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品相师 第三百三十五章 爷爷派来的人

时间:2018-04-19作者:西域刀客

    我之所以接下状元村的这个任务,就是因为秦楚楚她给我做出了承诺,说只要我完成了任务,他们秦家就会从那六个人之中挑一个放了。

    这会儿任务已经圆满完成,秦家想坑我却并没有坑到,就到了秦家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所以,我一上车就问起了秦楚楚,秦家什么时候能够兑现答应我的条件?

    而秦楚楚在沉默了片刻之后说这几天之内就会给我一个交代。

    本来我还担心秦楚楚这女人会耍赖,秦家未必会放人。

    在听到秦楚楚肯定的答复之后,我的心情有点儿小激动,急忙问秦楚楚说他们秦家会放谁?

    那六个人之中有五个和我有关,我当然是希望秦家能把和我有关的人放出来,要是秦家放的人是那个姚家子弟,那我这个任务就算是白出了。

    这时秦楚楚脸色一沉,往开着车的欧阳罡看了一眼,显的很不高兴,说到时候我自然知道了。

    秦家所做的事情是上不了台面的,自然是不希望被人知道,我刚才的那句话要是被有心人给听到了,恐怕会对秦家很不利,这就让秦楚楚很不高兴。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就不好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问秦楚楚。

    接下来的一路上我和欧阳罡聊了个不亦乐乎,把状元村和安如芯的情况给欧阳罡大概说了一下。

    欧阳罡这小子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在听我讲了安如芯的故事和她最后的结局之后,他在那里大骂起了王洋,说王洋真是丢尽了我们男人的脸,

    虽然安如芯没有惩罚他,但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他所做下的一切,迟早都会报应到他的身上的。

    而就在我和欧阳罡一路上聊天的时候,我隐隐约约的觉的,坐在后排的秦楚楚眼睛一直都盯在我的身上,一直在打量着我,就好像她从来都不认识我这个人一样。

    当然,我被秦楚楚给坑怕了,我肯定不会多想,被她这样给盯着,反而让我瘆得慌,我总觉的这女人对我不怀好意。

    她这会儿盯着我,是不是在总结着这一次没有坑到我的原因,在想着下一次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坑我呢?

    就这样,等欧阳罡开着车把我和秦楚楚送到东兴市的时候,已经到下午两三点钟了。

    从东兴返回西安,还得到防城港去坐火车,就在欧阳罡打算把我和秦楚楚送到了东兴市汽车站之时,我故意当着欧阳罡的面告诉秦楚楚,我暂时不回西安,我要去看一下我的女人。

    听到我这话后,欧阳罡的脸上一脸的震惊,秦楚楚的脸色显的有点儿难看。

    在欧阳罡看来,我和秦楚楚只不过是闹了点儿小矛盾而已,我们两个的关系肯定还是情侣关系。

    但让欧阳罡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当着他和秦楚楚的面,说我要去看一下我的女人。

    这说明我放着秦楚楚这个天道门门主的女儿不要另外找了一个女人!

    秦楚楚作为天道门门主的女儿,身份是何等的尊贵,我竟然把她给甩了,真是日了狗了!

    这个消息一旦在天道门内部传开,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被惊掉下巴?

    当然,天道门三家十派的许多精英子弟肯定会高兴的去放鞭炮,因为我甩了秦楚楚,就代表着他们有机会了!

    最终秦楚楚表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下车离去。

    而看着秦楚楚的背影一步步的远去,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情却是那么的惆怅。

    虽然以后和秦楚楚还会有见面和接触的机会,但我们两个之间,却好像隔着千山万水,千沟万壑一样。

    所谓咫尺天涯,或许就是这种感觉吧!

    接下来我告诉欧阳罡我打算去昆明,而欧阳罡却告诉我,从东兴去昆明的车每天只有一班,都是在上午十点发车,这会儿已经没有车了。

    这样一来我就只能在东兴市住一晚上,等到明天上午才能出发去昆明了。

    随后欧阳罡就找了家酒店给我开了一间房,然后拉着我去喝酒。

    欧阳罡这小子非常八卦,喝酒的时候一直在想方设法的问我和秦楚楚分手的原因?还有究竟是那个女人有多大的魅力,能让我甩了秦楚楚这个天道门门主的女儿?

    我自然是不会告诉欧阳罡我和秦楚楚分手的原因,也不会告诉他我要去看的女人是前段时间下落不明的当红女明星陈婉秋。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陈婉秋她现在成了一个活死人,她正躺在漆黑冰冷的万年寒玉棺里面。

    只要一想到这些,我的心情就非常的沉重,根本就不用欧阳罡劝,我自己就喝了个酩酊大醉。

    第二天早上,欧阳罡到酒店来接我的时候,他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意外深长。

    在前往汽车站的路上,欧阳罡终于有些忍不住的问我婉秋是谁?他说我昨天晚上喝醉了之后喊了很多遍婉秋这个名字?

    我要去看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叫婉秋?

