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快穿系统:炮灰女配要逆袭 戴绿帽的男人004

时间:2018-07-19作者:凌七七

    在众人讨论地热火朝天时,林玉杰却罕见地沉默了起来。实在是云斓的那一句,要是你未来的妻子也脱光衣裳给男人画,你会怎么样?

    林玉杰仔细想了想,他是一定无法接受的!既然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妻子当**模特,他为什么能接受自己的妹妹当**模特呢?

    林玉杰明白过来了,不是他能接受,而是画廊有人提议后,林玉柔立即兴高采烈地答应,说这是为了艺术献身,这是伟大的这是值得提倡的!后来所有人都说这样好,林玉杰也没工夫想其他有的没有的,于是就同意了。

    那时候李子强带着人来闹,林玉杰还觉得他无理取闹,现在想想李子强的反应还是很正常的,无动于衷才不正常呢!

    林玉杰又想到了在北平的父母,说实话,林家也不是多开放的人家,甚至是有些保守的,他们能赞同妹妹当**模特吗?这些事情林玉杰以前是不敢想的,但是现在想想,他冷汗都出来了。他好像忽略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

    “妹妹,你以后不要再给我们当模特了。”林玉杰忽然无法说出“**”这两个字,他自己都怀疑他当初是不是被下药了,否则为何会同意自己的妹妹当——

    林玉柔正高兴地和众人讨伐云斓和李子强,一听林玉杰的话不高兴了,嘟起嘴巴,“哥!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也变了!我是新时代女性,我要追求平等自由!**模特怎么了!这是为了艺术献身,这是伟大的。我绝对不会为了李家那群封建糟粕放弃自己的理想,他们不配。我要为了我的自由我的艺术斗争到底!”

    “就是!玉杰你别怕李家的人,李家是可恶的封建恶势力!咱们面对它,一定不能低头,咱们必须团结一致对抗他们!这样咱们才能取得胜利!”

    “说得好!徐乾你这番话说的太好了!”

    “徐乾我为你骄傲!我为你自豪!”

    众人纷纷为徐乾鼓掌,林玉柔也一脸爱意地看着徐乾。

    林玉杰面对眼前的情况,以前看着很正常,但是现在怎么看怎么不觉得正常,他发现这些人好像——好像疯子!

    云斓不知道她离开后的事情,也不知道林玉杰已经隐隐有些后悔的事,就是后悔了又如何?这已经是事实了,再如何也不会改变,只能说林玉杰没能在一开始阻止林玉柔时他就已经是大错特错了,现在还来谈什么后悔,这简直是可笑至极!

    第二天

    冷妈便带来了一顶崭新的镶嵌绿宝石的绿帽子,找女人这有些慢,不仅要找身体好的,也要找良家女人,这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做一顶绿帽子那肯定快啊!李家自己就有绣娘,云斓一声吩咐,一天不到她们就做好了一顶帽子。

    云斓把玩着绿帽子,眼底满是笑意,“嗯,做的真不错。冷妈好好打赏她们。这份礼物,我要亲自送给我儿子才行。”

    冷妈眉头一跳,心有不忍,“夫人这样是不是太狠了?”

    云斓笑了,“冷妈,我告诉你就是这顶绿帽子也不能让我那白痴儿子醒过来!”

    云斓说做就做,吃完午饭便去找李子强。

    云斓到时,李子强正坐在窗口,倚窗落泪,别提有多伤心了。云斓却莫名有些恶寒,你说一个姑娘家吧倚窗落泪也就算了,你一个大男人还学女儿家作态,你羞是不羞!

    李子强看见云斓了,但他没有理云斓,冷冷别过身子就是不去看云斓,他打算用冷暴力对抗云斓,以此来捍卫自己的爱情!

    要是原主顾玉茹被儿子这么对待,早就伤心地肝肠寸断了。但是抱歉,云斓又不是李子强的亲娘,再加上她和李子强相处不久,真心是没有多少的感情,李子强的冷暴力对她来说没用。

    “诺,送你的礼物。”云斓直接将绿帽子扔给李子强。

    李子强看到扔到他腿上的绿帽子,眼睛瞪得极大,几乎都要瞪出来了!

