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餮仙传人在都市 第262章 收获仙器

时间:2018-07-23作者:小小羽

    ,精彩小说免费!

    这次古争要做的草还食修,主料一种,辅料三种,至于说调料,仍旧是只有食盐。

    主料是前几天得到神仙指,辅料是跟神仙指一同得到的悬崖菜,以及后来得到的一窝獐子菌,外加一些仙米制品。

    食修之法比炼丹要容易的多,除了整个过程比较快,还有非常明显的一点便是,炼制一种丹药,所需要的药材几乎都是固定的,仅仅只是这一点,就大大降低了丹药的出产量。

    但食修之法不同,它并不需要固定的材料,只要有功效差不多的主料,再配上一些品级合格,特性不跟主料冲突的辅料,便能够开始制作了,仅仅这一点,就比炼丹强了太多太多。

    今天要做的草还食修,仙米要先熬粥,另外的三种材料都需要经过暗火炙烤才行。

    这次做草还食修所需要的时间,也会比上次做草还食修用得少,这当然是因为食材特性不同的缘故,古争服用了仙元丹,仙力也恢复了不少,完全能够应对这次的制作了。

    仙米已经煮上,古争同时施展控火诀和控水决,锅中的水很快便翻滚了起来。尽管仍旧是熬粥,但这次对仙米的加工,跟所谓的熬粥已是大不相同了。

    熬粥只要熬到一定程度就可以了,米的口感正好,汤的多少也是正好。可这次古争熬粥,是要熬制出“米乳”,来做草还食修中的另外一种辅料。

    在控火诀和控水决的双重控制下,仙米在锅中完全被煮化,变成了一锅如同米糊一般的东西。

    古争将锅从火上撤去,只用控水决让锅内的糊状物发生一定的变化,并最终成为一碗奶白色,但却并不粘稠的米乳。

    煮仙米粥本来该是很香的,但由于操作手法的不同,这一次煮仙米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香味发出。

    “这……”

    古争倒出米乳的时候,方雪梅已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

    米粒在这么短时间内,化成如同迷糊一般的东西,这倒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毕竟以内劲作用在锅中食物上,的确是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的。

    还有,为什么最后被古争倒出的那碗东西,看着它微微晃动的样子,会有种眼晕的感觉呢?如果是正常人,看着晃动的物体眼晕也就罢了,可方雪梅是个五层后期的修炼者,这就显得极不正常了!

    “哧溜……”

    倒出米乳之后,古争将锅内剩下的迷糊喝了,尽管它的模样不咋地,但毕竟其中还残存着一点仙米的仙力,是不能够浪费的好东西。

    “古掌门,一碗糊糊,你怎么喝出了无比享受的感觉呢?”方雪梅终是忍不住开口了。

    “因为它补啊!”古争哈哈一笑。

    “真的补吗?”方雪梅喃喃一声,随即甩了甩脑袋。

    “古掌门,那碗米汤,我能不能闻一下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方雪梅总觉得那碗米汤在吸引着她。

    方雪梅不明白,可古争是明白,这是因为米乳是由仙米加工出的好东西,从某种意义来说,它具备着那么一点‘灵气’!这一点跟能够让人产生‘高贵感’的鸡丝汤面是一样的。

    只不过,鸡丝汤面的灵气更足,普通人都能察觉到,而米乳的灵气,尽管不及鸡丝汤面,可方雪梅本身是个五层后期的修炼者,她的一些直觉是常人无法比拟的敏锐。

    “可以啊!”古争坏笑,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之前在山顶上,方雪梅的刁难的确是让古争很不爽,但上古在山腹之中,她没有归顺太极道,又加上后来并肩作战,古争对她的印象大为改观,而古争现在之所以会坏笑,仅仅是想捉弄一下她那害死猫的好奇心。

    方雪梅来到米乳旁,用力的吸了口气。

    眼睛于瞬间睁大,方雪梅直直的向后倒去。

    米乳是仙米的精华,其中还蕴含着古争未曾汲取的仙力,压缩着仙米本该拥有的香味等等,种种的因素综合,使得这碗米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如同是老陈醋一般,只不过,老陈醋是酸的直冲脑门,米乳是香的直冲脑门。

    方雪梅并未真正倒在地上,她类似于休克一般的反应,只是发生在一秒钟内的事情。毕竟,米乳只是香气太过浓郁而已,并非是什么毒药。

    “好香!”

