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狂徒之巅峰校匪 第四十章 江中厮杀

时间:2018-07-23作者:东海明珠

    夜幕下,一辆黑色迈腾如同蝰蛇一般在城市里急速穿梭,车速始终保持在200以上,中途不知闯了多少个红灯,万幸现在是后半夜,路上的车辆不是很多,执勤的交警也很少,否则说不定引起多大的风波。

    唐钊坐在副驾驶,面部紧绷,余光时刻盯着刘黑子,还好,这个大老粗已经放弃了所有的侥幸,强忍着断指的疼痛老老实实的开着车,并没有耍幺蛾子。

    十几分钟后,车子在江边的码头停下,映入眼帘的是外围的铁丝网,里面是一个个硕大的集装箱,门口处一扇大铁门紧紧关着。

    “到了,陈晨就在这里。”刘黑子脸色发白,有气无力说道。

    “你和我一起过去,找到陈晨你就可以去医院了。”唐钊冷漠说了一声,提着大刀打开车门下了车。

    刘黑子眸子里露出一丝狡黠,眼珠转了一圈,唐钊刚刚把车门关上,这个家伙用力踩下油门,车子嗡的一声窜了出去,眨眼间消失不见。

    唐钊冷着脸回头,望着消失在夜色中的车尾,眸子里怒火中烧,然后一言不发向码头的大门走去。

    寂静的码头里空无一人,有的只是江水拍打岸边的声音,一只黑色大锁紧紧锁在大门上,唐钊眉头微蹙,目光透过铁门的缝隙向里面瞄了一眼,霍然举起冷艳锯斩了下去,咔的一声,幽黑的铁锁应声落地,冷艳锯的刀口上出现一块豁口。

    唐钊一脚把门踹开,拖着刀走进了码头里,打眼望去,数百个集装箱整齐的码放在一起,密密麻麻的景象让人头皮发麻,想从这数百个集装箱中找到陈晨所在的地方,无疑让唐钊一阵头大,有种大海捞针的感觉。

    “8274,到底哪个才是?他妈的刘黑子最后一步还给老子惹麻烦。”唐钊冷着脸骂道,脚下不停,目光在一个个集装箱上的编号扫过,然后闭上眼睛思考一会,睁开眼睛后又去了其他几个方向,按照数字的排序,最后唐钊走到码头深处的一片区域,这里的数字全是82开头的数字。

    刺啦~刺啦~

    青龙偃月刀的刀口摩擦着水泥地面,传来刺耳的声音,唐钊脚下不停,目光盯着集装箱上的数字一个个数下去。

    “8246”

    “8258”

    “8270”

    唐钊眼睛一亮,拎着冷艳锯加快脚步很快找到了后面的‘8274’号集装箱,箱门虚掩着,里面隐隐传出女孩的哼哼声,唐钊不再犹豫,伸手拽开箱门,紧接着,黑影一闪,唐钊感觉胸口一疼,身体不由自主退了几步,手里的大刀一时不察落在地上。

    “哼哼……”

    冷笑声从集装箱里传出来,一个一米六五左右,身材粗壮的男人从集装箱里露出半个身子,当他整个身体从幽暗的集装箱里出来后,唐钊吸了口凉气,目光瞬间变得无比冷冽。

    这个粗矮的中年人一只手薅着陈晨的头发,野蛮的从集装箱里走出来,陈晨上身捆着绳子,嘴上封着胶布,正拼命的哼哼着,眼睛流着眼泪紧紧盯着唐钊,焦急的示意他赶紧离开。

    唐钊大吼一声,身体上前一步,弯腰捡起大刀,手指刚刚触摸到刀柄,心头顿时一颤。

    “把刀放下,否则我打死她。”

    “枪?”

    一支半尺长的手枪顶在陈晨的脑袋上,显而易见,这支造型怪异又叫不出名字的手枪是民间私造的土炮,发射的子弹是钢珠或者尖锐的铅头,威力虽然不如正规的枪械大,可近距离的伤害依旧不俗。此时这把土炮顶在陈晨的脑袋上,如果这个男人开枪,枪里的子弹是那种尖锐的铅头,陈晨必死无疑,就算子弹是普通的钢珠,陈晨也要重伤不可。

    “后退。”

    唐钊咽下一口唾沫,弯着腰慢慢后退几步。

    那个粗矮的男人上下打量唐钊,看他浑身浴血样子,狭小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凛然,嘴里冷笑道:“冤有头债有主,小子,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有人想要你的命,你能活着走到这里,我老张也要说句佩服,这辈子就到此为止吧,下辈子不要去招惹你得罪不起的人。”

    砰!

    枪响,一缕青烟顺着枪口上飘,刺耳的声音惊飞几只休息的水鸟……

    唐钊身体下意识躲避,突然感觉肩膀好像被人用力拽了一下,半个身子渐渐变得麻木,紧接着脸色一白刺骨的疼痛传来。

    “反应不错嘛,难怪能从刘黑子的包围圈里杀出来。”老张戏谑道,再次举枪,这次枪口瞄准了唐钊的脑袋。

    “我操你吗”唐钊红着眼睛,忍着疼痛在地上滚了一圈,一颗尖锐的铅头击在地面上,亮起一抹火花。

    陈晨嗓子里焦急的闷哼,他的个头和老张差不多,突然用脑袋里顶在老张的太阳穴上,老张痛呼一声,一脚揣在陈晨的肚子上,娇弱的身体被巨大的力道弹飞,然后撞在集装箱上,陈晨的后脑磕了一下,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唐钊瑕疵欲裂,眸子里燃起愤怒的火焰,双腿用力下蹬,身体像炮弹一样扑在了老张的身上,将他粗壮的身体重重扑倒在地,旋即一记老拳砸了下去。

