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狂徒之巅峰校匪 第五章 叠罗汉

时间:2018-07-23作者:东海明珠

    唐钊清晨醒来,感觉氛围有些奇怪,寝室男生们看向自己的目光中隐隐有一丝异样和畏惧。

    心里苦笑一声,看来昨夜的经历把这几个家伙吓坏了。

    从上铺跳下来,发现窗台上放着一个蓝色塑料盆,里面整齐摆放着洗漱用品,白色毛巾叠成长条搭在盆边。

    唐钊端起盆,眼睛注视同寝的男生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与他对视,神色紧张目光躲闪。

    晃晃头,唐钊无趣的抱起脸盆向洗漱水房走去。

    昨夜发生在302寝室的事情,似乎一夜间传遍了整个三楼,甚至有人主动给唐钊让出水龙头,让他上前先洗漱。

    一夜间发生的转折太大,和自己曾经的生活形成鲜明对比,这让唐钊很不适应,捧起一把冷水扬在脸上,他索性放下烦恼,顺其自然接受一切转变。

    简单洗完漱,唐钊回到302寝室,发现寝室里另外七个人一个不少坐在各自的床上,一双双眼睛带着莫名的情绪看着他。

    唐钊将脸盆重重放在窗台上,说道:“你们这是怎么了?一个个怪怪的让我很不适应。”

    昨夜挨揍的眼镜男,此时半边脸高高肿起。

    唐钊没有说话,静静的望着眼镜男。

    “小七,昨夜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说不定咱们整个302寝室所有人都遭殃了。”说着说着,眼镜男眼角竟湿润,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见昨夜发生的事让眼镜心里极度憋屈。

    寝室里的同学虽然不是一个班级,但是从高一开始,唐钊就和他们在一个寝室居住,从最开始的一楼一直到现在的三楼,三年的感情可谓情比金坚不可磨灭。

    记得高一时八人分到一个寝室,每个人都很兴奋,所以按照年龄排出顺序,唐钊年龄比较小,所以排到老七,眼镜叫陆威排老六,平时唐钊还会叫他一声六哥。

    唐钊轻捶一下眼镜的胸口:“好了威子,大男人哭哭啼啼像个什么样。”然后抬头对302寝室众人高声说道:“大家是在一起住了三年的兄弟,我知道大家的品行,知道兄弟们都不是爱惹事的好学生,我小七今天在这里告诉你们,如果有人敢莫名其妙欺负我302寝室的兄弟,我必定为他讨回公道。”

    唐钊话音落下,片刻后整个寝室欢呼起来,这么多年,302寝室的男生们没少被其他学生欺负,只不过不像昨天夜里那样凄惨,所以很多时候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忍住了。直到今天,他们才发现和自己住了三年寝室的小七竟然这样厉害,他们顿时感觉扬眉吐气,有些人甚至已经想好,如果再被别人欺负,找小七出头然后大家一起把场子找回来。

    唐钊笑着离开寝室,走到楼下呼吸一口清晨爽朗的空气,活动四肢,甩开两腿向操场跑去,每天清晨他都会跑一会,多年下来已经成为习惯。

    唐钊转着操场跑了五圈,感觉身体越加灵活,身体充满力量,一丝丝热气顺着头顶飘出,深吸口气,这才减慢速度渐渐停下,然后徒步向食堂走去。

    他并不知道,不远处的女生宿舍楼里,一道温和的目光一直注视着他跑完全程。

    吃过早饭,唐钊回到班级开始自习,高三下学期开始,老师能教的差不多都教完了,大多数时间都是让学生们复习功课,巩固曾经学到的知识,把高考最后一枪磨尖磨亮。

    “唐钊,这道题我不太会做,你可以帮我解解吗?”

