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狂徒之巅峰校匪 第三十九章 刘黑子认怂

时间:2018-07-23作者:东海明珠

    黄金城顶楼的vip包房里,钱大风披着白色浴袍站在窗前,手里掐着香烟望着楼下那个手持大刀震慑一众混子的青年,他的眸子里闪烁炙热的光芒,仿佛发现新大陆一样紧紧盯在唐钊身上。

    “牛逼啊,多少年了,道上好久没出现这么牛的年轻人了,记得上一次还是二十几年前了,不过主角却是一个女人。”

    钱大风嘴角噙着微笑,眸子愈发明亮,自语道:“正是因为这个女人强势崛起,才铸造了我们家族的辉煌,同样的情形真是……物是人非啊。这个年轻人他若是能为我所用,本少爷的实力一定可以如虎添翼。”

    唐钊拖着冷艳锯向前走着,眼睛里带着一丝决然让人不敢侵犯,十几个混子下意识向后退去,无论刘黑子怎么叫喊也起不到半点作用,如果不是他还在这里坐镇,这些混子早就逃跑了。

    刘黑子咽下一口唾沫,感觉嗓子眼里火辣辣的疼,他望着那浑身浴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青年,下意识想要逃跑,可是双腿仿佛失去知觉一样钉在原地,直到光头超子用力推了他一下这才回过神来。

    “哥,快跑……”

    超子大喊着,刘黑子顾不得上车,立刻转身欲逃。

    唐钊冷笑,眸子里阴冷的烁光一闪即逝,平缓的步伐瞬间加速,眨眼间冲到超子面前,冷着脸抡起巴掌抽了下去,啪的一声脆响,超子的身体像陀螺一样在地上转了一圈后坐在地上,几颗大牙夹带着血丝从嘴里飞出来。

    刘黑子吓得瑕疵欲裂,撒开腿刚跑了一步,脖子上突然传来一股冰冷的质感,下一刻染着血痕的刀锋搭在他的肩膀上,心里顿时毛骨悚然,裤裆里生出一股尿意,一缕缕温热顺着大腿淌下,打湿了他那件阿迪达斯的休闲裤子。

    “跑啊,看是你腿快还是我的刀快。”唐钊露出一丝嘲讽道:“你敢跑,我就敢把你的脑袋砍下来,要不然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刘黑子欲哭无泪,他知道身后这个青年说的是实话,因为这一夜他已经给数十个人放了血,身上刺鼻的血腥味老远可以闻见,刘黑子不敢拿自己的脑袋和这种凶人开玩笑,慢腾腾转过身子,露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唐钊低头看了一眼他湿漉漉的大腿,撇撇嘴冷笑道:“黑哥这是忍不住了吗?忍不住你跟我说啊,真是的,大老爷们竟然让尿给憋住了,你说你丢人不?”

    刘黑子怒火中烧,脸上不敢有任何表现,强笑道:“内个,嗯……是急了点,让你见笑了啊。”

    唐钊玩味的看着他,握着大刀的手慢慢挪移,锋利的刀刃从刘黑子的肩膀转移到他的脑门上,然后顺着他的眉心一直向下,直到跨步才停下。

    刘黑子双股打颤,大气不敢出一声,冷汗打湿了他的衣襟,双股间莫名的冰冷另他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到底想怎样?”刘黑子吸了口气,突然大喊道:“老子今天落在你手里,我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你他妈拿着这么大的凶器吓唬人,是不是过分了?我刘黑子好歹也在道上混了十几年,什么场面我没见过,你的小把戏我劝你趁早收起来,不要以为我身上有了反应就代表老子真的怕了你,小b崽子要杀要剐你他妈痛快点,黑哥我不怕死。”

    唐钊瞪大眼睛好笑的看着他,然后把刀立在自己身旁:“行,我也不难为你,说说吧,今天的事你想怎么解决?”

    刘黑子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唐钊直接一刀剁了他,深吸口气说道:“今天我认栽了,你想要什么道道就直接划出来。”

    唐钊盯着他的眼睛,刘黑子心虚的不敢和他对视,突然,唐钊大喝一声:“老子今天就要你的命!”说着,手里的大刀再次举了起来。

    刘黑子刚刚放松的身体再次紧绷起来,两腿一软坐在了地上,色厉内荏疾声说道:“你女朋友在我手上,你杀了我,你女朋友也活不了。”

    “嗯?”

    唐钊的大刀停在刘黑子的脑门上,脸上阴沉的可怕。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刘黑子呼吸粗喘,心脏砰砰直跳,脑门上锐利的刀锋让他口干舌燥,咽下口唾沫艰难说道:“陈晨是你的马子吧,她在我手上,今天你要是敢动我一下,就等着为她收尸吧,老子的弟兄一定会把你的马子操够了,然后活活折磨死她。”

    唐钊用力攥了攥刀柄,目光像刀锋一样直视刘黑子的眼睛,一字一顿说道:“她在那?”

    “放了我,我就放了她。”刘黑子眸子里露出一丝嘲讽,抬手把脑门上的刀锋推到一边:“我说话算数,你放了我,我马上放了你的女朋友,从此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否则,大不了鱼死网破,要不然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打个赌?”

