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品相师 第四百七十七章 作弊

时间:2018-04-19作者:西域刀客

    作为相术界的两大相术世家,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各有擅长。

    开封邵家的梅花易数,擅长推算具体的事情,而麻衣陈家的麻衣神相,在看相方面却天下闻名。

    就按照西安城隍庙这附近的情况,那些靠看相混饭吃的,十个里面至少有八个都打着麻衣神相的招牌。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陈家家主才对他们麻衣陈家的看相之术有着充足的信心。

    所以在陈家家主看来,如果李宛璐和他在推算具体的事情上来比斗的话,或许还有赢的机会,但李宛璐要是跟他比斗看相之术,那她是没有任何赢面的。

    但麻衣陈家的家主却并不知道,李宛璐之所以有这么大的信心,是基于她对我的了解。

    因为李宛璐是天机门的人,所以我的一些手段对她并没有隐瞒。

    李宛璐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就算是陈家家主用他的相术手段压制,对我的相气却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我的相气还能起到干扰陈家家主的作用。

    如果我在暗中偷偷的帮她的忙,陈家家主根本就没有任何赢面。

    虽然我在暗中给她帮忙对陈家家主来说有些不公平,但她这会儿是代表着天机门和陈家家主比斗,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在暗中帮忙,却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宛璐和麻衣陈家的家主看相之术的比斗就正式开始。

    只见李宛璐坏坏的笑着对姚远说道:“我发现你挺会选人的,就麻烦你再去找一个人来吧!”

    而听到李宛璐这话,那个叫小雨的女孩又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她一边笑着,一边对姚远说道:“三哥,你到底是那一边的?我怎么感觉你是天机门这边的?”

    被小雨肆意的嘲讽,姚远的肺都要气炸了,但姚远这货却总是习惯性的把仇恨转移到我的身上。

    “姜一,你给我等着,我这次一定会让你好看的!”

    恨恨的丢下了一句话之后,姚远这货又往马路上走去,在跟一个路人甲聊了几句之后,很快就把这人给拽了过来。

    这人看上去年龄在四十岁左右,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皮包,从面相上看还挺精明的,应该属于混的还不错的那种人。

    而被姚远给拽了过来之后,他往陈家家主和李宛璐的身上打量了一番,然后有些不大放心的问陈家主道:“你们确定是免费给我看相?不会跟我要钱?”

    听到这人这话,陈家主就表现的有点郁闷了。

    这会儿的陈家家主,可是完全能够理解邵家家主之前的感受了!

    据说陈家主当年给一个长的有点儿像外星人的年轻人看过相,他说这人虽然长的丑了一点,但他的前途未来却不可限量,将来肯定会成为商界的风云人物。

    后来果然如他所说,那个长的有点儿像外星人的年轻人,在商界叱诧风云,做下了无数件惊天大事。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有许许多多的商界人物和明星大腕之类的,不惜代价的想找陈家家主给他们看相。

    但这人看着他的目光里却充满了怀疑,分明把他当成了一个江湖骗子!

    这让麻衣陈家的家主情何以堪啊!

    不过就算是被这人给当成了江湖骗子,既然姚远这货把他找来了,陈家主只能无奈的表示接受。

    于是陈家家主说道:“放心,我们不会收你钱的!”

    听到陈家家主这话,姚远找来的这人露出了一脸的喜色。

    “我早就听说天机门看相和算命很准,没想到竟然给我遇到了免费看相的机会!只要不收我的钱,那你们尽管给我看相,看看我什么时候能发大财?”

    看着那人一副占了大便宜的样子,麻衣陈家的家主有些厌恶的瞪了那人一眼,然后对李宛璐说道:“李小姐,还是你先来吧!”

    而李宛璐却先和我相顾对视了一眼,然后很客气的对麻衣陈家的家主说道:“您是前辈长者,宛璐就放肆一回,这一次让您先来!”

    见李宛璐这样说,麻衣陈家的家主就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盯着那人的脸看了起来。

    其实在李宛璐和麻衣陈家的家主说话的时候,我就已经用相气遮掩住了那人的面相十二宫。

    这会儿麻衣陈家的家主往那人的脸上看去,却看到了灰蒙蒙的一片雾气,把麻衣陈家的家主直接给吓了一大跳。

    麻衣陈家的家主可是很清楚的知道,他目前所遇到的这种情况,只存在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李宛璐的相师等阶已经远远的超越了他,甚至已经达到了天阶,成就了神相之位,才能遮掩天机,让他看不到这个人的面相。

    而第二种可能,就是这人的命贵不可言,贵到了连上天都要给他遮掩天机的地步。

    但这人看上去都四十来岁了,连看个相的钱都不愿意出,他又怎么可能是命贵到连上天都要帮他遮掩天机的人呢?

    可如果李宛璐的相师等阶远远超越了他,甚至成就了神相之位的话,她不可能和开封邵家的家主比斗相术的时候斗成了平手的。

    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是见鬼了!