    方雪梅单手撑地,赶在落地之前一跃而起,非常失态的喊出了两个字。

    “怎么了?”正在调息的秦寒跟赵宝平,同时发出了询问。

    根本来不及回答两人,方雪梅再次冲着米乳深吸了一口气。

    但是这一次,米乳香归香,可却没有了直冲脑门的感觉,因为它其中蕴含的仙力,已经被古争汲取了,而没有了仙力的米乳,不仅不会直冲脑门,香味更是会变得非常内敛。

    “这是怎么回事?”方雪梅不解地望向古争。

    “这就是大自然的奥秘!”古争非常神棍的打了个哈哈。

    “大自然的奥秘?”

    方雪梅望着古争忙碌的背影,满脸都是不信的神情。

    如同烤串一般,古争将收拾干净的另外三种材料,切了之后穿上竹签,不加任何调料的放在了炭火之上。

    控火诀将温度调到正合适,控水决紧紧锁住水分,在外人的眼中,食材非常诡异的,只是表皮烤出了焦香味,但却没有出现烤裂的情况,更是没有一滴水分滴落。

    三种食材被古争分别烤制,而这种手法的加工,食材的香味也是紧紧锁在食材内部的。

    将米乳重新倒入锅中,又将烤好的食材也放了进去,催火一分钟后,古争撒下了一撮细盐。

    控火诀和控水决双重运作,原本的炭火加速燃烧,锅内有沸水的声音传出,一股奇香随之而起。

    “好香啊!”

    “什么个情况?”

    原本在打坐的秦寒和赵宝平,一个用力吸着鼻子,另外一个直接问了出来。

    “怎么会这么的香?”

    “太好闻了!”

    本不想被古争所做的东西吸引,可秦寒和赵宝平实在是坐不住了,他们赶紧来到古争的身旁,想要看看他做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有如此奇特的香味。

    古争催火的时间不足一分钟,便立刻将锅从火上移开了。

    “做好了?”

    方雪梅咽着口水问,她本来以为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算是好了,但需要有个冷却的过程。”

    古争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中对锅里的草还食修,同样是非常期待的。

    “嘿嘿……古掌门,我收回我之前所说的话好不好?”赵宝平冲着古争讪讪地笑着。

    “哎呦,这是什么个情况呀?你不是说,你的伤势凭借丹药就可以了吗?”

    无愁长老的声音,阴阳怪气的。

    有心想要硬下去,但赵宝平不得不冲着无愁长老赔笑。这不仅是因为香味的特别,也因为方雪梅,这个平日里不食人间烟火的老女人,今天竟然如此的一反常态,这真是让他好奇的要死!

    “无愁,干吗这么小心眼呢!之前我不是不知道,古掌门还有这么一手好厨艺吗?我错了还不行嘛!”赵宝平笑了,望向无愁长老的眼神很是讨好。

    “是吗?”无愁长老笑了,斜眼望着赵宝平,以一副十分傲娇的语气开口了。

    “快,那你赶紧贿赂贿赂我吧!”

    赵宝平气得咬牙,也懒的跟无愁再墨迹,直接拿出一枚品级不低的辟谷丹,递到了无愁的手中。

    “吃了我们掌门做的东西,你会觉得辟谷丹简直就是一种残忍的丹药,不过嘛,念在你诚心道歉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吧!”

    无愁长老那一脸嫌弃的模样,看得赵宝平真的很想打他。

    “你呢?”

