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我是贱人我骄傲 549、回到学校

时间:2018-10-18作者:月黑

    "你自己看不住男人,怪我?"

    一巴掌扇过去。

    曾慧也露出狰狞的面目。

    两个女人扭打在一处。

    曾莹和几个姐姐一拥而上,又掐又咬。林双绛火气上来,捞起袖子又冲上去。这回万可也看不下去了,脱了高跟鞋当武器,跟在女孩身后。

    许弋繁过去,像拔萝卜一样将几个姑娘扔到一边。

    看着孙芳道:"阿姨,朝脸打。"

    于是,林双绛就这么和万可手拉着手站在旁边,看许弋繁指导孙芳如何精准撕逼。来,打架这门艺术,果然还是大魔王懂得比较多。

    大战结束。

    保安跟保洁开始清理现场。

    林双绛拉着许弋繁的手出去,看外面躺着的一堆人,挑眉:"是他们的,还是你们的人?"

    看她一眼。

    面无表情道:"他们的。"

    带了刀具,还是被打成这个怂样,这些人对他没有威胁,但是对林双绛和她妈的威胁就很大了,很自然地将女孩抱起,附在耳边低声道:"心那个女人。"

    本想推拒,一听到许弋繁的话,林双绛便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表情瞬间阴翳。

    瞪着地上歪歪斜斜的几人,冷笑道:"老子打断她的腿。"

    白发男生忽然笑起来。

    震得她心也跟着抖啊抖的,下一秒冷着脸:

    "林双绛,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不要指望我会帮你。"

    完,将女孩放下,带着人走了。

    万可依旧在犯花痴,各种称赞他帅气的背影。女孩怔在原地,对啊,许弋繁和她已经没有关系了。

    以后不能再这么张扬,她不在的时候,万一那个女人害她妈怎么办?

    不行,不行。

    赶紧打电话给李晶,问他今晚被曾慧青睐打群架的人的底细。

    一问,果然不是什么好鸟,专门收钱帮人下黑手的。她是看不惯曾慧的嘴脸,那女人却是想要她和她妈的命。

    友好的关系没法再维系。

    接下来的几天,林双绛都没有出门,让万可也老实一些,直到李晶打电话来事情已经摆平,才继续出来活动。

    马上开学了,市场还在修建。

    孙芳那边也忙着弄加油站,不仅缺人还缺钱,这个时候要是家里多个人,她也不至于那么操心。想了想,找个机会问孙芳有没有合适的叔叔。

    老实了一辈子。

    从来没想到能和女儿起男人的话题。

    一开始挺抗拒,在林双绛的软磨硬泡之下,无奈道:"是有几个追求的,但妈没这个心,只要看着你和你弟健健康康长大,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低垂了眼眸,笑道:"你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再以后万一我要出去闯闯,一想到你和陀螺,胆子就了,本来能当个举世闻名的科学家,最后只能开个汽修厂洗洗车,那不是愧对祖国愧对人民?"

    孙芳笑起来。

    摸摸她的脑袋。

    "越来越混,哪像个姑娘?"

    "妈,你就放心吧,我是一点意见也没有,巴不得你找个叔叔帮衬,就开车吧,两个人出去办事换着开,也比你一个人上路好。"

    "这倒是。"

    十天有七天都在外面,有时候开车开累了,只差一头撞上方向盘把命交待出去。

    "不对,你别糊弄我,许弋繁活着好好回来了,以前就看他是个人才,现在越来越厉害,你们还有联系吗?"

    "没了。"

    不过是被大魔王教着打过一回架,自家老妈就被收买了。

    林双绛很不爽。

    恨不得揪着许弋繁的脸当橡皮泥搓,当然也就是想想。

    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

    上次一战,唐胖又热络起来,有空就过来找她玩,连带着万可,三人很是玩闹了一番,到处吃喝。最后送万可回去,唐宽一个一米七几的大胖子差点哭了。

    用他的话来。

    万可这么漂亮,回去以后哪还能记得他这么个胖子。

    点点头。

    倒是有自知之明。

    夏子豪成天上补习班,人也见不到。张杰整日泡在网吧里,玩得昏天暗地,好几次路过网吧,就看到他爹拿着扫把到处撵。

    围观的人,站了整整一圈。

    水泄不通。

    林双绛也是垫着脚才能看到一些。有一次干脆被打趴下,爬着爬着,来到她面前,彼时女孩正抱着一摞宣传册,手里还拿着吃了一半的包子。

    "老大,救命啊!"

    惨兮兮抓住女孩的裤腿,张杰哭得稀里哗啦,"我只是想打游戏,我爹却想打死我,我可是他亲儿子啊,哪能这么狠?"

    "屁,谁让你逃课的?"

    好不容易进了市一中,夏子豪这个痴呆学渣都发奋了,偏他一股脑爱上网游。

    伤钱不,还浪费时间。

    张老爹从人群里寻过来,看见林双绛,咦了一声。

    "你是以前给我儿子补课的姑娘?"