    麻衣陈家的家主使劲儿揉了揉他的眼睛,又一次往那人的脸上看去,但他所看到的,还是一团灰蒙蒙的雾气笼罩住了这个人的面相十二宫,让他连什么都看不到。

    在这种情况之下,麻衣陈家的家主只能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李小姐的手段果然高明,我陈福堂甘拜下风!”

    他根本就看不清楚这人的面相,说明这人要么是一个天命之人,要么李宛璐的相师等阶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他。

    但要说这人是一个天命之人,麻衣陈家的家主却一万个不相信!

    所以麻衣陈家的家主最终认为是李宛璐的相师等阶远远的超越了他,之前李宛璐和开封邵家的家主斗了一个平手,其实是李宛璐给了邵家家主一个台阶。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邵家家主才会一点面子都不给姚远的离开。

    而在想到了这一点之后,麻衣陈家的家主根本就没有信心和李宛璐继续比下去了。

    与其让李宛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赢了他,还不如他自己认输!

    但面对着甘拜下风的陈家家主,李宛璐却微微一笑,一脸坦诚的说出了事实真相。

    “陈家主,其实你并没有输给我!让你看不清楚他的面相的,是我们天机门的门主!”

    听到李宛璐这话,麻衣陈家的家主一脸震惊的把目光投向了我。

    我的年纪看上去比李宛璐还要年轻,但我却能做到这一点,那岂不是说明我的相师等阶要远远的高于他?

    甚至我很有可能已经成就了神相之位?

    要知道神相那可是能够逆天改命的存在,也只有神相那个级别的存在,才能遮掩天机,让他这个麻衣陈家的家主都看不清楚那个人的面相!

    神相那可是相当于仙一级的存在,甚至一个神相的手段,比同样级别的仙人还要恐怖!

    自从后朝军师刘伯温之后,整个相术界就没有出过一位神相,如果我这么年轻就成就了神相之位,那像我这样的人,又岂能是他们麻衣陈家所能得罪的起的?

    看着我沉默了片刻之后,麻衣陈家的家主一脸恭敬的对我说道:“原来小姜先生您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我陈福堂真是有眼不识泰山高啊!”

    这会儿跟我说话之时麻衣陈家的家主态度非常的恭敬和客气,甚至有些惶恐,但我却摇了摇头。

    “其实我并没有达到陈家主您所认为的那种境界!只不过我们姜家的手段有些特殊而已!”

    我这人不喜欢说假话,这会儿面对着一脸恭敬和惶恐的陈家家主,我直接把实情说了出来。

    我这才二十来岁的年龄,要是让我成就了神相之位,那简直就太逆天了一点!

    听到我亲口否认,陈家家主顿时就长出了一口气。

    不过即便是这样,陈家家主对待我的态度还是非常的客气。

    只见陈家家主对我双手抱拳拱了拱手说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过闻名啊!早就听说过天机一脉的厉害,我陈福堂今天算是领教了!”

    我同样也双手抱拳拱了拱手,然后对陈家家主说道:“陈家主,你所说的那个境界,我爷爷他老人家已经达到了!”

    我爷爷成就了神相之位的情况,除了秦家的人之位,整个天道门内根本就无人所知,而这会儿我却当着这些人的面说了出来。

    其实我之所以这样说的目的,就是想震慑姚家和天道门内部的一些家族和门派。

    而这会儿随着我的这话一出口,无论是麻衣陈家的家主,还是和姚远一同前来的那两个中年人,还有王家家主和王家的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全部都变了!

    只要脑袋不是没有被开水烫过,就很容易听出来我话里的意思。

    我爷爷他成就了神相之位,这就代表着我们天机一脉和天道门三大家族一样,有一位仙一级的存在。

    甚至我爷爷这个神相,比天道门三大家族那三位仙一级的存在还要难缠和恐怖!

    在我的背后有一个这样的人物,他们来找天机门的麻烦,自然是要考虑清楚到这其中的风险。

    一旦我出了什么事,那我爷爷这个神相的报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起的吗?

    而就在麻衣陈家的家主和其他几个人面色凝重的沉思着之时,姚远这货又不知天高地厚的在那里叫嚣了起来。

    “作弊!他们这是明显的作弊行为!”

    “既然天机门作弊,那这场比斗应该算天机门输了!”

    “从现在开始,只要有麻衣陈家的弟子所在的地方,天机门就不能开店!”

    而听到姚远的这番话,麻衣陈家的家主顿时就露出了一脸的怒色,然后怒斥着姚远道:“你给我闭嘴!我和天机门比斗相术,你有什么评判的资格?”

    被陈家家主给骂了一顿,姚远一脸的尴尬,但他还是很不服气的说道:“明明是天机门的人在作弊嘛!”

    这时陈家家主说道:“我这次到西安来,是给你们姚家的老祖宗面子,但麻烦你们帮我转告一句话给他!”

    “就说如果你们姚家继续花大力气栽培姚远这个蠢货,那我们麻衣陈家和你们姚家之间,将会再没有任何往来!”

    说完这话之后,陈家家主很客气的对我拱了拱手。

    “小姜先生,我诚心诚意的邀请你到我们陈家来做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