    刘黑子把唐钊刚刚对他说的话原方不动送了回来,眼底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

    “对,就赌你放了我,我会不会放了你的女朋友,就赌你如果杀了我,老子的弟兄们会不会活活*你的妞。”

    唐钊默默注视他,突然咧嘴一笑,一道寒光闪过,刘黑拄在地上的左手小拇指被刀锋扫过,一块模糊的血肉霎时间掉落,过了两秒钟,刘黑子的嘴里才传出杀猪般的惨嚎声。

    “她在那?你不说,我就把你的手指头一根一根全部切掉。”

    唐钊一脚踩着刘黑子的胸口,目光突然一冷,手里的冷艳锯带着寒芒向后斩去,一个混子偷偷欺身上来,正准给唐钊背后一刀,他的刀刚刚举起来,突然惨嚎一声,握着*的右手掉在地上,一股股鲜血顺着断腕冒出来,然后头也不回撒丫子就跑。

    唐钊狼一样的目光向四周扫视,与之目光相接的混子无不心头凛然。

    “滚,谁要是再敢过来,老子直接斩了他的祖宗根。”说完,他收回目光望向刘黑子,厉声道:“说,陈晨在哪?你不说老子今天活拆了你,把你身上所有部件全部拆掉。”

    刘黑子彻底胆寒了,不再抱有任何侥幸。

    “她在江边码头的集装箱里,箱号8274”

    “没骗我?”

    “我说的是实话,我只求你放我一马。”

    唐钊一把薅住刘黑子的脖领子,把他二百斤的身体从地上拖了起来。

    “老子信不着你,你开车送我过去。”

    刘黑子点点头,从身上扯下一块布条胡乱把左手包好,然后小心翼翼捡起自己的断指,率先上了他那辆黑色迈腾车。

    唐钊抱着大刀坐进副驾驶,淡然道:“开车,如果你速度够快,也许你的手指头还能接上。”

    刘黑子眼睛一亮,忙不迭发动车子,黑色迈腾一溜烟蹿了出去,消失在夜幕中。

    黄金城门前剩下的混子面面相觑,同时松了口气,这时,一个穿着黑衣的壮汉从黄金城里走出来,平淡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打120。”

    楼上的钱大风把烟掐灭,掏出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圣豪ktv的包房里

    赵连山和赵连成坐在沙发上,两个身材火爆的漂亮技师跪在他们的面前上下耸拉着脑袋,赵连山舒服的清吟一声,瞥了眼满脸通红的赵连成说道:“怎么样?感觉不错吧。”

    赵连成闭着眼睛嗯了一声,赵连山继续说道:“你现在也成人了,有些东西大哥要带你重新认识,这个社会和你在教科书上学到的知识大不相同,人性本恶,善良的东西不是没有,但大多数只有在书里才会出现。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就连先贤也曾说过人吃人。

    小成你要记住人无伤虎心虎有伤人意,你不去主动吃人迟早有一天会被别人吃的连渣子都不剩。人活一世,就要活得潇洒活得滋润,老天给了你足够的优势你更要强势的去享受生活,而不是像普通人一样平凡的活着,生活与活着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你明白吗?”

    赵连成啊了一声,身体不由得颤抖着,过了片刻,他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技师,女孩红润的嘴角轻抿着,一丝雪白粘在嘴唇上,眸子里妩媚的望着他。

    “我明白了哥,要强势的去享受自己的生活,像狼一样去掠夺,只有不断的吃人才会成为人上人。”

    赵连山赞许的点头,像抚摸小狗一样拍拍身前女技师的脑袋,然后示意她们二人出去,女技师抛着媚眼整理好二人的裤子,小心的出了包房,直到门关上,赵连山才拿出电话喂了一声。

    “风少,有事吗?”

    “唐钊我保了。”钱大风平静的声音开门见山说道。

    赵连山目光一凛道:“你保了,凭什么?”

    “凭我是钱大风,怎么,山哥不想给这个面子吗?”

    “风少动了爱才之心?”

    “算是吧。”

    电话两头一时间沉默下来,赵连山目光闪烁,最后微笑道:“一条杂鱼而已,既然风少看上了,这个面子我给,不过我要强调一点,我可以不难为他,但是这个唐钊如果敢对我弟弟动手脚,到时候我一定不会放过他,而且你也要给我一个说法。”

    另一头钱大风露出一丝笑意平静道:“打狗还要看主人,山哥给了我面子,唐钊我会好好管教。”

    赵连山冷哼一声挂掉了电话。

    打狗还要看主人,我弟弟难道是狗吗?还是说唐钊是狗?

    “哥,怎么了?”赵连成倒了一杯红酒送到大哥面前。

    赵连山平静道:“没事,一个朋友为唐钊求情而已。”

    赵连成脸色一变惊愕道:“唐钊那个杂种还没死,他……是小强吗?”

    “我倒是小瞧了他,没想到刘黑子手下精锐尽出竟然没有弄死唐钊,现在有这位出面力保,以后再想动他就难了。”赵连山抿了一口红酒若有所思。

    “唐钊没死,万一他报复我怎么办?”

    赵连山没好气瞪了一眼弟弟,恨铁不成钢说道:“我赵连山怎么有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弟弟,唐钊能动你,咱们兄弟难道就是吃素的不成?这次算他命大,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保证让他看不到黎明的太阳。”

    赵连成缩了缩脖子:“哥,刚才给你打电话的那位是谁?”

    赵连山眸子里精光一闪,深沉道:“他,不过是一个有点背景二世祖罢了。”

    赵连成哦了一声,聪明的没在继续发问。

    能让他大哥有所顾忌的人,会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二世祖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