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狂徒之巅峰校匪 第六章 小树林走起

时间:2018-07-23作者:东海明珠

    铃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看热闹的同学们一哄而散纷纷回到座位上,班主任的赵玉洁老师六十多岁的年纪,岁月只在脸上留下淡淡的痕迹,多年的教育生涯让她身上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赵老师教学质量过硬,手里教出过不少优秀学生,就连龙江市一些官员也出自她的门下,虽然她早已过了退休年纪,却依然被学校返聘回来继续为教育事业做出贡献。

    紫色镂空花纹的金属花镜,被镜腿上金属细链挂在脖子上,赵老师腋下夹着化学教案,双手背在一起,在门口平静的看着不远处四个身体叠在一起的学生。

    至于唐钊,他此时早就乖乖回到了座位上,认真对着一本化学书,一丝不苟的装模作样让骆冰有些好笑。

    赵老师目光在班级里扫视一圈,发现所有学生都低着脑袋认真自习,心里暗暗点头,不愧是重点班的好学生,从来不会被外界因素打扰学习。

    对于张炜四人为什么会叠在一起,她心里第一时间认为是其他班的学生过来调皮捣蛋,自己的学生被欺负了。

    所以她很生气,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有不学习的学生跳出来捣乱,这样下去不是直接给三班拖后腿么。

    “这节课自习,那四个玩的挺开心的到办公室找我。”说完,赵老师转身便走,他决定一会要找教导主任务必处理好这件事。

    四人慢慢爬了起来,感觉全身都在痛,看向唐钊的目光中带着怒火,怨恨,还有畏惧,张炜冷哼一声,带着同样不甘的三人一瘸一拐离开了教室。

    教室里重新变得安静,除了个别学生依旧心无旁骛在和书本较劲,其他的无不好奇看向唐钊,今天他的行为彻底颠覆了同学们的三观。

    这算小白兔越级进化吗?可就算老虎与四条恶狼搏斗身体也会挂点彩,然而唐钊呢,别说受伤挂彩,竟然把班级里有名的刺头们打的毫无招架之力,这家伙是人形暴龙吗。

    一串串问号在同学们脑子里画圈,愈加感到唐钊变得神秘起来,对他越来越好奇。

    骆冰同样感到不可思议,她甚至感觉自己像做梦一样,刚才的一幕推翻了唐钊在她心里的印象,他在扮猪吃老虎?可是他为什么忍了三年却在今天突然爆发,难道是因为我?他看到张炜追求自己,所以吃醋了?

    不断的推理,骆冰化身福尔摩斯,得出的最终结果让她脸上一红,目光有意无意瞥了同桌一眼,一股莫名的得意涌上心头,一切尽在不言中。顺手拿起一本书放在身前,却一点也没发现书拿倒了,依旧津津有味的看着。

    不知过了多久,张炜四人回到班级,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教室里一时间变得有些吵杂。

    “唐钊,赵老师让你去办公室一趟。”张伟幸灾乐祸说道。

    “知道了。”

    唐钊起身离开座位,向门口走去,突然回头望了张炜一眼,发现这个家伙竟然示威似的冲自己扬了扬脖子,然后伸出一根带着侮辱性的中指。

    唐钊身体即将离开班级,突然抬起胳膊伸出一根小拇指,然后勾了勾,气的张炜冷哼一声,把手里的圆珠笔捏成两截。

    办公室里,赵老师端庄的坐在椅子上,两只胳膊叠在桌子上,身体前倾,默默注视自己的得意学生。

    唐钊低着脑袋,身板溜直,一言不发,整个办公室里只有这师生二人,其他老师都在不同班级忙着上课。

    “老师我给您丢人了。”

    凝重的氛围顿时轻松起来,赵老师一叹:“唐钊你是我带的这一届高三年级老师非常看重的学生,从我刚接手三班班主任的时候,老师就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而且你的档案我也看过,从高一开始,你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优,老师不敢相信你会去打架,特别是在眼下最重要的下学期。”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张炜他们先惹到我。”

    “张炜这几个学生虽然喜欢调皮捣蛋,但都是小打小闹。”

    赵老师拿起保温杯喝了一口茶水,身体靠在椅背上,目光吊着唐钊说道:“他们惹你,你不会告诉老师吗?现在你动手打了人,就算你有理也没理了,他们完全可以去找教导主任举报,说你是校园暴力。我看过这几个孩子的伤,老师都没想到你下手竟然这般狠辣,张炜身上多处软组织损伤,伤处高高肿起,他们是你的同学不是你的敌人,你下手怎么没有一点分寸?“

    唐钊紧抿着嘴唇,心有不甘说道:“狼只有打疼了才不敢祸害羊群。”

    “张炜他们是狼,那你就是猎人吗?”

    赵老师把保温杯重重立在桌子上:“乱弹琴,如果武力真的能解决问题还要警察干什么?法院的法官集体下岗好了。我们生活在一个集体里,处理事情的办法有很多,武力解决却是最下层的办法,今天你打了别人,别人心里怨恨你,明天同样会找更厉害的来打你,仇恨只会越积越多,后果你想过吗?”

