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狂徒之巅峰校匪 第十七章 就这样结束了

时间:2018-07-23作者:东海明珠

    夜晚骆冰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里异常烦躁,明亮的大眼睛闭上睁开,睁开闭上,反反复复让她的眉心都疼了,一张失望低落的虚幻脸庞时刻在脑海里浮现,让她心尖莫名疼痛。

    她的宿舍在最顶楼,是一个两人间,这里是宿舍楼最好的房间,屋里不仅宽敞还自带卫生间,为了出行方便学校还给安装了电梯,然后发给每个住在顶楼的同学一张电梯卡用来保证安全。

    当然,宿舍顶楼的环境好,它的价格也不便宜,普通人家的孩子根本住不起。这相当于vip卡和普通会员卡的差别,价格不同待遇就完全不同。

    清冷的月光顺着窗户照进来,骆冰坐起身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在月光下显得非常神秘,她望了望对面的室友,发现那个女孩睡得正酣,鼻息里传出轻微的呼噜声,薄薄的毯子早就不知道飞到了哪里,露出一片让人血脉喷张的雪白。

    骆冰摇摇头,轻手轻脚下地,先帮室友把毯子重新盖好,然后拿起电话走进了洗手间。

    江东省省城,临江的别墅里,一个中年男士正在书房里看文件,不过四十几岁的年纪鬓角却已经泛白,他摘下黑框眼镜,闭上眼睛疲劳的捏捏眉心,身后复古式的摆钟指针一晃一晃,传来一成不变的咔咔声。

    桌上的手机振动起来,男人睁开眼睛,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下意识回头望了眼摆钟,发现指针刚好指向十一的位置,他的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

    “这么晚了,怎么还给爸爸打电话?”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骆冰清脆平淡的声音:“睡不着,我知道这个时间你也没睡,所以打电话问候你一下。”

    “你这是在关心爸爸吗?”

    男人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气质优雅散发出一股书卷气。他笑起来的样子很英俊,虽然已经四十几岁,却依然挡不住他那份成熟稳重的魅力。

    “算是吧。”

    淡漠声音让男人无奈苦笑,看来女儿还是对自己有隔阂啊。自从和她妈妈离婚以后,女儿对自己的态度就愈发冷漠起来,可如果不是真的难以忍受,谁又会选择离婚呢?

    “你有心事?”洛天河轻声问道。

    “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电话另一头顿了片刻说道。

    “说说吧,看我能不能帮上忙。”洛天河突然坐直了身体,不过他的声音依旧不紧不慢。

    骆冰通过电话把自己的想法和父亲说了一遍。

    “这件事都是因我而起,如果我不去找他帮忙,他就不会惹上这个麻烦,所以我希望你能帮忙说说情。”

    洛天河沉吟片刻说道:“这个忙我不能帮你?”

    “为什么?这不就是你一句话的事吗?”

    洛天河苦笑道:“傻丫头你也太高看你爸爸了,龙江现在局势不稳定,上层官员波动很大,在这个时候一件小事很可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政治这个东西你现在不懂,你爸爸虽然在省城当官,可手还伸不到龙江市,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

    骆冰沉声道:“口口声声说爱我,我看你就是个大骗子,你就是不想帮我。”

    洛天河平缓的声音变得焦急起来:“爸爸只有你这一个女儿,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这是毋庸置疑的。至于你让我帮忙的事,爸爸不是不想帮,而是不能帮,因为这里涉及到派系问题,我担心如果这件事我插手了,事后反倒会害了那个孩子,你明白吗?”

    电话的另一头,骆冰紧咬嘴唇,其实她也明白父亲的苦衷,如果这件事父亲真能帮忙一定不会推辞,可即便如此,她依旧感到有些失望。

    “好了,我知道了,我要休息了。”

    “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

    “事情还有转机,你先不要着急挂电话。”

    骆冰眼睛一亮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洛天河重新露出微笑,以他的阅历,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很重视那个男生,如果他能把这件事办好,相信女儿和自己的感情会缓和许多。当然,最重要的他知道女儿还小,这个年龄女生重视一个男生需要其他理由吗?

