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品相师 第五百零九章 黎月的恐怖

时间:2018-04-19作者:西域刀客

    “夏覆海,你骗了我们!”

    见夏覆海又拿了一个禹王鼎出来,夏明远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夏覆海闻言一脸冷漠的说道:“骗与不骗有什么区别?就算是我把真正的禹王鼎给你们,以你们父子两个的德行,能让禹王鼎认主吗?”

    说完这话之后,夏覆海把禹王鼎往上一抛,禹王鼎就悬挂在了他的头顶之上,而且还在不断的变大。

    顷刻之间,禹王鼎变的如同一个水桶那么大。

    而见此情形,夏明远被气了个半死。

    只见夏明远用手指指着夏覆海,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两位道长,二爷爷,麻烦你们帮我除掉夏覆海!”

    青羊观本来就打算掌控夏家,更何况为了保住夏覆海的家主之位,貅爷把青羊观观主的私生子宋金波给杀了。

    所以无论是于公于私,站在任何一个角度,青羊观的这两大高手都没有放过夏覆海的道理。

    这会儿听到夏明远让他们出手,青石道人和青松道人就毫不犹豫的拔出了他们佩戴的三尺青锋。

    “我倒要看看,你能发挥出禹王鼎的多少威能来?”青石道人挥舞着手中的剑说道。

    “金波的死,必须用夏覆海你的命来偿还!”青松道人也挥舞着他手中的剑说道。

    夏良辰这老家伙也拿着一把三尺长剑,站在了青石道人和青松道人的身后。

    “夏覆海,老子要你的命!”

    只听家夏良辰这老家伙用成都方言怒喝了一声,然后一道剑罡就从他的剑尖上激射而出。

    不过这道剑罡并没有对着夏覆海而去,等到青石道人反应了过来之时,这道剑罡已经击中了他的后背。

    而且在发出了这道剑罡之后,夏良辰双手握剑,一剑就砍在了青松道人的脑袋上。

    这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到夏明远和青羊观的人反应了过来之时,青石道人已经被夏良辰的剑罡所击中,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而青松道人的脑袋冲天而起,脖颈处鲜血直喷。

    “二爷爷,你?你这是要干什么?”夏明远这会儿快要被吓疯了,在连连倒退了两步之后,战战兢兢的问着夏良辰道。

    其实不要说夏明远了,就连夏覆海和他的一帮铁杆死忠都不知道夏良辰为什么会这样做?

    甚至连我都不知道夏良辰他这样做的目的?

    他唆使着夏明远和夏翻江父子两个自相残杀,这一点我倒是能够理解。

    但杀死了青松道人,重伤了青石道人,没有这两个人的帮助,以他的本事,能对付的了让禹王鼎认主了的夏覆海吗?

    夏良辰这老头,不会是想当夏家家主想疯了吧?

    而这时的夏良辰却手持着那把满是鲜血的长剑,露出了一脸的恭敬之色,甚至把他的老腰都弯了下去。

    “黎月小姐,我这样做您满意了吗?”

    听到夏良辰这话,夏覆海的目光立刻就往我和黎月所站的位置看来,而黎月却往前走了两步。

    “嗯,你做的不错!”

    说着话的同时,黎月摘下了她戴的墨镜,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黎月那一脸的笑容,我们所有的人竟然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原来夏良辰之所以会有这么异常的反应,竟然和黎月有关。

    难道上一次被黎月种下了七色七虫七情花的蛊之后,夏良辰就被黎月给控制了?

    我的脑海之中刚刚闪现了这个念头,夏明远一脸不解的问着夏良辰道:“二爷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听到夏明远这话,夏良辰一脸无奈的说道:“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实在是不想再一次尝试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

    “只要黎月姑娘不让我再尝试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无论她让我做什么事,我都不会拒绝!”

    夏良辰这样一说之后,所有人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我这会儿也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了黎月的身旁,摘下了我带着的墨镜。

    青石道人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黎月和站在她身边的我,竟然露出了一脸的恐惧之色。

    这一次他们青羊观的目的本来是打算让夏家成为青羊观的附属家族,但却没想到偷鸡不成反而蚀了一大把米。

    青木道人被我用打神鞭打成了重伤,宋金波死在了貅爷的手中。

    这会儿青松道人被夏良辰给砍掉了脑袋,在他受了重伤的情况之下,他还有活路吗?

    青羊观已经和夏家成了一个不死不休之局,夏家的人能放过他吗?

    甚至不要说青石道人了,就连青羊观的那一百多名弟子,在青石道人受了重伤,青松道人被砍了脑袋的情况之下,一个个都被吓的面如土色!

    他们这边的两大高手瞬间就失去了战斗力,而我们这边却多出了四名顶级高手,在此消彼涨之下,他们还有活路吗?

    更何况我们这边还有黎月这个恐怖而又强大的蛊师,她那杀人于无形的手段,简直是恐怖至极!

    而就在这时,只见黎月很突然的往地上丢了一个东西,随后就听见了轰的一声响。

    而随着这声像过年放炮一样的声音响起,一股芬芳的香味儿就开始在空气之中弥漫。

    紧接着黎月就发出了银铃一般的笑声。

    “咯咯咯”

    笑了几声之后,黎月对夏覆海说道:“夏家主,青羊观的这些人,你可以让他们走了!”

    夏覆海表情复杂的看了一眼黎月,然后对青石道人说道:“带着你们青羊观的人,滚吧!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

    听到夏覆海这话,青羊观的人如蒙大赦一般,而这时黎月说了一句话,却把青羊观的这帮人给吓了个半死。

    “夏家主你放心,我刚才已经给他们下了噬心蛊,回头我会把控蛊之法传授给你,以后只要他们敢踏入夏家半步,只要你发动蛊虫,他们就会被万蛊噬心而死!”

    黎月说这话时脸上笑嘻嘻的,夏覆海和夏家的人,甚至连我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黎月这丫头不仅能杀人于无形之间,而且还能同时对这么多人下手!

    她的手段,竟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

    接下来青石道人指挥着青羊观的人把青松道人的脑袋和尸体收了起来,然后狼狈不堪的逃离了夏家。

    这时夏明远和夏翻江的那帮死忠铁杆已经彻底的崩溃了!

    这些人一个个噗通噗通跪了下来,对着夏覆海磕起了头。

    “家主饶命啊!家主饶命啊!”

    夏明远这货同样也跪了下来,跪在了夏覆海的正前方。

    只见夏明远这货一边给夏覆海磕着头,一边厚颜无耻的说道:“爸,你可不能杀我啊!”

    因为之前夏明远被过继给了夏覆海,所以夏明远一直管夏覆海叫爸,而这会儿夏明远为了跟夏覆海套近乎,就又管夏覆海叫起了爸。

    而听到夏明远管他叫爸,夏覆海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了。

    “我不是你爸,你爸已经被你亲手杀死了!”夏覆海黑着脸说道。

    夏明远继续磕着头狡辩着道:“爸,我这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我是为了你才杀死了夏翻江那混蛋!”

    作为夏家的家主,夏覆海又怎么可能会被夏明远的这番话给忽悠了?

    甚至夏明远的这番混账话,彻彻底底的激怒了夏覆海。

    “像你这样的混账东西,有什么资格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我要是不杀了你,我愧为夏家之主!”

    随着话音一落,夏覆海用手指对着跪在地上的夏明远一指,嘴里说了一声“中!”。

    接下来夏覆海头顶上高悬着的禹王鼎就落了下去,打在了夏明远的脑门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