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第112章:《停格》

时间:2018-07-22作者:关乌鸦

    看到歌手资料的翁遥脑海里刚有点什么想法,就来不及多想了,马上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透过车窗,能看到一个人在不断地拉着车的门把手,咯哒咯哒略显烦躁和焦急。

    来人穿着黑色风衣,里面混搭着一件灰色的卫衣,把卫衣的帽子拉起来,戴着墨镜和口罩。

    翁遥知道这是她的表姐回来了,松了一口气,就赶紧把车门解了锁。

    “姐,约会结束了?”翁遥看着钻进车后座的表姐,不怀好意地问道。

    她是被表姐叫来当司机的,也没说具体什么事,就让她在门口等。但看那全副武装的下面,是精致的妆容,她就知道是约会来的。

    翁楠希没有回答。

    翁遥看到表姐进了车之后也不摘下墨镜和口罩,就双手紧捧着手机,在那里点着、翻找着什么,一副网瘾少女的样子,听不进去话。

    翁遥就停下了揶揄,耸耸肩,继续看起她自己的手机。

    这个时候的翁楠希心情很不好。

    这个月华夏金牛奖的举行,让渴望出头的她之前一直在京城的各种饭局和交际场所流连,收获并不多。回到了魔都之后,她便把自己收拾地美美的,马不停蹄地来到韩觉的家里。

    回想上一次在电话里的对话,实在太糟糕了。

    这一次,她可是在心里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才敢来应对韩觉各种质问的。她保证在她哭出眼泪之后,他们就一定能重归于好。

    当她信誓旦旦信心满满地来到韩觉的住所的时候,结果发现韩觉门口的密码她已经进不去了。以为韩觉改了密码的翁楠希,就按了十分钟的门铃,最后也没人开。

    她猜想可能是韩觉人不在家。

    她也不打电话给韩觉,怕被拒绝,就走到楼下,坐在曾经最后一次见面时,韩觉坐过的那个位置上,等着韩觉。

    等了视线往信箱那里一扫,发现其中一个信箱已经被塞爆了。一看,门牌号是韩觉的。

    翁楠希想到了一种可能,就去问保安,保安回答说是搬家了。

    她就急急忙忙到地下车库里一看,发现果真什么也没有了,那些本来堆积着的杂物也都统统不见了。

    打韩觉的电话,发现怎么都打不通。

    被拉黑了。

    翁楠希的心口就像被什么给塞满了似的,呼吸一下子就吃力了起来。她想要宣泄出来,最后只是拽紧了拳头,在口罩的后面,用力咬着嘴唇。

    平复了好一阵子,才心情复杂地回到了车上。

    到了车里,翁楠希想在手机上的社交软件里找韩觉,却发现这里也被拉黑了。

    之后她在一切手机软件里寻找着韩觉。结果发现每一个能添加好友的软件里,无一例外,全都被韩觉拉黑删除了。

    有些倒还没删,发消息过去,系统显示该账号已注销。

    翁楠希拿着手机,愣住了。

    曾经和韩觉在一起的时候,翁楠希会时不时地在社交软件里把韩觉拉黑,韩觉就在其他的手机应用里哀求翁楠希把他给加回去。

    有时候管用,有时候不管用。都看翁楠希的心情。

    有时候翁楠希一连在好几个软件里拉黑了韩觉,韩觉就只能等翁楠希心情好了,才会从小黑屋里被放出来。他想过偷偷拿翁楠希的手机,一连加上好几个小号,翁楠希却从来不留机会把手机给他。

    最后韩觉想出一个办法,建了好几个群,几十上百个,只有他和翁楠希两个人。一旦被拉黑了,他就到建得交流群里和翁楠希对话,请求加他回去。

    她退出一个,他就用另一个继续聊。

    翁楠希有次一连退了三十个群,结果还是源源不断地。最后翁楠希被逗乐了,只能无奈把韩觉加回来。

    她那时候像是在一个又一个的山头,看着山脚下的韩觉为她一句话就辛苦地攀上山峰,她就咻一下子到另一座山峰去了,然后看韩觉又往这座山跑来,任劳任怨不辞辛苦疲于奔命的样子,哪怕她并不喜欢韩觉,却也享受其中。

    现如今,翁楠希哪里会想到自己说被放下就真的被放下了,并且这么决绝,丝毫不留余地。

    明明之前韩觉哭死哭活都不想分手的。

    翁楠希手指快速地翻着社交软件里的消息列表,寻找之前韩觉之前所建得剩下的群,却发现竟然一个都找不到。

    你不是说建了一百个,两百个群吗?在哪里?怎么一个都没有了!