    可是她太小了,还不到谈恋爱的时候。

    所以洛天河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办法,既能让女儿感激自己帮忙,又不会怪自己干预她的感情生活的办法。

    “这个叫唐钊的男生,家境清白,这次犯到那个二世祖手里,我看他的学籍是保不住了。”洛天河喝了口水款款说道:“开除学籍代表什么我想你也很清楚,而且我想没有哪个学校还会继续要他,只因为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既然这样,我们不妨从其他地方想想办法,为他打开另一条道路。”

    老家伙啰嗦了半天,骆冰有些不耐烦道:“你有什么办法就直接说出来吧。“

    “让他去参军。”

    “你说让他去部队?”

    洛天河不再啰嗦道:“没错,让他走军队系统,然后锻炼几年,如果他能适应军旅生活,就留在部队继续发展,表现好上个军校未来当个军官也不错,现在军队对人才很重视。这个唐钊如果真像你说的学习那么好,将来一定会有出头的机会。就算他耐不住军队的生活,他退伍后我会帮他安排转业的机会,到时候给他找份好工作也不错。”

    骆冰频频点头,说道:“这个主意不错,赵连成不针对他还好,如果唐钊真的被开除学籍,就按照你说的办,这件事我会跟他说。”

    “这回满意了?”洛天河笑道。

    骆冰哼了一声:“这次表现不错,希望你能一直坚持下去。”

    女儿的话顿时让洛天河心情大畅,比三伏天喝上一碗酸梅汤还爽快。

    “你堂哥上个月刚刚从少校晋升为中校团长,如果唐钊无法参加高考,可以让他到你堂哥手底下当兵,有你堂哥照料你也能放心不少。“

    “可以,你既然已经安排好了,那我就放心了,晚安,我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电话里传来盲音,洛天河拿着手机苦笑。

    放下电话,骆冰躺在床上,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唐钊剃着平头,身穿军装的样,想着想着,少女噗嗤一笑,赶忙捂住自己的小嘴,心虚似的瞄了眼室友,发现室友依旧睡得香甜,这才美滋滋的闭上了双眸。

    次日一早,唐钊吃完早饭,刚刚回到教室,发现赵连成鼻青脸肿出现在班级门口,然后冲他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伸出手在脖子下方做出一个斩首的动作,然后幸灾乐祸的离开了。

    唐钊拳头攥的嘎吱响,要不是旁边一只小手拽着自己,他早就冲过去把赵连成修理一顿了。

    “你拽着我干什么,老子就是看不惯他那嚣张的样。”

    骆冰无语的摇摇头,松开手继续和桌上的书本叫起劲。

    唐钊自讨个没趣,恨恨的拿起钢笔在一张白纸上画了起来,不一会,一个骑着三轮车的赵连成惟妙惟肖出现在纸上,身后追着两只大狼狗,他的手却高高举起,因为前面一支ak47正远远指着他,画中一滩水渍顺着他的裤裆流下。

    唐钊满意的收起钢笔,把画往骆冰面前一扔,脸上露出一副洋洋得意。

    骆冰看着画,笑着瞄了他一眼,然后叹息一声。

    上课铃响起,同学们收起嘻哈等待老师进来,却不想教导处的张主任进来了。

    他站在讲台上示意同学们安静,对于张铁脸的出现,同学们心里异常好奇,却又不敢表现出来,一个个寒蝉若禁,生怕被他叫出去训话。

    等学生们彻底安静后,张主任说了句这节课自习后,示意唐钊和自己出来。

    唐钊心头一沉,该来的还是来了。

    骆冰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拳头紧紧握在了一起。

    唐钊跟在张主任身后向校长办公室走去,中途遇见班主任赵玉洁老师,老人家望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又忍住了,重重叹息一声,拍了拍得意学生的肩膀,失落的离开了。

