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快穿系统:炮灰女配要逆袭 庶女皇后025

时间:2018-04-22作者:凌七七

    周王按照云斓的话去想,这倒还真的是一个好主意,能行得通。但是很快,周王就皱起眉头,“科举若是在宁尚书的手上出了问题,宁尚书也是首当其冲要受牵连的。三皇嫂难道就不担心自己的娘家出事?”女人都希望自己的娘家好吧。

    “本王妃为何要期待自己的娘家好。本王妃也不瞒着七皇弟了,豫王和本王妃嫡姐有私情,本王妃的父亲是知道的,他甚至还抱着同意赞成的态度。只等豫王登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就让本王妃的嫡姐取本王妃二代之。七皇弟你说这样的娘家,本王妃有必要念着它好吗?”云斓的话真假参半,她不知道宁父目前是否知道朱正顺和宁子月有私情。反正等到朱正顺登基后,宁父就是舍了原主而选择宁子月。

    周王颇有些不可置信,“宁尚书不像这样的人啊。”

    云斓对周王的不置可否,周王可能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傻话,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外面忠厚的宁尚书内心是个什么人呢。

    周王仔细考虑起云斓的建议,别说他还真是有几分动心,可是很快周王再次皱起眉头,“怕是不行。本王若是没记错,宁尚书的独子会参加这一次的科举。”

    一般而言,儿子参加科举,这当老子的是不能当主考官。虽然这没有明文规定,但也是官场之中的默契了。

    “这不难。只需要有人在皇上的耳朵边吹吹风不就成了。就是因为有陛下这样英明神武的皇帝,我大晋才能出本王妃父亲这样内举不避亲的好官。皇上明知道本王妃父亲唯一的独子也参加科举,但还是任用本王妃的父亲为这次科举的主考官,这是皇上的大气!也只有我大晋的皇帝才有这样的魄力!纵观历史,哪个皇帝能跟我大晋的皇帝陛下比!”

    周王目瞪口呆地看着云斓,尤其是在看到云斓一副理所当然,她口中的话就是事实的样子,他不能不承认自己是被噎住了。

    好吧,云斓的确是很了解他的那位父皇。他的父皇就是喜欢听好话,然后一切能彰显他是圣明君主的事情他都会去做。

    “三皇嫂很了解父皇啊。”

    “本王妃一个妇道人家,谈什么了解不了解父皇的。这还是得谢谢豫王啊。”

    周王眼底闪过冷笑,自己那位三皇兄可真是耗心耗力,只要是能夺得那位置的事,无论什么他都会去做。

    “当然,最后做决定的是七皇弟。本王妃只是给一个建议,到底该怎么做,还是得看七皇弟。”

    “让本王考虑考虑,毕竟事关重大。”

    云斓笑着点头,“这是自然的。不过本王妃也想提醒七皇弟一句,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七皇弟还是早日做决定的好。”

    云斓离开了,周王凝视着云斓留下的名单,久久不语。

    豫王府

    回到豫王府的云斓半点都不担心周王会不同意她的意见。因为她给出的计策可以说是目前最好的。周王只要不是太傻就知道该做什么选择。

    果然三天后,宁父被皇帝选为这次科举主考官的消息传来。

    当事情尘埃落定的那一刻,云斓真的挺高兴,周王总算没有糊涂,由此可见,选对一个正确的合作伙伴这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宁父被选为这次科举的主考官,如此大的喜事,云斓这个当女儿的自然也是得去向宁父贺喜。

    云斓到时,宁父、张氏、宁子月还有宁天意脸上都挂着高兴的笑容。

    张氏、宁子月还有宁天意的确是高兴,这份高兴哪怕是在看到云斓也没有打多大的折扣。张氏甚至还主动对着云斓露出抹笑容。这笑真让云斓有些“受宠若惊!”

    “女儿要恭喜父亲成为这次科举的主考官啊。可见皇上是信任父亲的。历来担任科举主考官的,都能称得上是简在帝心。”云斓笑着坐到宁父下首的位置。

    “什么简在帝心,这话咱们自己说说就成了,可别往外说。”宁父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怎么都遮掩不住,可见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父亲就是太谨慎小心了,三妹说的不错,爹你能担任这次科举的主考官,说一句简在帝心也不为过。”宁子月难得赞成云斓的话,绝美的小脸上满是笑意。

    宁父无奈地扫了眼宁子月,眼底却是浓浓的宠溺。

    云斓越看越觉得这一家子才是真正的一家人,难怪宁父到最后还是选择站在宁子月一边,毫不留情地往原主身上泼脏水。难道宁父不知道污蔑原主和一落魄秀才有私情,几乎是在要原主的命,可他还是选择这么做了,为了宁子月这个嫡女,宁父彻底舍弃了原主。

    “这次为父蒙圣上恩典担任这次的科举的主考官,为了以示公允,这次科举天意你就不要参加了。”

    快乐欣喜的气氛顿时凝固,众人显然是没想到宁父会说出这样的话。 一流小站首发

    云斓一愣后反应过来,这倒符合宁父的性子。

    云斓没急着开口,她知道有人比她跟急切。

    果然张氏一听宁父的话,立马开口,“怎么能让天意等下一届科举!这不生生耽误天意了!”

    宁子月也开口道,“父亲,科举三年一次,让天意再等三年不好吧。”

    有张氏和宁子月的劝说,宁父果然有些犹豫。

    云斓此时才慢悠悠开口,“父亲,女儿听说圣上正是知道父亲的为人,知道父亲决不会因为自己的儿子参加科举就徇私。皇上明知道弟弟要参加科举,仍然钦点父亲为这次科举的主考官,可见皇上对父亲的信任。父亲既然问心无愧,又何必在意别人的闲言碎语呢?特意不让弟弟参加科举,倒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了。”

    “对啊!星儿说的对,正是这个理!”张氏听着云斓的话,眉毛高高挑起,一脸喜色。

    宁父仔细想了想,还真是这个理,他要是特意不让天意参加科举,倒是有些画蛇添足,反倒会让皇上不喜,“星儿说的对,是为父想差了,多亏你提醒。”

    宁天意感激地看了眼云斓,很快便收回目光。

    云斓低垂着眸子,遮住眼中若有若无的算计,没有宁天意,这戏唱得可就不精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