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我是贱人我骄傲 395、曾是牢笼

时间:2018-07-22作者:月黑

    听到的那一刻,心忍不住揪了一下。

    方才身上的热意,集中到心脏。

    烫得难受。

    为什么这丫头总是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话,年纪还那么小,到底是哪里学来的……许弋繁久久没有反应,后知后觉,林双绛的脸红了起来,一时动心就说了,说完才觉得羞耻。

    为了掩饰,头往他身上使劲蹭。

    如同标记地盘的动物。

    想要把自己的气味留在他身上。

    许弋繁弹了一下女孩的脑门,将人抱起来,摆弄好腿,使其跨坐在自己身上。

    如此,便能平视。

    手扶着她的后脑勺,俯身,女孩退无可退,只能看着对方的脸越来越近。许弋繁觉得她说的话太赤裸,殊不知在林双绛眼中,他的行动力也好得糟糕。

    当初毫无征兆,就亲下来。

    毫无征兆,就宣布她属于他。

    现在也是一样。

    看着越来越近的脸,在即将接触的那一刻,赶忙偏过头去。现在不是干这种事情的时候,扯了男生的脸,龇牙咧嘴道:“你还没说为什么不来见我!”

    就算赶着去报道,也不该连个信都不给。

    将在脸上胡作非为的爪子扯开,握住,怎么好像有点肿……抬头望着她的眼,认真道:“我以为你不想见我。”

    “这个世界上我最想见的人就是你好不好!”

    气急败坏。

    恨不得在他身上抓几下。

    又来了。

    许弋繁只感觉头皮发麻。

    一直以来都是防御姿态,他要,她不许,两人在强迫和反抗之间,僵持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可是现在却那么积极……不会是脑子在生病期间出问题了吧。

    震惊地看向林双绛。

    随后难过地低下头,颤巍巍伸出三根手指。

    “这是几?”

    “我已经上初中了,要不要解一个二元一次方程给你看。”

    女孩不耐。被人质疑智商的感觉,真的不爽。可是望着他内疚的样子,又觉得难过,轻轻抚上许弋繁的脸,低声道:“我全好了,真的,你看,能跑能跳,还能背着人在雪地里徒步走十公里呢!”

    离家出走之前,可是把刘桂芬气得够呛。

    她厉害着呢。

    说着,跳下来。

    转了个圈。

    可是许弋繁看到这样的她,反而更加难过。拽到怀里,紧紧抱着,气息紊乱,一再低喃对不起。

    以前道个歉,跟要命一样。

    现在一次性说这么多……脑子坏掉的应该是他才对。女孩抬着头,不让眼中的泪水滑落。窗外的雪才停了不到半个小时,又纷纷扬扬下起来,大片大片,像鹅毛一样。

    不想看他,这样难过。

    强打起精神,拉着许弋繁的手往外走,嘴里念叨着这么大的雪不堆雪人可惜了。男生并不动,大手只是反复摩挲着她长满冻疮的手,琥珀色的眼睛一半是苍茫的雪景,一半是她的身影,其间全是怜爱。

    被这样的眼神看着,真是要命。

    一直压抑。

    不想让眼泪掉落。

    现在却坚持不住了,一滴接一滴,像下雨一样,哭着扑到许弋繁怀中。僵硬过后,男生便抱着重新回到沙发上,怀中的小人口齿不清,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喊着不要走。

    捏了她的鼻子。

    威胁道:“不许哭。”

    果真不哭了,红通通,还蓄着泪水的眼可怜兮兮地盯着他看,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巴动了动,眉头习惯性上挑。这种小心眼的姿态,实在惹人爱。

    喜爱便是占有。

    不顾对方意愿,强取豪夺。

    一生中可以遇到的,堪称喜爱的东西那样少,一旦认定,不会放手。机车是这样,她亦是这样。可是忘了,林双绛并不是一件单纯的物品,可以任他揉搓,处理。

    会反抗。

    会难过。

    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会回应他的感情。

    浓烈、真挚。

    他点火,没想到,这把火烧得太猛烈,不知不觉陷了进去。

    从她舍身相救的那一刻,许弋繁便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再左右她的人生。想了许多,最后说服自己,即便女孩离开他投向别人的回报,也是她的自由。

    做好了放手的准备。

    自嘲地笑笑。

    少有这样无可奈何的时候。可是风雪中再见,她眼中的光仍旧灼伤了他的心。那一刻,许弋繁十八年人生中,第一次察觉到,另一种令人困惑的情愫。七分的喜爱、三分的苦涩,加在一起,是十分的不舍。

    刻意保持距离。

    试探。

    越是想要靠近,越是隐藏自己的愿望。

    想知道,他对她而言,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她说,不能容忍没有你的世界。

    震惊和羞涩,直接导致大脑有一瞬的停摆。心中有些东西呼之欲出,他听见自己说,“不许哭,我会难过的。”

    如果我曾是你的囚笼。

    对不起。

    以后我会变成保护你的盔甲,所以不要再哭。

    嘴巴微微张大。

    不相信许弋繁会说这种话,林双绛狐疑地转着眼珠,伸手来摸他的额头。脑子坏了吧。大魔王除了威胁还会说出这么动听的人话?

