的武王令牌,很有可能是一把柴刀的形状。

    而这会儿就在马庄主给我介绍着柴房里面的一些东西之时,我的目光却盯在了一把锈迹斑斑,木头把子都腐朽了的破柴刀上面。

    这把柴刀看上去并没有任何的独特之处,被丢在柴房的一个角落里面。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把破柴刀之时,我就有一种很明显的感觉。

    我觉的这把很不起眼的破柴刀,就是武吉给马家的武王令。

    而就在马庄主正给我介绍着柴房里面的其他东西之时,我往前走了几步,把这把破柴刀从地上捡了起来。

    而见我把这把破柴刀从地上捡了起来,马庄主就跟我说到:“这把破柴刀在我们马家的柴房里不知道丢了多少年了!因为刀太钝了的缘故,一直都没有人愿意用!”

    “不过它好歹是我们马家的祖先流传下来的东西,就一直保留在柴房里面。”

    说到这里,马庄主刻意强调着道:“之前天道门的人到这个柴房来过无数次了,这个柴刀他们也反反复复的看过,并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来!”

    就在马庄主说这话的时候,我把刀拿在手中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和马庄主说的一样,这把刀看上去确实并没有任何的独特之处。

    刀身上面锈迹斑斑,刀锋早已经被磨平,刀把也成了一块朽木。

    那个樵夫要是用这把刀去砍柴的话,估计只能空手而回了!

    然而我总是感觉这把锈迹斑斑的柴刀有点儿不大对劲!

    突然之间,我的脑海之中闪现了一个念头。

    根据《神相天书》中的记载,上古之时的那些大能者,可以用一些特殊材料炼制法宝。

    比如轩辕氏的师父昆仑派十二金仙之一的广成子,他最著名的一件法宝叫做番天印。

    据说这番天印祭起落下之时,犹如万钧重的大山落下一样,只要被番天印打中,就算是上品金仙,也会一命呜呼。

    夏家的禹王鼎也算是一件法宝,但禹王鼎的级别比番天印就要低了许多。

    如果说武吉用炼制法宝的方式把武王令牌炼制成了一柄柴刀的形状呢?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的伸出右手,咬破了我的中指,然后把我的中指血滴到了这柄锈迹斑斑的柴刀上面。

    马庄主搞不明白我在干什么?只能一脸懵逼的站在一旁看着我。

    而我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按照《神相天书》中所记载的血炼之法,让这柄柴刀认我为主。

    当然,这前提必须是这柄柴刀就是武王令牌,而且武吉是按照炼制法宝的方法把武王令牌炼制成了一柄柴刀的样子。

    而就在我的中指血往柴刀上面连续滴了十几滴之后,突然之间我和这柄柴刀有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在这同时,随着我滴在柴刀上面的鲜血散开,被柴刀吸收了之后,柴刀上面的斑斑锈迹竟然纷纷掉落。

    转眼之间,之前那柄锈迹斑斑的柴刀竟然变的闪闪发光。

    而见此情形,马庄主的一双眼睛瞪的比牛铃还大死死的盯住了我手中的柴刀。

    这会儿就算马庄主长着一个猪脑子,恐怕他也能想到我手中的这柄柴刀不是什么普通物件。

    甚至很有可能,这柄柴刀就是他们马家找寻了几千年,天道门三家十派找寻了一千多年的武王令牌。

    而这时我已经完全能够确定,这柄锈迹斑斑的柴刀就是武吉所炼制的武王令牌。

    “恢复你本来的样子吧!”

    在用血炼之法让武王令牌认我为主之后,随着我大喝了一声,原先我手中的柴刀就变成了一个黑色三角形的令牌模样。

    这块令牌正中央的位置写着一个古篆字,而这个字正好是一个武字。

    而看着我手中的黑色三角形令牌,马庄主终于沉不住气了。

    “姜小哥,难道,难道这柄破柴刀,就是武王给我们马家的令牌?”马庄主一脸震惊的问着我道。

    我轻轻一笑,然后点了点头道:“马庄主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这就是武王给你们马家的那块令牌!不过你们马家的人不懂的祭炼之法,一直把这块令牌当成了柴刀在使用而已!”

    听到我这话,马庄主在那里郁闷的直拍大腿。

    一边一脸郁闷的拍着大腿,马庄主一边说道:“要是早知道这把破柴刀是武王令牌的话,又何苦让我女儿蓉蓉遭那罪啊!”

