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我是贱人我骄傲 414、善恶两面

时间:2018-07-22作者:月黑

    无声无息,消失了几天,玫瑰从一开始的淡定到慌乱。何应诺知道她的住所和工作地点,但是她对他却一无所知。第一念头是男孩出了事,第二个念头便是对方卷了自己的钱跑了。

    不管是哪个念头。

    光是想想,都让她害怕。

    少年的衣服已经几天没换,上面沾了污渍,靠近闻,还有一股馊臭味。日夜颠倒,得了感冒,上吐下泻,弄得狼狈不堪。屋漏偏逢连夜雨,股市遭遇重创。

    本来翻了十几倍的资产,一夜缩水。

    幸好玫瑰的钱还没放进去,否则……强忍着割肉的疼痛,把账户剩余的一部分钱转出来,交了住院费,从一无所有到身家百万,然后再到一无所有。其中滋味,只有当事人自己知晓。

    何老三躺在床上还不能说话。

    看着父亲的脸。

    从不知所措到愤怒,为什么,总是关键时候,打乱他的人生。

    小时候逼走母亲还不够。

    现在又掏空他的资产。

    因为人还没醒过来,所以要一直住院观察,护士又来催促缴费。股市里的钱是不敢动了,现在市场还不健全,一点风吹草动,便是大起大落,因为知道以后的发展,所以明白,这些钱不取出来,便还有翻本的机会。

    甚至可以说,现在要是有多余的钱,应该用来加仓才对。

    十分烦躁。

    想用玫瑰的钱,可是矿山的事还得指着她多去套消息,瞒得了一时,又能蒙混多久呢?这么多天没露面,对方也该起疑心了,要是找过来……怎么想,都是全盘皆输。

    又搜出几块钱。

    买了一包平时看都不看一眼的劣质烟,蹲在墙角,点燃。

    烟雾中,思维渐渐清晰。

    没有钱,便去找钱。

    女孩的身影浮现在脑海中,林双绛,应该有不少的钱……两人虽然闹得这样僵,但她应该不会对何老三见死不救,毕竟在她走后,两人在一起生活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多少有点感情。

    借个一两万,大不了承诺以后双倍奉还。

    这样想着,便起身去厕所洗了一把脸,往家里赶。摆在房间里白玫瑰已经凋谢,枯黄的花瓣落在地上,还生了不少的蚊虫。沁人心脾的香味变成恶臭。

    充斥了整个房间。

    赶忙扔出去,不再看一眼。

    这时候,他已经无暇顾及杜云婕。只一心想着,如何从林双绛那里弄到钱。换了一身衣服,洗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底青黑,面色苍白,去求她,也有几分信服力。

    阿梅见他回来。

    便问何老三怎么样了。

    看了一眼女人,无端生气,冷哼一声离开。如果不是对方多管闲事,让何老三在房间里多待上一会儿,或许现在就没有这么多麻烦。在他心中,对父亲有感情,但绝不见得多。

    被逼到这份上,只怕是怨大于怜了。

    之前打过电话给老师请假,见他来了,便安慰两句。现在正在上课,初中部楼底下站了一会儿,直到下课铃响,才看见女孩晃悠着出来,手里拿着一根棒棒糖,和同学有说有笑。

    真是无忧无虑。

    见着他,视若无睹。

    偏开身子,绕过。

    何应诺笑了一下,堵住,“要么跟我到边上谈,要么就在这里谈。”

    “滚。”

    骂一声。

    女孩眼角斜着他,冷冷的。强行拉了林双绛的手臂,用力,“那就不要怪我闹得太难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夏子豪拦住。

    “你这人有病是吧,没看到……”

    唐宽则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个男的,之前便撬过表哥的墙角,现在又来,长得娘里娘气,怕不是对高大帅气充满男人味的许弋繁有什么特殊的想法,才总是想绿他。

    这样想着,表情变得奇怪。

    抽了抽嘴角。

    女孩扬起手,又放下,“好啊,我倒是想看看狗嘴里能吐出象牙来吗?”

    离了好友。

    跟着到教学楼的背面,上课铃响起,别人都忙着回教室,只有这两个人,不为所动。看着林双绛的眼睛,道:“我爸住院了。”

    笑了起来。

    女孩面露惊喜。

    “那可真是太好了。”

    忽然又收了笑容,冷漠道:“所以呢?”

    总不可能只是来说这个好消息的吧。少年站在树荫下,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斑驳落下,在他身上,却是一点温度也没有。虽然他也不喜欢何老三,但到底是自己唯一的血亲,林双绛怎么忍得下心这样心灾乐祸。

    忍了忍。

    以为对方只是嘴硬。

    心到底是软的。

    又道:“现在住院继续两万块钱,以后我一定加倍还你。”

    愣了愣。

    女孩吓得倒退一步,指着自己,讶然道:“你是在跟我借钱?”本来还有些不信,看对方沉默,气得抖起来,“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跟我借钱?”

