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狂徒之巅峰校匪 第三十二章 致青春

时间:2018-07-23作者:东海明珠

    次日清晨,唐钊睁开眼睛,下意识伸手向旁边摸去,结果空无一人,他的脑子瞬间清醒过来,紧接着动了动鼻子,一股饭菜的香味让他不禁食指大动,赤着身体下了床,顺着香味找了过去。

    陈晨突然啊了一声,手里装着荷包蛋的盘子掉在桌子上,眼角偷偷打量青年小腹下完美的八块腹肌,面红耳赤的啐了他一口:“坏胚子,你怎么这样出来了,羞不羞啊。”

    唐钊嘿嘿一笑,伸手拦住少女的腰肢,鼻子在她的头发上用力嗅了嗅,一缕清香扑鼻,坏笑道:“你又不是没看过,老夫老妻的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着,一双咸猪手不老实起来。

    陈晨红着脸狠狠瞪了他一眼:“大清早就作怪,你再这样我可不理你了,人家昨天都累坏了,今天不许你使坏。”

    唐钊嘿嘿一笑,捏了捏她漂亮的脸蛋,这才美滋滋的坐下来,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荷包蛋咬了一口,顿时眼睛一亮,伸出大拇指赞叹道:“好吃,这辈子我算是捡到宝了,我们家陈晨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床上床下都是一把好手。”

    陈晨哭笑不得:“平时挺老实一个孩子,今天怎么这样不着调了?你跟说我实话,现在的你才是最真实的你对吗?”

    唐钊喝了口牛奶说道:“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是我最亲近的人,所以我会尽量把自己放开,在外人面前,也许我会铁面无私,甚至是个暴力狂,但是在家人面前,我想活的像个孩子。”

    “我看你就是个闷骚男。”陈晨笑骂一句,不过藏在心底那一丝柔软却不由得悸动起来。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她明白自己的男人其实并不坚强,他也有他自己的压力。

    陈晨似乎有些懂了这个男人,这一刻她很想把他抱在怀里,大声对他说:你还有我,我会永远站在你身后支持你,给你一个温馨的巢穴。

    这一天,唐钊和陈晨没有下楼,在只有他们两个的小屋里如胶似漆,仿佛一对恩爱的小鸟相互依偎,热辣的情愫被点燃,屋子里洋溢着似火般的热情。

    唐钊和陈晨在家里过着幸福的二人世界,却不知他们一天没下楼倒是把几个在小区里闲逛的混子急坏了,这几个混子几乎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为了完成刘黑子交待的任务,此时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

    一轮明月高高挂起,几个混子鬼鬼祟祟聚在一起,月光下露出一张张愁眉苦脸的表情。

    一个混子忍不住骂道:“黑哥的消息到底准不准啊,咱们这么多人在小区里逛了一整天,他妈地连个人影都没见到,这破活,老子明天可不来了。”

    另一个混子眼珠一转,说道:“要不咱们给黑哥打个电话,就说唐钊那小子不住这个小区,小强虽然看到唐钊在市场买菜,但是谁也不能确定他就一定在这住啊,也许他只是碰巧路过这个市场也说不准,要真是这样,那咱们这些人可就太傻逼了。”

    几个小混混合计一会,选出一个口齿伶俐的代表给刘黑子打了电话。

    “黑哥,兄弟们经过一整天明察暗访,现在已经确定唐钊没有住在中顺小区。”

    “消息可靠吗?”

    “放心吧老大,消息绝对可靠,我们还和小区里的居民打听过,他们都说中顺小区里没有这么一号人。”

    电话另一头刘黑子顿了顿说道:“把人都撤回来吧,这次是我判断失误,兄弟们辛苦了。”

    混子摆出一个ok的手势,嘴里严肃说道:“能帮老大出力是兄弟们的荣幸,只可惜这次没把唐钊那个杂碎抓到。”

    “总会有机会的,他跑不了,到时候有兄弟们报仇的机会。”说完,刘黑子挂掉了电话。

    混子嘿嘿一笑,把电话踹进兜里得意道:“哥几个走吧,任务完成了,咱们喝点去,他妈的,一天没吃东西都快饿死我了。”