    无愁长老又斜眼看向秦寒,他知道古争的为人还是比较厚道的,所以锅里美味,也肯定会有秦寒的一份。

    “我……”

    秦寒同样是有心硬下去的,但也同样的好奇!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更何况他之前对无愁的态度,可比赵宝平恶劣多了,所以一时真的是拉不下脸来。

    “好吧,你现在还拿不定注意也不奇怪。不过呢,等你能够拿定注意的时候,可是需要双倍贿赂我的!刚才老赵贿赂了我什么,你也是看到了吧?”

    无愁长老双手抱臂,十分欠打地笑了笑。

    秦寒有心想要再瞪无愁长老一眼的,但这次他忍住了,谁让阎王易见,小鬼难缠呢!

    锅盖揭起的那一刻,方雪梅等人的眼睛都直了。

    呈现在众人眼前的东西,就像是一大块果冻。

    这次的草还食修,古争没有再加水进去,汤汁几乎就只有那一碗米乳。

    如今,米乳中的乳白色已经不见,而吸收了那些白色的神仙指、悬崖菜和獐子菌,被白色中和了原本的焦黄,变得别具一番色彩,晶莹的如同玉雕一般,悬浮在胶状的米乳之中。

    “好美!”

    “好看!”

    “好香!”

    方雪梅三人,同时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古争用铲子将米乳分成了六分,众人这才发现,悬浮其中的那些食材,每一份中的数量,根本就是毫无二致的。

    古争开始发放草还食修了,先是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然后是方雪梅和赵宝平。

    无忧和无愁已经开吃了,他们小口的吃着,每吃一口都会眯着眼睛品味的样子,很容易让人以为是个瘾君子。

    “古掌门,这菜的名字叫什么?”

    方雪梅是个老太婆,但再怎么说也是个女人,尽管对美味已经非常的饥渴了,但一点点的矜持,还是要有的嘛!

    “它的名字叫神仙蘑菇羹。”古争临时给这道草还食修,起了一个食材混搭的名字。

    “神仙蘑菇羹?我看吃了会不会变神仙!”

    赵宝平喃喃一声,用勺子挖了一块神仙蘑菇羹放在了口中。

    与此同时。

    不甘落后的方雪梅,也做了跟赵宝平一样的动作。

    “真好吃!”

    赵宝平含糊不清的说了句,将剩下的神仙蘑菇羹全部放入嘴里。它实在是太少了,由一碗米乳和少量食材做成,还被分成了六份,这根本就不够塞牙缝的。

    方雪梅没有吭声,但将第一口神仙蘑菇羹咽下去之后,她的眼睛有了一个缓缓睁大的过程,其中的神色从惊艳到惊讶,最后停在了震惊上。

    一句话都没说,方雪梅只是冲着古争认真的点了下头,随即也将剩下的神仙蘑菇羹,全部放入了嘴里。

    “味道到底怎样,你俩倒是给个细说啊!”秦寒抓挠着脑袋,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秦寒,反正你也不想吃,这最后一份不如就让给我吧!”

    已经将神仙蘑菇羹吃完的赵宝平,伸手便要去拿古争眼前的最后一份,但却被古争用筷子敲在了手上。

    古争冲赵宝平摇头,而赵宝平尴尬一笑,砸吧着嘴很是回味。

    由于加入了米乳的缘故,这一次的草还食修可不是下品,而是中品级别的,除了疗伤效果更加强悍之外,它还具备着一点强身健体的功效。只不过,古争不说,其他人也不会发现,毕竟这个改善体质的效果,倒也不是说非常明显,且还是缓慢呈现的。

    “古掌门,这一份是我的吧?”秦寒冲古争抱拳,他不敢再犹豫了。

    “是的。”

    古争还没有开始吃,他只是旋转着盘子,欣赏着其上精致的神仙蘑菇羹。

    拿起神仙蘑菇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的秦寒,冲着无愁长老抛出了一个小瓷瓶。

    “收好了,两枚辟谷丹。”秦寒也开吃了,吃法跟另外两人的一样,眼神也跟方雪梅的差不多。

    “我必须要纠正我之前的一个错误。”

    吃完神仙蘑菇羹,便一直闭着眼睛的方雪梅,此时睁开眼睛,郑重开口了。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

    赵宝平睁大眼睛喃喃一声,他认识方雪梅的时间可不短,能让方雪梅说出类似承认错误的话,这可真是要多稀罕有多稀罕。

    狠狠瞪了赵宝平一眼,方雪梅望向古争。

    “我很震惊,这是一道美味不假,但它也的确是药,且药效根本不是寻常的疗伤丹药可比,至少不是我所服用过的‘续骨丹’能够相比,世间竟然有这样的食物,集美味于药效一体,我可真是孤陋寡闻了,我为心中质疑这样的好东西而自责,为错误的观点而悔恨!”

