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狂徒之巅峰校匪 第十八章 迷茫

时间:2018-07-23作者:东海明珠

    唐钊离开王校长的办公室,一个人走在空落落的校园,只有鸟儿不时飞过留下一串鸣叫。

    记得昨天这个时刻,自己还在教室里和同学们一起复习,一夜之间物是人非。

    后悔吗?

    唐钊在心里反复问自己,最终一个坚定声音在心里呐喊。

    我不后悔!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依然会这样做。

    只是……我辜负了赵老师的一片苦心,辜负了舅爷爷对我的期望,我对不起他们……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此时,唐钊却红润着眼圈,一行热泪从他的眼底流到下巴上,然后落在地上。

    他不后悔,却感觉很内疚很憋屈。

    唐钊没有告诉任何人,一个人回到宿舍,把自己的生活用品收拾好,然后装进编织袋里。走到门口,他转身回望,宿舍里一点一滴的画面全都从记忆深处涌现出来。不知过了多久,宿舍的门关上,只留下一句深深地叹息,和青年离去的背影。

    他背着行李袋独自走在校园里,眼睛注视着每一幢建筑和角落,他要把这些深深刻入记忆里,生怕自己会忘掉。

    来到校门口,保安室里的几个中年大叔已经认识了他,微笑着和他打招呼,唐钊艰难的露出微笑,手却有些发抖。

    他舍不得,他不甘心就这样离开,可是木已成舟,一个没有半点背景的小伙子又能如何?

    他一个人在街上行走,路人们诧异的目光让他感觉特别火辣,好像每一个人都在嘲笑他一般。漫无目的不知走了多久,一家名为假日旅馆的小旅店出现在视线里,他拎着包走了进去。

    万幸的,他兜里还有一万一千元钱,这钱是他从光头超子的线人手里要来的,另一部分是巴小宇给他的劳务费,这些天他一直在用校园卡里的钱吃饭,平时也有梁浩徐亮这几个兄弟请客,所以这些钱他一分没动,今天刚好派上用场。

    “老板,给我开个房间。”

    假日旅馆的老板是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身材肥胖,目测有二百斤左右。

    此时这位胖阿姨正在偷菜,听到声音不耐烦的放下鼠标说道:“你想住好一点的还是一般的?好一点的一天四十,屋里有电脑可以上网,一般的每天二十,屋里只有电视机。厕所公用,店里不负责伙食,想吃饭得出去吃或者点外卖。”

    唐钊点点头道:“可以。”

    “身份证拿来我给你登记,现在警察查的严,黑户我们可不敢接待。”

    唐钊从兜里掏出一个钱包,里面红彤彤一沓人民币,让胖阿姨眼睛瞬间一亮,态度顿时变得热情起来。

    把身份证递给胖阿姨,唐钊道:“给我开一间最普通的房间,至于住多久我还没想好。”

    老板咂咂嘴,暗骂唐钊小气,钱包里有那么多钱却偏偏住二十元的房间。没好气的瞄了他一眼吧,扔过一把钥匙说道:“113号房间,你自己过去吧,注意把钥匙收好,省的被小偷钻了空子,我强调,私人物品不归本店管辖,丢了东西算自己的。”

    唐钊抿着嘴,拿起钥匙,拎着行李袋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胖阿姨伸着脖子望向唐钊的背影,嘴里喃喃自语:“一个小年轻带着这么多现金住我的小旅馆,我的多注意一些,最好别是一些被警察通缉的流氓混混。”

    唐钊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发现门锁是那种老式门锁,拇指大的锁头套在薄薄的门鼻子上,一点安全性都没有,随便一个大汉都可以将门一脚踹开。

    用钥匙打开门锁,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十几平米的房间,窗户旁边的电视柜上立着一台老式大背头长虹电视机,看样子少说也有十几年的历史了,电视机正对着一张简陋的床铺,不过还好的是,床上的被褥很干净。

    唐钊把行李袋塞进床底下,走到二尺宽的窗户边,把铝合金纱窗拽开一半,一股风吹进来,把屋里发潮的气味吹散不少,然后回手把电视机打开,自己则躺在了床上,枕着胳膊,听着电视里央视五套主持人解说乒乓球的声音,慢慢陷入沉思。

    中途,陈晨给他发了一条信息,他没有回,紧接着又是一连串信息发来,唐钊苦笑,直到陈晨的电话打来,他才犹豫着把电话接起来。

    “你在哪?”

    陈晨的声音有些焦急。

    “我……”

    唐钊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和陈晨叙说,直到陈晨又问了一句你在哪后,他才吐出一口气说道。

    “陈晨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电话另一头传来陈晨不可思议的声音。

    顿了一会,唐钊干脆说道:“我被学校开除了,我的前途一迷茫,未来不知道何去何从,和我在一起只会连累你。也许最好的结果,将来我会找到一家小公司,然后每个月赚着微薄的工资苟活一辈子。这样的我,是你想要的吗?”

    陈晨感觉鼻子酸酸,一行泪珠悄悄顺着脸颊滑落。

    “唐钊,一切都会好的,你那么优秀,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难到你。你要相信你自己,车到山前必有路,人生不是只有学习一条出路,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好吗?”