    "嗯,叔叔你先把扫把放下,我害怕。"

    张家的扫把不是一般的扫把,估计是专门定制用来打孩子的,将近两米,末尾全是细细的竹条,打到身上,伤不了骨头,但是皮肉就遭罪了。

    "别怕,别怕。"

    收起扫把,三人坐到广场上话。

    估计是憋很了,张爸爸开口就喷了张杰一个多时,可怜天下父母心。张杰只知道翻白眼。这样下去,只有一个办法可想,送去给磁爆步兵杨教授之类的人好好教育,兴许还能挽回。

    不过,林双绛摇摇头,从那种学校出来,人是不打游戏了,但是也别的也没法干。

    干脆建议张杰,不管怎样先把高中念完,拿到毕业证。

    "叔叔你也别太生气,与其让他在网吧跟着不三不四的人混,不如买个电脑回家,让他在家玩,还省钱。"

    "那怎么行?那是害人的东西!"

    "怎么不行,你看我这个宣传册。"将册子展开,3d效果图恢弘大气,满满的科技感。女孩继续劝道:"这也是电脑做的,以后所有的人办公都离不开。虽玩游戏不好,可是电脑确实是个好东西,再不济,他玩两年,出去也能混饭吃。"

    "真是电脑做的?"

    "我还能骗你,在首都,计算机已经成为必修课了。"

    一听首都的学校把电脑课列入日常课程,张爸爸也不生气了,做着想半个时,觉得姑娘的还挺有道理。

    张杰冲着她挤眉弄眼。

    低声道:"还是你能忽悠。"

    喊救命的时候是老大,现在能喘气了她又变成大忽悠,踩一脚欠揍的男孩,和二人道别,往家去。

    张爸爸长叹一口气。

    "同样是养孩子,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不省心的东西。"

    "切。你以为林双绛就让她妈省心啊?"

    疯丫头干的疯事还少?

    命都豁出去。

    "臭子,还顶嘴!"

    父子二人推推搡搡回去。

    将接下来的事情安排好,收拾行李,准备回校。本来应该林友良来送的,只是双方打成那样,比仇人还像仇人,怕是有好几年不好相见。

    孙芳干脆雇了个司机,送她们上省城。

    "妈,你上来一下。"

    女孩在二楼喊道。

    "怎么了?"

    "这是可可留下的银行卡。"

    "她怎么"

    孙芳不明所以。

    叹口气,将卡交给母亲。"这是她答应借给我们的钱。"

    死丫头走的时候就扭扭捏捏,没想到原来把东西藏在抽屉里,打电话过去,知道她找到银行卡,万可立马发过密码。

    "记得给我利息啊。"

    真是心大,这可不是一笔数目。

    "大双,你同学这个钱我们不能要啊,她自己还是个孩子。"

    "妈,你先拿着。等周转出来,再还给她。"

    "不行!"

    女人坚决道。

    有多大碗吃多大饭,她怎么能要个孩子的钱?看着女儿,其实孙芳还有一个顾虑,要了万可的钱,以后在学校,林双绛就低人一等,本来就是乡下去的孩子,让人欺负怎么办?

    "可可既然把卡放在这里,就是铁了心要帮我们。"

    按住母亲的手。

    撕了张纸条,把密码记下塞过。

    "妈,来不及了,我还要赶飞机。"

    "你们这些孩子,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重情义。"对比林友良,孙芳更加寒心。两个孩子的爹,还不如外人。抱抱母亲,提着东西上车。

    人到了首都。

    刚落地,靳寒急匆匆打电话过来,"怎么走了都不告诉我一声?"

    "我看你挺忙的。"

    "林双绛!"

    "挂了。"

    关闭手机,一出去,便看到万可拎着袋吃的杵在那,身后是她家的车。女孩会心一笑,男人一个两个都特么是大猪蹄子,关键时候谁也靠不住,还不如她的朋友,又贴心又暖。

    就是看男人的眼光不太行。

    想起许弋繁冷漠的样子。

    踹了脚台阶,拖着箱子吭哧吭哧走出机场。

    初秋。

    连绵不断的秋雨,香山的枫叶红了没两天便让雨水打落,铺了一地。

    街边的银杏也没好到哪去。

    不过几天,便肉眼可见地秃了。

    在家里还穿t恤,一回来,赶上降温,只能翻棉服出来,裹得严严实实。在学校里简直是迎风招摇的旷世奇葩。

    见过怕冷的没见过这么怕冷的。

    万可对此十分鄙视。

    “你们南边就是天气太好了,所以才出不了人才。”

    瞬间黑脸,脱了衣服盖住万可的脑袋就是一顿揉。两人在长椅上闹开了,差点摔下去。笑容还来不及扩大,便看到许弋繁顶着那头招摇的白毛,跟在教授和胡青云身边,朝教学楼走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之我是贱人我骄傲》,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