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夫人又在闹和离 017 对你没兴趣

时间:2019-11-18作者:晓风趴月

    一秒之后,花绯整个人都弹了起来。

    “萧战!你怎么来了?!”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因为坐了起来,她前面的风光尽显无遗。

    萧战忍不住瞬间失神。

    花绯感觉到他的目光,立即扯过一旁的被子护在身前。

    “你个臭流氓!”

    萧战吞了口唾沫,眼神不自在的移开看向一旁,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

    “我只是来看看你的伤,况且你本来就是我的娘子。”

    言下之意,看光也没关系。

    他那副天经地义的样子,让花绯有种掐他脖子的冲动。

    “呸!你又没把我当娘子看,这是强词夺理,为你的耍流氓做掩饰!”

    上次也趁她不注意偷亲她,原来他是这样一个心口不一道貌岸然的禽兽,浪费了一张这么好的皮囊。

    萧战发现他很喜欢看她生气,莫名觉得可爱。

    “你先出去。”他偏头对拂冬道。

    拂冬一愣,偏头看向花绯。

    只见自家小姐拼命向她使眼色,她立即会意。

    原来小姐还没对姑爷死心。

    她朝花绯点了点头,并眨眨眼让她放心。

    花绯十分欣慰,还是一直跟着的贴身丫鬟最能明白她的心,拂冬肯定会拼死留在这里。

    “姑爷,小姐,那奴婢先告退了,你们慢慢玩。”

    说罢,她如兔子一般窜了出去,还不忘记贴心的把门关上。

    花绯伸出手臂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样子,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她此刻的心情。

    只有“卧槽”才能表达。

    寂静两秒之后,她把身上的被子抓得更紧了些,一脸视死如归。

    “你想要对我做什么?”

    萧战低笑:“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看看你这粗壮的手臂,跟男人似的,你认为我会对你有兴趣?”

    花绯低头看了看,果然,她手臂上的肌肉坚实无比,估计比面前这个病秧子的大腿还粗。

    放着好好的弱柳扶风的美人不要,能看上她这种粗壮型的也算是奇葩了。

    如此想来,花绯放心多了。

    “你真是来看望我的?”

    “当然。”

    花绯算是放下了心防,把被子往旁边一扔,锤了一下他的胸口:“兄弟,算你够意思!”

    萧战嘴角一抽,兄弟?

    他难不成如此没有魅力?还想让她放下防备接近她,结果成了她口中的兄弟……

    萧战感觉胸口憋着一口老血。

    花绯没有注意他的表情,而是恢复了趴着的姿势,道:“拂冬出去了,你帮我上药吧。”

    接着自顾自道,“你能来看我,说明你接受了我和平相处的提议,我很欣慰。你放心,以后我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还能当你的保镖保护你。你说要是有我和青南一左一右两大护法跟在你是身边,别人想暗杀你都难,是吧?”

    萧战边给她擦伤口边轻笑:“你保护我?”

    “那是当然,我的实力你今天也看到了,那么多高手围攻我,我就受了这么点轻伤,绝对能够做一个合格的保镖。不过嘛……”

    萧战挑眉:“不过什么?”

    “你得给我工钱,也不多,就十两银子一个月吧。”

    花绯这两天了解了一下这里的消费水平,一两银子可以买很多东西,要是做满三年,她能存三百多两,够她远走高飞盘个铺子做买卖了。

    她这话刚出,萧战就忍不住低低笑出了声。

    花绯蹙眉回头:“你笑什么?”

    “本来你作为镇国公世子夫人,每个月有固定的银子可以领,原定一百两,现在既然你只要十两,那我就去吩咐蓝姨,按照你的要求来做。”

    花绯再次弹了起来,整张脸都写着震惊。

    “什么?!你再说一次!”

    “话不说二遍,你好好趴着,我给你上药。”

    花绯表情秒变,扑到萧战身旁,抱着他的胳膊嚎啕道:“大哥,我错了,你不要让蓝管家把我的银子收回来好不好?”

    她全然忘记此刻只穿着一个肚兜。

    萧战瞥了一眼她的胸口,深呼吸道:“我是男人,你确定要这样勾引我吗?”

    花绯一顿,又迅速趴了回去,可还不忘为自己争取:“你当我刚才那番话没说怎么样?日后我定然竭尽全力保护你。”

    萧战不为所动:“我向来说话算话,况且你昨日让我损失了三千多两银子,我还没找你算账的,你是不是该有所补偿?”

    花绯这下彻底没底气了,本以为自己在这里没有银子花,她才那样做,早知道怎么着也要忍气吞声。

    三千多两银子,就算是把她这三年的例银都扣掉也不过分。

    萧战看着她落寞的背影嘴角微勾,要是这么容易让她凑够银子,岂不是直接放任她离开?

    花绯沉浸在悲伤之中,闷在枕头里不吭声,萧战默默帮她上完药,起身离开。

    “走啦?”声音中带着哭腔。

    “嗯。”

    “那件事真的没得商量?”

    “没得商量。”

    花绯又把自己闷在被子里不说话了。

    萧战把手上的药瓶放在床边,道:“这个药是我珍藏的伤药,药效比其他药都要好,你用这个。”

    “哦,谢谢。”

    直到萧战离开房间,花绯都没有变换动作,她觉得她需要一个人静静,要不然得憋出内伤。

    养伤的这几日,她看开了很多,别人给的终究是别人给的,只有自己挣的才能紧紧握在手中。

    “拂冬,你去找人给花缇传个话,就说我的伤好了,请她来镇国公府做客。”

    “小姐真要请二小姐来做客啊?”拂冬还以为她之前是说着玩的,和二小姐客气客气。

    “是的,不过嘛……来是可以来,只是需要一些小小的条件。”

    拂冬和清芷同时凑了过去:“什么条件?”

    “你们都知道,我在镇国公府不好过,想见一次萧战十分困难,出府进府都有限制。她要想来做客的话,还需要打通一下其中的关节……”花绯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来回搓着,给她们传了一个“你们懂得”的眼色。

    两人愣住了,姑爷什么时候限制她的自由了?

    花绯无奈的啧了一声,小声道:“就是需要银子打点嘛,府中上上下下这么多人,不给点好处怎么进来?”

    两人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小姐的意思奴婢们明白了,一定会将话传达到位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