    听到这话,我急忙问欧阳罡我还说了什么?

    欧阳罡沉默了片刻,然后说我除了叫婉秋这个名字之外,还一直在叫着另外一个名字。

    欧阳罡虽然没有说出那个名字,但我这会儿却已经能够猜到他所说的那个名字是什么了!

    特么的,喝酒真是害人啊!

    从此之后,我下定了决心,以后无论是和谁在一起,我都绝不再喝酒了!

    就这样,我坐上了从东兴前往昆明的大巴,在当天晚上就到了昆明。

    下车后我先找了一个酒店住了下来,随便吃了点儿东西,我就在房间里用云若风和周贺大哥的生辰八字推算起了他们的命运。

    目前而言我的手上只有云若风和周贺大哥的生辰八字,在我的双手十指全部都已经打通的情况之下,我想尝试一下,能不能算到更多的有关他们两个的情况?

    我先算的是云若风,算出来的结果和以前没有太大的区别,他的灵魂和肉身依然被禁锢着。

    接下来我用周贺他大哥的生辰八字去算,结果我发现他的命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根据我推算的结果,周贺他大哥这会儿已经脱离了危险,只是他的身体还有些虚弱,目前正处在东南部的某个地方。

    推算出了这个结果之后,我急忙打电话给了周贺,把我推算出来的情况告诉了他。

    听到我所说的情况,电话那头的周贺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挂了我的电话之后,天道门三家十派的周家立刻就发动了整个周家的力量,在东南部的区域范围内搜索起了周贺他大哥。

    第二天一大早,周贺就给我打来了电话,说他们周家发动了黑白两道的力量,出动了至少几万人,把整个东南部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在广东博罗县的一个小旅馆里面找到了他大哥周杰。

    他大哥周杰的身体虽然比较虚弱,但意识却很清楚,就算是他们周家不发动人手寻找,他自己也能联系到周家。

    虽然我很清楚的知道,秦家能把周贺他大哥放了,肯定做好了万全准备,但我还是试探性的问周贺他大哥是怎么回事?

    周贺说他大哥自己也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当时他让秦美美去搬救兵,正在和飞尸死拼的时候,突然间一个黑色罩子从天而降,把他给罩在了里面。

    而他被罩在里面之后,就陷入了昏迷状态,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就出现在了广东博罗的那个小旅馆的房间里。

    而且时间已经在好几年之后了。

    周贺还说他们周家还专门派人调查了那个小旅馆的老板,但最终却没有调查出任何结果。

    那个小旅馆的老板是一个很普通的商人,他的这间小旅馆属于无证经营的那种黑旅馆。

    这种旅馆不用登记身份证都能入住,旅馆里面也没有监控什么的。

    根据小旅馆的老板所说,他的小旅馆生意不是很好,平时有很多客房都是空着的,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周贺大哥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一间他空着的客房里面的?

    这样一来在找不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之下,周贺他大哥的突然失踪和突然回归就成了一个谜团。

    就算周家是天道门三大家族之一,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然,这其中的内情我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但为了我其他的几个兄弟的安危,我却连一个字都不能泄露。

    挂了周贺的电话,我收拾了一番,就退了房去了陈婉秋的别墅那里。

    上一次我爷爷在临走之前说我突破到了地阶就来昆明,他会派人来接我去万妖谷。

    但他却并没有给我留下联系方式,也没有说他会派谁来接我?

    不过我相信以我爷爷神相的手段,只要我到了昆明他老人家肯定会算到的。

    果然,当我在陈婉秋的别墅门口来来回回的徘徊着,回想着我和陈婉秋在一起的那三天幸福时光之时,一辆奥迪从远处缓缓的开了过来,停在了我的身旁。

    因为经常和官方的人打交道,我对官方的一些东西也算是比较了解,当看到这辆奥迪车的车牌后四位数竟然是零零零二之后,我就感到有点儿意外。

    根据车牌号来判断,这个车里面坐的人很有可能是一个权势滔天的人物,这么牛逼的一个人物为什么要把车停在我的身旁呢?

    而就在我正想着其中的原因之时,随着车窗打开,一个看上去有个四十多岁,脸上笑眯眯的很和气的中年男子把头从车窗里伸了出来。

    “你是姜一?”这个中年男子问着我道。

    我点了点头说我是。

    随后中年男子直接说道:“快上车吧!我会安排人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说着话的同时,中年男子主动打开了车门。

    我步入车内和中年男子坐在同一排,在盯着他打量了片刻之后,我就有些紧张的问着中年男子道:“您,您是?”

    虽然我并不认识这个中年男子,但这会儿的我其实已经猜出了他的身份。

    而中年男子的回答,正好确定了我的猜测。

    只见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我的身份和你猜的一样,我就不说明了!我之所以来接你,是因为我和你们天机一脉有点儿渊源!”

    我爷爷他说他会派人来接我,但我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派了一个这么牛逼的人物来接我。

    看来我对我们天机一脉的了解还远远不够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