    清脆温和女声在耳边响起,唐钊放下手中的历史书,扭过头看向自己的同桌,高三三班学习委员骆冰。

    今天她穿了一身八中夏季校服,白色衬衫,扎着一条黑色领带,红色黑格短裙,小腿上套着一双白色筒袜,小巧的皮鞋擦得乌黑闪亮。白皙小巧的手掌托腮凝眸,若有所思,瀑布一般黑色长发,略微弯曲的韩式刘海下那张小巧的瓜子脸眉头轻蹙,隐隐透露出一丝少女的妩媚和调皮。伊人眉似远山,面若芙蓉,像一幅清丽脱俗的画。

    唐钊恍惚,目光停留在骆冰俏丽的脸庞上,望着那轻蹙的眉毛一时间竟有些痴了。

    骆冰脸颊悄然升起一抹嫣红,红中透着粉嫩,小女人姿态煞是妩媚。

    “你在看什么?我的脸上有花吗?”

    少女娇嗔的声音惊醒唐钊,尴尬的咳嗽一声,不敢再继续盯着同桌傻看,拿起笔凑到骆冰身边装模作样看着卷子上的数学题。

    唐钊挪动身体,反而离骆冰更近一些,闻着少女身上清淡独有的香味,心猿意马,心脏不争气加快了半拍,桌面上那道简单的数学题此时也变得高深莫测起来,足足用了五分钟,唐钊才平缓心绪,拿着笔一边解题一边解说起来。

    身边男生认真解题,口若悬河般将题的难点和解题方式叙述出来,然而骆冰的目光飘忽,盯着唐钊侧脸逐渐硬朗的线条轻抿嘴唇,大眼睛一眨一眨,思绪早就跑到了爪哇国。

    解完题,唐钊握笔的手灵活转个笔花,发现学习委员正,嗯,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茫然问道:“怎么了。”说着还往自己的身上瞧了瞧,看是不是衣服脏了。

    唐钊犯二的样子让骆冰展颜一笑,淡红色嘴角微微翘起,露出六颗洁白整齐的牙齿,其中那颗尖尖的小虎牙惹人注目,煞是可爱。

    唐钊感觉自己的脸颊发热,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心里不由暗叹:果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当年刚刚入学时那颗小豆芽今天竟长得这样美丽,一颦一笑让人心猿意马,古时的洛神也不过如此吧,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丫头竟然出落得如此水灵。

    ‘意外’发现自己的同桌竟然这样漂亮,完全达到自己心里美女的标准,气质恬静柔美,小家碧玉的性格让人忍不住想去怜惜。

    唐钊一时间有些苦恼,青春期那颗不安稳的心脏变得烦躁起来,好像一只小爪子在心里挠痒痒,想离开又舍不得,不离开心里还纠结,可谓是痛并快乐着。

    一节课很快过去,直到下课铃声响起,数学老师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抱起教材扭动她那壮硕的水桶腰离开教室,唐钊的意识才回过神,赶忙起身离开教室。

    厕所里,唐钊刚提上裤子,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走了进来,一边掏烟点火,一边解裤子放水。

    今天换了一件衣服的郝仁正在放水,嘴里叼着烟和同学吹牛,目光无意间瞥见不远处的唐钊,

    身体抖了一下。

    一个激灵,郝仁赶忙把裤子提上,一路小跑来到唐钊身前,笑容可掬说道:”这么巧啊唐哥,你也来放水。”

    发现唐钊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想起昨天夜里那只拖鞋,郝仁心里一阵发毛,掏出一根苏烟递了过去,点上火后,看着眼前的凶神吐出一口烟雾,这才咧嘴一笑,叫身边几个青年过来介绍道:“这是三班的唐哥,哥几个以后都把招子放亮点。”

    几个不明所以的青年听郝仁这么一说,虽然心里很不服气,但是能让郝仁认真对待的绝不是善茬,纷纷上前喊了一声唐哥。

    唐钊心里一动,看来梁浩这哥俩并没闲着,已经简单调查过自己的底细,否则高三学生那么多,寝室里同寝不同班的情况不在少数,他们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是三班的。

    心里对梁浩和郝仁这对兄弟重视了一些,看来这两个家伙在学校里还是有些能量的。

    唐钊和郝仁在厕所里聊了一会,大家都是年轻人,虽然闹过不愉快,但几句话过后大家变得熟络起来,郝仁也变得不再拘谨,很快有说有笑起来,像是相处多年的哥们一样。

    期间三班一些男生来上厕所,看到唐钊和郝仁这些重点班外的学生在一起有说有笑很熟络的样子,脸色变了变,心里不知道想些什么,彻底贯彻那句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放完水提起裤子就走。

