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夫人又在闹和离 020 坑爹

时间:2019-11-21作者:晓风趴月

    她拿着瓶子转过身,背对着花胜良久,才回过身来。

    抬头迷茫问道:“可是要怎么才能倒入井中呢?”

    花胜恨铁不成钢:“自己想办法!”

    “女儿实在不知道。”花绯瘪着嘴极度委屈,她一个傻子怎么想办法?难不成花胜也傻了?

    倒是旁边嘴里塞着布条的清芷一个劲的呜呜呜,好像有话要说。

    花胜朝黑衣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便把清芷嘴里的布条扯了下来。

    “老爷,奴婢有办法,您放了奴婢好不好?”刚把布条拿掉,清芷就声泪俱下。

    花胜对她这番求饶很是满意,端了端身子,摆出一副威严的模样来,道:“你暂且说说。”

    清芷瞥了花绯一眼,才急切道:“奴婢在府中认识几个小丫鬟,她们又认识姑爷院中的管事,只需要花银子打点打点,她们肯定愿意带奴婢去姑爷院中走动,到时候只要寻找机会把药粉倒入井中就行。”

    花胜点点头,女儿还不如一个丫鬟靠得住。

    “好,那就这样办。给你一个月期限,要是办不成,到时候提头来见。”

    清芷垂眸:“老爷,这事只要有银子办成是迟早的事,可关键是小姐手里头没银子,镇国公府里面的下人管得又严。而且小公爷下了命令,禁止我们踏入他院子一步,想要打通里面的关节还得需要很多银子,这事得老爷支持才能办成。”

    花胜脸色不好看了,这言下之意,就是要他掏银子办事呗。

    镇国公府下人管教严格他是知道的,今天买通一个小丫鬟去送信都花了他二十两,更别提萧战院中的管事了。

    那可是曾经跟过云清公主的,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几十两银子还真难打动她。

    想到要掏银子,花胜心中不畅快,可一想到这次可能让萧战死在京城,他又犹豫了。

    半晌之后,他才从怀中掏出二百两银票,往花绯面前一扔,道:“这二百两银票给你们去打点,要是到时候事没办成,小心你的狗命!”话是对清芷说的。

    清芷一哆嗦,连忙道:“老爷放心,奴婢定然全力以赴。”

    交待好一切之后,花胜离开,只留下花绯和被绑着的清芷。

    清芷松了口气,刚想说话,见给她松绑的花绯朝她使了个眼色,又闭上了嘴。

    花绯一边解绳子一边认真道:“清芷,你一定要把事办好,让夫君喜欢上我。”

    “小姐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两人拿着银票和药瓶快速往镇国公府赶去,中间并无任何交流,只低头往前走。

    来到围墙边,花绯带着清芷翻了进去,又走了一段时间,才终于松口气。

    “小姐,刚才后面有人跟着吗?”

    花绯摇摇头:“其实我也不清楚,但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一般跟踪这事都是由轻功极好的人执行,她很难听到脚步声。

    但她心中有种预感,花胜不会这么轻易相信她,定然还会派人跟一段时间,看看她有什么异动。

    她没有猜错,花胜却是有派人跟着她。

    等她翻进围墙,那人才回去禀告。

    “大小姐一心想着要把药放入水井中得萧小公爷喜欢,并无其他异动。”

    “那就好,她要是敢为了萧战那小子反过来对付我,就别怪我不顾父女之情,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属下跟踪小姐的时候,发现好像还有人在跟踪,不知道是何人。”

    花胜听到这话先是一愣,渐渐的嘴角笑容勾起,道:“看来萧战也在防着她,也好,她半夜偷跑出来与我见面,萧战派来跟踪她的人定然会向他禀告,就算我那傻女儿想倒戈,萧战也不会给她机会。”

    因为上次那事,他担心花绯会往萧战那边靠拢,现在看来,不必担心了。

    木枫苑,花绯和清芷刚踏进院门,拂冬就迎了上来。

    “小姐,清芷,你们可回来了,担心死我了。”

    “担心什么?早告诉你不会有事的,让你赶紧休息。”

    “出了这种事,奴婢怎么睡得着?”

    “好了好了,清芷受了些皮外伤,你快带她去洗漱上药。”

    三人说话声音都很小,生怕吵醒院中其他的人。

    拂冬带着清芷进去,花绯则一个人偷偷溜出了院子,来到不远处的空地上。

    这里是镇国公府中为数不多没有青石围墙的地方,因为处于府中边缘地带,空地无人打理,有些杂乱。

    花绯来到一棵形状怪异的大树前,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才从旁边捡了一根大棍子,开始在树下挖洞。

    不久之后,从里面挖出一个陶罐子,花绯没有把它拿出来,只是把上面的盖子揭开。

    “呵,想要我去下药让我当炮灰,没门!我可还想多活几年呢!”

    萧战身边的人个个精明得很,哪会这么轻易被下药毒死?

    她边嘟囔边从怀中掏出紫金瓶,把里面的药粉一股脑倒进了陶罐子之中。

    月色正好,她拿着空瓶子举在半空中,边旋转边道:“上次花缇的那个药瓶当了二两银子,这个看上去比那个还好,恐怕能值四两,有花胜的资助,我的院子指日可待啊。”

    花绯喜滋滋的把瓶子小心收好放入怀中,又把陶罐子盖子盖上,用土掩埋。

    “这土一看就是新土,只要经过这里的人都知道底下埋着东西,地方挑得如此草率不好。”

    夜晚寂静,背后冷不丁响起这句话,吓得花绯差点没蹲稳,一头栽在陶罐上。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半晌,才露出八颗牙齿标准微笑回过头去,道:“萧战,你是猫吗?走路都没声的?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的啊。”

    后面本抱胸看好戏的萧战看到她的龇着牙说话的样子,脸上笑容更甚。

    本来听到下人禀报,说夫人半夜偷跑出去了,他的心中还有所郁结。

    还以为她之前一切真是演戏,只为了能让他放松警惕。

    烦躁之下睡不着,于是亲自来走一趟。

    结果跟踪她来到此地看到这副场景,他哭笑不得。

    自家夫人果然不走寻常路,举止皆在他意料之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