    方雪梅所受的伤是内伤,原本至少需要三天才能恢复的伤势,如今在片刻的时间里,竟然已经好了十之五六,此时此刻,在她看似平静的外表下,其实深深抑制着一颗,想要大喊大叫来发泄的心。

    “你、你没事吧?”

    赵宝平莫名其妙地望着方雪梅,怎么感觉这老太太如此的陌生呢?

    “蠢货,看看你身上的伤!”方雪梅气得想给赵宝平一掌,这人的反应怎么就那么迟钝呢?

    “我身上的伤不是……”

    赵宝平说不下去了,他是三人中受伤最轻的那个,而他身上最明显的伤势,是在左臂之上,那里有一个被内劲打出的窟窿。

    疗伤丹药都有着止痛的功效,所以赵宝平在服用过丹药后,就不觉得身上的伤,有什么痛感了,只是觉得伤口部位,有些麻木的感觉而已。

    第一口神仙蘑菇羹入腹,便有一股暖流弥漫向四肢百骸,赵宝平本以为,这只是食物太过美味,内心中产生的一种陶醉感罢了。

    之后,将剩下的神仙蘑菇羹吃完,意犹未尽的赵宝平,就在想着怎么才能吃到最后一份神仙蘑菇羹,所以更是无暇分心其它。这样也就导致了,他原本就不重的伤势,在吃完神仙蘑菇羹的时候,就已经恢复如初了,而他却是仍不自知的。

    “这?我是在做梦吗?”

    在伤口处摸了又摸,不可置信的赵宝平又看向众人,但是却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其实也不怪赵宝平如此迷糊,毕竟中品的草还食修跟下品的不同。下品草还食修入腹之后,其所产生的暖流是直达伤处的,而中品草还食修有着强身健体的功效,它所产生暖流是直达四肢百骸的。

    并且,不同的草还食修,乃至不同的食修之法,服用后的感觉,或者是外在的变化,也都是不尽相同。

    方雪梅跟赵宝平不同,本身受伤就比较严重的她,草还食修修复身体的感觉,也就更加的强烈!所以,她在服用神仙蘑菇羹的时候,眼神中才会有着那样鲜活的变化。而秦寒的眼神变化则表明,他的感受即便没有方雪梅的夸张,但也是差不多的。

    古争做过的所有美味中,如果单论美感,今天神仙蘑菇羹首屈一指,欣赏够了的他,终于开始了品尝。

    冰冰凉凉的很是丝滑,其中带着一股难以言明的米香。

    “好吃!”古争给米乳部分做出了评价。

    然后,古争也跟其他人一样,将剩余的神仙蘑菇羹全部放入口中,毕竟它实在是太少了。

    “神仙指的鲜,悬崖菜的清,獐子菌的郁,外加米乳的香味,混合成了一种厚重的芬芳。食之,余味萦绕,唇齿留香!”

    古争陶醉的评价,引来了秦寒和赵宝平的鼓掌。

    “我觉得你是一个被掌门职业耽误了的美食家,或者说,你是一个用修炼者身份做掩护的食疗大师?”

    方雪梅摇头说道,探究的目光似乎是要把古争给看透一般。

    “我本身就是一个美食评论家,食疗大师吗?算是吧!”

    古争笑了,径直向着通道的方向走去。如今,已经用草还食修补过了,是该打开那扇门的时候了。

    有器灵的指导,开门并未浪费古争多少仙力。

    石门开启之后,外面是厚厚的一层白雪,众人将积雪挖开,顺势滑到了山下。

    “哎,这次天山之行,可真是几番波折,伤亡惨重啊!”

