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我是贱人我骄傲 390、擅做主张

时间:2018-07-22作者:月黑

    租在城中村的一处民房,大通铺,几个人吃在一起,睡在一处,里外加起来不超过四十平,分摊到每个人头上一天一块钱都不要。房租便宜,离市区又近,找着的时候,霍启带头凑钱吃了一顿小火锅庆祝。

    狭小的天地,成为他们在此的落脚点。

    散装白酒,喝过一斤。

    有人说总有一天要买一间这样的屋子,接父母过来,看看城里的生活。

    霍启翻身,起来。

    旁边的小五呼声震天,昨天,几人一直干到很晚才回来。

    帮着拉好被子。

    起床去漱口,院子里,已经有两个人起来。一个是菜贩、一个是在客运站帮着拉货的力夫。和力夫交谈过,一辆三轮车,只要肯苦,一天兜兜转转,特别好的时候能有百来块收入。

    非常不错了。

    菜贩虽然不知道,但是肯早起,必定也有些赚头。若像另一个屋子里的男人,睡到中午才出去,平时吃饭都见不到油。两人看了一眼霍启,又各忙各的。

    房东的孩子穿着校服出来。

    唆了一眼。

    刚刚上小学,眼神却和他妈一样,盯得人浑身不舒服。

    朝着笑笑。

    小男孩面露嫌弃。

    霍启忙敛了笑意,将脸盆抬回房间,穿衣出门。虽有些迷茫,不过对比周围的人,过得并不糟糕。林双绛的话在脑子里盘旋几天,也就烟消云散。知足吧,多少人过得还不如自己呢。

    又过了几天,给家里打电话。

    母亲在最后,犹豫着说道,香兰出嫁了。

    吓了一跳。

    在两角一分钟的公共电话亭里,不知道说什么。今年十六,香兰还比他小一岁,两人一起长大,小时候常背着她打核桃。

    “这么快。”

    他听见自己说。

    “香兰是个好姑娘。”母亲的声音有些疲倦,“你在外面万事小心,别和人争吵,别挂我们,你爹和我身体都好。”

    胡乱说了几句。

    挂电话。

    机器上,显示两分三十七秒。

    老板懒得找。

    一块钱,丢回五毛给他。

    走出电话亭,脑子嗡嗡作响,不过短短几分钟,像是过了半生。香兰的脸、母亲的脸重叠在一起。算算手头的钱,给出一百当随礼还能接受。只是……他不想回去,不想看到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进别家的门。

    说是嫁到别的村。

    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看到。

    店里的订单堆了许多。霍启没来,孙芳只得自己亲自去送,拎着装满汤粉的碗走街串巷,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不过才送了几回,全身就开始出汗,风一吹,头就有些痛。

    到中午。

    请的帮工才过来,本想问两句。小伙子脸色苍白,神不守舍,到口的话换了。

    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霍启摇头。

    看了订单和地址,挨着送完。

    没过几天,霍启便说要辞职。林双绛皱眉,“你的兄弟也一起去?”

    男生说要跟着来招聘的厂,南下去打工,包吃包住,干得好一个月能上千。林氏小吃一个月也有七八百,她想不通,为什么愿意跟着去那么远的地方。

    “不,就我一个人。”

    霍启木讷道。

    皱眉问他为什么。

    对方不说。

    好说歹说问不出原因,最后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得让他回去想想,过几天,要是还不想干,再走不迟。看着男生的背影,林双绛陷入沉思。周末找了机会,逮住和他一起来打工的人,这才问出点眉目。

    “听说是老家相好的姑娘,嫁人了。”

    女孩抽了抽嘴角。

    霍启不过才十六岁。

    比她大不了多少,竟然已经谈婚论嫁,还有这么令人心酸的转折。本来还觉得自己和许弋繁,太不可描述,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小儿科,结婚二字,太遥远。

    无法想象。

    知道原因,再找人说话就容易得多。

    男生坦言,想趁着年轻挣更多的钱,多学点本事。

    她叹了一口气。

    看来这刺激果然不轻。

    只是南下,并不一定靠谱。这些年,来这里招工的不多,规模也不大,大家只知道南方经济好,满地是钱,却不知道这些财富的背后,需要多少人的牺牲。

    而且按照她的经验,这些多半也不是厂家。

    而是人头贩子。

    这边招了过去,然后再卖给需要的工厂。

    遇到黑心的,工钱不给,囚禁起来,变成现代意义上的奴隶。金钱驱动之下,人心要多腐烂就多腐烂,根本没有下限可言。

    “你家里有兄弟吗?”

    “还有个弟弟。”

    “你去奔前程,本来不该阻拦,只是要知道人心险恶。只凭一句话跟着去,到时候任人打整,运气好逃出来,运气不好,你的家人怎么办?”