    唐钊回到教室,发现骆冰的身边多出四个男生,将骆冰狭小的座位团团围住,其中一个模样颇为好看的青年坐在骆冰的桌子上说着什么,而骆冰俏颜冷漠一声不吭,仿佛变成一个冰山美人。

    三班是学校的重点班,但不可否认同样也有刺头存在,骆冰身前这几个就是班级里的刺头,常常把自己标榜班级老大,在这个全部精力以学习为主的班级作威作福不可一世,很多学生敢怒不敢言。

    唐钊走过去,站在附近听了一会,原来坐在桌子上的体育委员张炜想要追求骆冰,想来很正常,骆冰现在出落的这般美丽,如果没有追求者显然不现实。

    “骆冰我对你的心意你应该知道,为了你我愿意把心掏出来,只要你说一句想要什么,哪怕天上的月亮我也会为你摘下来。”

    骆冰突然看到唐钊站在张炜身后,面色有些不太自然“张伟我说了,我们还是学生,应该一心学习备战高考,将来考入好的大学。”

    张炜也不气恼,微笑道:“高考结束后,你想去哪所大学?”

    骆冰有意无意望了一眼唐钊,平静说道:“我的志愿是北华大学,要去就去最好的学校,平时休假还可以去观光首都的名胜古迹,了解我们民族历史传承。”

    张炜竖起大拇指:“好有志气,我也想去北华大学,哪里是我们国家最高学府之一,首都更是拥有悠久的历史文化传承,这些都是我向往的。”他的语气开始变得深沉:“最重要的你在那里,我会和你相约北华。”

    “咳咳劳驾让一让。”唐钊咳嗽几声,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张炜那句相约北华,他心里异常烦躁,怎么看这位体育委员怎么不爽。

    张炜没有说话,更没有搭理唐钊,只是坐在桌子上,手肘拄着大腿掌心拖着下巴深情望着骆冰。

    另一个同学赵成成伸手推了唐钊一下,指着唐钊的鼻子说道:“你小子等一会能死吗?没看到炜哥在忙正事?”

    唐钊眨眨眼睛,一脸茫然:“什么正事?这里是我的座位,难道我回自己的座位有错吗?”

    张炜面色不虞,赵成成赶忙又推了唐钊一把:“唐钊你脑子被驴踢了?我说的话你没听明白还是怎么着,信不信老子抽你。”

    看到赵成成推搡唐钊,下一刻很可能拳脚相加,骆冰眉头蹙起,脸上露出一抹焦急。

    骆冰的神色变化被张炜看的一清二楚,心里泛起一股酸意,自己心中女神展现的异样让他很不舒服。

    张炜头也不回说道:“还跟他啰嗦什么,老赵给揍这个不开眼的傻逼。”

    “好嘞,炜哥你就瞧好吧,我一定让这个不知好歹的王八羔子清醒一点。”

    赵成成的话音刚落,突然痛呼一声,身体像癞蛤蟆一样趴在地上,一只白色运动鞋重重踩在他的脸上,黑色鞋印清晰可见。

    “想让老子清醒,你丫的够格吗?”唐钊霸气说道,倒是让骆冰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这个三年来学习成绩优异,像书呆子一样从不找茬惹事的小男人竟有如此霸道的一面?

    张炜终于回过头正视唐钊,他也有些莫名其妙,这个从入学就是好好学生的家伙怎么会突然转性了。片刻后,他的脸上洋溢一片怒火。

    骆冰,一定因为骆冰,他妈地,果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唐钊,限你三个数马上把你的脚拿开,否则我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张炜撸起裤腿,从小腿上拿起一根金属甩棍甩开,大有唐钊不听号令立马给他开瓢的打算。

    张炜动了家伙,班级里的同学一时间离他远远地,有的甚至拿出酸奶零食做出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骆冰面带焦急站起身轻喝一声:“张炜,把你的武器放下,唐钊是我们班的同学,你不许欺负他。”