    望着她。

    少年的面目有些模糊。

    点点头。

    他能想到的,唯一可以求助的就是她了。

    先是震惊,而后哈哈笑起来。

    眼泪都出来。

    摇着头,一字一顿道:“这世上,最恨不得他去死的,就是我!”

    抬起头,看着有些癫狂的女孩,何应诺犯了疑,若说恨,她自然是恨他的,但是对何老三,怎么也恨到了这样的地步?记忆中,男人总是对他说,林双绛多乖巧。

    要是有个这样的女儿就好了。

    甚至,连一家人的生活费,男人都是交到林双绛手中。

    而女孩……

    “你以前和我爸的关系不是很好吗?现在见死不救,难道忘记以前是如何讨他欢心的?总是何伯伯,何伯伯地叫,怎么,就这么舍不得那一点钱!”

    何应诺怒道,“果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有用的时候巴结,没用就一脚踢开,当初做哪些表面功夫从我爸手中骗到房产,拿捏住我,是不是很得意?”

    女孩低着头。

    若是手中有刀,只怕早捅了过去。

    是。

    当初是她有眼无珠,同情何老三瘫痪在床,无人照顾。却没察觉到男人逐渐变味的目光和触碰。多想把一切都埋葬,可是即便人生能重来,记忆却不会被重塑。

    不怪人死后,总是要喝了孟婆汤才转世。

    若一直带着记忆,谁又想要再次投胎为人。

    快乐会咀嚼出苦涩。

    痛苦因为无法纾解,而越发魔障。

    一巴掌扇到何应诺脸上,用力过猛,男生朝前走了两步,眼冒金星。猛地抬起头来瞪着她,凶狠的样子,一如那个雨夜,带着另一个女人咄咄逼人。时光重启,何必让他们再相见。

    <b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连恨也不够果决。

    上前。

    居高临下,看着他。

    “你也好,你爹也好,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就是死在路边,臭了,也不会看一眼……滚。”

    说完最后一个字。

    只感觉头疼欲裂,面前的世界都被撕开。

    狞笑了两下。

    忽而转头冷道,“都是报应,且等着吧,如果老天有眼,该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说完。

    头也不回地离开。

    留下何应诺在原地,恼羞成怒。气愤的同时又觉得似乎哪里不对,林双绛的样子,倒像是恨不得杀了何老三一般。他们两人之间,难道发生过什么。

    疑问没在脑中停留三秒。

    便让他抛之脑后,女孩的话倒是提醒他,或许还有另一个办法可想。

    回到教室。

    在阳台站了站,看着天空。

    前世,男人也是这个时候离世的,临终前,似乎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立下遗嘱,把房产都赠予她。存款留给独子何应诺。别人只当他是怕儿子挥霍家产,最后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只有她知道。

    何老三是在赎罪。

    白云飘过天际,一朵一朵,大风刮过,又散开。

    如她的心境,乱了。

    过段时间,周一的升旗仪式,校长动员全校捐款,当念出何老三名字的时候,林双绛的脑袋轰一声炸开。高一(1)班的何应诺同学,父亲突发疾病住院,花光积蓄,希望大家踊跃捐款,帮助他家渡过难关。

    单亲家庭。

    府父亲常年瘫痪,都是他一个人在照顾。

    那个男生长得还蛮帅的。

    从市四中考出来不容易,没想到家庭这样困难。

    诸如此类的话在耳边。握紧双手,尽量不让情绪暴走。夏子豪叹了一口气,来拉她,女孩的面容扭曲,牙齿咬着下嘴唇,已经青紫。眼中的怒意,烧得她差点失去理智。

    回到教室。

    张老师便宣布,让大家自行捐款,量力而为。

    包括夏子豪在内。

    许多人都上去捐钱。五块一角,或多或少,张老师也当着全班的面,放了一百进去。到了下周一,善款交出去,每个班的班长上台举着本班的捐款数额。

    倒是像模像样。

    林双绛举着牌子,站在旗台下。

    老远看到,何应诺站在人群之外,和老师们在一起。

    表现得十分乖顺。

    察觉到女孩的目光,对着她笑了一下,眼角的泪痣何其分明。

    隔了十来米。

    暗藏的得意,依然被捕捉到。念到初一一班,她走上去。报完捐款额,下面的人开始说话。

    “那个班长,一分钱没捐哦。”

    “真的假的,她家不是还蛮有钱的,学校门口的小吃店我记得就是她家的吧。”

    “是啊,越有钱越抠门。”

    暗处的笑声,刺痛着神经。

    面无表情。

    从台上到台下,目光清冷。

    人人只道,生死事大。却不知捐出去的爱心,是拯救一个无辜的生命,还是放过一个应有此劫的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