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第113章:反响

时间:2018-07-22作者:关乌鸦

    小池池池作为坐拥两百万粉丝的营销号,其影响力堪比小规模的杂志或报刊。作为新兴的营销号,一条微特,就能够获得上万的点赞量,和好几千的评论和转发。

    有时小池无聊,发了一句西瓜好吃。这样的废话,竟然也能引来上千条的评论。

    其中有单纯赞同的,也有趁机卖西瓜的,还有以为小池在暗示什么地方有瓜可吃,纷纷要求连接的,同时更有很多无中生杠,杠上开花的人。

    很闹腾。

    这让小池实在是搞不懂网上这帮人在想什么。

    他搞不懂但好在他的朋友兼合伙人们搞得懂。

    于是开一个工作室,大家各司其职。

    小池负责原创视频内容,运营的部分就让专业的人来,两边互相信任,极少干涉对方,齐心协力一起把这个微特号给做大,嘻嘻哈哈玩着就把钱给赚了。

    以如今小池池池的真实粉丝数量,涵盖的粉丝年龄段和类别,以及和粉丝互动量来看,发一条广告的价位大概在六万华夏币左右,转发的话就要少一些。

    一年下来算是稳扎稳打,众人虽没有大富大贵经济独立,但也不至于太累。他们每周开会第一句就是:我们要认真起来赚钱了!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大家痛下决心,要好好赚钱。结果第三天就故态复萌,工作到一半,小池一个振臂高呼,大家就结伴去看电影了。

    如此反复,似乎要火起来很难了。

    然而在互联网上想不靠砸钱火起来,这就牵扯到玄学的范畴了。

    有人靠一条锦鲤火起来,有人靠一只傻狗火起来,有人靠一个表情火起来,谁也不知道哪天自己靠个什么就火了,出道了。

    比如上一次小池在步行街偶遇韩觉,并且拍到韩觉秀了一把骚气的土味操作,小池也是事后才很凑巧地知道他拍到了谁。

    但这一次小池他们明确知道,他们大概能火一下下了。

    平日里,营销号们有各自的小圈子,平时谁发了个视频,其他人就一起转发一下,哈哈哈发得一个比一个多,你帮我我帮你,既不累人,也是双赢。

    像这一次韩觉在巷口酒吧三个现场表演的视频,也是这么传播开来的。

    作为顶着韩觉复出后第一次出镜的营销号,他们就时常发布一些韩觉的视频,韩觉也没有告他们。如今发布一些韩觉最新的、不为大众所知道的东西,也算是一脉相承,有迹可循。

    小池他们当然也没有向韩觉收那六万华夏币的广告费,虽然算是免费给巷口酒吧宣传一波,但小池影视的众人估计,经过这一波的营销,他们的广告价位大概在微特之夜前还能涨上一涨。

    视频发布之后,相当不出意外地就迅速在网上蔓延开来。

    若要仔细分析,那或许会有各方面这样那样的因素。就像之前各个自媒体都想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地分析出韩觉为什么能复出成功,成为爆款的黑马。

    这一次的火起来,虽然有其他因素的结合,但最最重要的且一目了然的原因,就是因为:

    歌好。

    三首歌都好,虽然喜欢的人未必都喜欢,但他们承认这三首歌不是市面上流水线一般弄出来的平庸之作。

    不止听众是这么觉得,连乐评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销声匿迹,沉淀下来的韩觉就像雨后被洗净了的玻璃,整个人显得剔透干净,全然没有以前的油腻感,有了人味儿。才华也就一下子显现出来,才气逼人。竟然还有这样子的妙人,经过了黑色的大风大浪,却越活越像个少年。”

    “曾经韩觉给人油腻的感觉,究其原因来自于他无法克制的表现欲。如今他往舞台上一坐,不顾台下的杂声就像不顾前段时间的各种非议,他自唱他歌。”

    “说说他的新作品。这三首歌的架构一首比一首完整,前后的唱功也明显有差别,和以前比算是退步了,就这点有点奇怪,猜测是因为状态不好。总而言之,韩觉给了大家一个惊喜。”

    “巷口依旧是巷口,这次很大胆,但也很酷。”

    乐评人也是有圈子的。有了一个乐评人发声,自然就有第二个。

    其他的乐评人平时就靠点评音乐过活,到了年末,该点评的歌都点评完了,在等待跨年晚会抓现场之前,几乎无事可做。如今在一年中最后的这个时间段也没什么人发歌了,所以他们可谓闲的很。

    况且最近网上又是被魔都的时装周和华夏金牛奖给刷屏,他们这些不管时尚也不关心影视的乐评人们简直烦透了。

    现如今,韩觉发了新歌,一些无所事事的乐评人便像看到了鲜肉的食肉动物,一扑而上。

    而那些地位不低,无需争食的乐评人,则在微特里通过朋友的动态刷到了韩觉之后,并且是巷口酒吧出来的,就感兴趣地挑挑眉毛,介于之前韩觉综艺里唱得两首让他们觉得还有点意思,于是就把视线都集中投向了韩觉的作品,不介意听听看。

