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夫人又在闹和离 050 我在上他在下

时间:2019-12-17作者:晓风趴月

    一把瓜子还没嗑完,那壮汉便垂头丧气下了台。

    紧接着,各种各样的挑战者接连上来,其中不乏武功高强者、开锁小能手、机关研究怪,只可惜,无一人能够打开。

    鉴于陆适等人贡献了五十两银子,花绯请他们吃了个简单的便餐,下午继续看热闹。

    一来一往,两人熟络了不少。

    “费兄,你和萧战到底怎么认识的,看你人还算磊落,不像他那么黑心的。”陆适边往嘴里扔着花生边搭话道。

    花绯抬起手,用手背拍了拍他的胸膛,道:“陆兄有眼力,我和萧小公爷不一样。若说怎么认识的,那还得从那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开始说起。”

    陆适一下子来了兴致,凑过去问道:“夜黑风高?晚上?快,说来听听!”

    花绯故作神秘,把手中的瓜子放下,拍了拍残留的碎屑,与他凑到一块,道:“说来话长……”

    “那你就长话短说。”陆适已经按捺不住。

    “那是一个夜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我在路上闲逛,突然听到一声尖叫……”

    为了让陆适感受当时的气氛,花绯还配了一声尖叫,把他吓得一颤。

    “费兄,这些劳烦省略,说重点。”

    “重点就是,我回头看去,只见萧小公爷从街头角落里大叫着窜出来,后面追着一条野狗。啧啧啧,你是没有看到啊,他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和现在完全不是一个样,裤子都要吓尿了。”

    听到这里,陆适脸上露出一丝怀疑。

    “他身边一向跟着青南,怎么会被野狗追?况且大半夜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街头?”

    花绯一哽,她不就随口编了一个事嘛,他还认真做什么?

    只要能够乐呵乐呵就行了,哪还能上纲上线?

    面对陆适的质疑,她抠着脑袋思索一番之后,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何会在那里,许是晚上尿急出门尿尿,然后又睡不着所以出门走走?”

    “他只要出门,身边定然跟着高手,镇国公府那么多巡查侍卫,哪能看不见?”

    花绯白了他一眼,要这样追究,可玩不下去了啊!

    “诶,这个糕点不错。”她拿起一块栗子糕塞进嘴里,以此转移话题。

    陆适却不依不饶:“你和他怎么认识的还没说完呢。”

    花绯没想到陆适一个大男人也这么八卦,只好快速搪塞过去:“就是我救了他呗,他非要以身相许,我碍于他的地位,没有办法,只能屈服咯。”

    陆适啧啧啧感叹:“没想到他这么变态,连男人都不放过。”

    顿了顿又眼泛金光道:“听醉仙楼里传出来的消息说,你们昨晚……?”

    他挑了挑眉,表情耐人寻味。

    花绯淡淡一笑,道:“这种隐秘之事陆兄就算问了,我也不好意思回答呀。”

    一秒之后,她又迅速偏过头去道:“我在上他在下,你懂的。”

    陆适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爆炸消息,张大嘴巴半天没合上。

    抬眼望去,他的表情更加震惊,不过迅速闭上了嘴,退回去坐端正。

    花绯正得意呢,冷不丁听到头顶上响起萧战幽幽的声音:“哦?我倒不知道昨晚我们俩什么时候换了位置。”

    说着声音又低了些:“要不然今晚试试?”

    花绯“啊”的把手上糕点一扔,瞬间窜得没人影了。

    一旁的陆适则目视前方没有焦距,置身事外,仿佛他一直在认真看着台上的胸口碎大盒。

    萧战也没说什么,悠悠在花绯原来的位置坐下,云淡风轻。

    过了一会,花绯摇着扇子走了回来。

    看到萧战,她面露惊讶:“咦,萧兄怎么下来了?我才如厕一炷香的时间,萧兄就坐了我的位置,不厚道啊。”

    萧战抬眼静静瞧着她。

    陆适则把头偏到一旁,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

    花绯强压下内心的慌乱,拉了萧战旁边的一条椅子坐下,道:“既然萧兄坐了我的位置,我也不计较了,继续看台上的表演吧。”

    说罢目视前方一本正经,好像她真是刚才才到这里。

    旁边的某世子并没有戳穿她,同样面无表情道:“回府我们再慢慢谈……位置的问题。”

    花绯的心陡然一缩,强装镇定的脸也抖了三抖。

    完了完了,今天不会又被这头大尾巴狼抓回去吃干抹净吧?

    一想到这个,手上的银子突然不香了。

    台上的人接连变换,花样百出,花绯却没了之前的心情,只怔怔的看着前方。

    忽然,被一声厉喝声震得回过神来。

    “萧小公爷,你原来还在这里!”

    卫尉赵全带着众多随从气势汹汹赶来,旁边还跟着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赵勇。

    这阵势让人山人海的念宝阁前方让出一大片空地来。

    花绯瞥了那边一眼,心中一惊,连忙把擂台上得来的银子一股脑倒进钱袋子里,贴身收好。

    偏头对萧战道:“银子已经收好了,我们赶紧跑路吧!”

    萧战眉头微挑:“嗯?”

    他可没想逃跑。

    花绯见他无动于衷的模样,急道:“他们来了这么多人,我可打不过。我知道你不怂,但现在不是硬拼的时候,至少也要去镇国公府搬救兵吧!”

    萧战看着她半晌,嘴角突然扯了扯,带着丝戏谑道:“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怎的这种阵势就让你临阵退缩了?”

    “这叫大丈夫能屈能伸!”

    若不是这样,她只怕都活不到如今。

    萧战用手指微微挑起她的下巴,脸上笑意更甚:“哦?你是大丈夫?”

    花绯咬牙:“萧战!”

    现在是咬文嚼字的时候吗?也不看看情势多么危急!

    他们俩旁若无人的样子让周围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陆适更是睁大眼睛仿佛见了鬼。

    萧战莫不是以为断袖名声很好听?居然大庭广众之下毫不避讳。

    从古至今,无人不对此事藏着掖着,生怕他人知晓,他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只是可怜了他那此刻还在镇国公府养伤的傻媳妇,只怕对此还毫不知情。

    陆适叹了叹气,又啧啧摇了摇头,以表他的惋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