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狂徒之巅峰校匪 第十一章 兄弟齐心

时间:2018-07-23作者:东海明珠

    七八根铁棍砸来,唐钊脚下一滞,双手瞬间拄地,身体向后翻滚几圈,数根铁棍敲在水泥地上,坚硬的地面出现一道道深痕,碎末纷飞。

    漂亮的动作让不少女同学眼睛为之一亮,心底高声喝彩。

    刘黑子双手抱着胳膊,活神活气看着现场,手下的兄弟们不负众望,这一会功夫就把八中的学生打倒一片,剩下的也成强弩之末,迟早被淹没在人群里。

    嘴唇向前努了努,似笑非笑看着不远处那个还在‘挣扎’的青年,身后五六个身穿黑衣的嫡系拎着棒球棍加入战团,目光嗜血般向唐钊扑去。

    对方人太多,唐钊尽管暴怒连连,连续击倒数人,却依旧有些孤木难撑,又有五六个身高一米八的人加入战团,十几根铁根在眼前杂乱无章挥舞,根本让人无法近身,靠着灵活的身体和超强预判力,唐钊左躲右闪,身体不断后退,最后依然被一根棒球棍打在腰上,让他不由闷哼一声。

    战斗随着他的挪移,身后就是保安室门口,已经退无可退。身前十几个混混大喝一声,士气高涨,这个灵活像猴子一样的家伙终于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了。

    这时,唐钊眼前一亮,保安室门立着一把圆形尖口的铁锹,锹头平滑发亮,是平时保安们清理垃圾用的工具。

    唐钊二话不说,迅速把铁锹抓在手里,气沉丹田,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向前抡起,空气中响起啸啸摩擦声。

    围堵的混混们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后退,一根来不及收回的镐把被光亮的锹头拦腰斩断,手持半截镐把的混混一脸懵逼,突然看到那个握着铁锹的青年笑眯眯向自己看来,顿时吓得他脸色发白,扔下半截镐把扭身就跑。

    敏锐的直觉让这个混混非常相信,眼前那个握着铁锹的青年已经怒火冲天,下一刻那把锋利的铁锹就会斩向自己的脑袋。

    这种十八九岁的小青年敢打敢冲,做事不考虑后果,万一真用铁锹把自己给砍了,回头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帮刘黑子打架是友情赞助,最后顶多收个一百元赞助费,这点小钱根本犯不上让自己顶到前面去拼命。

    五个刘黑子的嫡系手下面面相觑,最后不屑冷笑。

    兄弟们什么风浪没见过,不就是一个拿着破铁锹的小年轻吗,当年和黑哥出去砍人的画面不比这个还震撼,这些找来临时凑数的家伙果然不靠谱,站队形可以用他们,动真章还得自己这些兄弟。

    唐钊用力握了握铁锹握把,感觉慢慢顺手起来,突然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牙齿,心里怒火更胜三分。

    刚才仗着武器打的很过瘾是不是,这回老子让你们哭着回家。

    唐钊二话不说,拎着铁锹主动冲了过去。

    五根铁根毫不犹豫迎着脑袋扫来,唐钊身体下弯,铁棍夹杂着棍风擦着脑袋划过。下一刻,他手腕一转,铁锹如臂使指般把另一根铁棍磕开,为自己身前打开一条道路,脚步瞬时加快,身体闪电般冲到混混身边,脚尖如锥子般踢在一人小腿的前壁骨上,脆弱的骨骼不堪负重,响起轻微的咔嚓声,混子抱着腿躺在地上。

    那人倒地后,身体上方留出空隙,唐钊握紧铁锹用力甩出,铁锹的锹头砍在旁边混混的后背上,将他的黑色背心砍出一道口子,下面皮肉翻开顿时鲜血直流,疼的他哇哇大叫,却被唐钊一脚踹在腰眼上,身体滚葫芦一样趴在地上。

    转瞬间,两个同伴失去战力,剩下三人神色露出慌张,手里的铁棍不由慢了几分。

    唐钊没有半点犹豫,铁锹大风车一般再次抡起,回身斩在一人的大腿上,瞬间红色液体漫出,杀猪般痛苦的叫声响起。

    剩下两人大惊失色,铁棍掉在地上,不顾地上的同伴,脚底抹油,转身撒丫子就跑。

    唐钊骂了一声,也不理其他人,拎着铁锹就追,更是吓的那俩人灵魂出窍,恨不得自己多长两条腿。

    此处的画面早就引起大多数人的注意,此时看到这个凶神恶煞的青年拎着铁锹追过来,拦在路上的混混被他眨眼间砍倒在地,顿时把众混混都吓的亡魂皆冒,士气全无,呼啦啦转身就跑。

    校园里突然上演这样一幕,数十个冲进校园里的混混忙不迭向校外跑去,嘴里哇哇大叫,就连手里的武器都不知扔到了哪里。后面一个脸上沾着血丝,手里拎着铁锹的青年撒腿狂追。不时把跑得慢的踹倒在地,遇到顽强的直接一锹下去,混混的屁股和大腿这些肉厚的地方彻底遭了秧,血呼呼的一幕更是把逃跑的混子吓的心惊胆战。

    眨眼间冲进学校的混子跑得一干二净,围观的同学们兴奋的欢呼起来,无论男女一双双眼睛盯在那个染血的白色t恤身上,嘴里疯狂呐喊助威。

    就连被陆威扶着的张主任也是拳头紧握,紧抿嘴唇,神色激动的看着。

    戏剧性的一幕让刘黑子面皮跳动,把手里半截香烟重重扔在地上,使劲用脚碾碎,抓过一根棒球棍子欲势向前。

    “他妈个巴子的,这帮只会添乱的废物,超子抄家伙咱们自己上。”