    秦寒望着被云雾遮蔽的山顶,脸上表情十分感慨。

    “谁说不是呢?早知道就不来了!”

    赵宝平也开口了,嘴角尽是苦笑。

    “古掌门,我就想知道一件事情,千年雪莲是不是你拿了?”

    方雪梅突然开口,另外两个人的目光也落在了古争身上。

    “当然不是,我连碰都没碰到,怎么去拿?”古争淡淡一笑。

    方雪梅会在这么多人面前询问,其实结果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谁也不会傻到,拿了还承认的,而她之所以问出来,也算是对她的天山之行做个总结。

    “无忧无愁,你们好命啊,找了一个好掌门,老身静候峨眉复苏,以后峨眉有什么大事,可别忘了给太极门发个帖子!”方雪梅冲古争三人抱拳。

    “一定一定!”

    两位长老抱拳还礼,脸上都笑开了花。

    “古掌门,刚才方道友所说的,也是我们想要说的。以后路过我们的地界,可别忘了去看看我们,天山之行过后,我想咱们也算是朋友了吧?”

    赵宝平开口,秦寒附和着点头。

    “这是自然的,也当然是朋友了!”古争微笑,冲两人抱拳还礼。

    “古掌门,后会有期。”没有再多说什么,方雪梅三人向着古争等人辞行。

    “诸位,后会有期了!”

    古争等人也开始上路,走了跟方雪梅他们相反的方向。

    “怎么了?”没走几步,察觉到异样的古争回过头去。

    只见,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眼中都是含着泪花的。

    “掌门,我们这是高兴的!”无忧长老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擦了擦眼泪。

    “打从我们记事起,峨眉就没有这么受人重视过,这感觉真好!”无愁长老没忍住,小声抽泣了起来。

    “会更好的!”

    看到两位发须皆白的长老流泪,心中很不是滋味的古争,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离开山腹前,古争跟方雪梅等人有过简单的交谈,方雪梅等人着急离开天山,而古争等人则要先跟古安汇合。

    “掌门,汇合了古安之后,咱们真的要去寻找食材吗?”

    无忧长老忍不住询问,在他看来掌门该是归心似箭的才对,毕竟他是红尘世界中的人。

    “当然不是了,说寻找食材只是一个幌子而已。汇合了古安之后,咱们要再次进入山腹,去看看洞府之中,究竟会有着怎样的宝贝!”

    想想将要做的事情,古争已经有些激动了。

    “洞府?洞府中不是空的吗?”

    无愁长老瞪大了眼睛。

    “咱们吃东西的地方,并不是真正的洞府,只能算是洞府中的大殿,在石壁之上还有一个隐藏的门,那里应该是通往,类似于闭关之地的所在。”

    在峨眉派三人忙着准备草还食修的时候,方雪梅等人便已经对大殿进行过探查。他们没有发现另外的通道,而赵宝平当时还骂黑衣老头阴险,什么先祖前辈之类的话,编造的还挺像。

    古争不同,尽管他根本就没有专门探查,但器灵已经告诉了他,暗门所在的具体位置。

    汇合了古安之后,古争等人通过已经闭合的洞府大门,再次进入了通道之中。

    其实,洞府大门也不是必须用仙力才能够打开,门上是有着一个太极图存在的,只不过,这个太极图的雕刻,自带着阳鱼的部分,但却没有阴鱼的部分。

    阴阳鱼就是开门的钥匙,而缺失的阴鱼,肯定是随着黑衣老头的死,被压碎在了山体之中。

    综合种种,古争心中对于太极道,有了一些推测。

    古争觉得,太极道先辈祖师存在的可能性极大。而为了防止后人,届时因为种种原因,不想将其复活,所以整个洞府中的两把钥匙,是由门内的两个派系分别掌握的。

    太极池水分阴阳,在阳鱼中练功的白衣老头,更擅长操控那些变异的猛兽,在阴鱼中练功的黑衣老头,则是拥有着腐烂尸和其他的一些东西。

    阴鱼钥匙能够打开连接外接的大门,阳鱼钥匙能够打开的,应该就是太极道先辈祖师的闭关之地了。

    白衣老头和黑衣老头,关系应该不是很好,这一点从两人分开作战,乃至黑衣老头提到他的语气,都是能够看出来一点的。

    不管对与不对,这便是古争推测出的一些,关于太极道的东西。反正黑白老头都已经死去,真相究竟怎样,也已经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石壁上的暗门被禁制所遮掩,按照器灵提供的方法,古争没费什么工夫便将禁制破去。

