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夫人又在闹和离 038 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

时间:2019-12-06作者:晓风趴月

    直到走出老远,才响起陆适的一声凄厉惨叫:“萧战,我与你势不两立!你今天不赔了我的扇子,我绝不罢休!”

    花绯边偷笑边问萧战:“刚才你怎么悄无声息把那把让扇子弄坏的?都没看到你做什么小动作呀。”

    萧战云淡风轻道:“内劲。”

    花绯突然有点崇拜了,能在那种寻常的动作中把扇子弄坏,该有多大的内劲。

    萧战感受到了她的星星眼,偏头道:“怎么?对我动心思了?”

    花绯没有否认,只嘴角微扬道:“我可以动心思吗?”

    萧战扬起头目视前方一脸淡定:“允了。”

    花绯暗自呸了一声,真是凑不要脸。

    “萧战,你给我站住!今天你要不给我一个说法,我跟你没完!”

    陆适愤愤的追了上来。

    “表哥,你自己的扇子不好,还非得把错处怪在战哥哥头上,我真替你害臊。”姜诗仙跟在后面鄙夷道。

    陆适不干了,回头嚷嚷:“到底我是你哥还是他是你哥?你帮谁说话呢!”

    “我只帮有理的人说话。战哥哥什么也没做,就轻轻打开了一下你的扇子,你扇子做工差怪得了谁?”

    “我那可是念宝阁定制的,哪里差了?你别睁着眼睛说瞎话!”

    ……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了起来,等发觉之时,萧战和花绯的身影早不见了。

    “舅舅,侄儿来给您贺寿了。”

    前厅中,姜维一身宝蓝色锦衣坐在上头,手中拿本书,边喝茶边看。

    听到萧战的声音,他只温和一笑,道:“你来了。你外祖父和外祖母正在锦春园中等你呢,快去吧。”

    萧战笑着拱了拱手,让后面的宗云把带来的礼物交给姜维手下的人,便带着花绯往后院走去。

    花绯只是随着打了声招呼,并没有多加介绍,这让她还有些意外。

    本以为姜府众人会把她上上下下盘问一番,像上次在镇北侯府中一样,没想到这么忽视了她的存在。

    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锦春园中,姜府老少都聚在此处,喝茶聊天,气氛十分融洽。

    花绯看着不远处的身影,紧张地拉了拉萧战的衣袖:“这次可不许看戏了。”

    萧战紧了紧抓着她的手,道:“你不用紧张,姜府的爷爷奶奶都是和善的人。”

    两人刚出现在花园路口,就有眼尖的丫鬟注意到,连忙行礼道:“小公爷来了。”

    姜老夫人循声望去,露出一个笑容。

    “战儿来了,快过来坐。兰月,上茶。”

    余光看到一脸紧张的花绯,又看到萧战紧握着她的手,打量片刻之后,道:“这是新进门的孙媳吧?长得水灵又英气,好!也过来奶奶这里坐。”

    早在几天之前,她就听儿媳妇的娘家侄子说了,她外孙这新媳妇并不如传闻中蠢笨,本还不大相信,今日一见,果然如此,眼睛明亮清澈,哪有傻子的模样?

    花绯有些不敢相信,偏头看了萧战一眼,见他点点头,立即小碎步跑了过去。

    “见过爷爷奶奶。”

    转头看见旁边一菊色衣裳的雍容妇人,不知如何称呼了。

    “这是你舅母。”姜老夫人笑着介绍道。

    花绯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见过舅母。”

    陆氏温柔一笑,点头示意。

    两人坐定之后,萧战又小声给她介绍了园中其他人的身份,花绯都一一打过招呼。

    姜老夫人似是很喜欢他,握着她的手道:“孩子,你嫁给了战儿,成为了他的妻子,就是要和他风雨同舟一辈子的,你们俩可要好好过。战儿这孩子话少不善言辞,就要你多多包容多费点心思了。不过他要是欺负你,尽管和奶奶说,奶奶帮你教训他。”

    花绯连连点头,又笑着看了萧战一眼,在外人看来,似是娇羞。

    心中却在吐槽,萧战他话少不善言辞?她怎么觉着他一句话就能气死人?而且演技一流,只怕姜老夫人都没见过他的真面目。

    看着他坐在长辈面前乖觉的模样,花绯心中叹了口气,只怕她说出去也没人相信。

    “奶奶,孩儿对绯绯疼爱还来不及呢,又怎会欺负她?您说笑了。”

    萧战一边说一边把花绯的手抓进手心,露出一个温润的笑容。

    花绯感觉浑身一哆嗦,昨晚吃进去的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刚才还欺负她呢,简直是条大尾巴狼装小绵羊!

    姜老夫人瞪了他一眼,偏头看向陆氏笑道:“这孩子呀,和他爹一模一样,不害臊!”

    陆氏用帕子掩嘴轻笑:“不是如此,妹妹又怎会嫁与他?现下战儿夫妻俩和睦,想必妹妹知道也会高兴。”

    听到这话,姜老夫人叹了口气:“她可是三年多没来看我了。”

    看到姜老夫人如此伤感,陆氏有些后悔提到云清公主。

    正思索怎么转移话题呢,陆适和姜诗仙急匆匆赶了过来。

    “我道你躲哪去了,原来是往姑母和老夫人这里来了!”

    陆适匆匆行礼和两位问好之后,指着萧战愤然控诉道:“姑母,您可要为我做主,萧战刚才弄坏了我的扇子就跑了!”

    那扇子可是他攒了一年的银钱才忍痛买下的,这次不讨个说法决不罢休。

    陆氏轻睨了他一眼,笑道:“不就一把扇子嘛,至于你急成这样?待会你到你姑爹房里去挑,挑中了的都送给你。”

    “就是,表哥心眼也太小了。”姜诗仙立即补刀。

    花绯瞥了一眼萧战,只见他气定神闲的坐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她要是陆适,估计得气得直挠墙。

    难怪当初陆适对她那种态度,不是没有缘由的。

    “那可不一样!我那把扇子可是念宝阁定制的!”

    陆氏和姜老夫人对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些微诧异之后,又恢复寻常。

    “那就再去定制一把,姑母出银子可好?”

    陆适很是委屈,瞪着萧战道:“那扇子有银子也买不到,上面无双公子的墨宝独一无二,毁了就再也没有了。”

    花绯明白他的心情,想必他口中的无双公子是当代名家,好不容易得来的墨宝被毁确实让人心痛。

    本以为姜老夫人会为难,没想到她转脸对萧战道:“战儿,你写封书信给你娘,让她再画一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