    “我明白了老师,以后遇事我会考虑。”

    赵老师点头:“认错的态度不错,孺子可教,社会在不断发展进步,你的心思应该用在适合你的地方,老师活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哪个打架斗殴的最后有好下场。今天我为你敲响警钟,希望你以后做事三思后行。至于张炜他们几个,我也谈过,他们也同意以后不找你麻烦,所以你要扎心用功复习,考一所好大学为自己争光也为学校争光。”

    赵老师说了这么多,唐钊知道是为了自己好,心里很感谢老师的用心良苦,不过他不相信张炜会听老师的建议安稳下来,他里子面子丢的一干二净,恨不得掐死自己,他会老老实实听话,鬼才相信。

    中午吃饭时,陈晨在唐钊对面坐下,餐盘里装了很多肉菜,然后笑眯眯夹到唐钊的盘里,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笑了。

    唐钊表面没有反常,心里却纠结起来,他已经察觉出陈晨对自己的心意,少女的青睐让他感动。可对于骆冰,那张清水芙蓉的脸庞不时在心里浮现,两个女孩都很漂亮,不同的气质和不一样的感觉,让唐钊莫名犯愁,他知道自己对两个女孩都有好感,虽然骆冰没有任何表态,但他始终带着期待。

    困难的抉择让他纠结万分,平时香甜可口的菜肴今天却像嚼蜡一样没有滋味,偏偏还要装出一副很好吃的样子,这种苦闷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自己种出的苦果只能自己来吃。眼睛还不时在食堂里心虚偷瞄几眼,生怕被骆冰撞见自己和陈晨一起吃饭,把这种青春期少男纠结的心态体现的淋漓尽致。

    吃过午饭,和陈晨辞别并相约一起共度晚餐后,唐钊回到教室,身体刚刚坐下,发现书桌夹层里有一张纸条,打开后上面歪七扭八写着:你如果牛逼,现在就来东区的小树林。

    唐钊把纸条攥成一团,塞进兜里,起身离开教室向小树林走去。

    东区树林的围墙下,十来个小青年凑在一起,或蹲着或靠在树上,嘴里抽着香烟,烟雾缭绕,嘻嘻哈哈没个正行。

    张炜神色倨傲,身后跟着赵成成,刘然还有陈郑三个小弟,掏出一盒硬中华扔给赵成成,示意他发圈。自己则走到墙根附近,亲自递出一根中华。

    “亮哥抽烟,一会那个小子过来,哥几个不用给我面子,往死了揍,出了事我担着。”

    半个身子倚在墙上的徐亮身高一米八左右,留着一头过耳长发,两条长长鬓角搭在锁骨上,后脑处一绺白色头发甚是扎眼。

    接过张炜递来的香烟,放在鼻下闻了闻,徐亮笑道:“烟不错嘛,还是炜少兜里的子弹充裕。”

    张炜面带嘚瑟,谦虚道:“这都是别人送给我家老爷子的,老爷子嫌烟盒太硬揣起来扎手,就仍在箱子里便宜我了。”

    徐亮点头问道:“那个小子什么背景?”

    “他叫唐钊,我们班里的同学,以前老老实实的,没想到今天发了疯,逮谁咬谁,这是病得治,除了亮哥一般人够呛能药到病除。”张炜一记马屁拍过去,徐亮洋洋得意,继续说道:“不过这小子会点把式,平时都是扮猪吃老虎,今天突然来这么一下,兄弟我措手不及被他偷袭,现在身上还疼呢。”

    徐亮目中带着讥讽轻笑一声,对张炜的话不可置否,也不点破,这货啥德行他知道,如果不是亏吃大了才不会又送好烟又请吃饭,说明一会要收拾的人不简单。

    不过就算那小子是个硬茬子,自己身边十几个兄弟用人堆也能推死它,亮哥根本不怕。

    “都是兄弟,这点小忙算什么,自打上了高三,兄弟们松筋骨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没人敢冒头起刺,真是越来越没意思了。”

    张炜笑道:“那是,在咱们八中谁不知道亮哥的名号,这可是一刀一枪硬拼出来的,论资历,现在学校里有几个敢和你掰掰腕子。”

    徐亮一副很受用的样子,美美抽了一口中华,说道:“一会九班的梁浩和他表弟郝仁也会带人过来,都是无聊闲的,听我一说有活干,都屁颠屁颠过来了,这次就便宜你小子了。”

    张炜惊喜道:“一会浩哥和仁哥也来,真是荣幸之至,有你们几位出面,看来我们班那个小子今天不死也得脱层皮。事情办妥,今天晚上兄弟做东,鱼香阁大搓一顿,然后去唱ktv。”

    徐亮哈哈一笑,拍拍张炜的肩膀:“那就让兄弟你破费了。”

    张炜跟着一起笑起来,嘴里却谦虚应该的,都是兄弟花点小钱算个啥。

    赵成成一溜小跑来到张炜跟前,指着远处鼓囊着腮帮子说道:“炜哥,来了。”

    张炜面色阴鹫,目光冷冽望向越走越近的唐钊,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口咬碎那个混蛋。

    “亮哥就是他,一会不要留手往死里打。”

    此时,吃过午饭的梁浩和郝仁带着七八个人懒洋洋走了过来,刚刚路过东区高一的宿舍楼,就看到前方的小树林里十几个人从地上站起,聚拢到一块。

    郝仁嘿嘿一笑:“看来亮子他们准备开始了,哥咱们也快点,去晚了啥都没有了。”

    梁浩笑着点头,突然面色一变,双脚向钉子一样定在原地,脸上露出一抹玩味。

    “等等,我们等会在过去,现在往后退,在宿舍楼旁边看戏。”

    郝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道:“啥意思?看什么戏。”

    梁浩没搭理他,伸出手指向前一点,只见身穿白色体恤,浅蓝色牛仔裤,脚踏白色运动鞋的唐钊孤身一人向小树林走去,步伐沉稳,每一步距离相当,好像尺子量过一样。

    郝仁下意识摸了摸脸说道:“好,那我们就再等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