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万灵灭魔阵 第七百六十九章 再见玉佩

时间:2018-07-22作者:灿烟

    &12288;&12288;当逍遥仙子取出了她所说的那件可以掩人耳目的至宝之后,简直让陆翊大跌眼镜。因为这明明就是一具人偶,竟然是一具被抽取了精神体的完整的筑灵中期修士的身体,这不禁让陆翊想起了拘魂阵,这个当年在魔族当中极为盛行的一种人为制造器灵的残酷奇阵。可是陆翊曾经见过魔云尊者当年夺舍极天老祖的情景,如果魅青竹进入其中,不就是等于夺舍了此具身体了吗?又怎么样才能离开呢?带着好奇,陆翊不自觉的便走到了那具人偶跟前,开始仔细的观察起来。这一看,陆翊才发现,在那人偶的皮肤上,刻有无数玄奥繁杂的符文,这些符文竟然组成了一个玄奥的阵法。这一下可就把陆翊的注意力完全吸引了过去,他甚至忘了自己可是以丹师的身份出现的。

    &12288;&12288;逍遥仙子起初并没有注意陆翊的行为,毕竟这样的奇物任谁第一次见也会产生好奇心,可是当她发现陆翊竟然在研究揣摩那些符文之后,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异光。魅青竹注意到了陆翊的失态,她赶忙开口询问逍遥仙子这人偶的使用方法,出声将陆翊的思绪打断,陆翊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可是他也知道为时已晚,忙开口道:“仙子,你这异宝上的符文怎么看似不是我们人族的文字啊?跟你前期拿给我的那古怪丹方上的魔族文字如出一辙,你手中为何会有如此多的魔族遗留的东西?”陆翊反将一军,以一种质疑的口吻配合疑惑的眼神看向逍遥仙子。

    &12288;&12288;逍遥仙子轻笑,“谁都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白公子又何尝不是呢?!”一语双关,连消带打,巧妙的绕开了陆翊的提问。两人相视,目光一触便即各自移开,可是两人的内心当中对于对方的认识却又多了一种新的看法。

    &12288;&12288;魅青竹没有理会二人的勾心斗角,她围着那奇异的人偶转来转去,突然发问道:“这东西要如何控制,我怎么感觉如果我贸然进入,便有可能再也出不来了呢?”

    &12288;&12288;“这异宝自然是有控制法门的,前辈。若是无知之人贸然进入,还就真的可能再也出不来了呢!待会儿我将如何操控这灵偶的诀要教给前辈,前辈可以利用这两天好好熟悉一下,待那天我们去赴会,我会再给前辈一件可以阻滞外人探查的法器,到时候前辈可以将自己从头到脚的完全遮蔽起来,任何人都别想查探到前辈的底细。”逍遥仙子解释道。

    &12288;&12288;见魅青竹没有表示异议,逍遥仙子便当着陆翊的面开始向魅青竹传授起那具被她称为灵偶的人偶的使用法门来,陆翊也老老实实的在一旁听着,把那些法门全部记在了心里。。。

    &12288;&12288;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三天时间便到了,这天一早,逍遥仙子便亲自来到了嫣紫园,须臾之后,她便带着一名浑身被黑烟所笼罩的神秘人物离开了。而陆翊一人无所事事,便决定去坊市走走,他吩咐青柳一声,说明了自己的去处,便一去不复返了。直到十天时间过去了,当逍遥仙子跟那神秘人物再次返回嫣紫园,却依旧没有见到陆翊回来。起初,两人并没有在意,陆翊不在,神秘人物便随着逍遥仙子去往了逍遥仙子的居所,可是日子又过去了月余,依旧没有陆翊的任何音讯,甚至熄云城那帮老家伙闲来无事数次前来寻找陆翊都未得,两方碰头交流之后,这才得出一个设想,莫不是白发丹神他出了什么事情?

    &12288;&12288;那么,陆翊去了哪里呢?此刻,说起来陆翊还是很郁闷的,他现在正被围困在了一个奇特的地方。

    &12288;&12288;事情还得从那天陆翊去坊市溜达说起。那天,他一个人闲来无事,便打算借机去寻陆影,了解下最近熄云城的动静,顺便看看能不能遇到艾三娘。陆翊象征性的在逍遥城的坊市转了一圈,确定没人跟踪自己,他找了个背静的对方乔装改扮一番便离开了逍遥城向熄云城奔去。可是之后不久,那许久没有发出过异动的玉佩突然传来了一下微弱的异动,这一下,可把陆翊惊的不轻。

