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品相师 第四百三十五章 该死的理由(下)

时间:2018-04-19作者:西域刀客

    作为刘斌大学时的铁哥们儿,杜家辉对刘斌的情况可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刘斌八岁丧父,是他的母亲靠捡破烂为生,把他抚养成人,供他上完了大学的。

    据说刘斌现在自己开了一个小公司,有车有房有钱,在他的同学中算是混的很不错的那种了!

    可让杜家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刘斌他竟然娶了媳妇忘了娘,让他老婆把含辛茹苦抚养他成人的老母亲赶出了家门。

    甚至到现在已经两年多时间了,他连他母亲究竟是死是活?在那里都不知道!

    这就难怪雍大将军不愿意放过他,像刘斌这样的人渣和畜生,真的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而就在杜家辉扇了他一个耳光,大骂了他一声畜生之后,刘斌还表现的有点儿不服,但这时雍大将军却在那里说道:“畜生都知道有反哺之恩,他这种人连畜生都不如!”

    “像他这样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还有必要活在这个世上吗?”

    听到雍大将军这话,刘斌被吓的连魂都要飞了!

    在社会上混了那么多年,刘斌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不错的,仅凭着杜家辉和雍大将军的对话,刘斌就判断出杜家辉和雍大将军的关系并不一般。

    杜家辉的一句话,很有可能就会决定他的生死!

    所以刘斌扑通一下子双膝跪地,跪在了地上抱住了杜家辉的大腿,使劲儿的求起了杜家辉。

    “大将军,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只要您放我回去,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我妈!我以后一定会孝敬她老人家的!”

    “家辉,麻烦你帮我求一下情啊!我这次是真知道错了!我不应该在背后嘲笑你和辱骂你!更不应该对我妈不孝!”

    虽然刘斌这种畜生不配活在这个世上,但善良的杜家辉却还是想给刘斌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所以刘斌把目光往雍大将军看去,想替刘斌开口求情。

    但雍大将军却摆了摆手说道:“把刘斌先带到一边,然后把他后面的那个女的给我带上来!”

    而随着雍大将军的话音一落,两个阴兵走了过来,把跪在地上的刘斌拖到了一边,另外一个阴兵把站在刘斌身后的一个女的推了一把,那个女的就站到了刘斌刚才跪着的位置。

    这个女的名叫王丽娟,她也是杜家辉的大学同学,在大学的时候,和他的关系也挺不错的。

    在杜家辉的印象之中,王丽娟这人还是不错的,据说她的家庭也挺和谐的,但雍大将军却为什么不愿意放过她呢?

    就在杜家辉正百思不得其解之时,雍大将军已经解除了王丽娟的禁制,审问起了她。

    只见雍大将军一脸威严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丽娟战战兢兢的回答着道:“我叫王丽娟!”

    随后雍大将军沉着脸直接说道:“你虽然生了两个儿子,但却没有一个,是跟你丈夫所生的!”

    听到雍大将军这话,王丽娟露出了一脸的骇然之色,这是她最大的秘密,雍大将军是怎么知道的?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王丽娟颤抖着身子,结结巴巴的问道。

    雍大将军说道:“你丈夫一心一意的待你,但你却屡次的背叛于他,在外面和三四个男人!就连你生下的两个孩子,都没有一个是你丈夫的!”

    “像你这种对丈夫不忠,对人不诚,厚颜无耻的的,有什么资格在背后嘲笑杜老师?”

    “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听到雍大将军这话,王丽娟被吓的整个人直接瘫坐在了地上,我们其他人却全都感到很无语。

    刘斌和王丽娟看上去都好像混的不错的样子,在大城市里应该也算是成功人士了,但他们做出来的这叫什么事儿啊!

    一个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母亲不孝,一个对深爱着自己的丈夫不忠,这两个人都特么的是什么玩意儿!

    这城里人虽然会玩,但也不能这样玩啊!

    一个人要是连最起码的价值观念和道德标准都没有了,那还配的上人字的这一撇一捺吗?

    接下来雍大将军把那二十几个人一个一个的叫了上来当着我们的面审问,按照雍大将军审问出来的结果,这二十几个人,每一个人还真都有该死的理由!

    当然,这些人所犯下的错误,都是道德观念和价值观念严重扭曲之后所导致。

    按照现代社会的法律,他们所做下的事情罪不至死,但按照雍大将军这一个古代人的观念,这些人的所做所为,确实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像刘斌这种不孝子,放在古代就是一个被乱棍打死的下场!

    而像王丽娟这种,放在古代肯定要被拉去游街示众光着身子骑木驴的。

    最终在雍大将军审完了这二十几个人之后,这帮人全部都跪在了地上,求雍大将军放过他们。

    “大将军,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但面对着跪在地上的这二十几个人,雍大将军却面沉如水。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雍大将军竟然讲起了他的往事。

    “我活着的时候就最恨不公,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高高在上的将军,对待我帐下的每一个士兵,都跟我过命的兄弟一样!”

    “当然,我帐下的兄弟也没有一个孬种,他们在我的率领之下,可以说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而就在我带领着手下的这帮兄弟在战场上屡建奇功之后,我被当时的皇帝赐姓赐名,给了我莫大的荣耀!”

    “在当年淝水一役,我带着五千名手下的兄弟,斩杀了二十余万敌军,在谢安帐下的诸将之中,我的功劳是最大的一个!”

    “按道理说以我的功劳应该被封为大将军,但就因为我彝族人的身份,有人向当时的皇帝进谗言,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像我这样的人,绝不能让我执掌兵权!”

    “那狗皇帝听信了谗言,在赐给我的庆功酒里面下了毒药,让我在喝了那杯庆功酒之后没多久就毒发身亡!”

    “我的那帮兄弟们虽然知道我是遭受了不公正待遇被迫害致死的,但害死我的是当时的一国之君,他们即便是想给我报仇都报不了!”

    “所以,我的那帮兄弟们,在抬着我的棺木把我的妻子送回了老家之后,就开始在这座大山里给我修建坟墓!”

    “而就在我的坟墓修好的这一天,在把装着我尸体的棺材安放好了之后,我的这帮兄弟竟然集体喝下了毒酒,就连死去的方式,他们都要做到和我一样!”

    说到这里,雍大将军一脸深情的看着他手下的那几个阴兵。

    “我立下了赫赫战功,但却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被迫害而死,上天对我是何其的不公!”

    “让我的一帮兄弟放弃了他们那年轻的生命和大好前途为我而死,上天对他们是何其的不公!”

    听到雍大将军这话,那名阴兵队长立刻就说道:“将军,我们为你而死,是心甘情愿!”

    “因为从来都没有一位将军在自己手下的士兵战死在沙场之后,会抱着士兵的尸体哭的死去活来!”

    “也从来都没有一位将军,在自己手下的士兵生病之后亲自为其端汤喂药,嘘寒问暖,像自己的父母兄弟一样去照顾他们的!”

    “你能为我们这样做,那我们就能为你而死,这对于我们而言,是很公平的!”

    而在阴兵队长的这话说出之后,雍大将军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杀意的扫视着跪在地上的那二十几个人。

    “公平?这个世界上有公平吗?”

    “如果真的有公平的话,那这些不忠不义,不仁不孝的畜生,有资格活在这个世上吗?”

    “在我看来,他们全都该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