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我是贱人我骄傲 373、修罗场二

时间:2018-07-22作者:月黑

    杜云婕离开以后,少年默默拖着沉重的躯体来到一楼,从另一边的楼梯上去,找到三楼卫生间,站在门口,点了一支烟。这个身体,在小学的时候便和人混着,学会了。

    可是因为经济拮据。

    往往一个星期才能抽上两三支。

    现在有钱了。

    他也很少在外面抽。年少不懂事,觉得抽烟很酷,可是年纪渐长,便慢慢尝到了危害。咳嗽,牙齿熏黄,呼吸道敏感,味觉也比同龄人丧失得快些。

    往后还有许多快活日子,他必须要保重身体。

    只有实在心烦,才会来上一口。

    刚燃了半截。

    脚步声响起,抬眼看去,是林双绛出来了。女孩提着裤子,在镜子前沾口水弄着卷翘的头发,按下去又翘起来,反复弄,也不嫌烦,嘴里哼着奇奇怪怪的小调,看样子心情不错。

    不出声。

    在角落暗自等待。

    到她近了,才一把拉过,带着到楼梯口。

    想要嘲讽两句,接触到对方厌恶和不耐的目光,又抿着嘴。

    这会儿杜云婕和许弋繁正在谈话,瞟了一眼,不是时候。

    “你是跟屁虫吗?跟到我学校还不够,上个厕所也跟着来,怎么,不嫌臭?”

    故意用洗手的水甩过去。

    女孩不耐烦地挥手。

    仿佛在驱赶臭虫。

    “……不过是傍上个纨绔子弟,就得意成这样?”

    翻了个白眼,裤子提正,就要往门外走。一把拉过女孩的手,竟然这样细……有一瞬的怔忪,目光顺着手臂往下看,个子比记忆中高了许多,只是……怎么还是这样瘦。

    “你在家吃不……饱饭吗?”

    父亲去世后的那段时间。

    没找到家中的钱,放在何处,便依靠林双绛的生活费度日。一碗炒粉,两个人吃,她总是挑上几口,要么说太辣,要么说没胃口,剩下大半几乎没动过的食物,给他一个人吃。

    那时总是说她挑三拣四。

    没有小姐的命,得了小姐的病。

    现在想来,却不是那样。

    拼命甩开,女孩皱着眉,仿佛看什么肮脏的东西,冷漠道:“关你屁事。”

    老子一天吃四顿,房间里都是零食。

    苹果啃到牙根酸。

    吃得饱睡得香,但是关你这贱人屁事。

    扯了脸,他恨恨看着,自从知道他是原本的何应诺后,妹妹见面,像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炸,没有一句好话。想她刚才在许弋繁背上,笑得那样开心,低声道:“你这贱人,当初还来管我在外面乱搞,不过重活一回,竟然耐不住寂寞,重新勾搭上别的男人,还有没有一点女人的尊严?”

    女孩炸毛。

    气得跳起来,要揍他。

    少年挑眉,笑道:“怎么,被我说中了,知道害臊还不赶紧和他断……”

    打不到脸,冷笑一下,捏了他胳膊上的肉,使劲扭转。

    疼得抽气,何应诺怒目而视,发狠推开。

    她撞到墙上,摸了后背,生疼。

    面上却生猛得不行,狠狠瞪着,恨不得用牙齿撕了这个该死的家伙。

    气急了。

    却笑出来,用怜悯的语气,说着嘲讽的话。

    “你真是好大的脸,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行,值得我这样做吗?”

    除了一张脸。

    内里早就坏了,臭不可闻。

    明明是他出轨在先。

    竟然说得这样清新脱俗,反倒是她成了不守妇道的人,呸,自己在外面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连孩子都生下来,竟然指望别人一心一意念着他,重生也要吊死在你何家这棵歪脖树上吗?

    可去你奶奶的吧。

    脸大如盆的智障玩意儿。

    林双绛戳到了痛处。面对许弋繁,他一直都很自卑。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那个金毛不仅长得高,家境与他更是有天壤之别,当初为了杜云婕去和他打架,对方连手都没有动。

    全程冷冷看着。

    仿佛他不过是个蝼蚁。

    最后警察来了,抓了几个倒霉蛋,包括他在内。

    死活咬定许弋繁参与。

    可是后来呢,不了了之,他倒是进去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待了两年才出来。

    虽说杜云婕只是把他当试探的工具,可是一想到从许弋繁身边抢走女人,何应诺真是做梦都要笑醒。偏让林双绛参那么一脚,许弋繁的墙角倒是松了。

    他的墙角却是彻底倒了。

    如何不气。

    冷哼一声。

    何应诺盯着她,一字一顿道:“你就算是想飞上枝头当凤凰,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该撒泡尿照照的是你,林双绛!”

    半斤八两。

    以前的日子太苦了,他们都在拼命脱离过去生活的轨迹,逃离彼此。

    可是那些发生过的事,真的能一笔勾销吗?

    少年的眼中,有一种令人发毛的欲望。

    林双绛看得作呕。

    想往外走,却被拦住,这种被困住的感觉,太糟糕了。垫脚,拎起少年的衣领,警告道:“我不来坏你的好事,你也别来烦我!”