    躲开了。

    捏着她的手。

    强势的吻落下,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只在唇上轻轻碰了,而后便离开。

    克制得不像他。

    “大哥?”

    “嗯?”

    “你真是我大哥?”

    “嗯。”

    “许弋繁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没有,我只是想对你好一点。”

    脸虽然有点黑,但是毫无暴走的迹象。

    不安地望着他,听到这种话都没有发火,病入膏肓了这家伙。该怎么办呢?还有没有得治,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男生也只是哼了一声,按住作乱的小手。

    林双绛彻底慌了。

    “大哥你还记得,如果沾花惹草就要打断我的腿吗?”

    这始终是一个心结。

    像是悬在头上的狗头铡,生怕哪天就掉下。

    既然要对她好一点,当然要趁机谈条件。

    许弋繁点头。

    “你乖一点,就不会。”

    “还好还好,还是原来的配方。”虽然有些失望……女孩露出安心的笑容,在他胸膛上拍一下,脸上还挂着泪水,现在却龇牙咧嘴地笑起来,“真是吓死我了。”

    忽然想起什么。

    她一惊一乍道:“那你为什么只亲了我一下?”

    往常不都是深入交流的吗?

    “你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哭完,又笑,变脸比变天还快,现在情绪又极度低落,恨不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得化为尘埃,钻到沙发缝里。受不了这种幽怨的目光,他按着她的脑袋,抽了抽嘴角,“你想些什么……”

    “别想骗我,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方才就想说了。

    这件羊绒针织衫上有一股淡淡的甜香。

    扯着女孩的脸,没好气道:“这是我妈的味道。”

    “哦,还搬出阿姨来当借口。”

    背过身去。

    嘴硬得不行,可是却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早该想到,首都的花花世界那样迷人,同龄的貌美小姐姐这样多,谁还会记得一个乡下的野丫头。

    不是她夸他。

    以许弋繁的外貌和王霸之气,和招苍蝇的臭臭菊有得一拼。

    何必吊死在自己这颗发育不良的歪脖子树上。

    烦躁起来。

    将女孩强行扳正,“我……只喜欢你。”

    “切,男人的话有几句能信,你再说一遍。”

    耳朵凑上去,嘚瑟得不行。

    原来是在这等着。

    总是被她耍得团团转,许弋繁捏着小巧的耳朵,故意吹了口气,囫囵发出几个难以分辨的音节。没听清,女孩登时瞪大眼睛,愤愤看着他。

    “不行,你再说一遍。”

    凑过去,他故技重施。

    林双绛一副要抓狂的样子,先是揉了自己的头,而后扯着他的衣领,死活不放,简直就是人形八爪鱼,附带强力吸盘。两人缠在一处,抱枕、毯子弄得乱七八糟。

    电烤炉也踢倒了。

    女孩骑在他的身上,咬牙切齿,“我看你说不说!”

    作势要去挠腰。

    长高了一截,可是在许弋繁面前依旧是个豆芽菜。

    好不容易把外衣弄开。

    刚要下手。

    许弋繁不动了,忽然道:“我喜欢你,只喜欢你。而且我没有沾花惹草的癖好……”说到后半截,许是想起另一个容貌绝美的男孩,本来是告白的话,硬生生多了几分咬牙切齿的血腥味。

    欢呼一声,扑上去。

    脸上的笑,像花苞一般,徐徐绽放开来。

    她说:“我才喜欢你,世界上最喜欢你。”

    说完,跟猪拱食一样,对着许弋繁的嘴就怼上去,先是一通毫无章法的啃,在男生的带领下,渐渐变得不可描述。缠绵过头了,像一个未经人事的孩子,不知好歹地用舌头去追逐他的柔软。

    嘴里还残留着牛奶的味道。

    亲着亲着。

    小手也不规矩,掀了他的衣服,顺着分明的腹肌划上去。本意只是想暖和一下手,却不知道这样的举动,对男性而言意味着什么。最怕干柴遇烈火,许弋繁的手亦扶着她的腰,轻轻揉捏。

    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味道。

    心被点燃了。

    某处也跟着抬头,热情似火。

    糟糕。

    暗叫不好,可是身体却停不下来,只是抱着她纤细的身躯,微微蹭着。探索之下,见他反应古怪,身体乏力,自以为找到了许弋繁的软肋,便在腰上方的一处,撩来撩去。

    玩够了。

    翻身坐起。痴痴笑着。

    被压在身下高大的男生脸有些红,双眼微眯,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害我气都喘不过来。”

    说着,深呼吸。

    不等调整好,又让许弋繁带到怀里,手给按住,脚压住,整个人动弹不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