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我是贱人我骄傲 586、故景依稀

时间:2018-11-10作者:月黑

    眼睛颜色比数年前淡。

    在火光的映照下,很容易就看到颜色稍深的瞳孔,眼角多了条细纹,不注意看根本发现不了,她以前总喜欢盯着他的眼睛看,倒是很容易就发现了。

    岁月不饶人。

    林双绛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二楼热闹得很,老远就能听到孙芳和其他人话的声音。烟火燃尽,他随着她站起来。

    “你去我家是几个意思?”

    顿了顿。

    解释道:“送东西呗,我妈买的。要是不方便,下回不去了。”面对许家夫妇,很多时候都很被动,实话,林双绛不喜欢这种感觉。

    低头,发现他脖子上空空如也。

    也是。

    那么多年,该放下了。

    招手让林双鹿和陀螺过来,先行离开。地上横七竖八都是炮仗的尸体,火药味久久无法散去。明明该用更缓和的语气,却总期待她先服软,许弋繁也不明白自己是在跟谁较劲。

    摩托车的声音很快消失。

    女孩躺在二楼椅子上,有点困。

    跟母亲一声,回家睡觉。

    孙芳问她不守岁吗?

    含糊应道,“不了。”

    一年几天,三人都是去酒楼吃剩下的年夜菜。这天开车过去,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坐在楼下的长椅,手杵在膝盖上,像盗版沉思者。让两个弟弟先上去,女孩放好车,过去打招呼。几年没见,夏子豪模样没变,气质却完全不同。

    规规矩矩的平头。

    黑色羽绒服、蓝色牛仔裤再搭一双球鞋。

    和初中的杀马特少年相去甚远,林双绛想问他现在还用发胶吗?话到嘴边,变成了,“过来吃饭?”

    对方抬头。

    看着昔日同学,神情有些恍惚。

    初中过后,很少见面。她变了很多,皮肤白了,会打扮,常年挂在脸上的皴裂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但又似乎什么也没变,懒洋洋的语调,看人习惯垂着眼,和谁都很亲近但又对谁都不交心。他曾经把她当兄弟,后来……发现她的世界越来越远。

    追不上。

    也就不追。

    “对。”

    男生应道,不自在地撩了下头发。上楼去,夏子豪的父母跟着另一对夫妇有有笑,旁边站了个干净清秀的女孩,年纪跟她差不多,眉眼间还有些天真烂漫,挺招长辈喜欢的。笑一下,看着身旁的家伙,打趣道:“结婚不发请帖,我可就装作不知道啦。”

    夏子豪觑她一眼。

    默默过去。

    找人问了,知道他们在哪个包间,便托人送去冷盘、水果,还有一大包心形巧克力和鲜花。女方父母笑得合不拢嘴,姑娘脸上也有点红晕,看向夏子豪。

    夏爸爸,“什么时候准备的,连我们也瞒着?”

    男生摇摇头。

    夏妈妈笑道:“你没见他刚才和谁一起上来?那姑娘是他的初中同学,还来过我们家,以前个子矮,这几年越长越出挑……这酒楼就是她家开的。”

    “切,就她多事。”

    “人家这叫懂事,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

    夏妈妈没好气道。

    对方父母赶快打圆场,“话不是这么的,子豪不也考上公职了吗?一百多个人,多出息。”

    夏父脸上多了笑容。他这个儿子学初中就像榆木,死不开窍,高中之后变了个人似的,都不用他妈提着棍子逼,自己就发奋了。成功考上名牌大学,回来又顺利进入编制,比起他那些老同事的子女,不知道多省心。

    双方都很满意。

    其乐融融。

    夏子豪吃过饭,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痴痴看向窗外。偶遇故人,让他又想起那个蘑菇头的古怪女孩。

    也不知道左雨现在过得好不好?

    嘱咐前台给夏家人打折。女孩匆匆离开,孙芳她的母校龙泉学要翻修校舍,让她回去一趟。这几年,镇上的变化很大。林友良等人开发矿山,着实捞了不少钱,连带着当地人也跟着富裕起来,家家修房子,一度攀比成风。

    后来煤矿资源殆尽。

    众人挺起来的腰又弯下去。

    年景好的时候一度挥霍,遇冷便失去抵御风险的能力。新房犹在,却已经有破败的迹象。曾经热热闹闹的集市,路过,已经缩减到很的范围。不少开着轿车的农民,蹲在路旁贩卖自家种的东西,问信的人寥寥无几。

    问过孙芳。

    汽车中转站这几年也不行了。

    吃店关了两个门面,只留下当街的那个,负责员工的伙食。少了运输队的贡献,没了矿山的加持,这几年环境污染又严重,愿意到龙泉镇来的车辆少之又少,要不是霍启等人实力过硬,总能接到维修的活,这边只怕要关停。老员工都在,孙芳也不打算裁。

    撑一天是一天。

    关了之后,让大家去哪讨生活。

    即便亏损,只要在能接受的范围,也会把这个地方做下去。

    许久没回来。龙泉学大变样,还没进校门,便看到金碧辉煌的教学楼,宽阔的操场,这就让她很疑惑了,这么好的校舍,为什么要翻修呢?