    男人最无法忍受的是什么?一个是被说不行!另一个就是绿帽子!云斓这么大咧咧送他一定绿帽子,这对李子强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

    李子强恨恨瞪向云斓,“你——你——你不是我娘!你是一个魔鬼!你是一个魔鬼!我娘是不会这么对我的!她一定不会这么对我的!”

    别说,李子强真相了!原主顾玉茹当然不舍得这么对亲儿子了,但她又不是原主,她舍得啊!

    云斓露出一抹恶意十足的笑容,“生气了?原来你还会生气啊!难得,难得!太难得了。我以为你是不会生气的,原来你还有一点男人气概啊。怎么看到这绿帽子生气啊?有什么好生气的,林玉柔都脱光衣服给男人画了,你头上早就不知道多了几顶绿帽子了,我那时候怎么没见你生气?我看你戴绿帽子戴的很开心很知足啊。这不,我很体贴地让人给你做了绿帽子送过来,怎么看你好像不大开心呢。”

    云斓说着疑惑极了。

    李子强气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猛地将绿帽子扔到地上,然后很幼稚地上去踩,仿佛在发泄心中的怒火。

    云斓也不阻止李子强,任他在那里傻乎乎发泄般地踩着。

    踩了好久,李子强虚脱般地瘫软在椅子上人,仍然是不理会云斓。

    “要是你爹活着,肯定会活活打死你这个不孝子,你个不孝子真是将李家的脸都丢尽了。算了,我跟你说这个做什么,你个不孝子现在心里除了林玉柔以外,你心里还会想什么。早知道你是这个德行,我在你出生时就该将你溺死,然后抓紧时间跟你爹再生一个。可惜啊,千金难买早知道。有你这么个儿子,造孽啊!”

    云斓说着起身往外走,她说的可是实话,原主顾玉茹不就是被李子强给活活气死憋死的!

    “你太过分了,你不是我娘,我娘不会这样的。”李子强不明白他的生活怎么会变成这样,原来温柔可亲的母亲怎么变得如此凶悍不讲理,还有玉柔那儿该怎么办——

    找女人的事情还没结果,报社那里倒是有结果了,报社送来了好几**玉柔的照片,大多是林玉柔当**模特的照片,还有林玉柔裸着身体和男人调笑的照片,不止是一个男人,而是好几个男人。

    林玉柔真是开放,她一个现代女人都望尘莫及。跟林玉柔相比,自己更像是古人。

    报社的人工作态度真是好,这才几天啊,就把准备工作都做好了。

    冷妈看着那一张张放荡至极的照片,老脸难看的不行。她之前只是听,但是没有亲眼见识过,心里还没有多大的感触。但是冷妈现在亲眼看到了照片,那不堪入目、无耻淫荡的照片差点没让冷妈发疯!世上怎么会有林玉柔这样不要脸的女人啊!

    “夫人,这些照片真的要发出去?”

    “当然是要发出去了。不发我费那么多功夫做什么?”云斓看了会儿照片,便扔在桌上不看了。不堪入目,太恶心了!

    “夫人,我不是要为林玉柔说话,但是林家——”

    “林家有什么好怕的。冷妈你别忘了李家还有族亲!其中有不少位高权重的。还有我兄长,如今也在北平当着高官呢!一个教育部的林家,我是真没放在眼里。”

    比权势地位什么,林家真是不够看。想想原主顾玉茹和李子强两个孤儿寡母,他们两个守着这么的家业,为什么没人敢来抢夺?原因很简单啊,李家有族亲,原主顾玉茹的哥哥也是厉害有本事的。否则在这民国,军阀混乱,政治崩溃,土匪林立的世道,李家在苏州凭啥过得那么好?这就是原因啊!

    云斓自己是女人,她当然知道这样的照片报导发出去,对林玉柔来说,她几乎是全毁了。但是云斓还是要这么做。云斓不是没给过林玉柔机会,要是在她上画廊找林玉柔时,她有那么一丁点的后悔知道错,云斓还不至于做的那么绝!但是林玉柔不觉得自己做错啊!她只觉得自己是正确的,她是为艺术奉献,李家是禁锢她的牢笼。还有一个李子强在那里执迷不悔,云斓要做就只能做到最绝!