    “谢谢你陈晨,我让你担心了,我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我……想休息一会。”

    唐钊挂断电话,心里苦笑,除了上学以外,我还能有什么出路?陈晨,谢谢你对我的爱,我已经不配了。

    他的脑子忍不住幻想,未来十年后,自己穿着一身破旧的工作服,在一家小的制造工厂里没日没夜工作,一个月的辛苦付出却只换来很少很少的收入,勉强让自己和舅爷爷吃饱饭,当舅爷爷生病了,他却没有钱去医治,最后只能痛哭着送舅爷爷离开这个世界。

    想到这里,唐钊的眸子里闪烁惊恐和畏惧。

    不,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我不要舅爷爷辛苦一辈子却享不到福,我不要……

    泪水慢慢溢出来,从来没有这样一刻唐钊感觉自己如此脆弱,前途的迷茫让他畏惧,未来的种种不可预测让他感到彷徨,可是除了学习,自己还有其他的出路吗?

    我的路已经彻底断了。

    陈晨拿着手机和梁浩通话了很久,直到放下电话后,泪水已经湿透了衣襟,眸子里却闪烁怨恨的光芒。

    “骆冰?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唐钊才会被学校开除,他才会这样无助,他……”

    陈晨把电话放进兜里,不顾走廊里其他同学诧异的目光,迈起两条长腿向高三三班跑去。

    高三三班,骆冰抑郁的放下电话,当他知道唐钊被开除后,心里异常复杂,随后给唐钊打电话,却一直在通话中,等她再打的时候,那边电话已经关机了。

    张炜露出一副幸灾乐祸,快开心的快要上天了,唐钊这个凶神竟然被开除了,多少个日日夜夜这座大山压在他的胸口上,他却只能委曲求全,如今这座大山终于倒了,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兴奋的吗?

    他在惊喜之余又有些不敢相信,最后让赵程程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针扎般的疼痛让他龇牙咧嘴的笑了起来,因为这是现实的,那个凶神再也不会阻拦自己追求骆冰了。

    张炜活灵活现,像当日一样带着自己的三个死党,再一次聚到了骆冰身边,不过这次和上次不同,他的眼睛里多了一丝睥睨天下的感觉,唐钊走了,他就是这个班级当之无愧的老大。

    陈晨来到三班,看到几个男生围在骆冰身边,其中一个颇为英俊的男生坐在骆冰身前的桌子上,有说有笑的谈着什么。

    陈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同时心里泛起深深的悲哀。

    唐钊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女人才断了自己未来的路吗?

    骆冰眉头深蹙,终于对喋喋不休的张炜失去了耐性,说道:“够了张炜,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这些没用的东西,你要是没什么事就离我远点。”

    “冰冰,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如果不是因为唐钊这个贱坯子,也许我们早就一起去欣赏江边的风光了,享受夏季带来的温存,体会情侣之间独有的乐趣。”

    “你做梦呢吧?”骆冰忍无可忍,生气道:“你是不是太高看你自己了?我骆冰嫁不出去了非得和你在一起?你算老几呀?”

    张炜一时间被骂的反应不过来,一脸惊愕的望着骆冰,他从来没有想过,骆冰这样温柔优雅的女孩竟然也会骂人,虽然没有任何脏字,可也是毫不客气把自己给骂了。

    就在此时,陈晨像一只发了疯的母豹一样冲进三班教室,目标径直指向骆冰,然后在无数人惊讶的目光下,用力挥出手,一道刺耳清脆的声音响起,下一刻骆冰捂着脸颊,眼睛里尽是不可思议。

    “你就是骆冰对吗?唐钊真是瞎了眼睛,竟然因为你这样的女人去惹市长儿子的麻烦,现在他被开除了,未来的路也断了,你竟然还和这些男生勾勾搭搭,你到底长心了吗?唐钊为你出手完全不值得,因为你不配。”

    骆冰捂着哭了起来,没有半点停止的意思,反而越哭越伤心,不一会泪水就打湿了衣襟。

    唐钊因为她的原因被开除,如果没有她的请求,唐钊也不会去为巴小宇讨公道,也就不会被学校开除,她心里本来就异常难过,此时被陈晨这样一说,肚子里的苦闷和委屈夹杂着眼泪通通发泄了出来。

    “你还有脸哭,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女人。”陈晨厉声叫骂,恨不得再给这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女孩一个耳光。

    张炜终于反应过来,看到骆冰哭泣,心里顿时一急,手臂运足力气,抬手给了陈晨一巴掌,声音比上一个巴掌还要清脆响亮,陈晨的身体顿时撞在身后的书桌上,嘴角溢出了血痕,漂亮的脸蛋上出现五道鲜红的指印。

    张炜正要指着陈晨怒骂,人高马大的徐亮突然冲了过来,一脚把他踢翻倒地,然后骑在他的身上就是一串耳光,打的张炜不断求饶。

    梁浩带着郝仁还有几个众城会的兄弟紧接着鱼贯而入,全都涌进三班教室里。

    赵程程和刘然等人想要出手帮助老大,却被郝仁一巴掌下去打的老老实实,缩着脖子看着张炜被徐亮这个大猩猩施以酷刑却无能为力。

    “嫂子你没事吧。”梁浩赶紧把陈晨扶起,看着少女脸上的指痕,心里不由得一疼。

    “他妈地徐亮你起开,老子要废了这个孙子。”

    梁浩怒火冲天,他从没像今天这样愤怒过。

    看到他冲过来,徐亮吓了一跳,赶忙从张炜身上跳起来,紧接着,只见梁浩像疯了一样,用甩棍向张炜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打的张炜抱着脑袋哭爹喊娘,哀嚎声刺入人心,痛苦到极致,巴不得平时不喜欢的老师们赶紧来上课,顺便把他从火坑里救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