    &12288;&12288;玉佩传来异动,这意味着什么,陆翊可是很清楚的,他赶忙止住了前行的步伐,开始静心感受,可是那微弱的一下异动之后,玉佩便又恢复了平静,难不成,对方也发现了自己,不想与自己产生什么交集,所以远遁了?!陆翊暗自揣测。等了许久,见确实再没有动静了,陆翊这才再次赶路,并一路警惕着,以备再次感知到玉佩的异动好及时把握。就在陆翊马上就要到达熄云城的时候,终于,陆翊再次感知到了玉佩的异动,这一次,陆翊无论如何也不想错过了,以他现今的实力,筑灵以下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的存在了,所以,他打算去会会这个玉佩的持有者,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12288;&12288;陆翊根据感知,飞快的转换方向,向着熄云城的一侧飞去,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陆翊的存在,并感知到陆翊的靠近,显然那人犹豫了一下之后,开始飞速逃离,这下,就更引起了陆翊的兴趣,看来那人自知实力不行,想要逃走,根据他逃窜的方向可以判断,他是打算遁入幽夜山林,借助那里复杂的地势摆脱陆翊。

    &12288;&12288;从对方飞行的速度来判断,对方的修为应该在六阶中期左右。陆翊刻意压制住了自己的速度,表现的堪堪比对方稍稍快上一丝的样子,用以麻痹对手,让对方误认为陆翊的修为跟对方不相伯仲,以便将对方逼的急了放手一搏。双方就这么如猫戏老鼠一般,一追一逃,很快便进入到了幽夜山林当中。陆翊并不着急,现在刚刚进入幽夜山林,若是双方动手的话也容易引来外人,所以陆翊便放任对方继续深入,陆翊在等,等对方失去耐心,同时也在等待进入山林深处以避人耳目。

    &12288;&12288;果然,当两方在山林当中丝毫不停的穿行了二十多天后,前方的玉佩持有者似乎是失去了耐心,索性停止了前进,而此刻已经到达了幽夜山林的中部地带,能够遇到修士的几率已经不大了。前方乃是一座独立的山头,高有千余丈,陆翊此刻已经能够探查到,在那座山头顶部的一棵巨树上,正有一名修士盘膝而坐,而从此人身上的气息看,此人的修为确实也是六阶中期,跟自己的判断完全一致。

    &12288;&12288;很快,陆翊便飞到了对方对面的位置,两人相隔不足五十丈,陆翊临空而立,仔细打量着这名看似年纪已经不小了的修士。此人是那种放在人堆里便再也找不到的普通面相,长的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没有任何的特色,看他的修为跟他的年纪也是相当,若不是陆翊身上的玉佩一直在发出异动,陆翊根本无法将其与什么天才人物联系起来。此刻,那人也是在打量着陆翊,也许是觉得陆翊有些过于年轻了,他甚至对于陆翊表现出来的六阶后期的修为有些怀疑,眉头已经皱成了疙瘩。

    &12288;&12288;“阁下,我已经一再退让,你又何苦步步紧逼?”那人率先开口了。

    &12288;&12288;“呵呵,没什么,你既然持有这玉佩,自然知道它可是极为稀有之物,能在茫茫人海当中相遇,难道你不觉得是一种缘分吗?我也是出于好奇,所以才特地赶来想要见识一下,看看这有缘人是什么样的奇人异士。”陆翊表面上说的很是轻松,可是却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他知道,越是这种其貌不扬、不显山露水之人,往往越是危险。

    &12288;&12288;“哼!”那人根本不信陆翊所言,“那你现在见到了,我就是一介凡夫,当年幸得那位老人垂青,赐我如此至宝,着实让我在修炼的道路上省去不少周折,可是我天分不好,进入到六阶之后修炼起来举步维艰,估计此生都不可能突破至筑灵了,这恐怕要让他老人家失望了,更不会对其他拥有这等异宝之人构成威胁。这些年,我也是躲躲藏藏的苟且活着,甚至躲到了这等偏僻之地,就是不想与其他人相遇,可是即便我如此小心,却还是被人发现。我没别的想法,只希望阁下就此离开,否则,我不惜自爆此宝,来个鱼死网破,也不会让阁下意图染指。”此事手上灵光闪现,那玉佩被其握在了手中,做出了一副随时都有激发那玉佩的自爆法阵的样子。

    &12288;&12288;陆翊没有想到此人竟然如此的光棍,他不禁也是有些无奈,忙摆手道:“朋友,你真的误会了,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跟你交流一番。”

    &12288;&12288;任陆翊再三解释,那人根本不为所动。

    &12288;&12288;“好吧,好吧,怎么说我们也是有缘之人,虽然我不会将这玉佩拱手让你,却可以送你一桩机缘,只要你发誓可以放过我,我便告诉你一个对你有天大好处的秘密。”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段时间,最后,那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下狠心说出如此一番话来。

    &12288;&12288;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