    外面,杜云婕已经站起,似要离开。

    按照两人约定,现在该放林双绛出去了。

    可是他的手却无法松开。

    蓦然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矮一个头的女孩,长而直的睫毛,纤细的四肢,还有微微握紧的拳头。

    上一次见面。

    她明明说过不死不休,为何现在竟然要放过他。

    多么好笑。

    “你这个贱人!”

    手挥出。

    没来得及躲开,女孩狠狠挨了一下,火辣辣的。目光如利刃,刻在何应诺身上。

    “你才是贱人!”

    扬起手,朝着对方的脸,狠狠打过去。

    何应诺也不闪避。

    只是笑着道:“别忘了,你早就不干净了,破鞋一只,还做什么美梦?”

    两人的目光对上。

    手在半空中堪堪停下。

    林双绛意识到,也许曾经的试探,他并不是没有察觉到。

    何应诺抿嘴。

    曾经试图亲密接触,可是林双绛的反应,却非常不对,不是拼命躲开,便是僵硬地站着,痴痴呆呆没有反应。后来,隐隐听到楼下的租客嘴碎说,她不干净了,让人强了。

    旁敲侧击,对方却不肯再说。

    只道,是他听错了。

    可是联想到女孩的反应,哪里会错。

    心中也慢慢意识到,只是没有说破。

    毕竟,何家巷这样乱的环境,周围住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发生这样的事……虽然可怜,但是并不奇怪。

    “你都知道?”

    手慢慢收紧,她红着眼睛,声音沙哑,质问道:“你全部都知道?”

    愣了愣,没想到反应这样大。

    梗着脖子,不知怎的,不敢接触她的目光。

    有气无力地在何应诺身上打了几下,仿佛被抽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光了力气,死死咬着牙,一句话不说,又像是有许多话想说。她震惊地看着他,仿佛看一个陌生人……也许从来也没看清过。

    女孩颓然。

    既然他知道一切,为什么还这样对她。

    左手抓着右手使劲揉搓,不过几秒的功夫,那片皮肤便红了起来,小丘一样的肿包隆起,很快,蔓延到手臂和脖子。何应诺仔细一看,裸露在外的皮肤,竟然全部起了疹,密密麻麻。

    站在边上,都能感受到女孩身上传来的热意。

    “你怎么了?”

    摇摇晃晃,扶着墙根站住。

    她慢慢抬起头来,声音又冷又狠。

    “滚。”

    不爱,你就早早离开吧,何必拖着。

    连孩子都有了,带着小三住在他们的婚房,说出去也不过尔尔,一场狗血的悲剧,旁人笑过,她哭过怨过,时间够长,神经够粗,也能消化掉。

    可是为什么,知道她最隐秘的过去,还能把这样轻而易举地说出来。简直像是抛出筹码一般,只为在和她的争斗中赢得一点有利的地位。

    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何应诺。

    “让开。”

    “……”

    杜云婕一直在朝这边张望,天鹅颈雪白迷人。

    望着女孩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算不让她看到这一幕,目的也已经达到。

    突然有点后悔,刚才为什么要那样说。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默默退开。

    跨出去,她像是自嘲般,看着墙壁,余光瞅着他说:“当我求你吧,以后不要再见了。”

    嘴边噙着笑。

    淡淡道:“不行,我已经决定,死也要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女孩转过头来,面无表情。

    “我已经在了,你的目的达到,我真心祝福你。去追逐自己的幸福吧,喜欢的人就去追,赚很多很多的钱,吃饱饭,买喜欢的衣服,养个孩子,好好过日子。过去的一切都过去了,如果你想要我的原谅,那么我原谅你。还有什么要求你说吧,以后就算是两清了。”

    絮絮叨叨说了一堆。

    语气淡漠,不是在开玩笑。

    说好的不死不休,为何她竟然说放下就放下了。

    笑得妖异,低声道:“离开许弋繁。回到我身边。”

    现在他有钱了,两人不用再挨饿,喜欢吃炒粉,商量一下,直接把店买下来也不是不行,剩下的钱可以盖个很大的房子,有许多房间,生多少孩子都养得起。

    虽然放不下杜云婕,可是只要你愿意回来,这一切,以前给不了的,他都可以给。

    哈哈大笑。

    摇摇头,女孩头也不回地离开。

    真是可惜。将剩下的半截烟重新点燃,幽幽吐出烟圈。

    眼睛微微眯起。

    两人如果还有和解的机会,就是她回来。

    但林双绛放弃了,那么便只能由他把她拖入地狱吧。

    说什么两清……已经晚了。

    从侧门出来,看到许弋繁高大的背影。

    沉到水底的心,慢慢浮了起来。被水注满的世界,连呼吸都困难,步履沉重。可是只要看到他,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可以重新开始,那一抹金色,在心间,是最温暖的存在。

    从走到跑。

    迫不及待想见他。

    突然停住,微笑凝固——他身边站了另一个女孩,优美的身姿,仿佛低头戏水的天鹅。

    杜云婕似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忽然踮起脚,拉着许弋繁亲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