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万灵灭魔阵 第五十九章 陆翊的第一个对手

时间:2018-07-22作者:灿烟

    第三轮比赛结束了,李大贵终是没能进入第四轮,但是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能突破到二阶后期了,也是不小的收获,李大牛、方从等人都顺利过关。第三轮总共有三千六百八十七人晋级第四轮,休息五天后,第四轮的比赛就会展开。第四轮的比赛将在五十个校技台同时展开,每天四场比赛。能进入第四轮比赛的,除了极个别运气好的跟能力确实出众的低阶弟子,基本都是二阶后期以上的弟子了。这一轮的对阵图公布了以后,陆翊终于看到了战斗的希望,因为他的对手是一名三阶初期的锐金峰弟子,实力达到三阶了,可不会再弃权了吧?陆翊刻意让人去打听了一下对手的情况:汐池城孙家长孙孙剑,孙家是汐池城一大望族,家族成员多为金属性,世代修习金属性功法,孙剑比自己小三岁,五岁开始修炼,二十二岁便踏入三阶门槛,资质不可谓不高,在锐金峰低阶弟子中,孙剑排名在前十以内。这样一个选手,应该没有理由弃权了吧?在陆翊的期盼中,十三天转眼就过去了,在第四轮比赛进行到中段的时候,陆翊登场了。

    陆翊的比赛是下午第一场,未时一过,陆翊便来到了第三十三号校技台,选拔赛进入第四轮以后,比赛的激烈程度跟对抗强度明显增大了,所以也吸引了越来越多观众,这不,陆翊来到校技台前时,这里已经有数千人在等待观看比赛了。除了妞妞方从李大贵他们一干亲友团,现场的观众大部分都是二十多岁的少男少女,陆翊一现身,就听到好多少女的欢呼声,“看,陆管事来了,好帅啊!我要是能跟他认识认识就好了。”一个小美女娇声叫到。

    “也不知道陆管事有双修伴侣了吗?要是没有我不介意委屈下嫁一下。”一个大胖妞看着陆翊嘴角的哈喇子都流了下来。

    “就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尊容,还委屈下嫁,嫁个猪头还差不多。”旁边的一个男修士撇了撇嘴。

    “比赛完了我一定要让陆管事在我裙子上签个名。”另一个年纪至少有五十开外的成年女修士盯着陆翊两眼放光。

    。。。。。。陆翊一头黑线。打定主意比赛一结束立马闪人,免得发生些什么不可预知的意外事件。

    陆翊上得校技台,台下立马传来一阵尖叫,要不是有防护光罩挡着,估计就会有不少鲜花彩带甚至衣裙之类的飞上去了。

    陆翊在校技台上站定,只见校技台上只有自己跟裁判,心里不免又打起鼓来,难道悲剧又要上演?未时一刻,比赛开始的时间到了,只见一道人影攸的蹿到台上,一个身高七尺开外、身材匀称的少年出现在陆翊对面,背负长剑,少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有如一把锋利的剑插在地上,浑身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气,少年的衣服还有些许破损,好像是刚经历过打斗一般,陆翊眉头一皱,难道此人刚才还在跟人厮杀?

    裁判确定身份之后,就宣布比斗开始了,陆翊先是在自己身前布置了一个水系加成的术法,然后又撑起了水之盾,陆翊没用木系术法,对方金系,金克木,陆翊很明白以木系术法跟对手交战肯定是吃亏的。布置完这些,陆翊却发现孙剑扔站那里一动不动,陆翊有些迷惘了,这是怎么个情况?不动手,难道又要?老天爷不是在玩我吧?

    “你怎么不动手?”陆翊问道。

    “我在等你。”

    “等我?等我干啥?”陆翊糊涂了。

    “等你布置完,我好一剑破之!”孙剑说完,右手从背后抽出了长剑,竟然是一把世俗之人用的普通铁剑。

    陆翊更加糊涂了,这种兵器在世俗中都是大路货,怎么会被一个世家子弟拿着?可是接下来,陆翊却瞪大了眼睛。

    只见孙剑双手将手中长剑高举过顶,紧闭双目,顿时剑与人很自然的契合为了一体,猛地,孙剑的双目一睁,同时双手持剑向着陆翊身前猛地斩落,一道金光携着无上杀意,直奔陆翊而去。

    感觉到了剑光里的杀意,陆翊全身一紧,这道攻击明显已经超出了孙剑三阶初期的实力,论攻击力绝对达到了三阶后期的强度,陆翊不敢大意,连发数道水箭,可是水箭都被剑气打散,剑光速度不减,很快就袭上了陆翊的水之盾,经过术法加成的水之盾,强度已经是三阶中期顶峰了,在与剑光僵持了数息之后,轰然破碎,而剑光也力衰势微被陆翊轻易躲过。

    这下,陆翊真的认真了起来,一翻手,往生笔出现在手里,口中低吟,持笔一挥,一道五丈高的水浪凭空生成,直向孙剑拍去,正是陆翊目前在《碧涛诀》中习得的最强水系攻击“碧浪拍岸”。孙剑一击过后,灵气消耗想是不小,见陆翊大招袭来,宁神屏气再次双手持剑一斩,一道金色剑光射出,瞬间就撞上了巨浪,剑光将巨浪一斩为二,从孙剑身体两侧穿过,而剑光也耗尽威能,凭空消散。陆翊见孙剑脸色潮红,想来刚才两剑的消耗应该不小,如此威力的剑光,看来孙剑并不能多发,否则他在三阶初期就是无敌的存在了。

    陆翊看出孙剑的虚弱,当然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立马连挥往生笔,一口气发出数道水箭,同时,发动藤萝术,试图困住孙剑,使其无法移动,紧跟着又施放巨木撞城,打算一举将孙剑击倒,孙剑挥剑连斩,将水箭一一挡下,却再也无力发出剑光,眼看着巨木撞来,只能将铁剑前伸,生生刺在巨木圆心,将巨木一分为二,堪堪接下这一击。

    陆翊见孙剑已是强弩之末,哪肯放弃战机,一手掐诀一手持笔,就待再次施法,耳边却传来孙剑的声音:“停!我认输!”

    陆翊收了术法,孙剑一抱拳道:“陆管事修为高强,法力深厚,今日我真正领教了,孙剑输的心服口服。”

    陆翊道:“孙师弟不必客气,我见你来时气息不匀,显然与人动过手了,你那两剑威力惊人,寻常三阶初期修士绝对接不下来,我不过仗着修为高你一筹勉强抵挡罢了。若是你能再来几下,胜负亦难预料。”

    “我这金光剑法,以我现在修为一日只能发出三道,来之前我刚在后山一剑斩杀一头变异山熊,所以只能在刚才发出两道了,陆管事你也不必谦虚,我知道你今天未尽全力,听闻你还是阵法师,又有灵宠相助,今天你都未施展,若全力施展,我绝对是你的手下败将。陆管事的为人孙剑很是佩服,希望有机会我们能熟络一二,今日孙剑先告辞了。”说罢,孙剑便跳下校技台,绝尘而去。果然做事如用剑,杀伐果断,干脆利落。

    陆翊望着远去的孙剑,心下也是生出结交之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