    骆冰不知道,她这一声劝解反倒是火上浇油,让张炜的怒火蹭蹭上涨。

    二话不说,一根甩棍带着风声重重甩向唐钊的脑袋。

    唐钊目光瞬间阴冷,身体向后微仰,铁棍差之毫厘擦着鼻尖划过,大手向前一抓,握住张炜的手腕,火热的疼痛让张炜闷哼一声,想要摆脱手腕上的束缚,奈何唐钊的大手像铁钳一样紧紧攥住,认他怎样用力也无法摆脱。

    下一刻,一阵风声带着拳影重重击中张炜的脑袋上,嗡的一声,张炜感觉大脑瞬间变得迟钝,无数颗星星在眼前闪烁,紧接着剧烈的疼痛他忍不住低吼起来。

    张炜身边剩下陈郑和刘然看到老大挨揍,拼着一股热血毫不犹豫向唐钊扑来,凶神恶煞的样子把胆小的女生吓得尖叫起来。

    一脚踹出,陈郑身体飞出两米远,后背和书桌撞在一起,连带桌子轰然倒地。那只白色运动鞋再次落到赵成成的脸上,将准备站起的赵成成踩在地面上,他的脸上又多出一道漆黑鞋印。

    紧接着唐钊反手一巴掌打在刘然的脸上,啪的一声,那人脚步踉跄,身体磕倒一张书桌后坐在地上,口水混合红色血丝顺着嘴角溢出,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被一巴掌彻底打懵了。

    张炜大喝一声,伸腿踹向唐钊的小腹,被唐钊扭身擦着大腿根闪过,浅蓝色牛仔裤挂上一层细灰。

    唐钊握着张炜的大手用力一拽,张炜刚刚一脚踢出,此时更是身形不稳,重重从桌子上摔下,尾骨磕在骆冰脚下的凳腿上,嘴里疼的直抽凉气。

    唐钊终于放开踩在赵成成脸上的脚,走到张炜身边,抓住他的后脖领子,不顾耳边的惨嚎声,一直将他拖赵成成的身边。眼睛一瞪,刚刚爬起来的赵成成欲哭无泪,乖乖的再次趴到地上,双手捂住脸,摆出一副我啥也不知道的样子。

    唐钊抓着张炜的大手用力一提,把一百多斤的张炜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一脚踹出,张炜重重趴在赵成成的身上,明显听到下面赵成成闷哼一声,却不敢有任何动作。

    唐钊转身走到一张倒地的桌子旁,按部就班抓住陈郑的后脖领子,像提小鸡一样走到刘然身边,同样抓住他脖领子,拖着两人仿佛不费力气一样走到张炜和赵成成旁边,手一松,刘然和陈郑坐在地上。

    刘然大骂一声:“唐钊,我草你祖宗。”说着像恶狗一样张开嘴向唐钊的大腿咬去。

    唐钊眉头一挑,心说刘然这小子挺有血性,不过他却丝毫不手软,抬脚踹在刘然的肩膀上,巨大的惯性让刘然的后脑勺撞进陈郑的怀里,两人顿时滚成葫芦。

    向前抓起刘然的后腰带,唐钊双臂用力一提,把刘然像货物一样提起,不顾刘然用力挥舞的四肢,将这家伙直接让扔张炜的身上,紧接着传来赵成成和张炜闷哼的声音。

    唐钊歪着脖子对陈郑说道:“你是自己上去还是我亲自动手。”

    陈郑咽下一口唾沫,捂着后腰麻溜的站起,跑到刘然身上趴了下去,因为有他控制力道,下面的三个人没太受罪。

    唐钊走到骆冰身边,伸出手笑道:“借手机一用。”

    骆冰一脸惊愕,机械般从兜里掏出手机递给唐钊。

    唐钊接过手机,打开照相功能,对着前方叠在一起的四人按下快门,咔咔咔一阵闪光灯闪烁,张炜四人叠罗汉的形象被彻底记录下来。

    唐钊已经想好,回头把这几张图片发到校园论坛上去,他很期待看到这几个家伙出名后的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