    几个混子全都笑了起来了,勾肩搭背的消失在夜色里。

    时间流逝,转眼间一周过去,自从退学之后,唐钊顿时感觉自己变得清闲起来。

    他回了唐家村一趟,和家里的老头子谈了许久,那一天他喝多了,好久没有喝醉的他只有在舅爷爷面前才会真的放松。

    第二天一早,舅爷爷把他赶了出来,说让他回到龙江市好好体验一下生活的意义,对此唐钊很是迷茫。

    回到龙江市,唐钊变得无所事事起来,对于舅爷爷说的体验生活更是找不到头绪。值得一提的事,自从有了新家,陈晨也搬了过来和他一起住,这让他着实兴奋一阵,过足了狼瘾。

    他现在每天都会到学校接陈晨放学,然后二人一起在食堂吃完晚饭在回家,要不就是和梁浩这几个兄弟晚上一起喝酒吹牛,白天闲暇时自己一个人在七星网吧上网,梁浩特意给他开了一间vip包房,而且不用他花一分钱。至于公司的事,他除了提一些建议外,剩下的都由梁浩和徐亮来操持,郝仁和他倒成了最轻松的闲人。

    简单乏味的生活让他产生厌倦,他认为年轻人应该激情一点,平淡无奇的活法和混吃等死有什么区别?

    这一天,唐钊在小公园里锻炼身体,一根单杠上,他已经做了八十几个引体向上,脸上依旧没有吃力的感觉,几个穿着练功服背着太极剑的大爷向他伸出大拇指,赞叹小伙子身体素质优秀,比他们年轻的时候还要厉害。

    唐钊微微一笑,做足了一百个引体向上,手一松,身体从单杠上掉下来,双腿像钉子一样稳稳立在地上,俊俏的动作又赢得了大爷们一阵喝彩。自从几天前开始,这些晨练的大爷们总能看到这个阳光的小伙子在公园里锻炼身体,青年的毅力和体力让他们感到吃惊。

    “小钊啊,这么早就来锻炼身体,看不出你这个小家伙还挺有毅力的。”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大爷笑眯眯对唐钊说道:“我们家的小子要是有你一半的韧性我就不会这么操心了。“

    老人年纪七十几岁,公园里的人都叫他张伯,听说以前是位干部,现在退休后每天在公园里练练身体溜溜鸟,闲暇时在家逗逗小孙子,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唐钊笑道:“张伯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您家的小孙子我又不是没见过,他今年好像才四岁吧,我看您老人家这份心操的也是开开心心的。”

    张伯顿时眉开眼笑,他一大把年纪,思想又十分传统,家里孙子辈的孩子倒是不少,姑娘也给生了外孙子,可家里姓张的小辈全都是丫头,这让思想保守的老家伙愁了很多年,跟儿子和儿媳妇抱怨了不知多少次,如今终于有了一个嫡长孙,老家伙可是宝贝的不得了,没事就和别人显摆显摆,话里话外无不炫耀自己的小孙子。

    老头话音一转问道:“小钊你学过功夫?我看你身手矫健,可不像个普通人。”

    唐钊道:“小时候和舅爷爷学过一些粗把式,主要为了强身健体,还是您老人家明察秋毫,这都被您看出来了。”

    “那是当然,别看我老头子岁数大了,不过我眼睛可好使的很。”唐钊一记不大不小的马屁让张伯很受用,赞许的望着他说道:“我看你年纪不大,正是上学的年纪,不过你小子整天都轻轻松松的,你不读书了吗?”

    说到这,唐钊脸上一片黯然。

    “怎么了?看你小子的表情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唐钊苦笑道:“这事还真说不好谁对谁错,也怪我自己年轻气盛……”

    唐钊把自己辍学的经过说了出来,越说,脸上的失落更重一分,最后还没等他怎么样,张伯却生气的大怒起来。

    “那个赵连成作为市长家的孩子,就是这种家教吗?此子的所作所为就是一个败类,要是放在三十年前,一个流氓罪毙了他都是轻的。仗着老子的势为虎作伥,早晚有一天会犯了大事,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他。”

    张伯拍着唐钊的肩膀说:“小钊你是个好孩子,有一颗仗义的心,这点我老头子很欣赏,我想问你一句,你现在还想回到学校读书吗?”

    唐钊心头一震,张伯这么问,难道他有办法帮自己恢复学籍?

