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快穿系统:炮灰女配要逆袭 豪门私生女022

时间:2018-04-22作者:凌七七

    李雄的心情是越来越好了,云斓的心情也同样是越来越好了。

    云斓才和孙爱国通过电话,李雄和霍爸爸在项目上投的钱可是越来越多了。特别是霍爸爸,疯了似的和不少商家签了协议,打算趁着拿下项目的消息还没公开,低价拿下一大批材料。这个想法不能说不好,如果地皮能顺利拿下,项目能顺利启动,霍爸爸的行为无疑是明智的,可等到项目落空,就有的霍爸爸瞪眼喽。

    可能是想到霍家破产的场景,云斓的脸上露出惬意阳光的笑容。

    “咚咚——”

    “进来。”

    进来的是陈妈。

    陈妈进门后,立即转身将房门关上。

    “小姐我发现何妈有动作。前天我看到尤千惠偷偷递了包东西给何妈,我还听到尤千惠跟何妈说什么,放到您的什么里——具体的我没听清,但是我猜测这两人肯定是不安好心!”

    尤千惠开始行动了,云斓眼底闪过一道暗色。

    “让何妈给我炖盅燕窝送过来。”

    “小姐,您打算怎么惩治何妈?何妈简直是黑了心肠烂了心肝!您可千万不能轻饶了她。”陈妈生怕云斓年纪小脸皮薄,被何妈哭两句就放过何妈。

    云斓冲着陈妈一笑,“放心好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何妈很快端着燕窝进了云斓的屋子。

    “小姐,这可是我特地为您炖的冰糖燕窝,还热乎着呢,您赶紧尝尝。您从小到大最喜欢的可就是我炖的燕窝了。”何妈一脸笑容地将燕窝盅送到云斓的桌上。

    云斓打开燕窝盅的盖子,随意用勺子搅拌着,“这燕窝闻着可真是香,里面别是放了什么吧。”

    何妈眼神一闪,“这冰糖燕窝除了放冰糖和燕窝,还能放什么!小姐您赶紧喝,凉了味道可就不好了。”

    何妈说着,目光紧紧盯着云斓,生怕云斓不喝。

    “我怕死没福气喝何妈你炖的燕窝。别喝得我到时候出了事,直接疯了!”

    何妈见鬼似的瞪着云斓,瞳孔急剧收缩,仿佛听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

    不等何妈有什么动作,云斓猛地扔下勺子,起身,抬脚冲着何妈的心窝子一踢。

    “哎呦!”

    云斓练习了这么久的跆拳道,总算是有点用了,在何妈不防备的情况下能把人踢翻了。

    何妈被踹到在地,捂着心窝子叫,“小姐您——”

    云斓的脚踩在何妈的身上,下了死力气捻着,痛得何妈孤鬼哭狼嚎。

    “别跟我说什么有的没有的。我为什么这样对你,你心里有数的很。要是你实在记不得,我就给你提个醒。尤千惠给了你什么,让你在我的饭食里下什么东西?”

    何妈原本痛的浑身的骨头都在发颤,但在听到云斓的话后,身体上的疼痛暂时可以忽略了,何妈惊恐地看向云斓,下意识地想反驳。

    “让我猜猜,这盅燕窝里是不是就加料了?”

    何妈眼底的惊恐愈发明显。

    “何妈啊何妈,白眼狼就是你这样的人。我妈咪难道对你不好?你就是这么对她唯一的亲生女儿?哦,对了,你是不是要说你儿子的事儿。我妈咪凭什么要一次又一次无偿帮你。你是我家的谁啊!说白了就是一个佣人罢了。很快你就不是我家佣人了,你说我要是报警,你会有什么下场。”

    “小姐,我是一时被猪油蒙了心肝,我——我就错了这么一次,你——你就原谅我一次好不好?”何妈苦着一张脸求着云斓。

    “想让我原谅你?”

    何妈一见有戏,心道云斓果然是个心软的,于是连连点头,“小姐我再也不敢了!我发誓我再也不敢了!”

    “想让我原谅你也不是不行。尤千惠让你下在我饭食中的东西你给我一点不少的下到尤千惠那儿。”

    何妈有一瞬间的迟疑,身体上再次传来的疼痛,让何妈惊醒,“好!好!我听小姐的!我都听小姐的!”

    云斓慢慢收回脚,何妈手脚并用地爬起身。

    在何妈要出门的刹那,云斓慢悠悠道,“你可以把我要你做的事情告诉尤千惠,你也可以阳奉阴违地不做。我不拿你怎么样,但我可以保证你儿子在监狱的每一天都能过得很精彩。你要是不相信,大可以试试看。”

    何妈脚步一顿,她还真有直接把云斓卖了的想法,但是这一刻她是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她唯一的儿子捏在云斓的手里。

    “小——小——小姐,我不敢有这样的心思。您放心您让我做什么,我保证乖乖地去做。”何妈忙不迭地做保证。

    云斓轻笑,说的真是比唱的都好听。不过只要何妈听话就成。

    何妈的行动力真是杠杠的,从云斓的房间出去,当天晚上就给尤千惠下了药。尤千惠的药还真是挺有用,自从尤千惠吃了药,精神是一天比一天差,而且云斓发现,尤千惠是越来越容易动怒。

    “安然,你说尤千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看尤千惠最近很不对劲呢。”

    “人家要么是努力学习,深夜复习导致精神不济,要么就是纵欲过度没精神呗。”

    前面一个猜测还算靠谱,后面一个真是——

    钱思梦用手肘拱了拱云斓,“你跟我说实话,尤千惠是真的那啥纵欲过度了?”

    云斓粲然一笑,“我不知道啊,我瞎猜的。”

    钱思梦撇嘴。

    这一日,云斓去了医院照顾孙欣,云斓每隔一天就来医院看孙欣。其实云斓是想天天来的,不过想到她经常要和孙爱国通电话,万一让孙欣听到点什么就不好了,于是只能选择隔天。

    云斓正拿着水果刀给孙欣削苹果。

    “然然,你是不是正和你外公想着怎么坑李雄。”

    云斓手里的刀子一顿,继续削着苹果皮,“妈咪您说什么呢。”

    “行了,也别把我当傻子。上次你和你外公通电话我听到一点了。听到的虽然不多,但也足够我猜到一点东西了。放心,我没想阻止你们。你们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和李雄的夫妻之情是彻底尽了。原想着然然你对他——现在看来,李雄也是彻底伤你的心了。”

    云斓真没想到孙欣居然能放下李雄。想想也是,李雄如今的作为可比原剧情里要狠许多,再多的夫妻之情也被消耗的一干二净。从孙欣住院后,李雄可是一次都没来过,李雄又不是不知道孙欣在哪儿。

    “尤千惠是不是李雄的亲生女儿?”

    云斓一惊。

    “我这些日子躺在病床上什么事都不用做,天天也就只剩下琢磨这些了。原以为会很生气很难过,可事到临头,原来也不怎么难过伤心了。”

    是心伤到没感觉了吧。

    云斓放下手中的苹果和刀子,伸手紧紧抓着孙欣的手,“妈咪您还有我和外公。咱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李雄谁的有多远滚多远!

    “妈咪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有你这么好的女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