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第36号当铺 第六十三章 欺负哭了【求推荐,兄弟们我要推荐票】

时间:2018-07-24作者:蒸炸

    等到小护士回来扎完,程黑子两只手上已经扎得千疮百孔,可是‘大魔王’就坐在他对面,他连个屁都不敢放,程黑子忽然感觉这世界怎么如此黑暗。

    看着他就算了,可那货嘴还不闲着,一会问他处过个几个女朋友,一会问他和女孩子亲嘴是什么感觉,亲的时候有没有摸人的胸,小女生的胸是不是很挺,他是不是用强了?女孩子有木有闲他口臭?

    尼玛币啊,程黑子都要疯了,你*欺负我就欺负了,老子打不过你,老子服了,可你*什么都问,还问这么详细,*的变态是不是。

    最让他受不了的是,这货问他第一次撸管是多大的时候,一周撸几次,撸一次用多长时间,程黑子想一头撞死,*的没有这么折磨人的,哪怕打他一顿,踹他几脚,他也不愿意回答这样的问题,这货是不是心里变态啊!

    可他不回答,罗力上来就是一巴掌,专门打他后脑勺,打一下,就打得他晕头涨脑,‘大魔王’从心灵到*上双重折磨他,程黑子欲哭无泪,长这么大都是欺负别人,什么时候让人这么欺负,而且欺负的这么惨,他算是体会到被人欺负是什么感觉了。

    不仅如此,那货还逼着他说各种*,最后连他几天换一次内裤,有没有嫖过,强迫过几个女生亲过嘴的事都让罗力给逼问出来了,程黑子觉得自己在罗力面前已经是赤果果的,他特么一点*都没有了,他想死,他想跳楼,可他没勇气!

    六瓶吊瓶滴完,这货才停下来问他各种奇葩问题,程黑子身上都湿透了,没有这么玩人。

    呜呜呜~~~~

    他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太让人无语了,满心的耻辱感,看到罗力离开,他感觉自己好像虚脱了,刚要下床上厕所,六瓶吊瓶捏,天啊,他硬是憋着没上厕所,生怕激怒罗力这个‘大魔王’,难道还指着他给你拎着吊瓶。

    刚下床,就看到病房门又推开,罗力又回来了,程黑子吓得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罗力一脸鄙夷的道:“又不是过年,跪什么,跪也没压岁钱,我回来是告诉你,明天早上我再来,吊瓶继续,要是我看不到你,从今以后丰源高中你也不用去了!”

    这货恶狠狠的威胁他。

    程黑子一听,直接就尿了,等到罗力离开,他竟呜呜呜的哭了起来,*的太欺负人了,太欺负人了,他忘了他欺负低年级学生的时候,让人跪着,他打人嘴巴,享受那种成就感的时候了。

    罗力说话算话,一大早他就过来了。

    程黑子昨晚打完吊瓶就跑回家,没想到他老子没在家,老娘也没在家,把他搞得不知所措。

    昨晚他住院后,父母都陪着他,让他安心养伤,他们给他出气去,可是随后就没回来,然后‘大魔王’罗力来了,差点没折磨死他。

    他给小姨打去电话,这才知道母亲在小姨那里,他老子昨晚把他老娘给打了,他老娘跑小姨那里去寻求安慰去了。

    他赶到小姨家,看到老娘被他老子打得不成样子,眼睛也肿了,嘴唇也破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一个是妈,一个是他老子,程黑子也不知道怎么劝,又找不到他老子。

    她老娘边哭边骂他老子,连带着他也骂上了,把程黑子骂得很无语,在外面让罗力欺负,回家让老娘骂,生活什么时候变成这么操蛋,等到他老娘缓过来了,又赶他去医院住院。

    程黑子吓得屁都凉了,去医院住院,他想到大魔王说明天一早还来,打死他也不去了,可是他又不敢说,这话说不出口,让人欺负成那样,满心的屈辱,这事他宁可烂在肚子里面。

    所以他说什么都不住院了,说是那里味道太难闻。

    她老娘气得骂他:“不住院怎么收拾那个小王八蛋,明天让他父母过来,让小姨过去和那个小王八蛋的父母谈,明早直接报警,让警察也去......”

    他老娘这么一说,程黑子才放下心,有他小姨,有警察,大魔王就不敢乱来了吧,他要是还带刀,直接让警察抓他,程黑子感觉,怎么自己的胆子让罗力给吓破了,委屈,还是委屈。

    罗力早上来的时候程黑子和她小姨已经在病房了,程黑子昨晚住在小姨家,早上在小姨的陪同下一起过来的。

    看到罗力进来,程黑子感觉到心就忽悠一下,一看到罗力他心就哆嗦,让人吓成这样,欺负成这样,程黑子心里都有阴影了。

    这货没把自己当外人,一进来就大马金刀的坐到椅子上,程黑子小姨皱起眉头,程黑子有点心虚的道:“小姨,他就是罗力!”

    程黑子是真被这货给折磨的留阴影了,看到罗力他就哆嗦。

    小姨怒道:“就是你把我们家小彬打成这样?”

    罗力笑道:“没错,是我打的!”

    “你父母呢?为什么不来?他们就是这个态度,我告诉你,这事没完,陪钱陪礼,少一样都不成!”

    罗力斜睨了这女人一眼,从刚才程黑子和她对话中已经知道,这是程黑子的小姨。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小姨也不是好东西,罗力笑呵呵的道:“没问题,你说的条件没有任何问题,钱,我们家拿,礼,我赔,钱有个数就行。

    至于我父母,他们来不了,我爸就是一烂赌鬼,他要来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他那烂命给你,你也不能要。

    我老娘是农村妇女,也不会说啥,你要多钱,她就拿多钱,所以这事不用他们过来,你该住院住院,钱我们家付,礼我赔,没问题吧!”

    罗力这么一说,反到把程黑子小姨给搞没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