    脑子里思绪转了一圈,唐钊苦笑道:“算了,我舅爷爷说过,世上的路千千万万条,学习并不是唯一的出路,我打算等高考结束后,就去报名参军。”

    张伯点点头,眼睛里的赞赏越加浓郁:“好啊,这才像一个男子汉说的话,小伙子有志气,将来参军后一定要多立功勋,为国家争光。”

    唐钊咧嘴一笑:“那是当然,站在什么位置上就要使什么劲,既然参了军,就要对得起手里的枪。”

    这时唐钊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掏出电话向张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坐到一旁接了起来。

    张伯莞尔一笑,望着他手里老式的诺基亚1110心里叹息:看来小钊的家庭环境并不好啊,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电话是梁浩打来的,里面传来他兴奋的声音:“酒吧的位置选好了,就在新安区酒吧一条街。”

    唐钊眼睛一亮道:”花了多少钱?“

    “兑费二十万。”

    “怎么这么便宜?”

    梁浩道:“酒吧规模一般,是个小酒吧,再加上老板临时有事急着出兑,所以价格压的很低,行了我不多说了,你自己过来看看吧。”

    唐钊放下电话,和张伯笑着告别,说自己有急事先走了,然后飞快的出了公园,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直接驶向了酒吧。

    十几分钟后,出租车在一家门脸不大的小酒吧停下,唐钊付了钱匆匆跳下车,郝仁在门口等他多时,看到他下了车,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往酒吧里走。

    进了门,视野突然变得昏暗起来,唐钊眨眨眼睛视线渐渐变得清晰,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一百七八十平的巨型大厅,中央有个大型舞台,舞台的另一头连着高架,上面摆着音乐设备。舞台四周是一张张半人高的大理石桌子,桌面不大,而且没有座位。视线向外扩散,一间间连着台阶的隔断房面向最中央的舞台,把舞台和站台包围起来。在深处则是一张长长的吧台,里面的架子上摆着酒水,外面立着几个圆形升降椅。

    “唐哥怎么样?感觉不错吧。”徐亮和梁浩走过来兴奋道。

    唐钊点头赞叹道:“真不错,二十万能兑下这样一家酒吧很值。”

    梁浩举起一沓a4纸晃着说道:“这是转让合同,现在合同到手,这家酒吧就是我们的了,只要简单装修一遍,换个牌匾就能正常营业。兑费二十万,里面含五个月房租,等房租到期后,可以继续跟房主续签合同,年租金十二万,勾每个月一万元租金。”

    唐钊惊讶道:“租金这么便宜?房主不会是你亲戚吧?”

    徐亮嘿嘿笑道:“差不多吧,这个房主跟我老爹有点关系,要不然我们也不会找到这么便宜的地方。”

    唐钊点头道:“知道上一个老板具体为什么不干了吗?”

    梁浩道:“这件事有点复杂,上任老板尽管遮掩,不过我还是听出一些不对劲,似乎有人在刁难他。”

    “哦?这可稀奇了,到底什么人能逼的他连生意都不要了。”唐钊颇为好奇道。

    郝仁冷笑一声:“当然是有人眼红这家酒吧的生意了,我打听过了,这家酒吧人气很旺,买卖红火老板根本无意转让,不过有些人使了手段,这个老板才被逼无奈转让了生意,不过这家酒吧的老板也是硬气人,即使低价转让也不便宜他的对手,所以最后便宜了我们。这间酒吧的房主和亮子的老爸是战友,所以亮子得到了第一手信息,还没等老板贴出信息,就被我抢到手了。”

    梁浩皱眉道:“这倒是个难题,那些眼红的人既然能逼走上任老板,就一定会给我们使绊子。”

    徐亮道:“怕什么?有人敢使绊子直接打出去,没什么好担心,从明天开始,我亲自在店里盯着装修,我看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唐钊冷笑一声:“有亮子亲自坐镇我放心,平时我也会经常过来看看,酒吧现在是大家的财路,谁要是敢断我们的财路我就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郝仁道:“有你们两个盯着酒吧,相信没有谁敢在这里撒野,不过我们的酒吧叫什么名字?总不能用原来的名字吧?”

    梁浩道:“叫致青春怎么样?这是我们众城会第一个产业,同时也为了纪念我们兄弟的青春年华。”

    “好,就叫致青春,纪念我们十八岁的青红岁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