    女人的确是得自尊自爱一点。一夜情,玩儿暴露不是时尚,不是你有个性,男人只是秉持着有便宜不占是傻子的心理对你。无论是现代还是民国都是如此,真正懂得艺术的人很少,况且人生在世,你要面对形形色色的人,你难道就只为了你那一点所谓的艺术放弃所有?如果你能做到,那么你是真正懂艺术,云斓虽然不喜,但是也不会多说什么,各人选择而已。

    但是林玉柔肯定不是什么为了艺术献身,云斓对此很确定!林玉柔不过就是以当**模特标榜自己是新时代女性,她是走在时代的前列,她享受那些男人痴迷的目光,这样很能满足她的虚荣心。所以对林玉柔,云斓尊重不起来,要做就做绝了。

    云斓既然决定做了,那么便不会拖泥带水。

    一声招呼,报社开始加班加点刊印报纸,不止是杭州还有北平。

    云斓吩咐冷妈准备的女人也有了,总共是四个,模样都还算清秀,月匈大臀圆,一看就是好生养的。啧啧——冷妈这挑人的标准真不错。

    云斓招招手让四人上前,四人听话地上前,云斓伸手摸她们,实际上是在暗中把脉,可千万比来个怀了身子的,那乐子可就大发了。好在这四人里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云斓也不想李子强当种马,既然是为了子嗣,那就在一个女人身上下功夫最好。云斓挑选了一个身体最好,相貌也比较敦厚的,另外三个人就打发了。

    “你愿意给少爷做妾吗?”云斓问道。

    “愿意。”女子眼底闪过欣喜之色。

    同意就好,既然是心甘情愿的,那么云斓做起事情来也不会束手束脚,心里有疙瘩了。

    冷妈迟疑道,“夫人,少爷那儿怕是不会愿意啊。”

    “他愿意不愿意有什么用?”云斓好笑了。

    云斓的行动力是杠杠的,亲自配了药,会让男人产生错觉并且产生冲动。

    李子强吃了加了料的药,很美丽地和“林玉柔”共度**了,非常巧,今天正好是那女人的排卵期,非常适合受孕哦!

    李子强觉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场春梦,在那场梦里,玉柔好温柔好体贴,他们一起共度爱河,他们好幸福好快乐,他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

    昏昏沉沉醒来,感觉到自己抱了一个姑娘,李子强以为是林玉柔,睁眼一看,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姑娘,“啊!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

    女子被惊醒,怯怯道,“我——我是巧绣啊!”

    “啊!子强你怎么能这么着急呢!我还想给巧绣办个酒席,再让你们圆房呢!你现在——”云斓推开房门进来,一看到眼前的情景,十分震惊。

    李子强傻了,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这——”李子强绝对不会往云斓给他下药这方面想的,虽然他认为云斓变了,变得可怕变成了一个魔鬼,但她在怎么样也不会给自己下药啊!李子强想到他做梦前除了吃了饭,还喝了酒,难道真的是酒后乱性?

    李子强的脸刷的白了,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他不仅对不起这个叫巧绣的姑娘,他还对不起玉柔!他只爱玉柔一个人啊,他怎么能——

    好懊悔!好后悔!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

    云斓就当看不到李子强脸上的后悔,拉过巧绣一脸怜惜,“现在就是可怜巧绣你了。既然你已经是子强的人了,你放心,我这就认下你。从现在起,你就是子强的姨娘了!”

    “不行!”李子强想都不想地拒绝。

    云斓皱眉,“怎么不行,你都毁了巧绣的清白。你不纳巧绣,你是想让巧绣死吗?我怎么生了你这么恶毒的儿子!”

    李子强更傻了,他也不想害一个无辜的姑娘,那他只能纳了这个姑娘,但是玉柔——啊!他对不起玉柔啊!

    ------题外话------

    这故事不是明天就是后天结束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