    唐钊一边跟张主任走,一边回头望向赵老师的背影,鼻子突然一酸,让他狠狠吸了几下。

    老师,对不起,唐钊辜负了您的厚爱。

    校长办公室,王校长一脸意气风发坐在那张纯皮的逍遥椅上,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就连眼眶上戴着的那副钛合金眼镜也擦拭的锃亮。

    赵连成以受害人的身份出现在校长室,因为受了伤所以特殊照顾让他可以在沙发上坐着。

    唐钊和张主任进来后,这小子脸上的那抹得意完全不加掩饰,让人恨不得再给他几个耳光。

    “你叫唐钊对吗?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王校长推了下眼镜问道。

    “知道,打架。”

    王校长看着办公桌上的资料,缓缓道:“这段时间我和你的班主任老师咨询过你的信息,你是一个好孩子好学生,你的学习成绩也非常优异,上帝给了你一个好脑子,可你为什么不好好做人呢?”

    唐钊目光锐利起来,直视王校长说道:“我的脑子好使是我爹妈给的,跟你的上帝没有关系。至于我的人品如何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我打架了没错,可是打架跟人品有关系吗?”

    “牙尖嘴利,你这是蔑视师长。”赵连成指着他喝道。

    “聒噪。”唐钊横了他一眼,道:“再敢指着我,信不信我把你的手指头掰折?”

    “你……”赵连成吓了一跳,他已经被唐钊揍出了心理阴影,此时被他一吼,第一时间把手指头缩了回去。

    “操,垃圾。”唐钊翻了翻眼睛不屑道。

    王校长用力拍桌子,怒道:“唐钊你放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校长室。”

    唐钊抱着胳膊笑道:“那么校长大人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呢?赵连成坐着我站着,你们两个分明就是一丘之貉,想收拾我,我接着就是,说吧,你想怎么处理我。”

    王校长深深注视他几秒钟,打开烟盒抽出一根金南京扔了过去。

    唐钊两指一夹,准确的把烟夹在手里,从兜里掏出那个五毛钱的滑轮打火机点上火,美美的抽了一口。

    王校长给自己点上一颗烟,靠在椅背上说道:“不得不说,你小子是个人才,而我也非常喜欢人才,希望八中成为孕育人才的摇篮。不过可惜,今天我可能要亲手扼杀一个人才了。”

    唐钊不理他,依旧抽着烟,顺手把烟灰弹落到地板上,似笑非笑的望着王校长。

    “作为你的师长,老师也不想难为你,但是你要知道,在一些事情面前,老师也会无能为力。”

    赵连成冷冷说道:“王校长你说话要注意分寸。”

    王校长点点头继续说道:“唐钊你这次犯得错不简单,如果只是打架这样的小事,老师也会睁一只闭一只眼,因为你学习好,能为学校争光,所以这就是特权。但是你不该向赵连成勒索十万元,这些钱已经足够你判刑,如果不是老师从中周旋,你现在已经在管教所里吃窝窝头了。”

    唐钊心头一动,看来赵连成把给巴小宇的那十万元钱算到了自己身上。

    王校长赞许道:“事情具体如何你自己心里明白,也万幸你没把另外的钱拿走,否则真是谁也救不了你了,你明白吗。”

    唐钊点头,他知道王校长口中另外的钱,正是他殴打赵连成要出来的那十万,而不是他主动给巴小宇的十万。

    “这件事情的影响很严重,所以学校迫于压力,同时为了整顿校风,经过校领导一致决定,你被开除学籍了,今天收拾好东西就可以离开学校。”

    我被开除了?

    虽然心里已经预料到了结果,可是从王校长嘴里亲口说出,唐钊还是感觉心脏抽搐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