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夫人又在闹和离 040 教训

时间:2019-12-09作者:晓风趴月

    虽如此,但众人明白,只要有镇国公在的一天,太子地位就无法撼动。

    所以那些摇摆不定的官员也只是观望,并未战队。

    萧战作为镇国公与皇后之间的桥梁,自然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

    简单的聊了一些家常,梁书昱便同萧战起身离开此地。

    花绯本和姜卿玩得起劲,看到他远去的身影,手上的剑一个没抓稳,打落在地。

    “大嫂嫂,你输了!”姜卿欢呼雀跃。

    姜诗语这才发觉假山空地处花绯的存在。

    “那是?”

    “战儿的夫人。”

    姜诗语饶有兴致的看着她,道:“这就是之前名噪京城的花家大小姐?”

    姜诗仙连忙凑过去:“是啊,之前她在朝堂上公然求圣上赐婚,不知成为多少人的笑柄,每次和各家小姐出去赏花游玩,都说花家傻女配不上战哥哥呢。”

    姜诗语斜睨了她一眼:“别人嘴上怎么说不要紧,你可不能胡说。”

    “大姐,我没胡说,我在外都没提过她。”每当有人议论花绯,她都只是嗤之以鼻,并不想以她为话题讨论,确实算没有胡说。

    “听说她智力不及常人却骁勇异常,算是一个奇才。”姜诗语端起琉璃茶杯,轻轻吹了一口茶沫。

    姜诗仙不服气:“她算什么奇才?不就是力气大吗?一介女子而已,力气这么大做什么?”

    像她这样娇柔的闺阁女子才适合战哥哥。

    姜诗语抿了一口茶,笑而不语。

    妹妹的心思她最清楚,只可惜他们俩没缘分。

    “你们姐妹俩在那嘀嘀咕咕什么呢?说出来让我们也听听。”姜老夫人微微探着头道。

    姜诗语把茶杯放下,轻笑一声,道:“没什么,就是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想找阿战的新媳妇比试比试。”

    陆氏瞪了她一眼:“你怎么还和从前女儿家时一样?已然嫁了人,就应该温婉一些。”

    “娘是知道的,我从小立志要像干姑姑一般当一个女将军,只可惜没能如愿,现在手痒想要比试一下,娘可不能拦我。”

    话落,已站起身,把外面白纱衣脱下,显得干练不少。

    陆氏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姜诗仙道:“你可不能学你大姐。”

    姜诗仙朝她吐了吐舌头,便跟着姜诗语往空地方向去了。

    “大姐,你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番,为战哥哥出气!”在她眼中,萧战出门带着花绯,定是屈服在了她的武力之下。

    姜诗语回头点了点她的额头,道:“谁说我要教训她了?这是比试懂不懂?”

    姜诗仙瞥了花绯一眼,扬起头道:“我懂,那大姐一定要在比试中好好教训她一下。”

    姜诗语只能无奈叹气。

    花绯看着两人气势汹汹走来,又依稀听到教训等字眼,顿生警惕。

    太子妃这是来为妹妹出气的吗?

    若是如此,她也不是好欺负的,管她是谁,拳头伺候。

    姜诗语快步走到她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带微笑道:“听说你武功不错。”

    她还未曾听闻花绯不傻的消息,尽量用简单的措辞与她对话。

    花绯以为她在挑衅,点点头道:“是啊,想打架吗?”

    姜诗语低笑一声,果然,花家大小姐如传闻一般,极好动武。

    “那我们来比试比试。”

    她这话算是默认。

    朝后招了招手,府中侍从拿来两柄剑,两人各执一把。

    这个阵势把姜老夫人等人全吸引了过去。

    “这两孩子,怎么还真动刀动剑起来了呢!”

    “娘,您不用担心,语儿知道分寸。”陆氏微笑。

    说罢让下人把桌椅点心搬过来,一边吃一边看。

    花绯脑后三道黑线,之前的友好都是假的吗?怎么萧战一走她们就全来看好戏了?

    哼,想教训她?没门!

    感受到她眼中的凌厉,姜诗语愣了愣,紧接着也摆好姿势,蓄势待发。

    锵锵锵!

    两剑相交,打得难舍难分。

    姜诗语从小习武,在女子中武功是佼佼者,此刻与花绯交手,也明显感觉吃力。

    她有些意外,但转眼一想,又觉得乃情理之中。

    花绯武功若不是有过人之处,怎能以痴傻之身担当冲锋将军的职位?

    只不过,她不会轻易认输。

    眼中闪过坚定,动作又加快了些。

    花绯轻哼,这样就想赢过她给她教训?未免太小看她了。

    萧战和梁书昱并肩回来,看到两家夫人打成一团,纷纷面露诧异。

    快步走上前去。

    花绯边打边看向萧战,见他眼带询问,心中暗忖,还不是他惹的破事!

    要不是姜诗仙喜欢他,会让她的太子妃姐姐来教训自己?

    不管了不管了,反正出了事有萧战兜着,与她无关。

    此刻,花绯也不藏着掖着了,剑光一闪,几个转身之间,把姜诗语手上的剑打落。

    也因为这一剑,姜诗语肩膀被划了一道,雪白的衣裳瞬间染红。

    “诗语!”梁书昱脚下生风。

    脸上尽是担忧,看来对这个太子妃很是重视。

    花绯也没料到会真伤了她,站在一旁等待发落。

    小惩罚可以有,她也认罚,但若是惩罚太过分,她可不干。

    本以为姜诗语会借机发作,却没想到她只捂着肩膀蹙眉,偏头对梁书昱摇头:“我没事。”

    梁书昱却不罢休,平常他好好护着的人,被这傻女给伤了,怎能轻易饶过?

    即便萧战在此,以他之前对她的态度和立场来看,他也不会管花绯的死活。

    “大胆!竟敢伤了太子妃!来人啊,把她抓起来,送入廷尉狱!”

    姜诗仙得意的看着花绯,还是姐姐心疼她,知道以受伤之名来处罚这个霸占战哥哥的讨厌女人。

    花绯看向萧战,以为他会开口,怎么着此事也是因他而起,却没想到他只静静看着她不说话。

    嘴角微勾的模样还仿佛在挑衅一般。

    她怒了,之前他的所作所为还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他把她当自己人,现在看来,完全是她多想了。

    既然如此,别怪她不义!

    她无视了前来捉拿她的两个太子护卫,紧紧抓着手中的剑往府外跑去。

    两个护卫紧追其后,一路随着跑出了姜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