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第36号当铺 第四十八章 葵花宝典【求推荐支持】

时间:2018-07-24作者:蒸炸

    丰源高中严宏昌的办公室,马宗洲放低了姿态,他这次是来求严宏昌的。

    昨天为了帮王洪宽,他是招惹了大事,罗力那货忽然‘死亡’,昨天抢救回来之后,那小子嚷着要全面检查,可到好,全身检查一遍,楞是花了近三千元,晚饭后,那小子又‘抽’了,又是各种检查,又花费了两千多,最让人受不了的是,这小子今天早上吃完饭,又折腾进去三千元。

    这钱谁出?

    老校长佟国忠心脏病复发,学校暂时由严宏昌全面负责,罗力那小子一口咬定是马宗洲打他,害得他差点死了,扬言要告他,马宗洲派了两个手下去说和,楞是让那小子给骂出来了,那货耍泼耍无赖,马宗洲派人一打听,这才知道那是个什么货色。

    他气得把王洪宽一顿臭骂,要不是王洪宽他怎么可能招惹到这样的货色,这小子他娘的比无赖还无赖啊,不到两天时间,他在医院折腾进去八千多了,单是磁共震就做了五个,他也不怕那东西震死他。

    还是王洪宽给他出主意,让他来找严宏昌,没办法啊,整个学校目前能研究了罗力的只有严宏昌,王洪宽也是无奈之举才给马宗洲出了这么个主意,承诺他出钱摆平,这才让马宗洲消气。

    “严校,无论如何你得帮兄弟一把,这小子就是个无赖啊,他这么折腾下去,我那小门小户的可经不起他这么折腾啊!”

    严宏昌此时是神清气爽,罗力这小子闹腾的太好啊,这小子简直是他的福将,这么一折腾,老校长又病了,再次回家养病,学校日常工作由他全面负责,这这经意之间就给他加了不少分啊。

    他本来就是业务校长,明年老校长退休,他去运作也有资本,学校一直都是他主抓各项工作,这就比乔振梁占优,这就是资本。

    而且罗力这么一闹,王洪宽的地位和声誉直线下降,连带着乔振梁的声誉都跟着下降,这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仅如此,这位和王洪宽关系莫逆的马所,现在对王洪宽也是意见极大,上面对王洪宽和乔振梁那也是有意见的,综合起来,受益的似乎只有他一个人,严宏昌又怎能不爽。

    看到马宗洲放低姿态来求他,严宏昌故做为难的说道:“马所,你是有所不知,这小子他就是一个无赖啊,为什么昨天我不让你把他带走?”

    严宏昌点着桌子痛心疾首的道:“就是这个原因啊,如果你把他带到你那,再发生这样的事,你想想是什么后果?

    难道咱们王主任事前就没给你提个醒,告诉你这罗力是什么人?就因为这小子,王主任前阵子被他讹了这些!”

    严宏昌伸出两根手指。

    “两千?”马宗洲问道,他并不知道王洪宽被罗力讹诈的事。

    “两万!”严宏昌痛心疾首的说道。

    “两万?”马宗洲脸都黑了。

    严宏昌道:“没错,是两万”他把罗力怎么去教育局闹,王洪宽怎么让刘局大骂一顿的事原原本本的讲给马宗洲,这事对于王洪宽来讲是丢人的事,就算是学校老师也不知道他被罗力讹诈的事情,丢人的事谁好意思往出讲。

    “所以我说马老弟,这事尽早解决啊,你不知道,不然这小也去市局闹去,你这个位置还怎么做?不是我吓唬你,这种没节操的货色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啊!”

    严宏昌危言耸听,故意吓唬马宗洲,这老货也不是什么好饼。

    马宗洲脑门子都出汗了,他招闹了个什么货色啊!

    他默念阿弥陀佛,这次幸好罗力没事,要是这小子真死了,他也不用求爷爷告奶奶了,现在知道这是个什么货色,他气得都想弄死王洪宽,麻痹的,不带这么坑人,这样的货色就是个烂人,王洪宽这个王八蛋分明就是在坑他。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严校,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你这朋友我交定了,无论如何,这事你帮我把这小子摆平,花多钱,我认了,还有,别让那小子在医院折腾了,有那钱给医院还不如给他呢!”

    马宗洲是真受不了罗力了,如果是个成年人他还好想点阴招,遇上这么个煮不烂的他也是没脾气,打打不得,动动不得,憋屈啊!

    送走马宗洲,中午的时候严宏昌赶去医院,他到医院的时候,那货在病房盘腿大坐,叫了四个菜忙得不亦乐乎。

    看到严宏昌进来,罗力麻溜的跳到地上,给严宏昌搬来椅子,倒了热水,那个殷勤劲,比猴都精。

    “叔儿,您坐,叔儿,您喝水!”

    这货就是个屁精,严宏昌活了大半辈子,就没见过比这货还会来事,还能溜须拍马的主。

    “行了,好好吃你的饭!”

    “叔儿,你也吃点,我一人可吃不了!”

    “吃不了你要那么多,敢情花王主任的钱爽是不是,你也不怕撑死了!”严宏昌心情大好,竟也开起玩笑。

    那货嘿嘿的笑道:“叔儿,您还真猜错了,这是马所派人送来的,他溜须我呢,怕我下午再折腾他!”

    “哈哈哈”严宏昌这老货很没节操的大笑起来,感觉和这小子接触几次自己的节操直线下降呢。

    “臭小子,行了,折腾的差不多了,下午给我出院。对了,你昨天”

    严宏昌还是有些担心罗力的身体,昨天他突然就‘死了’,是不是身体有隐疾。

    这货早就准备好了谎言,他就知道,严宏昌一定会问昨天他怎么忽然就没了心跳。

    “叔儿,我昨儿是装的,小时候有一个老道路我那个屯,想要在我们那留宿,大冬天的谁也不肯留,我妈心善,就收留那老道一晚上,那时候电视天天播霍元甲,射雕英雄传,我就缠那老道教我两手,那老道说他不会武功,只会道家的练气法门,我就缠他教我,您知道我这性子,让我缠上,他还有好儿,他熬不过了,就教了我一个道家的辟谷法,时常练习能够控制呼吸和心跳,有益健康!”

    我昨儿就是运用这套法门,这是和《葵花宝典》一个级别的功夫,您要不要学学!”

    这货撒起慌来脸不红心不跳,信手拈来,轻车熟路,满嘴的跑火车。

    严宏昌就知道这货是胡说八道,指着罗力道:“《葵花宝典》你留着自己练吧,要是没事,就给我赶紧出院,回去好好学习,我告诉你,期末考试要是考不好,我扒你的皮!”

    这句话说的罗力心里热呼呼的,说明严宏昌是发自内心的关心他,这老头虽然也没啥节操,但貌似还不错,没毛病。

    “那叔儿,就这么轻饶了那个马什么来着!”

    “是马宗洲,放心吧,想要多少钱跟叔儿说,叔儿给你要去!”

    “真的?”这货心想,怪不得后世碰瓷的多,麻痹的,这钱来得容易啊,“叔儿,我不要多,我就要五万!”

    这货伸出一巴掌来,瞬间就招来严宏昌一巴掌:“你特娘的当钱是大风刮来的,蛤蟆打喷嚏,口气不小!”

    “叔儿,我这不是怕马什么洲瞧不起我吗?”这货把当初讹诈王洪宽时,严宏昌说的那句话还了回来。

    把严宏昌弄得哭笑不得:“滚犊子!”这货就是一巨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