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品相师 第三百六十一章 浮尸睁眼

时间:2018-04-19作者:西域刀客

    黄河,这条奔腾了几千年的河流,孕育了辉煌而灿烂的华夏文明。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们中国人都以黄河儿女自称。

    但自古以来黄河水患连连,给沿岸的老百姓带去了不少的灾难。

    尤其是天灾加上之时,黄河沿岸的老百姓更是苦不堪言。

    比如几十年前为了阻挡日本人侵犯郑州,蒋某人下令炸开了花园口大坝,一时间黄河倒流,几十万老百姓成为水中浮尸

    作为一名历史系的学生,每次看到这段历史,我的心情都非常的沉重。

    而这一次,秦楚楚逼着我接下来的任务,就和黄河中漂浮着的尸体有关。

    人的一生不可能永远都一帆风顺,尤其是现代社会的人各方面的压力巨大,有的人在遇到困难和挫折之时,很容易会做出错误的选择。

    每年都会有不少的人,或许是因为感情失败,或许是因为工作上受到了挫折,也或许因为其他方面很多的原因,面对着自西向东,滚滚奔流的黄河水,纵身一跃,跳入其中,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按照传统的说法,人死了之后尸体漂浮在水中,那其灵魂将永世都不能托生,会成为水中的冤魂。

    正是因为这一点,死了的人虽然一了百了,但活着的人却不甘心让自己的亲人永世不能托生,纵然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尸体捞上来。

    古时候的人比较淳朴,看到有尸体从黄河上漂下来,那些船家们就会主动把尸体捞起来,但现代社会的人却是金钱至上的,既然有人不惜一切代价要捞尸体上来,就有人靠这个挣钱。

    在黄河两岸边有不少的船家,就是靠打捞尸体发家致富的。

    正常情况之下,那些投河自尽的人尸体浮上水面之时,先是上肢浮上来,然后才是下肢,因为女性和男性的盆骨不同,所以浮尸有个特点,叫做“男俯女仰”。

    说的直白一点儿,那些漂在黄河上的尸体,俯身的是男性,仰身的是女性。

    那些把打捞尸体当作生意做的船家,先通过尸体是俯身的还是仰身的来确定死者是男的还是女的?而在确定了性别之后,就会从船上抛出去一段绳子,用绳子把尸体拴在船上,但却并不会把尸体从水里面拽上来。

    一旦有人找上来,在确定了死者的性别之后,双方之间就会商量一个价格出来。

    找来的人要先付给船家大概百分之十的定金,船家就会把死者的尸体从水里面拉出来。

    如果这时候找来的人能够确定水里面的死者就是自己的亲人,那必须得把剩下的钱先付给船家,船家才会把水里的尸体拖上来交给死者家属。

    但如果水里的死者并不是找来的人的亲人,那百分之十的定金,船家也不会退给找来的人。

    死者的尸体会被船家再一次丢进水里,等待下一个找来的人。

    有时候拖得时间太久了没人找来,尸体已经严重的腐烂,船家就会解开绳子,让尸体顺着黄河漂流而下

    而在三个多月以前,黄河边上的一个专门靠打捞尸体赚钱的船家发现了一具仰身漂浮在水里的尸体。

    对于船家而言,发现一具尸体,就等于一个赚钱的机会,所以船家有点儿激动的用绳子套住了水里的尸体,开着船把尸体拖到了岸边。

    黄河边上靠打捞尸体赚钱的人并不是很多,这个船家把尸体拖到了岸边之后没多长时间,死者的家属就找到了他。

    这个死者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因为在感情上受到了一点挫折,所以才跳了黄河。

    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变成了一具水中浮尸,死者的父母本来就已经痛不欲生了,但这时船家却给他们开出了一个他们根本就承担不起的天价。

    而且船家把话说的很清楚,说如果他们给不到足够的钱,那他就会解开栓住尸体的绳子,让他们的女儿成为水中冤魂,永生永世都无法转世托生。

    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死者的父母跪在船家的面前苦苦的哀求,但船家却无动于衷。

    最终死者的父母到处找人借钱,连家里的房子都抵押了出去,才凑够了钱给船家。

    而在拿到了死者的父母给的定金之后,船家就需要用绳子把死者的尸体从水里面拽了出来,这时按照捞尸的流程,需要死者的父母上船来亲自确认,尸体是不是他们的亲人?

    而就在船家用绳子把死者的尸体从水里面往出来拽的时候,原先仰身躺着的死尸突然之间由仰身变成了站立在水中,而且她的脸从水里面露了出来。

    那张脸面目狰狞,口唇外翻,最恐怖的一点,是她的那双眼睛,竟然是睁开着的!

    那个尸体就这样直直的站在水里,用她那双阴森而恐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正用绳子扯着她的尸体的船家。

    死者的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儿成了这个样子,当时就叫着自己女儿的名字撕心裂肺的大哭了起来,而打捞尸体的船家,被吓的毛骨悚然,还那里敢把尸体往上来拽,直接连绳子都丢在了水里。

    而在船家把绳子丢在了水里之后,那个死者的尸体看了一眼她的父母,然后就保持着行走的姿势,随着河流的方向,就像是在缓缓漫步一般,自西向东而去

    几天之后,那个打捞尸体的船家得了急病而死,这件事就在当地传扬了开来。

    但因为当时看到这一情况的,只有那个船家和死者的父母,所以相信他们所说的话的人并不是很多。

    可过了大概半个月左右,又有一个打捞尸体的船家遇到了一件同样的事情。

    这次从河里漂下来的是一具男尸,而当船家拽起了那具男尸的时候,那具男尸同样也睁开双眼,同样也在水中站立

    在这三个多月的时间之内,在黄河边上已经发生了五六件这样的事情,有五六个打捞尸体的船家在遇到了这种事之后莫名其妙的得了急病而死了。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了五六具尸体的身上,有五六个打捞尸体的船家因此而死,这在当地造成了很大的反响,民间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官方迫于压力,才找到了天道门,让天道门派人来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秦楚楚逼着我接下了这个案子,而且和上一次一样,她要跟着我一起去兰州,甚至连去兰州的火车票她都已经买好了。

    从西安去兰州坐火车只需要一个晚上,傍晚发车,第二天上午就能到兰州。

    而在去兰州的一路上,我和秦楚楚虽然同坐在一个一个软卧车厢里,但我们两个却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好像陌生人一样。

    我看着对面的秦楚楚,脑海中一直在想着一个问题。

    我要是死在了秦家人的手中,以我爷爷的手段肯定能算出来,所以秦家的任何一个人并不敢对我直接出手。

    但如果在做任务的时候我出了什么事,恐怕就算是我爷爷,也不能向秦家兴师问罪。

    或许正是考虑到这一点,秦家才会用做任务的这种方式来坑我,甚至想要了我的命,

    但每一次做任务的时候,秦楚楚这女人为什么总是要跟在我身边?

    难不成?

    脑海中突然闪现了一个念头,我不由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只感到头皮发麻,后背发冷。

    如果和我想的一样,那秦楚楚这女人就太狠了一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