    一般人可真不敢让这些大小乐评人这么哄得一下围观点评,但韩觉属于放到了网上就接下来几天三不管的人,也不在意这些乐评人说什么。

    作品已经在那里了,改也改不了,若要赋予什么含义去解释个一二三,他也不屑这么做的。异界的审美他反正也把握不准,就尽人事听天命好了。

    然而,也不知是对韩觉特别宽容还是歌曲质量确实过硬怎么的,乐评人们并不吝啬给予韩觉好评。

    “我说什么来着,韩觉的创作才华远不止综艺节目里表现出来的那些”这是之前就称赞过韩觉,现在更是因为确定了判断而兴奋的。

    “韩觉在唱作人的道路上迈得这一步,起点竟不算低”这是上一次持观望态度,这一次不得不承认韩觉才华的。

    “或许是因为终于不再唱口水歌、唱跳歌,而是唱自己创作的歌了,韩觉终于不再是宛如机器唱歌一般,唱歌终于走心了,不过唱功稍有退步,不知道是不是荒废了不过这三首歌,各有各的情绪,很好”这是在仔细品那三首歌的。

    “在in4那些大龄偶像还在为转型而阵痛的时候,韩觉已黑马之姿完成了弯道超车”这是搞事情的。

    其他声音中当然也有差评的,有揪着韩觉的唱功退步太明显这一点打的,也有听了韩觉的歌表示对情情爱爱的歌喜欢不起来的。

    但即便是这些给予差评的乐评人们也不得不承认:韩觉是一个合格,甚至是比大多数从业者还优秀的音乐创作者了。

    这让一些还没听韩觉新歌的网友们惊了,暗道乐评人这种生物难道不是不挑出点什么缺点,就证明不了自身存在的价值的物种吗?他们这么统一夸韩觉是怎么了?是收钱了还是在捧杀?

    然而等到这些不明所以的网友听过了韩觉的歌之后,就纷纷心中有数了。

    “我怀疑韩觉之前谈恋爱了!!!不然为什么能写出这三首失恋的歌!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这首歌为什么叫佳妮?会不会韩觉的前女友就叫佳妮?”

    “顶楼上的,补充一下,并且是夏天分的手,不然不会是叫山阴路的夏天。另外,有谁知道山阴路在哪里吗?听了歌之后想去体验体验心动带来的危险”

    “大家去听停格啊!目前正无限循环中!”

    “”

    随着时间的发酵。

    越来越多的人听到了韩觉的新歌。这些人中,有各领域的意见领袖大小网红,有艺人,也有路人。

    有的是转发了营销号的现场视频,有的人却更喜欢录音室版本的。

    韩觉的歌衔接上了之前日益消退的事件热度,瞅着大牌歌手不发歌的空档,可谓恰到好处地又刷了一波存在感。让人不得不怀疑韩觉的背后,是否存在一个团队在巧妙地运作一切。

    然而这一次,韩觉是用作品刚正面的,即便是有人说韩觉的炒作都是为了推歌,他们也听完之后看在歌曲确实不错的份上,请求这样的炒作务必多来几次。

    夏原混在普通听众里,默默转发后留了一条好听,去听。然后夏原微特上的粉丝们就屁颠屁颠马不停蹄地去找来韩觉的歌听。

    小范转发并评论你变了(哀怨)变得更贵了想要你来帮帮唱估计得花好多钱。引来说唱粉丝的怂恿,说是众筹请韩觉去帮帮唱。

    小透明的评论很汹涌,写了很多,但是没什么人理。有点伤感。

    章依曼听到韩觉新歌的时候,是比较晚的了。

    跑了一整天的行程,让章依曼只有在晚上才有空和粉丝互动。今天一互动,才听说韩觉的新歌出来了,并且歌词对她这个“现女友”很不友好,粉丝们让章依曼一定要好好按照情侣宝典里的招数好好拷问拷问韩觉,不能轻易放过他。

    章依曼之前没有去录音室听韩觉的新歌,此时也是好奇的很。

    但是看到了一些不乏开玩笑或看热闹的粉丝,她们的留言让章依曼顿时感到有点慌张。

    章依曼按捺住内心的慌乱,仔细看了一个留言之后,就急匆匆找来韩觉的歌去听。

    这一听,就是三首不断地循环播放。

    车子行驶在黑夜里,章依曼望着窗外的寂寥的街灯不断闪过,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心情。明明她想听韩觉的唱功有没有进步,吉他弹得行不行,但那些歌词,就一个字一个字地从耳朵里进去,钻到心里。

    有点难受。不对,是好难受噢。

    呼吸就有点急促起来。

    章依曼她戴着耳机,不知道自己沉重的呼吸在车里是多么响亮,秦姐是听到了。..

    “小曼,不舒服?”秦姐问。

    章依曼没有回答。

    秦姐便转头看去。就看到章依曼捧着个手机,手机照出来的光里,是章依曼咬着嘴唇,紧皱眉头的样子。

    像是遇到了一道很难很难的题目。

    秦姐发现不是生病难受,就摇摇头,估计是在看什么或电视吧。

    之后等到到了章依曼的家了。

    章依曼在后座上却没有立马下车。

    “怎么了?”秦姐等了一会儿,问。

    章依曼没有动作。

    “小曼?”秦姐提高了音量,有点担心的样子。

    “啊?”章依曼转头看看窗外,“到啦?噢噢。”

    然后章依曼就很茫然地打开车门,下去了。

    这个样子哪里会让秦姐放心。秦姐和司机交代了一会儿,就下车跟了上去。

    发现章依曼伫立在前面,低头捧着手机在打字。

    秦姐不明所以,上前去看。

    章依曼认真打字,也没察觉到秦姐摸到背后来了,于是,秦姐就看到章依曼手指反复又犹豫不决地,始终在删改那个字:

    我的男孩呢?

    秦姐看到这样子的话,眉毛就一下子竖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