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品相师 第五百四十二章 苦行僧

时间:2018-04-19作者:西域刀客

    是否能破了镇龙柱的案子?或者说需要花多长时间才能破了镇龙柱的案子?我心里是一点谱都没有。

    所以,为了防止石原家族的人把石原正名他们的魂招走,从他们的阴魂那里了解到有关镇龙柱的情况,我索性让莎莎把他们七个的阴魂全部都给吞了。

    这样一来镇龙柱的秘密暂时就不会被石原家族的人知道,我就有充足的时间去解开镇龙柱的秘密。

    在我打了电话没多久之后,徐家家主就带着几个徐家的人来到了别墅。

    而在看到了石原四郎他们一帮人惨烈无比的死状之后,徐家家主和徐家的几个人看着我的目光里流露出了一抹明显的畏惧之色。

    尤其是一直紧跟在徐家家主身边,一个看上去年龄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长的和徐家家主有点儿像,但在面对着石原进二那被我打碎了身体之时,我看到他面部的肌肉一抽一抽的。

    回想起了石原进二所说的话,我已经大概猜到了这个人的身份。

    而就在徐家家主指挥着徐家的人把石原四郎他们的尸体全部都用白布裹了起来,用车拉走了之后,我问着徐家家主道:“徐家主,请问这位是?”

    问这话时我沉着个脸,很不礼貌的直接用手指指着徐家家主身边的那个中年男子。

    徐家家主对我的表现感到有些诧异,在看了一眼他身旁的中年男子之后就给我介绍起了他的身份。

    “他是我二弟徐建军!”徐家家主说道。

    而听见徐家家主这话,我二话不说直接上去就给了徐建军两个大嘴巴子。

    随着“啪!啪!”两声响起,徐家家主和徐家的几个人全部都愣在了那里。

    而这时我却板着个脸对着徐建军说道:“那栋商业中心的设计是不是因为你的缘故,山田设计公司才会参与进来?”

    听到我这话,徐家家主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脸色也变的阴沉了下来。

    “小姜先生不说我还忘了,当时我们招标的时候并没有针对外资公司,好像是你介绍的山田设计公司!”徐家家主瞪着徐建军说道。

    而面对着徐家家主和我,徐建军的额头和两鬓瞬间就有豆大的汗珠滴了下来。

    “大哥,我只是想给我们家族省点儿钱,并没有别的意思!”徐建军急忙解释着道。

    对于徐建军的这个解释,徐家家主也能够理解,但这时我却杀气腾腾的对徐建军说道:“下次我要是再发现你向日本人泄露了类似镇龙柱的秘密,就不是两巴掌的事情了!我一定会要了你的命!”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想杀人的冲动,尤其是面对着我比较讨厌的人之时。

    但我这会儿还没有失去理智,在骂了徐建军一顿之后,立刻转身就走。

    看着我那杀气腾腾威武霸气的样子,黎月这丫头眼睛里全是小星星,但秦楚楚却眉头紧皱,两个人全都跟在了我的身后离开。

    看了一眼我的背影,徐家家主的面色一沉,厉声问着徐建军道:“老二,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一定要给我说清楚!”

    至于徐建军具体是怎么跟徐家家主说的?我并不感兴趣。

    在返回酒店之后,我脱了衣服洗了个澡,立刻就双腿盘坐在了床上,念起了《静心咒》。

    秦楚楚说我变了,我也觉的我变了。

    如果说换做以前的我,就算是对徐建军有多讨厌,我也不会当着徐家家主的面直接给他两巴掌。

    但今天的我,就好像不受控制一样。

    只要看到我不喜欢的人,我就想打他一顿。

    只要有我想杀掉的人,我就想用最残暴的方式把那个人杀掉!

    这绝对不是我的性格,我肯定是受了蚩尤这混蛋的影响。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想用《静心咒》让我的心静下来,化解我的心魔,改变我现在的这种状态。

    然而在我念了几十遍《静心咒》之后,蚩尤这货就有点儿受不了了。

    “大哥,我叫你大哥行不行?你不要念这玩意儿了好不好?你念这玩意儿,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几万只蚊子在我的耳边飞一样!”

    当蚩尤通过我的意识海把他的意念传递了过来之后,我同样把我的意念也传递了过去。

    “哼!谁叫你这个混蛋让我沾染了你的魔性!连我的性格都改变了!”

    感受到了我的意念,蚩尤这货嘿嘿的笑着道:“每一次进入你的意识海核心,我的神魂之力就能渗透一点到你的灵魂之中,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既然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觉的用念《静心咒》的方式能化解你沾染到我的魔性吗?”

    本来我以为念《静心咒》能在一定程度上化解我沾染到的魔性,但这会儿感受到了蚩尤的意念,却让我彻彻底底的放弃了这个打算。

    看来除了提升相师等阶,用功德去化解蚩尤的魔性之外,没有第二种办法了。

    也不知道杀死了石原正名这帮人,阻止了他们放出那条孽龙,会不会收获大量的功德,让我的相师等阶提升到地阶一品?

    想到这些之后,时间也差不多到子时了,我干脆就修炼起了我们姜家祖传的功法。

    然而行功一百零八遍,运转了一个大周天之后,我却很失望的发现,我的相气并没有增加多少,我的相师等阶距离提升到地阶一品还差的很远。

    换句话说杀死了石原正名那帮人,并没有让我收获到太多的功德。

    仔细想想,我不仅用残暴的方式杀死了石原正名那帮人,还让莎莎把他们的阴魂都吞噬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的这种做法确实有点儿过分了。

    我的功德没有损耗已经算是很不错了,还想着能收获功德突破到地阶一品,我真是有点儿太想当然了!

    既然这样,那就养好精神,全力以赴破了镇龙柱的案子,说不定收获的功德能让我突破到地阶一品。

    一念至此,我就不再多想,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午起来之后,我们三个人先在酒店里吃了一个早餐,然后让徐家派车送我们去了镇龙柱那里。

    从一大清早儿到天黑下来,除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之外,我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全部都花在了那条支撑着高架桥的镇龙柱上。

    然而,即便是我全面启动了相气,把整条柱子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看了无数遍,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状况。

    甚至不仅仅这条柱子,就连附近的其他柱子,这个高架桥所在位置的风水龙脉,以及其他很多方面我都做了一个勘查,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状况。

    到最后我花了整整的一个星期时间,可以说把我所有的手段全部都使了出来,却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状况。

    如果说唯一让我感到有点儿异常的状况的话,那就是在距离镇龙柱不远的一个桥洞里,住着一个行为非常奇怪的和尚。

    根据当地的居民所说,自从这个高架桥建好了之后,那个和尚就住在了那个桥洞里。

    在这二十几年之中,无论酷暑严寒,他一直都住在那个桥洞里面。

    平时除了盘腿打坐诵念佛经之外,他连东西都吃的很少。

    他身上的僧袍更是破烂不堪,奇臭无比,从来都没有理过的头发都快要拖到地面上了。

    据说有一种入世修行的和尚叫苦行僧,用折磨自己的办法来修行,难道这个和尚就是一个传说中的苦行僧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