    老张眼角抽搐,脑袋向旁边一歪,唐钊的拳头砸在水泥地上,留下一抹嫣红,他的拳头破了一层皮。下一刻,老张用力反扑,二人像街头混混一样扭打起来,两个身体纠缠在一起,不一会就滚到了江边。

    老张虽然个头小,不过力气却很大,唐钊无论怎么用力也无法将他彻底制服,心里顿时更恨刘黑子,如果不是有伤在身,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很快制服这个又矮又壮的男人。

    噗……

    两具缠斗的身体落进江水里,却依旧死死抓紧对方,二人全都拼了命,老张突然一口咬在唐钊的肩膀上,唐钊痛呼一声,左臂本来受了枪伤,此时又被老张咬了一口,唐钊左手力气松了下来,老张趁机抽出自己的右手,然后举起土炮对准唐钊的脑袋。

    要死了吗?

    唐钊眸子里带着不甘,望着自己脑袋前方的土炮心里呐喊,伸出脚用力踹向老张的肚子,老张闷哼一声,借着江水的浮力后退两米,然后狞笑着扣动扳机。

    一缕火光出现,唐钊下意识闭上眼睛,刺眼的火光把他的脸庞照亮,扭曲的脸庞带着不舍。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袭来,老张痛苦的惨叫声在耳边响起,唐钊用力睁开眼睛,只见老张脚下蹬着水,右手血淋淋一片,甚至没了几根手指。

    这是……炸膛了?

    唐钊的眸子里重新焕发色彩,脚下踩水,身体像鱼一样游了过去,然后两只大手狠狠掐住老张的脖子,二话不说用力往水里按,老张的身体不听使唤下沉,水面上留下一串串气泡。

    唐钊歇斯底里,把老张的脑袋按进水里,膝盖顶着阻力用力敲击老张的面门,嘴里恶狠狠喊着:“你他妈不是有枪吗?想杀老子下辈子你都没有机会,因为老天都帮我!”

    老张意识模糊了,他知道自己即将死去,他很不甘心,回想自己走南闯北,什么大风大浪没遇到过,光手里的人命案子少说有十几起,这么多年杀人越货所得让他活得无比滋润,今天竟然折在一个小生荒的手里。

    老张瞪大眼睛,仿佛回光返照一般,眸子里射出渗人的光芒,剩下的左手在后兜里胡乱摸去,终于摸出一把巴掌大的瑞士军刀,这把多功能小刀是他平时开啤酒、剔牙用的工具,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拿着它去杀人。

    小巧的军刀没有任何花哨捅进唐钊的小腹里,疼的他大喝一声,然后目露凶光,双手力量大增一下子捏碎了老张的喉结,老张瞪着不甘心的眼睛,求生的色彩一点点消失,手一松,粗壮的身体渐渐沉入水里。

    唐钊捂着肚子,感觉眼皮越来越沉,目光下意识往岸上望去,眸子里闪过无数的复杂,沉重的眼皮终于闭上,意识陷入一片眩晕的黑暗。

    第二天黎明时分,几个工人起早来到码头工作,其中一人发现昏迷不醒的陈晨,吓的他赶忙打了110报警。

    十几分钟后,110和120同时来到码头,警察封锁现场,然后分出两名刑警队的同志陪陈晨一起去了医院。

    上午,新安区的区长徐国安来到西区一个派出所接人,派出所所长客气的把他迎入办公室,二人交谈十分钟,徐国安走出办公室,不一会,昨天夜里被抓的众城会所有成员全被放了出来。

    一辆丰田普拉多在马路上缓慢行驶,梁浩和郝仁、谢彪以及穆小秋几人在徐国安的车里叙说昨夜发生的情况,一时间所有人愁眉不展,气氛异常沉闷。

    谢彪开口道:“徐叔,我们现在和唐哥彻底失去了联系,您能帮忙想想办法吗?”

    徐国安点头道:“你们是为了我们家小亮出的事,唐钊现在失踪,我一定尽力帮忙。”

    梁浩皱眉道:“事情因为刘黑子而起,现在唐哥生死不知,只有找到刘黑子,我们才能知道唐哥的消息。”

    郝仁道:“徐叔,你把我们送到清明街,我们几个去找刘黑子问个清楚。”

    徐国安点头:“你们几个要小心,那边的派出所我不熟,不过我可以拖关系和那边打好招呼,让他们派人盯着,直到你们能安全回来。”

    “那就谢谢徐叔了。”

    陈晨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憔悴,原本明亮的眸子失去了往日的神光,显得异常暗淡。美丽的大眼睛带着忧伤直直的盯着天花板一言不发,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不断重播着昨天夜里的画面,渐渐地,一缕缕泪水顺着她的眼角落在枕头上。

    市刑警大队一名女警官站在床边看到这一幕,心里叹息一声,她是专门负责给陈晨做笔录的警官,肩膀上的一毛二说明她是一个年轻的二级警司。这个小姑娘自从醒来后,就一直不吃不喝不说话,无论她怎么询问始终没得到一句回复,这让陆小倩为这个小姑娘感到怜惜的同时又很苦恼,如果陈晨不开口,这个明显的绑架案该如何侦破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