    保卫看着车不错,赶紧开门。

    见里面坐的是个姑娘,又有些疑惑。

    “叔,我是这里毕业的,听要翻修,过来瞧瞧。”

    对方点点头,指了个方向,让她停过去。

    咚咚咚,有人敲车窗。

    打开一看,两人俱是一愣。

    “林双绛?”

    “左雨?”

    当年的蘑菇头女孩蓄起长发,斜斜扎在左边,看见她,先是一惊,而后腼腆地笑了。交谈之中得知,左雨高中毕业后没有上大学,通过家里的关系,到这边来当临时教师。

    “你别看学校挺漂亮的,我已经半年没发工资了。”

    以前还好。

    自从林友良卖掉矿跑路之后,这边的经济一天不如一天,别她只是临时工,有编制的也没发,老师无心上课,学生成绩也不好。

    这么,比她当年读书的时候还穷。

    林双绛叹了口气。

    从镇上到市一,她第一次知道学还能修成那样,刚才看到母校也变得如此气派心中还有点高兴,现在听左雨这么,不是滋味。进到教学楼才发现其中原委。地板铺的大理石,可见当年完工时有多气派,但现在满是磨痕。

    “下雨天滑得不行,别学生,不少老师都摔过。”

    “你看那边,防水没做好,都起泡了。”

    整面墙都是霉点,地面还有不少脱落的碎屑,一片狼藉。见到校长,双方寒暄几句,她便直开口,有什么困难尽管。

    男人看向左雨,听她介绍,这个年轻人挺有来头,直无妨。

    报了个数。

    女孩答应了。

    临走,对方又请求道:“能不能再给学生点捐款?”

    挑眉,看向男人。

    对方也知道这样的要求有点过分,看她面相软善,继续道:“这几年出去打工的人太多了,附近村子很多学生辍学,就等着出去打工。”

    村里不比城市。

    很多人十三四岁还在上学,这个年纪,如果家庭困难,不等毕业就出去打工的确实很多。现在沿海城市发展得很好,出去的不像那些年,挣不到钱,过年往往能带回相当可观的数目。女孩颔首。

    想了想,正色道:“咱们这上学一年要多少钱?”

    “一百八十三。”

    学杂费免除,只需要交书本和校服的费用。

    冷笑一下。

    “校长,这件事我没法帮忙。费用不高,大家不愿意上学是因为认识不到知识的重要性,而不是因为穷。”

    不外乎是认为上学不如打工。

    丢下这句话,她便走了。男人坐着想半天,修缮款还没拿到,赶紧催着左雨下去送人,顺便要个准信。

    她走得很快。

    几乎不带歇气,左雨跑着才追上。

    “你生气了?”瞧林双绛这副模样,简直不能再生气。

    “当然生气。”

    校长办公室气派得很,奖杯、锦旗排排挂,桌子一尘不染,光线绝佳。对方手上戴着一万多块的表,两个硕大的金戒指极显眼。如果不是知道对方是学校长,是刚中彩票的暴发户,完全有人相信。

    当初修校舍的时候,只怕也没少吃。

    在外面待的时间长。

    她最恨这种满口公益却为自己谋私利的家伙,膈应得很。别人挣钱是脏的,他们倒好,牌坊立得一堆又一堆,家里金银满仓。

    左雨讪笑。

    “他是前几年调过来的,那时候还很富裕,这几年经济不行,辍学率高,学生成绩也抓不上去,就陷在龙泉学这泥潭里变着法想往外爬。”叹口气,左雨拉住她的胳膊,低声道,“但孩子们的未来不能耽搁,错过上学的时机,想弥补也晚了。”

    左雨落寞的神情深深刺痛了她。

    如果不是阿松,她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拍拍她的肩膀,低声道:“等我再想想吧。”有时候她真的很讨厌外来人,那些人逐利而来,不在乎这座镇的未来,只在乎能榨取多少利益,完了拍拍屁股走人,反正根基不在这,也不在乎名声多臭。

    但她又有什么资格讨厌别人。

    她爹丢下个烂摊子,连累这么多人。

    这些人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勤劳耕作,自给自足,谈不上富裕,可也算平安喜乐。现在呢,除了一堆钢铁水泥,住几个老弱妇孺,还剩下什么?树砍了修路,人送到矿坑里换得来财富换不到未来。

    街边张贴着成排的广告:特效肺病药,三个疗程,立即见效!

    许久不见波澜的心,深深刺痛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之我是贱人我骄傲》,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