    果然,露出的石门上也有太极图,而太极图上缺失的部分,正是古争从白衣老头那里得到的阳鱼。

    将阳鱼放在太极图内,太极图于旋转之中,石门缓缓开启。

    “轰……”

    门后是一条百米长的通道,通道两侧的长明灯于瞬间亮起,整条通道亮如白昼。

    一条百米长的通道,两侧就像黑衣老头躲藏的那种空间,足足有四十多个。只不过,里面全都是空空如也的。

    通道的尽头,同样也是一间类似的石室,只不过石室更大一些,其中放着一口乌漆墨黑的棺材。

    古争现在仙力充足,他用器灵提供的方法,将仙力深入了“水晶质”的门内。

    感觉之中,门内的禁制就如同是一张蛛网,古争渗入的仙力,有规律的挑了几只蛛丝灌满之后,“水晶质”的门慢慢的淡化消失了。

    古争等人进入石室,古安回头一望,顿时有些失色。

    “掌门,那扇透明的门,怎么又出现了呢?”

    “别大惊小怪的,掌门说过,这是正常现象。记住,没有掌门下令,这里的东西不许去碰!”

    无忧长老忍不住再次叮嘱。

    “知道了。”

    尽管这里除了一口棺材之外什么也没有,但古安仍旧是老老实实的点头。

    棺材很高,但没有棺盖,它四角不挨地的架在一个法阵之上,而从法阵上升起的氤氲之气,始终缭绕着棺材的底部。

    法阵上有许多玄妙的符号,也有一些微微闪光的七彩晶石。在法阵的中心处,最大的那块黑色晶石上,有着一个孔洞,样子如同千年雪莲子一般大小。

    “掌门,让我先去探探虚实吧!”距离棺材很近了,无愁长老请示古争。

    “也好,你小心一点!”

    古争点头,尽管还没有看到棺材中的情况,但自从进入石室之后,空气中便有着一股让人很不舒服的威压存在,且越是靠近棺材,威压也就越是强烈。

    无愁长老过去了,轻轻一跃,踩住棺材下板凳的一角,探头便看向了棺内。

    “哇!”

    无愁长老惊呼,棺材中躺着的人,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没有什么骨瘦如柴,发须皆白的老头,有的只有一个身材曼妙,穿着一身轻纱,五官极为精致的绝色女尸。

    也就是在无愁长老发出惊呼的时候,绝色女尸竟然猛睁开了眼睛!

    “我的娘啊!”

    尽管心中有防备,但无愁长老仍旧是被吓得叫了出来,对方毕竟是一个盛法时代的掌门啊!

    但是,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绝色女尸睁眼的时候,无愁长老的视线,跟她不可避免的触碰了。

    一瞬间,无愁长老的心中,生出了一股愿为其生,愿为其死的感觉。他不可抑制的迷失了,俯身便要去吻绝色女尸的双唇!

    “老二!”

    感觉不对劲的无忧长老大吼一声,冲着无愁长老就是一掌。

    “哎哟……”

    无愁长老被打了下来,落在地面上发出一声痛呼。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冷汗直流的无愁长老,赶紧向众人讲述了片刻间的经历。

    “我确定她只是一个活死人,并没有多大能耐的!”

    讲完经历的无愁长老,心有余悸的做了个总结。

    所有人的额头上都浮现了汗珠,他们不敢想象,假如无愁长老吻上那个绝色女尸,究竟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发生。

    “你确定里面有把仙器?”