    对于马庄主的心情我自然是能够理解,他女儿马碧莲被五通妖给欺凌了好几个月,而那五个五通妖的本体却是猪牛羊马狗这五种畜生。

    站在马庄主这个做父亲的角度,如果说能用这把没有任何用处的破柴刀换取他女儿的平安的话,他肯定毫不犹豫的。

    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或许是马碧莲上辈子造孽太多,做下了罪孽深重的事情,她这辈子才会遭这种报应吧!

    而这会儿既然已经找到了武王令牌,并且我已经用血炼之法让武王令牌认我为主了,随着我的心念一动,三角形的黑色武王令牌就消失在了我的手掌心中,融入了我的身体。

    用血炼之术认主的法宝就是这样,在和我血脉相连的情况之下,还可以融入我的身体。

    我要是有需要用令牌的时候,只需要心念一动,这面令牌就会出现在我的手中。

    对于我身上所发生的各种神奇状况,马庄主早已经见惯不怪了。

    见武王令牌消失在了我的手掌心中,马庄主并没有觉的奇怪,但从马庄主看着我的表情上来看,他好像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但他看上去好像有点儿不好意思跟我开口,脸上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其实我很清楚的知道,马庄主想对我说什么?

    他想说的无非就两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就是我干脆把武王令牌交给天道门的人,说不定天道门的人还会给我一笔丰厚的奖励。

    但马庄主却并不知道,就算是我把武王令牌交给了天道门的人,天道门的人也不会给我任何奖励,反而会出动大量的顶级高手把我抓起来。

    而第二个方面,马庄主无非是想让我带着武王令牌离开马家庄,但在我离开之前,必须让天道门的人知道武王令牌已经被我所得到,天道门从此以后将不会再找他的麻烦。

    然而天道门的人一旦知道了我已经得到了武王令牌的消息,会让我离开马家庄吗?

    我会把自己得到了武王令牌的消息告诉天道门吗?

    在马庄主看来,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无论是把武王令牌交给天道门,还是明着告诉天道门我已经得到了武王令牌,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我的脑袋被驴给踢了,或者被开水烫了,才会做出这么傻的决定!

    而就在马庄主一脸纠结一脸忐忑的看着我之时,我却淡淡的一笑,然后对马庄主说道:“马庄主,你可以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告诉马喆,就说我在柴房里面找到了武王令牌!”

    听到我这话,马庄主的眉头一皱,立刻就从我的话里面听出了弦外之音。

    “姜小哥,难道你认为马喆他?”

    我点了点头,语气非常肯定的说道:“不是我认为马喆他怎么样!他本身就是一个卖主求荣的人!”

    说到这里,我刻意强调着道:“说白了,马喆就是天道门中的姚公子安插在你身边的探子!他早就把你给出卖了!”

    听到我这话,马庄主立刻就露出了一脸的怒容,在那里跳着脚咆哮了起来。

    “马喆这个畜生!亏我从小把他抚养成人,把他当成了我的亲生儿子一样!”

    “我还想着等蓉蓉长大了嫁给他,让他们俩继承我的家业!”

    “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而就在马庄主暴跳如雷的骂了一会儿马喆,发泄完了他的怒火之后,我拍了拍马庄主的肩膀。

    “马庄主,按照我所说的去做吧!”我一脸云淡风轻的说道。

    不得不说马庄主的这人还可以,在临离开柴房之前还刻意问着我道:“姜小哥,马喆要是真的把天道门的人引来了,你能对付的了?”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脸自信的道:“马庄主你就放心吧!你们马家庄的女人所受到的凌辱,和你们整个马家庄的男人所受到的屈辱,全部都是天道门的人造成的!”

    “既然这件事我已经介入了,那我一定要替你们马家庄的人讨还一个公道!”

    听到我这话,马庄主双膝跪地跪在了地上,对着我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您的大恩大德,我们马家庄的人无以为报!我马东朋只能用这种方式替我们马家庄所有的人向姜小哥您表示感谢!”

    一边磕着头,马庄主一边说道。

    而见此情形,我急忙把马庄主从地上扶了起来。

    一边扶着马庄主,我一边说道:“马庄主你不要太见外,我帮你们马家庄自然是有我的原因的!更何况我得到了武王令牌,你们马家庄已经算是给足了我报酬了!”

    听到我这话之后,马庄主这才算是安然于心,不过马庄主的脸色一变,立刻就露出了一脸的杀气。

    只见马庄主一脸杀气的说道:“姜小哥,如果你能应付得了天道门的人的话,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看着马庄主脸上的表情,我基本上能够猜到他的这个请求是什么?

    所以我点了点头答应着马庄主道:“只要我力所能及,应该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而见我答应了他,马庄主就面沉如水一脸杀气的道:“只要姜小哥你能应付得了天道门的人,那我一定要亲手杀了马喆那个忘恩负义的畜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