    “可我不能在这干一辈子。”

    霍启站起来,有些激动。

    “你不是想学手艺吗?我送你去跟汽修厂,好好学上三年,到哪都有口饭吃。”

    她说。

    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瘦小的女孩。

    这口气,大得不行。

    见他不信。

    林双绛苦笑道:“怎么,不相信我?这点钱还是拿得出来的,只是你学出来,该给我干几年还账,学费就当提前预支。”

    “你……”

    “这小吃店真正的老板,其实是我。”

    虽然孙芳忙里忙外,看着更像老板娘。私下在家,却总说给她打工,让开工钱。

    母女为此闹过几回。

    霍启恍然。

    这样也就说得通。

    为什么一开始过来,是林双绛在店里招人,而不见孙芳,其他伙计虽然喜欢和她开玩笑,真有什么抱怨却不敢当着这小丫头的面说。还有招工,本不该让个娃娃做决定……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就像她说的,面前这个瘦小的女孩,真的是老板本人。

    “为什么,要帮我?”

    上面有两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姐姐上到初中,便嫁人了。

    他也是,弟弟现在还在上学,因为年纪小,父母便有意培养他上高中,考大学,为老霍家争光。而他因为不是最小的那个,一毕业便出来打工补贴家用。

    不是没怨过。

    只是钱就那么多,不可能让两个人都上学。

    想到弟弟,他的眼神暗了暗。

    女孩龇笑笑,从地上跳起来,并不回答。只在走的时候说:“先给家里通气,过几天安排好了通知你。”

    林双绛走后。

    霍启躲到出租房里,不争气地哭了。

    弟兄们都出去干活,只有他辞了工在家中。

    本以为像歌里唱的那样,飘啊飘啊,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离开生我长我的土地。没想到,命运的转机来得如此突然。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

    林双绛说得风轻云淡。

    心里却打起了鼓。

    舔着脸去问林友良,得知女儿要资助人去学汽修,顿时沉默了,就在她以为老爸要直接挂断,顺着电话线过来捶她的时候,男人开口道:“你等我去问问。”

    还好还好。

    拍拍胸脯。

    第二天,起来洗漱,刚背上书包,便被孙芳揪住。

    拉到房间里。

    好一顿盘问。

    原来是在这等着呢。林友良怕控制不住脾气说重了,便强忍着怒火,打电话给孙芳,让媳妇去问这丫头到底想干嘛。被母亲揪了,还能怎样,一股脑把霍启的事说出。

    孙芳听了。

    沉默了一会,开口道:“那你也不能轻易答应别人,这可不是……”

    “妈——就当做好事呗。皮球这蠢狗,整日吃了睡睡了吃,还不是养着。那男孩你见着,人很老实的,又讲义气,帮助他去学手艺,总比养个动物强。”

    言下之意。

    没用的都养得起,有用的干嘛不舍不得花钱。

    “人能跟动物比吗?”

    忍了忍,终究是觉得太过,扳着肩膀道:“你怎么做事都不和我们商量。”

    “说了,你也不会答应。”

    嘟囔了两句,看女人脸色黑得像锅底,急忙道:“我们学校里有助学金,专门帮助贫困家庭的孩子,我这也是助学!干好事,积的德又不是我一个人享,你和老爸也沾光啊,还有林双鹿……”

    “净是歪理!”

    指了她的脑袋。

    又说两句。

    眼看时间不早,便放了去上学。第一次被母亲揪着骂,她心里委屈,到了学校,看夏子豪今天没抹发胶,怒道:“你个不长进的东西,说好的时髦呢,才坚持了几天就放弃!我真是看错你了,夏子豪。”

    被吼到懵逼。

    抓了抓头,狐疑地看着林双绛。

    “你平时不是很嫌弃,我的造型吗?”

    “嫌弃归嫌弃,可是更讨厌没有毅力的人。”

    说着,翻了个白眼。

    被这么一说。

    夏子豪的自尊心被激起,赶在课间操的空档,跑去厕所,用发胶重新把头毛立了起来。

    回来以后,刚坐定。

    去办公室抱作业的家伙回来,嫌弃地看着他。

    “你糊城墙啊,那么高是想吓唬谁?”

    夏子豪蹭地站起来。

    “嘿,我说你今天是不是找茬,做什么都入不了你的眼!”

    哼了一声。

    将书包扯出,拿课本。

    这下,彻底激怒对方,已经许久没和她动过手的男孩,撸了袖子,上来就是干。林双绛也不示弱,两人扭打在一处。男生拽着她的衣领,她揪着人的头发,闹得不可开交。

    最后还是唐宽出来,才把二人分开。

    这一闹,一直到期末,需要复习考试,夏子豪才和她说话。知道自己闹得过分了,难得没讽刺,把笔记借出去。

    一班的人看得啧啧称奇。

    夏子豪看着大大咧咧,狗急跳墙,还有几分脾气。

    林双绛望着脾气大,真做错了,又会伏低做小。

    真是奇了,这二人。

    刷新了众人的认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