    翁楠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看到消息列表到了底层都没有找到,身子就不住地颤抖起来,一瞬间,心里就有把手机砸碎了的冲动。

    她撇了一眼前座的表妹,发现她的失态没有引起注意,就反复深呼吸,稳定住了颤抖的手指,打算从头开始再仔细找。

    突然,车里响起了轻柔舒缓的吉他声,一会儿之后,一个淡然的男声就接上了歌词:

    动情是容易的

    “啊”翁遥听到声音后连忙把自己的耳朵捂住,结果发现自己犯蠢了,就手忙脚乱地把连接手机和车内音响的线给拔掉。

    她算是看出来表姐的心情不好了,于是就努力把自己缩成一个小透明,结果却在翻看韩觉的新歌的时候,不小心点到了一首歌名叫作停格的歌曲。

    她匆匆拔掉了线,然后动作尽可能地轻柔,把线给收起来。希望不要引起女王的注意。

    掩耳盗铃地呆坐了一会儿,觉得身后没有动静了,她就小心翼翼地通过车内的后视镜往后看。不料,却一下子和翁楠希对视上了。

    翁遥反应很迅速,脸上挂起一个大大的笑,以显示自己十分人畜无害,是只食草动物,不要吃她。

    “那首歌刚才那首歌,再放一遍。”翁楠希透过口罩,发出闷声闷气的声音。

    “啊?噢噢噢!”翁遥反应过来之后,就忙不迭把手机连了回去。点开购买了那首停格,然后端坐回位置,目不斜视。

    那轻柔地琴声,又响了起来。

    动情是容易的,因为不会太久

    远远的,仿佛可以触摸

    留恋是不幸的,因为曾经拥有

    夜夜被思念缠扰着

    音响传出的男中音,就像一把极好的乐器,发出的声音铺满整个车内的空间。吉他就轻轻地,淡淡地,在歌声的后面应和着歌声中的惆怅。

    这是韩觉的声音。翁楠希一下子就听了出来。听着歌词,她感觉心头发堵的感觉,越发汹涌。

    快乐是容易的,因为短暂逗留

    不必换算时间磨合

    深爱是残忍的,它不喜新厌旧

    你我,同困在这漩涡

    翁遥听着韩觉的歌声,像是一个浑身疼痛却强装淡然的人,在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诉说一个令人遗憾的故事。

    花儿枯了,时间走了,没有不舍得

    心脏停了,空气死了,爱从此停格

    最后一段琴声一改淡然,变得十分急促。像是强装镇定的人在歌曲的最后终于失了分寸,暴露了那并不平静的心绪。

    歌曲完了之后,爱不释手的翁遥显然没有听够,下意识地就想再听一遍,却一下子想起来身后还坐着一女王呢。

    然而身后的女王没有发话,翁遥就无所事事地拿着手机,翻起了这首歌的评论。

    评论的人并不多,却清一色的都是好评,一大段自己的故事的,也有分析歌曲的,都是真实的人类的评论,不是水军。其中不乏有韩觉其他几首歌的簇拥来这里推荐和比较,让翁遥看得心痒痒,恨不得立刻听到韩觉其他的新歌。

    她算是想明白了,韩觉一定就是那个神秘新人了,此刻的翁遥收获了心头好,感觉异常满足。

    终于,翁楠希开口说话了。

    “小遥,你去问问物业,看看他们知不知道清雅苑八楼的住户搬到哪里去了。”

    “啊?这种事情别人会告诉我么?”翁遥很为难的样子。

    “会。”翁楠希毫不犹豫地答道。

    翁楠希拿过包来,然后就当着翁遥的面,取出一叠现金。

    “副驾驶前面柜子里的信封拿一个来。”翁楠希说。

    “噢噢。”翁遥点头,探身打开柜子,在一叠信封和红包当中,取来一个信封给翁楠希。

    翁楠希把钱装进了信封。

    然后翁楠希又在副驾驶座位的后面,拾起一条包装高档的香烟,从中取出一包。

    然后和装着现金的信封一起给翁遥。一整套动作熟练又流畅。

    “找到领头的,先给烟,对方如果说客户资料要保密,而不是说不知道,那你再给钱。”翁楠希告诉她的表妹。

    “这样不太好吧。”翁遥对这种事还很陌生。

    “你要入这一行的话,这种事肯定要经历的。”翁楠希认真的眼神似乎能透过墨镜。

    “总不会大家都要经历这样的吧。”翁遥有点闷闷不乐,内心很抗拒这种事情,只是看在她崇拜的表姐的份上,才没有第一时间拒绝。

    “确实有人不需要经历这些,但不属于我们这种人。”翁楠希想起了一个傻乎乎的、红头发的女人,“我们什么都没有,就只能靠自己去争,你记住世界是不会主动来给我们善意的。”

    “好吧。”翁遥撇撇嘴。

    “注意别去偏僻阴暗的地方。”翁楠希叮嘱道。

    “我知道,我才不会去那种地方,被人看到就会以为在不法交易。”

    “傻瓜,不法交易才不分地点,金融区再富丽堂皇也有不法交易。我是担心你的安全。”

    “切”

    翁遥推开车门。

    “对了,”翁遥收住脚,“要是物业的问我和那个八楼的人有什么关系,我怎么回答啊。”

    翁楠希想了一会儿,才说:“你就说你是要债的。”

    “唉,可是他叫什么名字我都不知道啊。”翁遥扶着额头,一副找借口不想去的样子。

    “韩觉。”翁楠希淡淡道,“他叫韩觉。”

    “嗯????”翁遥猛地回头。

    当翁遥带着满脸的震惊下车之后,翁楠希远远看着物业的门口,一边把手机连到了车上的音响。

    找到那首停格,就让车内继续充斥着韩觉的声音。

    歌曲放了一遍又一遍,翁楠希也一遍又一遍的,像是在其中寻找某种答案。

    ————

    注:停格——蔡健雅
小说推荐