    一个双臂纹龙画虎,身体竹竿一样的光头青年赶紧拉住刘黑子。

    “黑哥,场面已经混乱了,这些外面找来的朋友丢了胆子,咱们的人这会冲上去只会乱上加乱,校门口就这么大,两边人冲在一起,人挤人,兄弟们的战力发挥不出来,挤在一起,说不定都会被那个小疯子砍了。”

    ”他妈地,你说怎办?“

    “撤。”光头超子毫不犹豫说道。

    接过超子递来的香烟,刘黑子狠狠吸了一口,稍稍平复心绪,正好与唐钊冷冽的目光对视在一起。

    看到对方挑衅的眼神,刘黑子咧咧嘴说道:“这小子有点血性,是一号人物,今天就便宜他了,咱们撤。”

    超子点点头,和刘黑子带着一群嫡系匆匆回到对面马路,上车后,超子问道:“这些过来帮忙的朋友怎么办?”

    超子不提还好,这一问刘黑子顿时火冒三丈:“一群废物,让他们都撤,你回头计算一下,到底伤了多少人,需要多少钱直接去找二姐领。他妈地,狐狸没打着惹一身骚。”

    超子下了车,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大喇叭,正要高声喊道,突然光头一缩,麻溜钻回车里。

    “哥,条子来了?”

    “不是已经打好招呼了吗?”

    “不是派出所的,看样子是是防爆大队的车。”

    刘黑子点头,没有回头观看,吩咐道:“开车。”

    一阵汽车轰鸣声响起,刘黑子和他的嫡系人马驾着黑色大众车队离开,只留下校门口一群目瞪口呆的小混混。

    三辆福特f550大型越野车威风凛凛停在八中门口,车门打开,数十名头戴钢盔手持钢盾的防暴警察跳下车,把混混们包围在中间。

    “蹲下,全部抱头。”

    “全都老实点,把武器扔掉……”

    一名身穿战术背心,手持*的警察勒令唐钊放下武器,抱头蹲在地上。

    唐钊把铁锹仍在一边,在枪口下老实蹲在地上,这种枪他听说过,发射橡胶子弹,是非致命性的枪支,主要用于防爆,不过打在身上却依旧很疼,他可不想凭白挨上一枪体验感觉。

    此时张主任正和一名防暴警察交涉,嘴里义正言辞,并时不时指了指蹲在地上的唐钊。

    过了片刻,那个和张主任对话的警察走过来,示意唐钊站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小伙子好样的,没给八中丢人。”说完,丢下一脸茫然的唐钊,和其余警察一起把小混混们扣上手铐,因为涉案人员比较多,防爆车不够装这么多人,随后又来了几辆警车,这才把所有涉案人员全部装进车里带走。

    唐钊用手捂着后腰,这里被人用棒球棍打了一下,仗打完了突然开始疼起来。

    回过头,发现刚刚一起打架的同学们都望向自己,唐钊放下胳膊,露出一张笑脸。

    数十名小伙子欢呼起来,慢慢的,越来越多没有离开校园的学生加入进来,跟着一起欢呼起来……

    剩下的事情变得简单,唐钊和三十几个参与打架的学生被张主任带到教导处,因为人太多,教导处狭小的空间根本装不下这么多人,有些人甚至站到走廊里,不过大家依旧没有从胜利的氛围中缓和过来,在走廊里相互吹着牛,叙说自己刚才是多么勇敢。

    唐钊和梁浩徐亮这几个重要人员站在教导处里面,提心吊胆被张主任批斗了半个小时,最后被张主任大手一挥集体滚了出来。

    学校篮球场上,众人围坐一圈,郝仁眨眨眼睛说道:“这就完事了?”

    梁浩说道:“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我是说张铁脸就这么放过咱们了?没记大过?”

    徐亮摸摸脑袋说道:“他刚才没说,我想应该不会记过处分了。”

    唐钊笑呵呵说道:“因为张主任生气了。”

    众人哈哈大笑,郝仁说道:“那我们还得感谢刘黑子了,要不是他打了一下张铁脸,我们这顿处罚谁也跑不了。”

    夜晚,众人在大胖海鲜烧烤欢呼庆祝,三十几个大小伙子包场了整个摊位,其他顾客看到这几十个年轻人一起聚餐,嘴里吐着脏话吆五喝六吹着牛逼,客人们全都不由自主去了别人家,可把满身油腻的老板愁坏了。

    不过想到这些小崽们正值年轻的岁数,肚子里能吃能喝,一桌的消费顶平时两桌,老板的胖脸上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抱着一箱啤酒放在一张桌下,心头算了算,这会功夫,光这一桌就已经喝掉了三箱啤酒。

    众校匪喝着啤酒撸着串,年轻的脸庞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昏黄的路灯下,小飞虫翩翩起舞,画面由近拉远,展现出一副不同的画卷。

    徐亮脚步踉跄,面色发红,不过眸子里依旧闪烁兴奋的光芒。

    “兄弟们,今天干倒了刘黑子,大家能扬眉吐气,这全都是唐哥的功劳,让我们敬唐哥一杯。”

    众人纷纷起身,把酒杯倒满,异口同声高喝道。

    “敬唐哥!”

    唐钊端起酒杯,从容站起向四周示意。

    “能打退刘黑子,这不是我唐钊一个人的功劳,是所有兄弟共同努力的结果,没有你们光靠我一个人也不会有作为,所以,这杯酒大家应该一起喝,不为别的,因为我们是兄弟,我们兄弟携手打退了数倍于我们的敌人。”

    梁浩举起杯子用力敲一下桌子。

    “喝,兄弟齐心。”

    “其利断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