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万灵灭魔阵 第五百一十一章 再生事端

时间:2018-07-22作者:灿烟

    四名修士的来去给飞岩城并没有带来什么影响,虽然他们表现出的战力惊人,可是对于这个每日里不知道要发生多少争斗的地方来说也就如一粒小石子投入到了汪洋大海当中一般,虽然会激起少许波浪,但是很快便平复了。可是,对于陆翊来说,却没这么简单了,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而陆翊,则是内行当中的内行。

    在外人看来,四人的取胜得益于他们诡异的战阵,可是却没有人去深究那阵法的奥秘,而陆翊作为一名阵法师,则与其他人看待此问题的角度不同,他除了对那阵法的精要感兴趣之外,更大程度上是对四人之间灵力转换一事感到吃惊。因为,陆翊脑子里就有一个时时刻刻都在不停转动的圆球,不停的展示着各种属性灵力的转换,陆翊有种感觉,四人所用阵法,应该是跟那圆球上展示出来的灵力间的变换有着一丝联系。这些年来,陆翊不止一次的去参悟那圆球的玄机,却始终不得其要,使得陆翊对于参悟那球体一事有些气馁,不想自己却在无意间发现了类似的东西,陆翊心中原本已经有些熄灭的火焰再度燃烧起来,陆翊觉得自己有必要将四人擒住追问一番,哪怕为此暴露了自己的真实实力也是值得的。

    有了这个想法,陆翊便开始付诸于行动。因为四人临离开艾三娘的酒馆时曾说过,给艾三娘一个月的时间考虑某件事情,所以,四人肯定还是要回到艾三娘这里的,鉴于此,陆翊决定以艾三娘的酒馆为场地,在酒馆内部以及酒馆周边布下天罗地网,务必要将四人擒下。

    于是,那天之后,每天晚上酒馆打烊,陆翊都会神神秘秘的出现在酒馆内外一定范围,鬼鬼祟祟的东边捣鼓捣鼓,西边捣鼓捣鼓,然后一脸贼笑的再偷偷溜回房间。如此,足足过了近二十天的时间,陆翊终是完成了自己的布局,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陆翊这几天不但忙着布置对付四兄弟的手段,也在不断的套艾三娘的话,可是艾三娘却始终守口如瓶,反而艾三娘似是有意无意的点拨陆翊,说其好像隐瞒了些什么,也让陆翊心中惊诧不已,难道自己被发现了?

    如此,时间飞快的过去了一个半月,陆翊几乎天天在盼星星盼月亮般的盼着四兄弟的再次出现,可是,事与愿违,四兄弟仿佛消失了一般踪影全无,陆翊甚至怀疑,是不是他们在外面被人干掉了?

    酒馆一如既往的热闹着,每天都有不少食客前来,一边喝酒调笑,一边讲述着最近的一些见闻,不断有新人加入其中,也不时的有人一去不复返,消失在天地之间。如此的日子一下又是半年过去了,陆翊始终没有等到自己想要之人,现在陆翊是懊悔不已啊,早知道这四人如此不靠谱,当初真该拼着暴露实力也要将四人留下,自己费尽周折布置的一系列手段,现在却都落空了,每每想到这里,陆翊便郁闷之极,反倒是艾三娘每每看到陆翊郁闷的时候,总是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他,使得陆翊心中有些发毛,感觉自己好像完全被人家给看透了一般。

    这近一年来,陆翊基本上是摸清了飞岩城的这些御灵期中低阶修士的生活规律了,大部分四阶、五阶修士除了极个别比较富有的之外,基本上都是靠着结队去幽夜山林中部猎杀妖兽获得资源来维持自己的修炼,基本上外出一次大概需要月余时间,回来之后除了消化所得资源提升修为之外,剩下的时间便是找个象艾三娘酒馆这样的场所来打发时光、交换信息以及组织人手继续去幽夜山林探险。这群人在飞岩城其实都是属于中下的存在,他们也没有什么固定的住所,偶尔有些人随便找个地方搭上一间破房子,也是当做临时歇脚之地而已,因为幽夜山林内部危险重重,指不定谁倒霉就把命折这了那里,所以飞岩城中也有不少的无主房屋,经常引来别的修士进入,从而也为此经常爆发冲突,每天伤亡不断。只有那些五阶后期、六阶乃至七阶修士,才有一定的实力建立属于自己的领地,收些低阶修士作为附庸,扯上一段围墙、建上几座小楼,算是立起了门户。再有就是象艾三娘这样的酒馆或驿馆,可以让一些修士暂时落脚,以及一些有一点背景或实力的商家开的商铺来为修士们提供贸易往来。

