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夫人又在闹和离 021 正视自己的身份

时间:2019-11-22作者:晓风趴月

    不过这种意料之外,正中他心。

    如此一来,他算是对她真正放心了。

    “做贼心虚,是你太过旁若无人,才没发现我站在你身后。”

    做贼心虚?

    好吧她确实做贼心虚了,活该她被吓。

    “大半夜的,你跑到这个角落里来干什么?”花绯迅速把最后一抔土覆盖上,顺便在上面踩了踩。

    她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气势才不会垮掉。

    萧战抱胸的手指了指天上:“赏月。”

    花绯呵呵,我信了你的邪,赏月赏到这来了?

    心中虽在吐槽,表面却还是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正巧了,我也赏月来着。”

    说罢指着自己院子的方向,道:“要不然一起去我那里赏月?还可以让拂冬给我们热一壶酒,岂不惬意?”

    还是得及早把他引开,也不知道他来多久了,有没有看到她倒药粉。

    好不容易傍上这条大腿与他和平相处,她可不想就此葬送。

    “你确定不要和我解释一下刚才埋土是什么意思?还有那瓶药粉……”

    花绯心中卧槽,难道刚才她所有的举动都被他看见了?

    这要从何解释?

    她半夜翻墙出去见花胜,要是被他知道,肯定会引起怀疑。

    不能说不能说……

    花绯脑中转过无数个思绪,最后一脸凝重看着萧战道:“是兄弟就别多问,谁没有点秘密呢?我对你的事情也从没打探过,是吧?走,喝酒去。”

    萧战嘴角一抽,谁和她是兄弟了?!

    他觉得,很有必要让她意识到自己的身份。

    他娶她回来是当妻子的,不是当兄弟。

    “我可以不计较你刚才在做什么,只是一壶酒就想打发我,未免也太敷衍了。”

    花绯咧嘴:“好说好说,只要你不追究,你想要什么条件尽管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

    前提是不能让她把手中全部的银子拿出来,那可是她的命。

    “你过来。”萧战朝她招了招手。

    花绯疑惑,却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

    “怎么了?”

    忽而,腰突然被一股力道带过,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靠去。

    下一秒,已经落入一个温暖的怀中。

    花绯整个人愣住了,抬头看去,萧战如星辰般的眼眸恰好与她相对。

    她有一瞬间迷失在这片星光中。

    “你,这是做什么?”花绯知道此刻自己肯定脸红了。

    之前明明对他没有想法的,怎么会突然感觉到这么浓重的荷尔蒙散发?真是见了鬼了。

    “我是你夫君,对你加以信任,你不应该以行动表示一下感谢吗?”萧战浅笑。

    花绯怔怔的看着他,思考着他口中的以行动表示是什么意思。

    脑中转过几个想法之后,她清醒过来,立即把他推开。

    “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只可惜,她虽用力推他,萧战却并没有任何反应,他的右手还牢牢禁锢在她的腰间。

    某人纳闷,这家伙的力气怎么这么大了?之前明明一推就倒的。

    她以为自己用的力气太小,于是又试着推了一次。

    还是一动不动。

    她更加疑惑,是她变弱了还是萧战变强了?

    “你再不放开我就真用力啦!你这瘦弱的小身板要是扛不住可别怪我。”花绯先礼后兵。

    刚才只是推而已,她的拳头很硬实,要是一拳捶下来,不死也得重伤。

    见萧战只看着她笑,她感觉自己受到了轻视,挥起手就是一拳。

    两手相接,她的拳头落在萧战的大手之中,被完全包裹住。

    花绯震惊了,不能够啊!

    她这一下可是用了八成的力道。

    就在她震惊之际,萧战抓着她的手往下微微一滑,落在她的手腕之上,而后用力往后推。

    她就这样一步一步被他推得后退,最后靠在身后的树干之上。

    萧战那张俊逸无双的面庞缓缓靠近,因背着月光,花绯只看到带着暗影的轮廓。

    光是这个轮廓,就让人沦陷。

    她完全忘记质问他的力气为何突然变大,只怔怔抬头看着他,心中还隐隐生出一丝期待。

    他是要吻她吗?

    大概是被这样暖昧的气氛感染,停顿片刻之后,花绯闭上了眼睛,小脸微微上扬,一副迎接姿态。

    萧战看着她微嘟的红唇,喉头滚动,低头欲一品芳泽。

    就在两人渐渐靠近只有咫尺之间的距离之时,一道凄厉的猫叫声划破寂静的夜空。

    “啊!”

    随着猫叫声响起,花绯陡然一惊,迅速蹲下,整个人缩成了一团。

    好事被打断,萧战一脸可惜。

    他蹲下身问道:“怎么了?”

    花绯身子发抖,噪音微颤:“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刚才听到猫叫声就莫名的害怕。”

    萧战伸手拍了拍她的背,安抚道:“府中本无猫的,许是这里偏僻才出现这么一只,你不用害怕。”

    花绯也不想怕,她平常不怕猫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感觉是从骨子里生出来的惧意,怎么都消散不了。

    “我还是怕。”

    萧战无奈,只好上前把她抱进怀中,往木枫苑方向走去。

    “先回去再说。”

    花绯窝在他的怀中,感受到他心脏强有力的跳动,那份害怕渐渐平息。

    她从没想过自己有这么怂的时候,实在是丢脸。

    此刻的她也清醒过来,想起刚才自己的举动,羞得脸又泛红了。

    她都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萧战,明明说好不会对他动心思的。

    那就干脆装傻吧,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一路无话,花绯整张脸藏得严严实实,不想让萧战看到她的异样。

    刚进木枫苑,清芷和拂冬两人就迎了上来。

    “姑,姑爷?”她们俩的表情仿佛见了鬼。

    萧战微微点头,脸上表情一贯的冷清。

    “小姐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吗?”拂冬见花绯整个人都埋在萧战怀中,怀疑她被姑爷身边的人打了。

    她问这话不是用疑问的语气,而是用的质问语气。

    萧战没有理会她,只抱着花绯往内院走去。

    经过她们俩身边之时,花绯闷闷的声音传出:“我没受伤。”

    清芷和拂冬两人齐齐一愣,紧跟上去问道:“小姐你到底怎么了?别吓奴婢们啊。”

    两人的声音不大,却还是把睡在外院下人房的林嬷嬷给惊醒了。

    房间烛火亮,紧随着粗犷的厉喝声传来:“谁在外面吵吵闹闹的!也不看看什么时辰了,明天都给我去刷马桶!”

    她其实听出来了拂冬的声音,只是想给她一个威慑。

    她早就看不惯她们俩和夫人打闹没大没小,只要夫人不说话,她做下人的没立场处置。

    可这次不一样了,镇国公府中有宵禁,到了亥时若还有人吵闹,可以按规定惩罚,无需顾念身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