    “确定,尽管它被女尸抱在怀中看不到全貌,可它给我的感觉跟峨眉戒很像,能被这女尸如此重视,即使不是仙器,也是很宝贝的东西?”

    面对古争的询问,无愁长老非常肯定,他刚才可不是只看那女尸,也看了里面的东西,若不是女尸突然睁开眼睛,他也不会着道。

    “大长老,看来需要你出手了,但千万别去看她的眼睛。”

    “掌门放心,我一定会取到仙器,献给掌门的!”无忧长老声音一顿,又望向了无愁长老。

    “老二,告诉我仙器所在的具体位置。”

    “就在那里!”无愁长老来到棺材旁,伸手画了一下仙器的位置。

    无忧长老点头,随即便跃上了板凳,眼睛根本不往别的地方看,也不敢用肢体去接触绝色女尸。

    “擒龙手!”无忧长老呼喝,龙爪形的劲气,立刻向着漆黑的仙器抓去。

    但是,仙器并没有被抓出来,无忧长老清晰的看到,女尸的双手将仙器抱得更紧了!

    “擒龙手!”无忧长老的呼喝已变为了咆哮,其中有着难掩的恐惧。

    面对这样一个女尸,无忧长老没有不怕的道理,天知道她会不会突然坐起来,然后施展出什么不可思议的手段,将众人如同捏死蚂蚁一般,一一斩杀。

    万幸,无忧长老的第二次“擒龙手”,竟然将仙器从女尸的手中抢了出来。

    “掌门,幸不辱命!”

    长出一口气的无忧长老才刚跳下板凳,棺材中的角色女尸,居然真的坐了起来!

    “妈呀!”

    无愁长老惊叫出声。

    好在,所有人都一直小心戒备着,看到女尸突然起身的那一刻,他们立刻转身,根本不敢与之视线交错。

    “咻……”

    尖锐的啸响从女尸口中发出,且连绵不绝了起来。声音虽然不算是太大,但却让听了的人,有种想要自杀烦躁之感!

    “快离开这里!”

    古争已经来到了“水晶质”门前,赶紧将仙力输入了进去。

    门开,四个人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门又再次闭上了。

    “没事了,回头吧!”

    器灵的声音,响起在了古争的脑海。

    古争回头,只见绝色女尸在尖叫中,脸上的皮肉和头发逐渐脱落,那种鲜血淋漓的样子别提多恐怖了,她冲古争等人伸出了手,而原本圆润的手臂和纤长的手指,也都已经变成了血肉模糊的模样。

    极短的时间内,绝色女尸变为了枯骨,并最终碎在了棺材之中。

    “器灵,女尸的变化,是不是跟这把仙器有关?这又是一把什么品级的仙器呢?”

    古争手中的仙器漆黑如墨,从柄和鞘的造型走势上判断,它的样子应该是类似于唐刀的,而且的确就是件仙器。

    “女尸的枯化,的确跟这把仙器有关,她能保持活死人的状态这么久,正是因为缓缓汲取这把仙器仙力的缘故。至于说这把仙器的等级,在盛法时代一定是非常高的,但可惜的是,经过女尸这么多年的祸害,它的品级已经降到了低级。”

    “我将它认主没事吧?”

    这把仙器毕竟是邪修的东西,古争谨慎询问。

    “当然没事,刀能够杀人也能够救人,关键是看谁用了。快点离开这里吧,女尸毁了,棺材下的法阵失去滋养对象也会毁掉,到时候整座山,都会因此而坍塌的。”

    器灵声音落地,法阵上晶石闪烁的光芒,也变得不正常起来了。

    没有再多说什么,古争向着另外三人打了个眼色,他们立刻向着来路奔去。

    “轰隆隆……”

    当古争等人终于跑出山腹,并远远离开那座大山的时候,大山也终于发生了坍塌。

    原本高耸入云的山体,就如同是一节一节的往下落,震得大地都为之颤抖不已。

    “走吧,咱们离开天山!”

    古争已将唐刀认主,此行收获颇丰的他,不由得哼起了小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