    这天,一如既往地,酒馆早早的开张了,日近中午,酒馆内已经坐了三桌十几名食客,基本都是老主顾,大家依旧闲来无事的在打着屁,偶尔传来阵阵笑声。艾三娘外出才采办食材了,店里就只陆翊一人看门,早上本就不是客流高峰,所以陆翊也比较清闲,他懒得去听那些低阶修士们胡吹海侃,自己托着腮在那魂飞天外、神游四方。

    酒馆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踢开了,刺眼的日光直接照射到了正冲房门的柜台上,一时间竟然刺得陆翊眼前一片白花花的,啥也看不清楚了。他赶忙放出精神力,见是六名修士自外面闯了进来,四名五阶中后期修士,一名六阶初期修士跟一名六阶中期修士。来人浑身透着一股暴虐,在他们进店之后,原本还在畅聊的另外三桌食客顿时被他们的气势压的不敢言语了。

    对于这种无礼之人,陆翊向来反感,可是怎么说咱也是开店的,陆翊还是硬着头皮上去招呼了,“几位客官,想要用点什么?”

    六人没有搭理陆翊,环视一下之后,便在带头的一名六阶修士的带领下来到了最大的一张桌子跟前坐了下来,然后六人便无一再出声,就这么静静的坐着,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陆翊见此,也没再做何表示,而是自顾自的回到了柜台之内,只是,他的精神力却远远的放了开来,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来此绝非歇脚的。

    果然,陆翊很快就发现自飞岩城外飞来三人,全部是六阶初期修士,三人显然对于飞岩城轻车熟路,来到巨石之上便直奔艾三娘的酒馆而来,一路上还在交头接耳,仿佛在商议什么一般。

    三人很快便进入到了酒馆之内,打眼一看,便见到了之前来势汹汹的六人,三人相视一笑,便冲着六人走去,而那六人当中有两名五阶修士在见到三人后也是非常气愤,其中一人更是“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却被旁边的一名六阶修士硬生生给按了下去。

    “广通老友,别来无恙啊!”后来的三人很是随意的坐在了之前六人的对面,其中一名六阶修士拱手对着那六阶中期修士道,双方看来也是旧识。

    “哼!本来是好好的,可是却被小辈气个半死啊!出门净给我丢人!”那被称为广通的六阶中期修士看了一眼刚才起身的五阶中期修士,气呼呼的似在责备他,却是话里有话的另有所指。

    “呵呵,小辈吗?!没有眼力价又不懂礼数,被人教训了很正常,广通老友何必如此在意,倒是我观道友最近修为进境神速啊,几年不见,竟然进阶中期了,真是可喜可贺啊。”当先开口之人笑道,对于别人的指桑骂槐似乎毫不在意。

    “废话少说了,柳俊曦,今天我约你等前来可不是听你恭维的,当年,我们也是在此相识,还曾一起去幽夜山林犯险,可是你等明知子言乃是我的子侄,却为何还要出*夺本应属他的养魄草,更是还动手伤了他?难道老夫就连这么一点面子都没能在几位心中留下吗?”广通看来也是个急脾气,怪不得跟刚才那沉不住气的五阶修士乃是叔侄关系呢。

    “这话,广通老友说的就不对了,我们当年确曾同心协力一起在幽夜山林当中纵横驰骋,也曾在这里喝酒调笑,我也一直将广通老友视为知己,可是我们是不是也一直遵从着实力至上这一亘古不变的法则?这次在幽夜山林,我们三人跟令侄几乎是同时发现了那养魄草,而且令侄当时也并没有得手,甚至是被那护草的毒蟒逼迫的眼见就要挂掉了,我等出手斩杀了毒蟒救下了令侄,收走那养魄草,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反倒是令侄对我们一直纠缠不休,恶语相向,我作为长辈,出手略加惩戒帮他长长记性,也是为了他好,若是遇到生人,他焉能有命回来?”柳俊曦反问道。

    “你胡说,我当时只不过是在拖住那毒虫,等待其他人过来合力将那畜生收拾掉,你们三个老家伙一来,不由分说就对我动手,抢了那神草,我找你们理论还被你们打伤。明明是你们觊觎异宝,反倒被你说的冠冕堂皇了。”之前最为激动的那五阶中期修士闻言登时大怒,站起身来吼道。

    哈!原来,这些人是到这里掐架来了,本来百无聊赖的陆翊听了双方几句对话,登时来了兴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